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侦探已经死了

作品:猫住的城市|作者:陈施豪|分类:经典短篇|更新:2021-01-14 14:26:29|字数:8984字

「居然敢逮捕警察,真是好大的胆子。」

我用手铐铐起了右脸红肿的风靡的一只手,另一端铐在护栏支柱上。虽然感觉即使不用做到这一步她也不会再抵抗了……以防万一罢了。

「话说回来,你居然真的吞下了“种子”。」

说着,风靡深感无语地看向我。

变色龙“种子”的透明化能力。一开始受到风靡一发重击的我使用了这个能力,早早地在战场上隐去了身影。

「你,会死的。」

风靡眯起眼,看着我说道。

「是啊,我知道。」

在没有接受适当的处理的情况下,的确存在这样的风险。因此,可以的话,我并不想这么做。

这颗“种子”,是斯卡雷特称作是他忘了的东西而来到“希耶丝塔”的家里交给我的。恐怕是从复活过来的变色龙的身体上取出来的。

「嘛,若是身体会坏掉,那就坏掉吧。」

既然存在会像蝙蝠那样丧失视力的情况,那么说不定,也存在缩短寿命的可能性。不过,

「对于一直躲在她的影子下的我来说,是个正好合适的能力。」

这之后,就让我继续作为助手,行动于黑暗之中吧。

「是么。那你也赶紧过去那边吧。」

风靡说道,抬起下巴指向被夏凪她们包围着、倒在道路一旁的“希耶丝塔”。就算夏露进行了应急处理,但她的左胸可是确确实实被子弹击中了。而同时,身为开枪者的她又催促着我前去“希耶丝塔”的身边。

「果然风靡姐,还是风靡姐啊。」

「你在说什么,我可是你的敌人。」

「……是么。」

我没有问出原本想跟风靡姐确认的几个问题,转过了身。

第一——原本负责讨伐“SPES”的,是身为“名侦探”的希耶丝塔。而在她死后,不知为何,这个任务却交给了身为另一职位的风靡姐。

而第二——是“希耶丝塔”的存在。她,希耶丝塔的遗体被冷冻保存、避免了腐败,而后又搭载上人工智能、做成了机器人。既然如此,又是谁如此迅速地做了这些处理。

既然本人不想说,那就不问了。

那些埋藏在心里的话,就不要去触碰吧。

抛下风靡姐,我赶往了“希耶丝塔”身边。

“希耶丝塔”在夏凪她们三人的围绕下紧闭着眼。

「Ma’am。」

而夏露蹲在地上,握着“希耶丝塔”的手。随后像是对此有了反应,她微微睁开了眼。

「……都说了,我并不是那个人。夏洛特。」

「……!」

醒来的机器人,虚弱地握住惊讶的夏露。

「“希耶丝塔”桑!」

「没事吧!?」

斎川和夏凪也一脸慌张地朝“希耶丝塔”喊道。看着她们二人,“希耶丝塔”——

「呵呵」

肩膀微微颤抖着微笑起来。

「真是的,依旧是这么吵闹呢。」

随后,“希耶丝塔”借助夏露的手,慢慢站起来,

「这样一来,我就没办法继续安心午睡了。」

开起了只有她能开的玩笑。

「“希耶丝塔”,没事吧?」

我想要重新确认一下她的伤口——然而,“希耶丝塔”却摇了摇头,

「我的使命已经全部完成了。」

这么说道,又淡淡地露出了微笑。

「你在、说什么?」

夏露迷茫地看着“希耶丝塔”。

「我只是一个为了帮助希耶丝塔大人完成在这个世界上遗留下的最后的工作而制作出来的,程序罢了。」

「Ma’am遗留的工作?」

夏露对此似乎没有任何头绪,困惑地歪了歪头。

「是的。希耶丝塔将君冢君彦、夏凪渚、斎川唯、夏洛特・有坂・安德森四人作为最后的遗产留给了这个世界。然而,四人各自,都还有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我们要解决的问题。记得在几天前,我们遇上了十分棘手的困难。

「夏凪渚还未知晓自己的真实身份、面对过去。斎川唯则需要接受父母死亡的真相、选择自己的人生。夏洛特・有坂・安德森要从使命这一束缚之中解放出来,拥有自己的意志。而君冢君彦——」

“希耶丝塔”逐个望去,最后,目光停在了我脸上,

「必须要放下希耶丝塔大人。」

一针见血地说出了我们一直在面对却选择了无视的事实。

「希耶丝塔大人十分担心你们是否能够自己解决这些过于沉重的问题,一直放不下心来。于是,制作了“我”。」

「……这就是,希耶丝塔真正的想法、最后的工作。」

我说道,而“希耶丝塔”默默地点了点头,

「保护委托人的利益……保护同伴,就是她的工作。」

说出了曾经的名侦探的口头禅。

「也就是说,我是协助完成这一任务的女仆。」

「那么,这几天里在我们身边发生的问题,原来都是……」

「是的。都是你们四人必须要解决的藏于内心的问题。」

说完,“希耶丝塔”像是恶作剧成功了的孩子一样笑起来。

帮助夏凪与海拉对话、踏上成为“名侦探”的道路。

让斎川面对痛苦的真相,并且要身为她同伴的我去目睹这一切。

阻挡夏洛特、让她找到对她来说真正重要的事物。

而我,则是要帮助她们三人解决自己的问题,作为助手,跟随在并非是希耶丝塔的人的身边走下去。

不仅是我们四人……还有SEED、斯卡雷特、风靡的行动,就好像事前预测到了这一切一样。并在此之上,将“希耶丝塔”作为协助我们成长的一个程序。这种事一般人根本无法想象得到。

「一流的侦探,会在事件发生之前就把事件解决掉。」

而“希耶丝塔”模仿着名侦探的口头禅,好似得意地微笑道。

「就是这样,我的任务到此结束了。」

随后,“希耶丝塔”露出了解决完所有事情而感到安心的表情。

「可是,我还没……」

夏露似乎还有话想说,不愿让“希耶丝塔”就此沉睡。

「不,就到此为止了。」

而“希耶丝塔”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温柔地说道。

「我完成了我的任务。而希耶丝塔大人也不再有任何遗憾了。你们四人,从此之后,要坚强地活下去。」

因此,

「让我们笑着道别吧。」

“希耶丝塔”说道,露出比起我们最初相遇时丰富了许多的表情,笑着看向我们。

「是么。」

我淡淡地附和道。

这就是希耶丝塔最后的工作。让身为她所留下的遗产的我们四人,跨越各自的障碍。夏凪面对过去、斎川面对真相、夏露面对使命,而我——面对死者。

各自去面对它们——现在,我们毕业了。

从过去、真相、使命,以及死者当中毕业了。

而帮助我们完成这一切的“希耶丝塔”,也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所以,这可以称得上是个幸福的结局吧。

夏凪、斎川、夏露、我……以及“希耶丝塔”。

所有人,都完成了必须要完成的事情。

因此,在此画上句号,故事或许算得上完美。是这样没错。

之后,“希耶丝塔”再对每个人说完道别的话语,也能算得上是个感动的场景。这么想着,我在其他三人还在抽泣着的时候,问道。

「可是这样,希耶丝塔能迎来幸福的结局吗?」

我之前也有说过。

故事,还远未结束。——那是在十天前左右发生的事。地点是经历了和“人造人”的战斗之后快要沉没的游轮的混乱不堪的赌场。

「让您久等了。」

我对着一名少女的背影搭话道,而她的肩膀微微颤抖了一下。

「……是你么。」

随后,黑发的少女用红色缎带束起一侧的头发,看向了我的脸。

坐在地上的她,腿上沉睡着一名穿着外套的男性。

「好久不见——希耶丝塔大人。」

尽管现在出于某个原因,她不再是之前那副模样,但她确确实实就是将我制造出来的主人。

「话说,刚才您想做什么?」

「……你指什么?」

希耶丝塔大人忽然别过了脸去。

「您刚才好像是想要将脸贴到那个男人的脸上。」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渚会生气的。」

「都说了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的主人真是非常可爱。

「……不过话说回来,真是不可思议。眼前就是我自己。」

随后,希耶丝塔大人让那位少年躺在地上,自己站了起来,看着我说道。

没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现在和原本的希耶丝塔大人一模一样。我就是借用了希耶丝塔大人的身体制作出来的仿生机器人。

「那身女仆装,真好看。助手也一定会喜欢的。」

「?我并没有在期望这样的事,难道说这其实是希耶丝塔大人的愿望——」

「好了,关于今天让你到这里来的理由。」

嗯,我的主人果然很可爱。

「之前的计划,还有其他想要你做的事。」

希耶丝塔大人说道,告诉了我将我叫来此处的理由。

那是希耶丝塔大人生前留下的某段安排。将她的记忆以及能力的一部分移植到我身上,然后培养继承了希耶丝塔大人遗志的四人的计划。

「要变更一个计划。就是这个。」

随后,希耶丝塔大人递给了我一只芯片。

「这里面有关于我曾经犯下的某个失误的数据。」

「……?希耶丝塔大人会出现失误,真是少见。」

「……是啊。看来我果然还是不擅长读取他人的感情。」

希耶丝塔说道,露出了苦笑。

「总之就是这样,详细情况就安装完这个进行确认吧。其中还有新的指示。」

「我知道了。」

无论什么事都不愿亲口说出来,这就是希耶丝塔大人。之后去仔细确认一下吧。

「好了,这样一来,我的任务就全部完成了。」

希耶丝塔大人露出有些放心下来的表情说道,然后蹲下去,再次看起了那位少年的睡脸。

这就是希耶丝塔大人最后的任务。她唯一的牵挂之事,就是看着四份遗产、让他们成长起来。她将这件事托付给了我,而希耶丝塔大人这次,将会真正地陷入沉睡。

我看着完成了所有事后、露出安心表情的她——

「虽然希耶丝塔大人刚才说过自己不明白他人的感情,不过又是否理解自己的感情呢?」

回过神来,我已经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随后,望着少年的希耶丝塔大人双肩再次颤抖了一下。

「……你」

然而,希耶丝塔大人——

「你……只要完成你的工作就行了。」

依旧低着头,背对着我说道。

「我明白了。」

我,只不过是帮助主人工作的女仆罢了。

行礼过后,我转身离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在我脑中却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如果说让主人幸福是女仆应尽的职责,那么我之后究竟该怎么做。「可是这样,希耶丝塔能迎来幸福的结局吗?」

听到我的话,“希耶丝塔”微微睁大了双眼。

是啊,

我、夏凪、斎川以及夏露,都从各自的过去与束缚中解放了出来,

那么,希耶丝塔又如何?

她真的能获得幸福的结局吗?

「君彦……你说的不对。」

“希耶丝塔”强撑着摇摇晃晃的身体站了起来,夏凪慌忙搀扶着她。

「希耶丝塔大人对这个结局已经很满足了。留下你们四人作为遗产,然后解决掉你们各自的问题。希耶丝塔大人的任务已经——」

「不对!」

而我摇头打断了“希耶丝塔”将要说出的话。

「那家伙可是哭了啊。」

我回想起一年前的记忆。

在那座成为了“SPES”据点的孤岛上,与海拉决战。

希耶丝塔选择通过自我牺牲来封印敌人,我和希耶丝塔迎来离别。我在“生物兵器”释放的“花粉”的影响下失去意识,没能看见希耶丝塔最后的表情。

但是,我记得。现在我能回想起来。

她……希耶丝塔,哭了。

回想起了和我一起吃过的苹果派的味道。

回想起了在廉价公寓里生活的事情。

回想起了穿着婚纱拍照的事情。

舍不得和原本还可以在明天、一周后、一个月后,永远在一起的我分别。

以及,回想起了那绚烂多彩的三年——

「希耶丝塔说着『不想死』,哭泣着。」

所以,没错。就是这个。

「“希耶丝塔”,你绑架我们之后放给我们看的那段关于一年前的过去的录像……最后,在我吸入“花粉”倒下之后,那段希耶丝塔最后在哭泣着的画面,将其播放给我们看,是你的独断?」

因为,那个希耶丝塔……那个连坦率的笑容都难得一见的倔强的名侦探,不可能会轻易让我们看见她哭泣着的样子。所以,将那段录像播放出来,正是女仆对主人的背叛。

那么她这么做又是什么意思——真相只有一个。

「这就是,你所安排给我们的纠错的真正答案吧?」

听到我的话,夏凪她们睁大了眼。

那是“希耶丝塔”一开始交给我和夏凪的任务——找出一年前,希耶丝塔所犯下的某个错误。而我和夏凪所发现的,是针对于海拉的一个错误。

但是,失误却并非只有一个。

还存在另一个希耶丝塔自己也没能发现的错误。

所以,“希耶丝塔”才在那个时候,向我……不对,向身为名侦探的夏凪发出了委托。去修正希耶丝塔的错误。就这样,拜托了新的侦探。

而夏凪其实,已经找出了这个答案。

就在刚才与风靡的战斗中,夏凪喊道——希耶丝塔不应该死去,并且在最后说道,重要之人相互陪伴在一起欢笑才是正确的未来。

所以,希耶丝塔不得不流泪啜泣的结局——是错误的。

「君彦……你,想要干什么?」

“希耶丝塔”在夏凪的搀扶下,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而我抓住她的双肩,向着身在别处她喊道。

「——给我听好。

——我不会放弃你!

——即使你真的满足于这样的结局,我也绝对不会认同!

——说不定,谁都无法理解我!

——无论是夏凪!

——还是斎川!

——或是夏洛特!

——并且,这或许还是违背世界之理的行为!

——但是!

——我一定会让你复活!

——一定、一定!」

下一瞬间,斎川和夏露抓住了我的双手。

「君冢桑真是个笨蛋呢。」

「君冢就是个笨蛋啊。」

两人哭泣着,豆大的泪珠从脸上滑落,搀扶着我。

而我抬头望去,夏凪露出了泫然欲泣的笑容看着我。

「君冢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

她的右手颤抖着,轻轻锤在我的左胸上。

不知她是否听见。

不知本应出现在此处的另一个人……是否听见了我的声音。

「真是的,」

忽然,传来一声小小的叹息。随后,“希耶丝塔”像是在看着一群熊孩子一般露出了微笑,

「——你们都是笨蛋吗。」

代替了希耶丝塔说道。

令人完全想象不到是机械,她不断流下泪水。

「……太阳,出来了呢。」

然后,“希耶丝塔”将头转向一侧,轻声说道。

沿海的道路逐渐洒满阳光。蔚蓝的天空混杂着橙色。白色的灯塔面对着迎来黎明的天空,遥远的地平线上,太阳探出了自己那张火红的脸。

「是啊,就从现在开始。」

从这里开始,向我们的世界举起反旗。

侦探,已经死了?

——不对。

这是我为了再度夺回侦探、漫长悠久、绚烂多彩的故事。

八月炎夏的某一天,在某间餐厅里。

「唔……咕……真好吃。」

希耶丝塔吃着肉,脸颊像是松鼠那样鼓起。她右手握着叉子、左手握着餐刀,被切分成几大块的牛排陆续被送进她那小巧的口中。

「真是好胃口啊……」

我在一旁看着她吃了二十分钟左右。

「你不吃了吗?」

很快,希耶丝塔清空了第五只盘子,吸着芒果汁,向坐在对面的我问道。

「虽然很想吃但不能再吃了啊。」

「你的饭量真小。」

「……我不是说这个。」

我叹了口气,把存折展开推到她眼前。

「看见上面写着的三位数了吗?」

「嗯。写着1、0、7,这又怎么了。」

「不知道吗,这就是我们的存款余额。」

没错,我们现在可是贫穷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然而,

「为什么我们现在还能在夏威夷优雅地吃着牛排啊?」

我和希耶丝塔所在的地方,是夏威夷群岛中的瓦胡岛。

不用问,明明知道我们如今的困境却还硬要来这里的,这个世上就只有那一个人。我抓住甚至还想点第六份牛排的希耶丝塔的手按了下来。

「助手,摆出这么可怕的表情,可是会浪费这身难得的帅气打扮的哦?」

「你居然还能这么堂堂正正地说出你心中根本不存在的想法。」

不要面无表情地在那歪头……真是的。

「没事的,我也不是完全没经过大脑思考就到夏威夷来的。」

随后,希耶丝塔这么说道,喝完饮料,

「这座岛上的某处应该埋藏着——祖母绿之泪。」

说出了我们这次所谓的目标、某个宝物的名字。

「听好,我们现在没有钱了。」

「毕竟你所消耗的伙食费相当惊人啊。」

「听好,我们现在没有钱了。」

看来她完全听不进令她不满的坏话。

「所以要在这里获得一些宝物,置换成现金。」

终于说出了不像侦探而像是怪盗的话。

「顺便一提,用于探索宝物的费用你打算怎么办?」

「没事,只要找到宝物就能全部还上。」

「这不是典型的废柴赌徒的心理吗。」

令我们周期性变得无家可归的罪魁祸首,毫无疑问,就是希耶丝塔。

「总之就是这样,明天就要开始工作——」

希耶丝塔一脸认真地说道,

「所以今天就尽情放松吧。」

「我就知道。」

看来还要在这间餐厅待上几小时,我不禁这么想到。

翌日早晨。

在希耶丝塔的指示下,我和她一起来到了瓦胡岛上的一个有名的观光地点卡鲁瓦海滩。

「嗯。好舒服。」

眼前就是清澈无际的大海,希耶丝塔穿着泳装,相当没有防备地伸展着身体。

丰满的双峰、纤细的腰腹、匀称的大腿。平时难得一见的大片露出的白皙肌肤,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炫目的光芒。

「……要不要披点什么?」

看着眼前这幅艳丽夺目的光景,我对她建议道。

「为什么这么死死地盯着我看?」

「不是我,是周围的家伙在看着你。」

她的身姿就是这么引人注目。即使是到了国外,希耶丝塔依旧在吸引着海滩上的众人的目光。

「助手的独占欲还是这么强,让人有些困扰呢。」

……我可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希耶丝塔小声抱怨道,不过还是将一件轻薄的对襟毛衫披在了肩上。

「说到底,这个世界真的能容许泳装的存在吗?都几乎和内衣一样了。」

「泳装就是以穿给人看为前提制作出来的,所以用不着感到羞耻。」

「?可是我之前也有看过你穿内衣的样子啊?」

「这又不是什么值得骄傲地挂在嘴边的事。」

希耶丝塔半眯起眼盯着我。

嘛,关于事情的真相,其实是以前她在换衣服的时候我不小心进入房间看到的。

「那么,那个所谓的祖母绿在哪里?」

我是稀里糊涂地被希耶丝塔拉来海滩这里的。

……我望向大海。

「好痛。」

然后一个西瓜样式的沙滩排球撞到了我脸上。

「真遗憾,因为你没能避开,所以你一生都将是我的奴隶。」

「这个趁人不备后的惩罚游戏还真是沉重。」

无论是怎样的死亡游戏黑幕都会给人一点准备时间。

「好啦,把球打回来吧。」

看来侦探大人是想玩沙滩排球了。

「两个人打沙滩排球有意思吗?」

「……你觉得和我玩没意思?」

希耶丝塔有些消沉地抿起了嘴。

总感觉自从来到夏威夷,希耶丝塔的表情丰富了许多。

……唉,拿她没办法。

「那么,设置点惩罚游戏吧。」

「好啊,那就每输一个球就要无条件满足对方的一个要求。」

希耶丝塔露出了好战的微笑。

随后,我们之间绝不能输给对方的战斗开始了。

「……这个时候,不应该是万能的你实际却唯独不擅长打球这种王道情节吗?」

惨烈地遭受了三十连败的我,在大海中央划着小船叹息道。

「呵呵,这样一来,你还要满足我29个愿望。」

希耶丝塔坐在对面优雅地微笑着,享受着在海浪中摇曳的感觉。

这艘船的目的地是五百米外的一座小小的无人岛。而之所以只有我一个人在划船,是因为这就是希耶丝塔的第一个要求。

「话说,先不管这次的惩罚游戏,总感觉我一直都在听从你的要求。」

「呵呵,说的也是呢。」

希耶丝塔含着笑意靠近了我,

「你也令人意外地有在好好锻炼呢。」

将指尖贴在我的腹肌上。

「……住手。」

希耶丝塔穿着毫无防备的泳装,摆出前倾的姿势。她的胸口近在眼前,各种意义上来说相当危险。

「没有人在看我们哦?」

「以是否被人看见为判断可行与否的基准未免有些奇怪吧。」

这个名侦探真是……

「……你果然还是觉得不开心吗?」

察觉到我发出了深深的叹息,希耶丝塔的声音稍稍变小了一些……不,或许她只是在对看起来不开心的我感到不满罢了。

「没有。」

我停下了划船的手,任船随波逐流,

「现在想想,我们跑得还真远。」

在蔚蓝大海的中央,我抬头看着飘动的白云说道。

「自从那一天,在那高空之上和你相遇之后,又过了两年,如今来到大海之上。」

这样的人生,完全不曾想象过。

嘛,毕竟我是这样的体质。虽然有想过不会平静地度过一生……但居然还遇上了自称侦探的迷之少女,然后一边环游世界,一边和人造人战斗,就连三流小说家都不会写这种剧情吧。不过,对于这样的人生,我自己又究竟是怎么想的。

「嗯,到了。」

想着想着,无人岛此时已经近在眼前了。

好了,既然希耶丝塔特地要来到这座小岛,也就是说祖母绿宝石就在这里吧。

「然后呢?」

一脸诧异的侦探望着我。

「你现在,觉得开心?还是不开心?」

是啊,一开始确实就是这样的话题。

……不过,偶尔让这家伙困扰一下也不错。

「嘛,将来在这场旅行结束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毕竟,自己的人生究竟如何,这种事只有到最后的最后时刻才能知道。

「——是么。好吧,随便你了。」

希耶丝塔说完,露出苦笑。

「啊,不过要向我告白的话还是趁早比较好哦。毕竟我很受欢迎。」

「谁会告白啊。还有,这种话哪由得你自己说。」

之后,我们在夏威夷群岛停留了三天。

用信用卡尽情享受了一番美食和购物之后,如今在回程的船只上。

「初次夏威夷旅行,过得真是快乐呢。」

离岛后来到大海之上。

希耶丝塔站在甲板上,按着白色的帽子、吹着海风。

她换下了平日那身漂亮的衣服,穿着白色的连衣裙。

「先不说这个,寻宝的事呢?」

结果我们在那座偏远的小岛上并没有发现祖母绿之泪……然而我和希耶丝塔却又继续悠哉地在夏威夷游玩起来。

「……你在后期不也没干劲去找了么。」

……毕竟是难得的假期嘛,这也没办法。

「不过,实际上已经找到了。」

随后,希耶丝塔轻声说道,背对大海转过身来,

「传说中的宝物,就存在于我们心中——名为夏日回忆的,宝物。」

用手抚着胸口,以温柔而满足的表情微笑道。

「……这难道是某篇连载漫画的结局吗。」

我差点就被那副笑容糊弄过去了。

话说这种结局,能让人接受?

「偶尔来次这样的情节也不错的。」

「说什么情节啊。」

……不过,真是难得,希耶丝塔恐怕早就知道那座岛上并没有所谓的祖母绿之泪。那么又为什么坚持度过了这无意义的几天?

在我心中产生这样的疑问的时候,希耶丝塔她,

「——就算是我也是想要正常地玩耍一下的。」

用帽子微微遮起脸,语气有些像是小孩子地答道。

「……话说,我们又身无分文了,怎么办?」

「是呢,那就找个地方开间侦探事务所吧。比如伦敦。」

「为什么又是英国?」

「因为,那里是福尔摩斯的家乡嘛。」

「你还真是意外地很世俗啊。」

「少啰嗦。」

就这样,侦探的……我们的暑假结束了。

看来,明天开始,又要继续过不讲理的日常了。「当然,这是在遥远的未来才会发生的事,不过我偶尔会去思考我引退了之后的事。」

在“希耶丝塔”的藏身处里,没有要做的事,于是躺在沙发上的斎川忽然早早地担忧起了未来。

「斎川你没有除偶像以外的想做的事吗?」

客厅里只有我和斎川两个人,而我也同样躺在沙发上向她问道。

「是呢。嘛,不过既然我都难得成为了一名偶像,我想利用上这一点来开启第二人生。」

「这样啊。就我所知道的例子来看,可以选择成立一个时尚品牌,又或是去当一名演员。」

「啊,就是这种感觉。我打算利用我身为原偶像的名声来打广告,开一家按摩店。」

「……怎么有种奇怪的感觉。」

「没事的。只是一家以按摩为主的正经店面。」

为什么感觉越解释越怪?

「顺便一提,还可以指定服务。」

「指定服务是……就比如,收费拥抱?」

「是啊。不过拥抱还是让人感觉太羞耻了,采耳之类的如何?」

说着,斎川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看来是要拿我练习一下。我把头躺在斎川腿上,右耳朝上……原来如此,这么做确实相当舒服。

「价格呢?」

「这个嘛,一万日元左右?」

「……虽然我不知道其他店的价格,不过这价位感觉有点高啊。」

「啊,两边耳朵的话是两万日元。」

「这果然是欺诈吧。」

「原顶级偶像为你采耳,当然要收这么贵。」

「好了,接下来是左耳」,斎川催促着我转身。然后又要一万日元……?

「之后就进行足底按摩吧。五千日元怎么样?」

「哦,比刚才的定价合理了许多……不过肯定又是两只脚一起算一万日元吧。」

「还要算上手指,十根×五千日元,一共五万日元吧。」

「真是贪得无厌啊。」

这位毫无金钱观念的大小姐果然还是不适合经营吧?

「好了,这样一来,免费体验就结束了。」

「这居然是个推销活动么……」

在我叹着气离开斎川大腿的时候。

「啊,等一下。」

说着,斎川忽然朝我的左耳吹了口气。

「……!」

下一瞬间,至今未曾体验过的、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通过耳道窜过全身。而看见了我这副模样的斎川,

「您感觉怎么样——客人?」

露出了让人感到有些不甘的狡黠笑容说道。

「……等我去取下钱吧。」

「谢谢惠顾!」

喜欢猫住的城市请大家收藏:(shouda8.com)猫住的城市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猫住的城市》,方便以后阅读猫住的城市第94章 侦探已经死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猫住的城市第94章 侦探已经死了并对猫住的城市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