第636章 有人掉坑里了

作品:北宋大丈夫|作者:迪巴拉爵士|分类:历史军事|更新:2019-06-09 12:30:33|字数:3067字

初春的鸳鸯泊水波不惊,放眼看去,四周点点嫩绿。

几只鸟儿从天空中滑翔落在绿地上,迈动着细长的腿进了浅水区。

水草浅浅,鱼儿在其间游动。

鸟喙在水中猛地一啄,一条鱼儿就被叼了上来。

鸟儿仰头张嘴,几次之后,鱼儿就被吃进了嘴里。

微风吹过,远近的水面微动。

这里的水看着好似不流动,若是无风,周围的景致便如同是凝固了一般。

直至一群骑兵冲了过来。

鸟儿惊惶飞走,那些骑兵都大声的笑着。

耶律洪基喜欢这种笑声,这会让他觉得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战马低头寻找食物,耶律洪基看着远方,问道:“皇后在哪?”

身边的人说道:“陛下,娘娘带着梁王在营地边上骑马。”

耶律洪基冷冷的道:“浚儿还小,骑什么马?走,看看。”

战马奔驰,激起一阵水花。

一路上都有漂亮的鸟儿被惊起,扑啦啦到处乱飞。

“鸳鸯成双成对,最是坚贞,这里最多的鸟就是鸳鸯,可见并无半点俗气。”

萧观音站在草地上,双手握着,看着前方那些飞起的鸳鸯,惆怅不已。

而就在身后,一个男孩正在侍卫的保护下骑马射箭。

“娘,累了。”

男孩射了几箭就策马过来撒娇。

萧观音回身,歪着脑袋,无奈的道:“浚儿,那就歇息吧。”

男孩长得粉雕玉琢,听到歇息他就皱眉道:“娘,先前孩儿读了那首词……”

马蹄声骤然而至,耶律洪基下马,见男孩乖巧行礼,就笑道:“浚儿刚才说读了什么词?”

这就是他和萧观音的儿子耶律浚,年方七岁。

耶律浚朗声道:“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孩儿最喜欢前面的那一段,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还有八十二年,爹爹,什么八十二年?”

耶律洪基颔首微笑道:“八十二年,说的是八十二年前宋人被咱们击败的日子,他们为此痛苦煎熬。”

耶律浚若有所思的道:“可他前面的却是很有气势呢,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爹爹,我也想这样。”

耶律洪基赞道:“我儿倒是豪迈,聪慧不凡,可见是天授。”

这个儿子生而聪慧,而且还喜欢读书,深得耶律洪基的喜爱。

耶律浚皱眉道:“爹爹,这词是谁作的?”

耶律洪基看向了萧观音。

萧观音说道:“这词是南朝的一个官员,叫做沈安作的。”

“沈安……”

耶律浚好奇的道:“上次听到爹爹提及此人,好像很恼火呢!”

尼玛!这熊孩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萧观音自然知道是为了什么,就说道:“此事不该你管。”

沈安在雄州干掉了五百余辽军精锐,让析津府的辽人士气大跌,而且还引发了一系列的问题。

比如说西夏最近有些咄咄逼人,大抵就是觉得大辽竟然连宋人都打不过,是不是变弱了,想来试探一下。

耶律浚应了,萧观音带着他回去。

帐篷里,萧观音教导道:“以后这些事别当着你爹爹说,明白吗?”

耶律浚点头,萧观音见儿子乖巧,忍不住就摸了一把他的脸蛋,笑道:“浚儿就是老天赐给我的宝贝。”

稍后她把儿子哄睡了,就去作词。

案几前,她把毛笔一丢,说道:“一首词得了两句,后面却再无感觉,头痛。”

她郁闷的呼出一口气,问道:“南边的还是没有吗?”

边上的侍女说道:“娘娘,那位盐菜扣肉还是没有出新的石头记呢。”

萧观音叹道:“那位大材斑斑,却任性,若是能见到她,我愿与她联床夜话,想来会很美。”

沈安若是听到这话,大抵会直接懵逼。

大名鼎鼎的萧观音竟然要和哥联床夜话?

我去!

那谈什么?

孤男寡女……这个好像不合适吧!

稍后传来了消息,明日狩猎。

萧观音皱眉道:“每年四处游走,到处狩猎,却不知大辽的根在哪。长此以往,权利都落在了那些人的手中。”

……

而在另一处帐篷里,耶律重元正在发火。

“……什么皇太叔,都是骗子,那耶律浚聪慧,去岁受封梁王,这以后就是太子了,那他拿我父子置于何地?”

他的儿子耶律涅鲁古眉间多了恨色,“爹爹,耶律洪基父子一直在哄您呢!他们把您给哄住了为他们卖命,到时候耶律浚上位为太子,咱们父子何去何从?那不就是眼中钉?”

耶律重元闭上眼睛,腮帮子鼓起数次,说道:“上次有密谍自南边回来,说为父和南人勾结,出卖大辽,幸而耶律洪基说其中有诈,否则你我父子就要倒霉了。”

涅鲁古冷笑道:“爹爹,那是缓兵之计,他先稳住了您,等时机一到,就下手诛杀,到时候这便是现成的罪名。”

他身体前倾,低声道:“爹爹您想想,到时候他对外说咱们和南人勾结,那些部族可会同情咱们?”

“证据呢?”

耶律重元怒道:“没有证据!”

“哎!”

涅鲁古觉得自己的父亲有些呆傻了。

“爹爹,析津府那些官员将领被流放了多少?这些就是现成的证据,到时候只需拉几个来作证,咱们百口莫辩啊!”

耶律重元一拍脑门:“是了,析津府的那些人定然是信了这谣言,觉着是为父害了他们……是谁在造谣?”

涅鲁古摇头道:“不知道。但那边是密谍死里逃生之后探听到的机密。”

父子俩郁闷的相对发呆。

“爹爹,会不会是……”

涅鲁古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他觉得自己的智慧已经突破了天际:“这会不会是耶律洪基自己弄出来的!”

耶律重元一下就苍老了许多,而且多了惊惶:“那他这是为何?”

涅鲁古冷笑道:“他是要准备动手了。”

耶律重元痛苦的闭上眼睛,喃喃的道:“这可是你逼我的……你竟然用密谍来撒谎,来制造罪名,耶律洪基,你果然是个昏君!”

沈安若是在,肯定会捧腹大笑,然后大醉一场,庆祝自己挖的坑成功埋了耶律重元父子。

“爹爹,昏君当政,各处都在不满,这是咱们的机会啊!”

“嗯,仔细筹谋一番。”

这对父子自然不知道这是沈安给他们挖的坑,急匆匆的召集了心腹来议事,议题就一个,怎么才能谋逆。

第二天,这片湿地里号角长鸣,无数骑兵拱卫着耶律洪基他们出现了。

“今日看谁的本领高超,朕重赏!”

耶律洪基的命令下达,骑兵们开始绕圈驱赶猎物。

黄羊、狐狸,狼……各种各样的猎物都被驱赶在一起奔跑,耶律洪基带着弓箭出发了。

他箭矢连发,那些奔跑中的猎物纷纷倒地。

一支箭矢从侧后方飞来,射中了一只黄羊,不过箭矢却无力,扎在黄羊的身上不致命。

这谁射出来的箭矢?

丢人!

这时又一支箭矢飞来,同样命中,依旧是力道不足。

“谁?”

耶律洪基回头一看,就傻眼了。

他的儿子耶律浚正在张弓搭箭,小脸板着,很认真的放箭。

“又中了!”

“哈哈哈哈!”

耶律洪基不禁大笑起来,说道:“我等的祖辈骑射无敌于天下,这才有了大辽的江山,如今浚儿才七岁,却有先祖之风,可喜可贺!”

众人都齐声赞颂,耶律洪基微微颔首,得意的道:“南边的赵祯,他的继承人据说是个有毛病的,那人的儿子今年十多岁了,可有浚儿这般文武双全吗?”

众人说道:“陛下,南人怯弱,哪里能和梁王相比?”

耶律洪基大喜,就把儿子召来问道:“南国繁华,可却不是大辽的地方,你想要那些繁华吗?”

耶律浚大声的道:“孩儿想要就自己去取,用刀枪弓箭去和南人要。”

“哈哈哈哈!好,好,好!”

“梁王英武!”

“大辽后继有人了!”

欢呼声回荡在猎场之中,耶律重元父子在后面看着,面色阴沉。

“爹爹,这是定了,肯定是太子,咱们没了。”

什么狗屁皇太叔,这是在忽悠咱们呢!

耶律重元恨恨的道:“咱们不能坐以待毙,要筹划一番。”

父子俩缓缓跟在后面,稍后耶律重元突然低头哽咽,涅鲁古劝道:“爹爹,这是命呢!”

耶律重元吸吸鼻子,难过的道:“那密谍为何要言辞凿凿的说为父勾结宋人?这是诬陷!为父做什么都好,却不肯和宋人勾结。”

涅鲁古阴狠的道:“爹爹,咱们可以试试和宋人……真的勾结一番如何?”

耶律重元摇头道:“不可,只能是最后的打算。”

而在汴梁,还不知道自己挖坑把耶律重元父子给埋了的沈安过的很逍遥。

赵仲鍼骑马在前方疾驰,当冲过箭靶前方时,一箭射去。

“中了!”

折克行懒洋洋的站在那里说道:“还行!”

赵仲鍼策马过来,意气风发的道:“我的骑射如何?”

那边的杨沫扛着箭靶过来,果果看了就欢喜的道:“仲鍼哥哥好厉害,竟然中了一箭。”

沈安淡淡的道:“十箭中一,确实是不错。”

……

第一更送上,求月票!

喜欢北宋大丈夫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com)北宋大丈夫手打吧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北宋大丈夫》,方便以后阅读北宋大丈夫第636章 有人掉坑里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北宋大丈夫第636章 有人掉坑里了并对北宋大丈夫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