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断片

作品:四季梦我|作者:弥香君|分类:言情美文|更新:2021-01-14 20:01:14|字数:4043字

段宴秋回来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二楼房间里亮着的灯。

自从腿脚残疾后,他不太喜欢跟人接触,更喜欢独处。家里请的都是钟点工,阿姨和工人们绝不会在他房里过夜。

如此想来,还真是佟春夏。

段宴秋也不知道佟春夏到底是哪里来的钥匙,他只给陈琛留了一把,可是陈琛什么时候跟佟春夏这么熟了?

段宴秋进屋,第一眼就看见了佟春夏的帆布鞋。

一只在鞋柜下面,一只被踢到了客厅中间。

佟春夏可能是属驴的。

他弯腰收起了她的鞋子,顺势整齐的放在鞋柜里,随后往楼上房间走去。

二楼房间的门虚虚的掩着,一缕光线透了出来。

里面却半点声音也没有。

段宴秋站在门口愣了好一会儿,思前想后,竟仿佛连推开那扇门的勇气都没有。

因为他不知道佟春夏又要做些什么。

说不定她还会哭。

万一他心软了,忍不住收回了那些刻薄的话语,又重新给了她希望,那要怎么办?

谁知只看见床上躺着的佟春夏,也不知道她喝了多少,满屋子都是冲天的酒气,久久不散。

她就那么躺在他床上,双眸紧闭,睡得正酣。

她的脸又红又烫,呼出的气都带着一股酒味,段宴秋坐在她身边,似有些无奈。

还以为又要硬起心肠面对她的撒泼打滚,可是此刻,她竟这么安静的睡在这里,乖巧得不成样子。

段宴秋坐在她身边,看了她一眼,自言自语道:“佟春夏,你是不是每次分手都要喝个烂醉?”

回答他的只有细微的鼾声。

段宴秋脸上一抹温柔,又有些凄冷,他眼睛微微眯起,不知在跟谁说话。

“这样也好,喝醉了什么都不用想,不用想起我这样一个无情的人,不用想着如何变着法儿的接近我,也不用将来后悔现在的选择。佟春夏,你是一个很好的人,值得更好的人生。而我,只是个废人,什么都不值得。”

段宴秋声音很轻,压抑着一丝痛苦,“这样…其实挺好的。”

话音刚落,躺着的那人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睛即使沾染了酒气,仍然清亮无比。

佟春夏是听见了段宴秋的声音才醒的,她心里有事,无法睡得安稳,迷迷糊糊听见他的说话声,便揉着朦胧睡眼坐起身来。

“段宴秋,你怎么在这儿?”话一出口,佟春夏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好像是唱了一个通宵的KTV那般嘶哑。

她环顾一圈,却是完全陌生的房间,干净、整洁、雅致,简单却又有十足的设计感。

脑子里昏昏沉沉,好似有些片段连接不上了。

“你喝醉了,应该是找陈琛拿了钥匙,跑到了我家。”段宴秋有条有理,扶住了她,“还有印象吗?”

听段宴秋这样说起,回忆慢慢往她脑子里袭来,同时,无尽的痛苦和悲伤也扑面而来。

可此刻,佟春夏整个人却是冷静的。

有可能是酒醉后的突然惊醒,也有可能是这小楼太过安静,她的语气很平静,像是在描述一件跟自己无关的事情,“嗯,我想起来了,我们又分手了。”

一时无言。

屋内气氛安静到了极点,她甚至听见外面风吹树林的声音。

“抱歉啊,好像弄脏了你的床单。”

段宴秋总觉得佟春夏那平静的声音有些刺耳,他宁愿她发疯打他耳光,也不愿见她现在这样失魂落魄。

她的冷静,让他心里突然疼了一下。

“没关系的。明天我让阿姨洗一遍。”段宴秋见她要下床,连忙伸手扶她,“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吧。”

“你也喝了酒,算了吧。”佟春夏勉强一笑,“外面应该能打到车。”

“我让马涧过来送你。”段宴秋这样说着,作势给马涧打电话,却被佟春夏制止。

因为马涧刚刚给她送钥匙来过一趟,估计刚到家,又把他叫出来。因为自己的事情让别人来回奔波,佟春夏也确实没脸。

“真的不用了。不是说好了吗,不会再做让我误会的事情。”

段宴秋的手僵在半空,他眼波低垂,黑白分明的眸子里似渲染上了一层悲恸。

于是,他终于只是站在一边。

佟春夏摇摇晃晃的起身,余光瞥见了段晏秋床头柜上有一张照片,好像是个女生,穿着学士服在照相。

佟春夏眉头微皱,嘟哝着:“这人谁啊——”

她伸手就要去拿照相框,岂料段晏秋动作还挺快,上前两步将相框抢了过来藏在身后。

佟春夏见他这么在意,心下好奇:“不能看吗?”

“请不要随便碰我的东西,我不喜欢。”

佟春夏似习惯了他的冷漠一般,抽身,“好。”

她下了床站起身来,理了理衣服往外走。刚走两步,一个猛子转身,她趁其不备抱住段晏秋,从他的身后一下抢过了相框。

段晏秋脸色微微一变,怒不可遏道:“佟春夏!”

佟春夏动作更快,抢了相框就跑,谁知酒气上头,她跑得踉踉跄跄刚好撞在门上,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

她就那么靠在墙角坐在冰冷的地上,靠着脑子里仅存的一点清醒,看清楚了相框里的人。

相框里是一个女孩子,齐耳的短发,看起来清爽又利落。她穿着学士服,笑得明媚,正在拍毕业照片,佟春夏借着模糊的醉眼,看见那女孩子照片背景有“xx大学”字样。

那是刚毕业的自己。

佟春夏看着照片,心里五味杂陈,明明今晚的眼泪都已经流干了,可此刻为什么还是觉得眼睛酸痛。

她低声喃喃自语,“原来陈琛没有骗我…你真的来找过我。”

段晏秋蹲下身子,有些不自然的将相框从她手中抽离。

他的声音又浅又淡,仿佛在叙述一件很久远的事情一样,“没错,我找过你,不过当时你和你男朋友看起来很快乐。”

佟春夏泪眼朦胧的问道:“什么男朋友?”

“他陪你来拍毕业照,还亲了你…你并没有拒绝…反而看起来很快乐。”段晏秋将相框重新摆放在床头柜上,面无表情,“我只能推理你们只有一种关系。”

佟春夏脑子里满满回想起毕业那天的事情,随后她唇角一扯,兀自苦笑,“你说的应该是佟满,我弟弟。”

段晏秋的手突然抖了一下,他的瞳孔微微缩紧,外面似乎刮起了大风。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佟春夏扶着墙站起身来,看着那人的后背,“无论我怎么说,怎么做,都依然无法改变你。陈琛说你的身体残疾了,你的心也残疾了,我开始还不信。他还说要想撬开你的心门,我的手里必须要有板砖,可是段晏秋,就算我手里有板砖,你也要给我留一条缝吧。既然你一条缝都不愿意为我留,那证明我在你心里半分重量也无。”

佟春夏说完这些还低低笑了,她声音里有压抑的痛楚,还隐有一分决绝,“罢了罢了,往昔之事……不可追也……”

说罢,佟春夏站起身来,转身而去。

这个地方,她真是一秒都不愿意多呆。

背后段晏秋的脚步声传来,他一瘸一拐,走得有些急,抓住她的胳膊,“你喝醉了,我送你。”

佟春夏甩开他的手,冷笑道:“用不着。”

她兀自往楼下走去。

段晏秋便在后面追着,他速度很慢,需费大力气才能追上她。在玄关处,她穿鞋耽误了时间,便被段晏秋给追上了。

“佟春夏,你能不能别这么任性,现在已经这么晚了,你去哪里打车?更何况,你喝得烂醉如泥,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出事了用得着你管吗?”佟春夏冷冷一笑,心底凉成一片,她环顾四周这偌大的小楼,薄唇轻启,字字句句如刀插在他心间,“段晏秋,这世上没有人会永远等着你的,即使是我。”

“你看你的房子这么大,可晚上一盏灯都没有,段晏秋,你不害怕吗?”春夏脸上挂着凉薄的笑,“你不怕将来有一天,独自一个人死在这富丽堂皇的房子里,却没有人知道吗?”

佟春夏说完,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段晏秋。

段晏秋后退着踉跄几步才勉强站稳,一抬眼,佟春夏已经飞速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他连拐杖也顾不得拿,一瘸一拐的便跑出去找人。

佟春夏喝得烂醉如泥,哪里还跑得动,刚才只是靠着一股子蛮劲儿强撑着。

她脑子里不清醒,出了门又慌不择路,看哪里都一样。

重影、旋转。

她没跑几步,就跑不动了,随意寻了一处长椅坐下。

等段晏秋心急火燎的跑出去,才发现佟春夏在小区入门口的长椅上躺着,还睡着了。

段晏秋跑得气喘吁吁,满脸通红,起先还没有注意到长椅上有人,走近了才借着路灯的光看见是佟春夏。

段晏秋满头是汗,半弓着身子,看着佟春夏睡得正酣的脸,突然又是生气又是无奈。

“佟春夏,你是猪吗?露天地方你也能睡得着?”段晏秋上气不接下气,瞪着佟春夏,似有些认命了,“以后再也不能让你喝酒。”

又仿佛想到了什么,段宴秋唇角一抿,心脏仿佛都抽痛了。

今晚他已经将话说到这样的地步,两个人之间,应该没有以后了。

佟春夏就这么直挺挺的躺在长椅上,也不知道她从疯狂奔跑到躺下睡着到底经历了什么。

说实话,后来佟春夏自己也不记得了。

第二天她是在段晏秋床上醒来的。

脑子疼得要命,像是要炸开了一样,佟春夏捂着脑袋,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这不是自己的家。

她努力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却只记得她冲出餐厅跟段晏秋大吵了一架,后来她喝了两瓶劲酒,来找段晏秋——

可是后面的事情,她完全不记得了。

她昨晚为什么来找段晏秋?她又说了什么混账话?他们之间还发生了什么?还有,她为什么在这里?

那这里是段晏秋的房间吗?

她隐约记得她跟段宴秋那些断断续续的争吵。

还记得心脏抽痛的感觉。

佟春夏里脑子跟浆糊似的,她有些难受的哼哼了两句,就听见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段晏秋礼貌敲了一下门才进来,看见她坐在床上抓脑袋,头发成鸡窝状,嘴里还不清不楚的碎碎念着什么,似在暴走边缘。

段晏秋站在门口问:“我煮了粥,你要吃一点吗?”

佟春夏抬头,眼神迷茫,“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都不记得了吗?”

她摇头,“我只记得餐厅外面的事情。”

“你昨晚从陈琛那里拿了我的钥匙,然后到我家来找我。我回来的时候,你就已经睡着了。”

见段晏秋说得一本正经,佟春夏有些将信将疑,可苦于喝大断片,她也不知道真假。

“起来收拾一下,吃早饭了。”段晏秋又催促了一句。

佟春夏总觉得有些不对。

昨晚他们两不是大吵了一架吗?怎么今天这氛围不对啊。

这哪里像是见面眼红的仇人?

仇人还带做早饭的?

怎么反而更像是床头打架床尾和的夫妻?

外面传来“滋滋”煎蛋的声音,随后香气飘来,让佟春夏一下就精神了。

管他三七二十一,先填饱肚子再说。

更何况,也没法律条文规定分了手的情侣必须一见面就掐。她可是个体面人,分了手,那大家还能客客气气的当朋友嘛。

打定主意,佟春夏简单收拾一下自己,从床上爬起来。

段晏秋便在外面说道:“盥洗室里的柜子下面有客用的牙刷。”

佟春夏胡乱刷了牙,也没脱鞋,她打量着地板上挺干净的,就赤脚往餐厅走。

段晏秋见她倒是很乖巧的坐在餐桌旁,像是幼儿园等着放饭的小朋友,他心里觉得佟春夏这个人又好气又好笑。

可爱的时候很好笑。

牙尖嘴利,拿刻薄的话一句一句激怒他戳他心的时候很好气。

段晏秋做了白粥、煎蛋以及全麦面包片。中西式大混合。

佟春夏心里憋着一股气,又不想表现出来,只好决定冷漠以对。

也不等段晏秋上桌,她就自己先吃上了。

喜欢四季梦我请大家收藏:(shouda8.com)四季梦我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四季梦我》,方便以后阅读四季梦我第82章 断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四季梦我第82章 断片并对四季梦我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