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曾经(十三)

作品:海上明月客|作者:霄郢|分类:言情美文|更新:2020-12-02 22:09:21|字数:4564字

万俟森以为只要把这箱子密封起来,就不会让煞气有害人的机会,可是他却忘了若是如此便有用,那黑衣人又怎么会不知道。第二天的夜间,就当万俟森以为一切平静的时候,噩耗便传来了。

城中城北客栈有一个修仙之人突然暴毙,全身青紫色,浑身上下却找不出伤口。一时之间,客栈里人心惶惶。然而唯有万俟森知道这其中的原因。自从昨日从密室回来,万俟森便一直守在阿婵的身边,消息传来的前一刻,阿婵才刚刚清醒过来。

“我都听到了。”阿婵深深望着万俟森说道,嗓子因为昨天的伤还未好,声音浓浓的。

万俟森紧紧的握住阿婵的手沉默了良久才说道:“别担心,我回来处理的。”

“可是,他们说的话成真了。确实已经有人死了。”阿婵有些担心的说道。

“没事,没事。你别担心。”万俟森这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抚妻子的心情,他自己也心乱如麻。

“阿森!咳咳”阿婵见万俟森这样子更加不安,便有些急的喊了一声,一下子没忍住又开始咳嗽起来,“四年前,我没问。可是你今天起码应该告诉我那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还有那些剑到底是有什么用处。”

万俟森起初还有些不愿说,之后见阿婵一再坚定,这才缓缓道来:“那些人来自望剑之南,是…南疆人。”

“南疆人?”阿婵听到的时候便觉得有些耳熟,思考了一会,才想起来:“南疆!不是师父再三嘱咐不能去的地方吗。那里擅长巫蛊之术,阴险毒辣。阿森,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们啊。”

万俟森带着后悔的的语气说道:“你以为我想吗。当初他们找到我,愿意给我无可比拟的财富。阿婵,你知道我需要这笔钱。师父虽然收我为徒,可因为我是异族,所以他始终没有把我在重要的地方。就连封地我也是最远的。若是我能够拥有了那笔财富,告诉别人这是我治理有方,那师父才会高看一眼,我才能得到更高的位置。难道你不想吗?你还愿意和我一直过苦日子吗?”说着说着,万俟森的情绪便开始激动了起来。

“在你心里,我就是个贪慕虚荣的人吗?”阿婵越来越觉得面前的男人很陌生,和自己从前喜欢的那个万俟森完全不是一个人。“我若是不愿意和你过苦日子,当年我又怎么会和你在一起。”

万俟森这才被话给怔住了,其实他心里也明白比起阿婵,更想要名利,想要得到注目的人是他自己。

“阿森。”阿婵看出了万俟森眼中的犹豫,这就证明他还是有良知,还是懂得忏悔的。“南疆人的事情,我们就不说了。那些剑到底是什么用处,你可知道,若是我们知道了,兴许还有别的破解之法。”

万俟森摇了摇头:“我只知道他们的身份,当初也曾问过这剑的用处,但是他们并不没有告诉我,还说若是我知道了,对我反而不好。我也就没问了。”

阿婵听了这话,也没了法子,若是那人说的是真话,那看来只有这一家人的性命去抵消这个业障了。

“阿森,你我夫妻十余载,共苦同甘,你对我千般温柔,百般照顾。如今你犯了大错,我身为你的妻子,承了你那么多的情,应该为你做点事了。”阿婵捧起万俟森的脸颊,手指轻轻的划过面前男人的眼鼻嘴,最后一个轻轻的吻落在了万俟森的额头。

万俟森一眼便看出了阿婵的用意,拉过了阿婵的手,紧紧放在心口的位置:“我绝不会让你们有事的。我们都不会有事的。我再去加固封印,哪怕把我的修为耗尽我也要把这煞气给拼死封住。”说完,便让丫鬟看好阿婵,自己独自奔向了密室的位置。

可是万俟森所做的一切却始终是杯水车薪,虽然加固封印,让煞气献祭活人的频率变缓了。可是城中的百姓还是一个接一个的死去,且死相恐怖,万俟氏族的领地内就这样死的死逃的逃,最后从一座千人城沦落为只有几百人。

这样的变故自然是惊动了傅家,傅氏先祖派人特地前往了万俟氏族,同时其余各大世家也纷纷派人前往查看情况。万俟森面对这万千的疑问,却始终不敢说出这煞气和南疆人的事。可是事情拖到后面,就越来越严重,直到仙门世家的弟子也开始陆续死去,到最后各大仙门除了傅家统辖的前门八派和本门弟子,其余的世家都纷纷撤离了。仿佛万俟氏族就是一个禁地,谁入谁死,那才叫做真正的人间炼狱。

而阿婵自从那日被伤了之后,一直未愈,看着越来越消瘦的万俟森每一天都被煞气和外界的指责折磨的不成人样,心中也有了自己的打算。她偷偷的在房中的香龛中放入了安神香,捂住自己的口鼻,等着万俟森沉沉睡去之后,便独自一人走向了密室所在的地方。

阿婵刚到密室入口,就看见了重重的封印,便知道这是万俟森耗尽了心血的。她今日来既是赴死也是求生。赴自己的死,求他人的生。

“若是我今日死在这里了,你是不是就不会再出去害人了?”阿婵将藏在袖中的匕首拿出,眼中决绝却又不舍。

“你,没有资格献祭。”一个沉重的男女双音忽然对阿婵说道。阿婵显然没有预料到会有回应。

“你是谁!?”

“我是谁?我不就是你要来阻止的人吗?”声音透过厚厚的石墙和重重封印传了出来,却丝毫没有一点阻碍,反而更加的清晰。

“煞气!你是煞气!你刚才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阿婵对着石墙喊道。什么叫作没有资格,她作为万俟氏族唯一的夫人怎么会没有资格。

“想要平息我的煞气,是需要用剑或铸剑之人或者他们的近亲之血。而你,不过是妻子罢了,你以为你的血,能有什么厉害。”

“你…你什么意思。”阿婵之前忽略了近亲二字的,现在才发现近亲的意思便是血脉相连,但是明白归明白,她却开始不敢面对将要发生的一切。

“你应该很清楚,我要的不是你,如果你想保住你的家,你丈夫的一切,那么你们的孩子,你就挑一个给我吧。”煞气的语气反而越来越轻挑,在阿婵耳朵里听上去就越发的刺耳和厌恶。

“我看你的女儿就很不错,不过一切都要看你自己了。万俟夫人。”

煞气的声音始终在阿婵的耳边回荡。她看向石墙那一边,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面对的是怎么样的一个恶魔,她自己的命她无所谓,可是这一切居然还要他们的女儿来承担。

“万俟夫人,想好了吗?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不容易。”煞气的声音又幽幽的传来,就像是地狱的呼唤。

“为什么一定要我女儿,我的命不行吗,她还这么小。”言语间,声音哽咽,她舍不得,她舍不得自己的女儿,她才三岁啊。如果她和女儿同时死了,她不敢相信万俟森会陷入怎样的绝境之中。

“别怕,你们不是还有个儿子吗?算了…我也不逼你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要考虑一下明天让谁来献祭了。”煞气说完,便不再出声了。无尽的夜里,阿婵依旧跪坐在密室前,心里的情绪千万交叠。心怀大家就要付出亲情的代价。这样的决定她…并非能够做到。

跪了良久,她才起身缓缓的走出了院子,鬼使神差的走到了女儿的房间,轻轻的打开了窗户,瞧了瞧女儿熟睡的脸庞。

“杀了她。你丈夫心心念念的一切就都有救了。你还有儿子,失去了女儿,你们依旧有血脉。”

“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煞气的声音在脑海中越来越响,冲破了阿婵的自我意识。

“不能杀!她是我的女儿,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你滚开!你滚开!”阿婵仿佛疯了一般大喊起来,可是还没有办法打消脑海中的萦绕不绝的声音。最终无力的抱住了自己的头,蹲在地上,任凭眼泪在眼中肆虐。

“娘亲?娘亲?”一声奶奶的孩子音突然从房内传来,阿婵的声音吵醒了正在熟睡的孩子。阿婵赶忙擦干了眼泪,走进屋,将女儿怀抱起来,温柔的哄着女儿说道没事没事,这才把孩子又重新哄的睡着了。

“我的孩子啊!我的孩子啊!”瞬间,一声声妇女的惨叫带着阿婵走进了另外一个梦境,这仿佛是一个结界,梦境里无数的妇人手中都抱着一个滴血的襁褓,她们不停地走向阿婵,将襁褓中死去的孩子争着送到阿婵的面前。还在哭喊着:“都是你,都是你。明明是你们家的错误,为什么要我的孩子来承担。我要杀了你替我孩子偿命!”

一双双血手向着阿婵伸过来,差点就要把阿婵给掐的喘不上来气。快要晕厥的时候,一阵凉风出来,又把阿婵从幻境带回了现实。

面前依旧是熟睡的女儿,清风微凉,似乎刚才那一切都从未发生过。但是阿婵却已经毫无力气的腿一软倒在了地上。煞气的声音又突然出现了:“怎么,你也看到了,你的孩子不死,别人的孩子就会替你们的孩子去死。而且永无止境,迟早有一天,你们的师父会发现这一切,到时候万俟森还是一死难逃。若是如今,选择了献祭,那我也就收手了。”煞气语气平缓,似乎只是在和阿婵谈一个交易罢了。

“万俟夫人,这买卖对你来说,不亏的。以一命抵千万,你们的女儿可是有功德的。”煞气还是没有停下话语。一眼一句,字字都打在了阿婵的心尖上。

她慢慢的坐在了女儿的身边,手轻轻的摸了摸女儿软软的小脸蛋。这是他和她的女儿,她还记得生女儿的时候有多痛,从出生到现在,阿森有多疼这个孩子,甚至超过了他们的儿子。女儿第一次开口说话,第一次走路都深深的如烙印一样记在心里。

“我知道了。”阿婵突然开口道。煞气这才住了口:“看来万俟夫人是想好了,那我也就不再打扰你了。静候佳音。”

总算有了一个清静的地方了,阿婵的手从孩子的脸颊划过,最后到了孩子的唇边便停了下来。

“小小…对不起。”一声最后的呼唤,推着所有的爱变成了致命的毒药。阿婵用尽力气捂住了孩子的口鼻,她眼睁睁的看着女儿从挣扎变成了无力,她看着她惊恐的眼神望向自己,看着自己的亲生血脉在一霎那之间断送在自己的手里,甚至连一声娘都来不及叫。阿婵以为自己会哭,却没想到到最后,她的悲伤竟然是连眼泪都没有力气留出来。她抱着死去的孩子在床上坐了许久,直到鸡鸣天微亮。

“天都亮了,小小,你会怪娘吗?害你一个人走了一场夜路。别害怕,娘陪着你。”坐了一夜的阿婵目光涣散的抱起女儿把她靠在自己怀里,从袖口中掏出了昨晚原本准备好的匕首,嘴里只不停的说道:“别怕,娘来陪你。娘来陪你。”万俟森一早醒来便瞧见阿婵不在自己的身边,察觉事情不对,便赶忙四处寻找,他才找到女儿的房内,便看到了阿婵抱着女儿,手中还拿着一把匕首。

阿婵也看到了万俟森,对着他露出淡淡的一抹痴笑,用一贯的语气说道:“对不起啊,阿森,我没有听你的话,现在我要和小小一起走,不然她没有娘,夜路她不敢走的。”

万俟森还没反应过来,刚想开口,阿婵的匕首便直直地捅入了自己的心脏。

“阿婵!”万俟森跑过去,将地上的两人抱起,紧紧握住阿婵的手,手足无措,眼睛只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妻子和她胸前的那把匕首。“为什么啊!我说了,我不会让你们有事的!你为什么!你这是为什么!”

“其实你知道…这一切终有尽头的。只不过…我…替你成了凶手。我死了,之后所有的事情都由我来背…你…可要…”匕首插进的心口位置血还在不断的涌出,阿婵也渐渐的失去意识,就连说话都没有了力气。到了最后,终是一头沉沉的坠入了万俟森的怀中。

万俟森喊了几声阿婵,怀中的人却再也不能给他任何的回应了。终是一时虚妄,世间再无知心人。

“阿森,你可要再寻个好好的妻子,千万不要似我,不然我这身后的名声会连累到氏族的。”

一千年后的万俟氏族。

“那之后呢?”傅承舟听了这一大段的故事,虽然觉得万俟先祖一家都很可怜,但这也只能怪他们先祖自己一时之间的贪欲,才害了好端端的一家人。

“之后,先祖便终日郁郁寡欢,但是还是按照先夫人的原意,为了他们尚未长大的儿子,还是将所有的事情都推了已死的先夫人。而后,煞气也就消失了,那场疫病最终还是结束了。当时的傅氏先祖并不知道其中的内情,只以为是先夫人的一时贪念才造成的,所以为了考虑到了万俟氏族的名声,故而隐去了这一段历史发生的时间和地点。最终只在书上留下了着淡淡的一笔。”万俟诚感叹着说道,“殊不知这一笔代去了可是多少人的性命。”

这些曾经过去的事情一瞬间就像是被全部翻开了一样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让所有人直面这些可怕的现实。他们冷血但真实的存在。

《海上明月客》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

喜欢海上明月客请大家收藏:(shouda8.com)海上明月客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海上明月客》,方便以后阅读海上明月客第509章 曾经(十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海上明月客第509章 曾经(十三)并对海上明月客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