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作品: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作者:老大白猫|分类:幻想奇缘|更新:2020-10-23 06:00:00|字数:6211字

270

杜衡将豆皮留在了锅中:“等笑笑他们起床后正好能吃热腾腾的。”他走出了厨房看向了厨房门口的箩筐:“让我来看看今天有什么好菜。”

箩筐中有个储物袋, 储物袋上绣着神秀宫的标志——一柄出鞘的长剑。

杜衡惊喜的看向玄御:“王坚竟然舍得给你储物袋?”

玄御道:“嗯。”杜衡乐滋滋的:“他今天怎么这么大方了?”

玄御轻笑一声:“他今天心情好吧。”

杜衡嘀咕着:“哎?那老家伙前几天看到我像看到乌眼鸡一样,怎么看到你态度就好了?果然小玉你人见人爱啊。”人比人气死人啊,小玉取菜就能取到山珍海味, 杜衡取菜取到的就是烂菜叶纯肥肉。

杜衡将储物袋打开一看, 果然像玄御说的那样, 储物袋中有一头牛一只羊, 还有几条大海鱼。海鱼还是红色的,每一条都比杜衡大,杜衡和大鱼三目相对有些不知道怎么下手了。

玄御道:“这是一种石斑鱼,直接清蒸了就是。要是你想要吃鱼生也可以, 这个鱼生吃鲜甜, 味道还不错。”

杜衡挠挠头看着大鱼:“那……一条切成鱼断清蒸?一条片成鱼生?”

玄御笑道:“好,你说了算。”

这时候一膳堂门外传来了喧哗声:“取菜的杂役你给我出来!!你竟敢抢了总膳堂的菜?!”

杜衡和玄御四目相对,杜衡用口型问玄御:“什么情况?”

玄御淡定道:“他们说,有多少能力取多少菜,我就带回来了。”

杜衡满头黑线,以他对玄御的了解, 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王坚他们气喘吁吁的冲到了一膳堂中, 杜衡瞟了一眼,连王坚在内一共有四人, 都是早上配菜的管事。一膳堂外, 还有一些看热闹的杂役和剑修。

王坚跑的面色都发白了, 他指着玄御的手都在颤抖:“你! 你你!好大的胆子!”

玄御淡定的说道:“王管事,找我有什么事吗?”杜衡本来不想笑的, 可是他一听玄御这个语调嘴角就忍不住上扬了。

玄御有一种奇特的能力, 他总是能用波澜不惊的语调说出最令人暴躁的话来。

就比如现在, 王坚听到这话声音都哆嗦了:“什么事?!你还有脸问我发生了什么事?!还有你!笑什么笑!就知道你在使袢子!”

被殃及的杜衡一脸懵逼, 他又怎么了?他和王坚是不是八字不合?为什么王坚每次都要针对他一下?

王坚抖着手,声音尖利,活像是一只被掐住了脖子的大公鸡:“一膳堂挂印签的修士才十八人,宗门规定,金丹修士每日的荤菜两斤素菜四斤。加上一膳堂本来的名额,你们满打满算也就只有荤菜五十六斤素菜一百一十二斤。三百斤的火焰石斑鱼你们竟敢说搬就搬?!”

昨天下午又有十个内门金丹以上的修士去总膳堂要了印鉴交给了杜衡,现在挂在一膳堂用餐的名额有三十八个了。

玄御道:“方才,我也是这么对王管事你说的。我说,一膳堂来领菜,荤菜五十六斤,素菜一百一十二斤。是王管事你说,我提前没报备,没准备这么多菜。我对你说,可以将总膳堂的菜分给我们,你说的是,今日的菜尚未分割放在储物袋中不便分配,我若是有能力便自行取走。”

玄御气定神闲道:“既然王管事说了这话,那我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

王坚的脸色就像是杜衡前两天拿到的蔫茄子一样,杜衡心中畅快极了。

王坚声音更尖利了:“那是一膳堂的东西!你一个杂役就敢拖走了?!”大概是他气糊涂了,杜衡想着,王坚想说的应该是总膳堂。但是人么,总有心口不一的时候。

玄御拱拱手:“没错啊,这是一膳堂的东西,我带走有什么问题吗?”

王坚一口气梗在喉咙口,他发出了细细的□□声。他身后的专门负责登记的管事连忙上来拍王坚的胸口:“王师兄息怒,你心脏不好,不值得为了这种杂役置气。”

杜衡幽幽的看向玄御:“都练气了,还能心脏不好?”

玄御缓声道:“修为不行没有淬体,即便练气了也还是废物。”杜衡竖起大拇指,小玉你可以的。他以前只知道景楠一开口能把人气的血压飙升,没想到玄御也有这方面的造诣。

玄御平静的看向王坚:“我若是你,就好好的修身养性,都练气四层了,怎么都能活个一两百年。要是因为一时激动灵气逆行,对身体的伤害会很大,说不定会爆体而亡。”

王管事翻白眼了!他开始翻白眼了!!

给王坚拍胸口的修士怒指玄御:“你住口!区区杂役也敢对管事说教?”

玄御拱拱手:“您贵姓?”

那修士趾高气昂道:“我,膳堂管事黄一鹏。我知你有修为,千斤的储物袋你说拎就拎走。只是这是神虚宫,别把外头的那一套用在神虚宫里面!识相的赶紧把食材交出来,否则立刻离开神虚宫!”

听到离开神虚宫这几个字,好多杂役都怂了。然而杜衡熟读杂役须知,他上前一步:“请问,我们违反杂役须知上面的哪一条了?”

黄一鹏冷哼一声:“你们私自认领总膳堂食材,对管事大不敬!”

杜衡笑道:“可是,杂役须知上面也说了,对于管事的命令要服从。玉玄听从王管事的命令将储物袋取走,合情合理啊。而且您说我们对管事大不敬,这更冤枉了啊!我们对管事们恭恭敬敬,从未有过不敬的行为啊!”

黄一鹏道:“未有不敬行为?那现在你在做什么?你在顶撞我!这就是不敬!”

不知何时景楠他们也出现在了玄御身后,景楠打了个哈欠:“大清早的吵吵闹闹的,能不能让人安静的睡一觉了?”凤归站在景楠周围,他皱着眉头看向黄一鹏他们:“好吵。”

景楠和凤归的气场太强大,黄一鹏一时吃不准他们的身份。他身后有管事对他耳语一阵,黄一鹏嗤笑一声:“一膳堂四个杂役都要反天了!身为膳堂杂役,竟敢睡到卯时初!把他们四个人的名字都记下来,回头把他们给辞了。”

“我竟不知,神虚宫外门管事竟然有这种能力。真令我大开眼界。”太叔泓的声音飘了过来,众人循声看去,只见太叔泓怀里抱着睡眼惺忪的笑笑。夜明珠下,他的银发像是流动的星河一般闪烁着银色的灵光。

看到太叔泓,王坚他们傻眼了:“太……太叔……”他们的面容惊恐,仿佛太叔泓是洪水猛兽一般。

太叔泓道:“神虚宫宫规第三条:修士当以身作则言行有度,不可口出狂言不可以大欺小不可言而无信。既然是你让一膳堂杂役取菜,为何要出尔反尔?”

王坚他们冷汗潺潺,一个个像是小鹌鹑一样站着。太叔泓甚至都没用上威压,他们的面色就发白了。

黄一鹏大着胆子说道:“真人,不是我们言而无信,实在是一膳堂杂役做事太过分。他将总膳堂所有的食材都给取来了,总膳堂今日如何开膳?”

太叔泓看向玄御:“你取食材的时候,他可有告诉你只能取一膳堂的食材?”

玄御道:“不曾,王管事只说,让我有多大的本事就取多少食材。”

太叔泓点点头,他转头看向黄一鹏他们:“事情就是这样,是你们言而无信在先,一膳堂杂役没做错什么。至于以下犯上?我没有看到,我只看到了以大欺小。回头我会秉了刑堂让他们来处理这事。”

听到这话王坚他们噗通噗通就跪在了地上:“真人!小人上有老下有小,是小人一时糊涂一时失言,请真人饶恕小人吧!”

杜衡轻声问玄御:“刑堂是什么地方?”听着像是小黑屋似的。

玄御道:“刑堂是神虚宫处罚犯错的修士的地方,就在神造峰。”杜衡眉头一挑,那岂不是……就在御兽园附近?

太叔泓眼眸低垂,他缓声道:“起来吧,念在你们是初犯,这次就算了。只是食材是不会交给你们了,总膳堂的厨子若是有意见,你只管叫他来见我。”

凤归看向太叔泓的目光中满是赞赏,他悄声对景楠传音:“人不错,就是有点心软。多练练就好了。”

景楠笑着回应道:“心软没什么不好的,要是剑宗里面各个都心硬如磐石,神虚宫早就乱套了。”

王坚他们出们的时候双腿都在发抖,他们逃似的离开了一膳堂。山道上不时响起他们庆幸的声音:“太叔泓怎么会在这里?吓死人了!”“这可是一言不合就放火烧人的妖修!千万不要招惹他。”

271

王坚他们走了之后,景楠打了个哈欠:“噫,一群废物,连晦气都不会找。”

凤归说道:“是啊,怎么找都要盛气凌人先打后骂再倒打一耙啊。”

杜衡嘴角抽抽:“你们两适可而止啊,有你们这样的吗?”

景楠抽抽鼻子:“嗯?有好吃的东西~”这厮溜达溜达去厨房里面找点心去了。

杜衡感激的看向太叔泓,要不是太叔泓开口,他们几个就要被王坚他们赶走了。结果等杜衡看向太叔泓的时候,太叔泓低着头像是做错了事的人一样。

杜衡关切的问道:“太叔?你怎么了?”

太叔泓眼眶微微泛红:“我昨晚……是不是失态了?我有没有做伤害大家的事?”

杜衡和玄御对视一眼,太叔泓也太善良了吧?杜衡笑道:“没啊,你就是喝醉了,然后安安稳稳的睡了一晚上。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吗?”

听到这话太叔泓猛然抬起头来,他难以置信的看着杜衡:“你说的是真的吗?那为什么……”

他体内翻涌的妖火今天特别平静,这种平静往常只出现在他的灵气翻涌之后。而那个时候,他的灵气已经惹了祸,要么就是烧了房子,要么就是烧了人。

杜衡疑惑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太叔泓走向了后院,他看了看后院后又环视了一膳堂中的众人。最终他确认了一件事:“我的妖火没有失控吗?大家真的没有被我的妖火伤到吗?”

杜衡笑道:“没有,昨天晚上大家喝了一点酒,都睡得挺好的。你昨天和笑笑一起睡的,笑笑,太叔泓昨天晚上失控了吗?”

正在厨房中蹲在灶台上吃豆皮的笑笑头摇出了拨浪鼓,昨天晚上什么事都没发生啊,他睡得可好了。要不是王坚把他吵醒了,他还能再睡一会儿。

杜衡对太叔泓说道:“看,什么都没发生。你就安心吧。”

太叔泓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即他又想起了一件事:“那我昨晚醉倒之后,是怎么去的厢房?”

景楠笑吟吟的说道:“是我们家惜惜把你抱进去的!你在惜惜怀里睡得可香了。”凤归捂脸:“楠楠,你别添乱了行不行?”

太叔泓对着凤归行了个礼:“多谢。”他又对着杜衡行了个礼:“多谢杜道友邀请我共进晚餐,饭菜很可口。”

杜衡笑道:“那就好。你是不是要回御兽园忙了?来,先吃了早饭再走。今天做了豆皮,我还做了桂花酒酿小圆子,你吃一点再回去。”

砂锅中煮着一锅酒酿小圆子,煮开了之后杜衡就将砂锅放在了水池旁边。此时小圆子不冷不热,喝起来正是时候。

白瓷碗中盛着一碗黄白色的小圆子,杜衡做的小圆子有两种,一种里面加了南瓜汁,一种就是普通灵米粉滚起来的。大小均匀的圆子们软糯糯的浸泡在滑滑的酒酿中,随手舀起一勺子,就可以看到勺子中散发着米香和酒香的酒酿和圆子。

这其中还点缀着杜衡在东极山中采摘到的桂花,小小的四瓣桂花躲藏在酒酿和圆子中间,不细看还会看漏了它们的身影。只是当勺子靠近鼻子附近时,那若有若无的桂香就朦朦胧胧的沁入了鼻腔。

神虚宫中有阵法,使得阵法中的世界四季如春。这其实是一件憾事,四季如春固然美丽,可哪里有四季分明来得惬意?若是此时阵法消除,现在的神虚宫主峰上应该有白雪落下。

秋冬之日的早上,喝上一碗热腾腾的酒酿小圆子,再加上几块豆皮,吃下去之后整个人都暖了。心里也安宁了。

笑笑蹲在太叔泓旁边殷勤得不得了,他甚至还献出了自己的私藏小零食给太叔泓下早饭。杜衡觉得这是好事,笑笑还从没有过挚友,太叔泓是妖修,某种程度上和笑笑一样寂寞,这两人能玩到一起,对双方都是一件幸事。

接下来的几天,一膳堂风平浪静的。王坚他们暂时也不克扣他们的食材了,挂靠在一膳堂用膳的修士印鉴也达到了五十多人,加上原来的二十个用餐人和来点菜的修士。杜衡每顿都要做七八道菜肴,灵石飞涨的同时,杜衡觉得自己的灵气也在飞涨。

在村子里面的时候,杜衡就已经试过操控灵气同时驾驭菜刀筷子之类的厨具了。这一路修行下来,他现在可以同时操控几个锅铲炒菜。在东极山的时候,他可以同时爆炒两道菜。现在,他可以同时炒五口锅里面的的菜。

炒菜和炖菜不一样,炖菜可以不紧不慢的加调料,爆炒则要更加快速。杜衡炒菜往灶台旁边一站,他的灵气就分成了数支,挖盐的舀糖的倒酱油的……他甚至不用自己亲自动手,一道道菜就能自从的跳到锅里再经过炒制之后进入盘中。

这样做唯一一点不好就是——费力。特别的耗费灵气。

当杜衡炒完菜之后,他不得不静下心来好好的运行他的心法才能恢复灵气。他想主要是因为他身处在金灵气聚集的地方,不利于他的木灵气恢复。现在的他有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感觉,在金灵气笼罩下,他这个小小的木灵根修士有愈战愈勇的感觉了。

他种在木桶里面的竹子已经长出第二根笋啦,这根笋看起来要比上一支竹子的笋要大一些。杜衡很欣慰,他特意将木桶放在了院中的聚灵阵中,希望竹子能在阵中好好的生长。

转眼就到了杜衡休沐的那天了,按照规定,他可以出宗门休息一整天。可是杜衡只想出山门去正阳城买点豆子灵米之类的食材,这样只要半日他们就能来回。主要他想留着他的假期。

他们要在神虚宫呆一段时间,至少要呆到明年的春天神虚宫的禁地打开的时候。而神虚宫的修士们不过年,他想等过年的那几天把假期集中起来一起休掉。

杜衡盘算着,他每个月有三天假期,离过年还有两个多月,他能攒六七天的假期哪。到时候他就和小玉他们回去好好过年,抛开所有的烦恼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

玄御他们也赞同杜衡的观点,他们准备接下来这段时间把假期都攒着。索性今天一起出一趟山门,把改置办的东西都置办了。

等到中午时分,杜衡他们顺利的回来了。结果刚到二膳堂门口,小蔡就急急忙忙的拦住了杜衡。小蔡磕磕绊绊的:“小杜!你快去总膳堂!”

杜衡愣了一下:“嗯?怎么了?”

小蔡道:“总膳堂的人来把你的灵宠都捉走了!”

杜衡:!!!

想着今天只出去半天,玄御就提议说将馄饨和糍粑它们留在一膳堂,省的跟着人到处奔波。杜衡想着糍粑它们这段时间晚上忙着捉老鼠,白天都在睡觉,馄饨又是个听话的。他们出门的时候就将一膳堂落了锁,把馄饨它们关在了膳堂中。

他只不过离开了半天的时间,总膳堂就来捉狗了?做人怎么能这么龌龊?!

神化峰在南边,不用法器走路过去至少要一个时辰。然而杜衡他们心里着急,凤归直接祭出了飞剑:“上来!”

一道金红色的灵光荡开,凤归载着几人就向着神化峰的方向飞去。

总膳堂在神化峰的半山腰上,杜衡之前没来过。凤归的灵剑还没到神化峰,就有两个元婴修士剑如长虹强势的杀到了凤归面前:“神化峰上不得御剑而行!”

凤归冷笑一声:“不许御剑?那你们两踩着的是什么玩意?”

两个元婴修士:……好凶的美人。

凤归道:“老子的狗给总膳堂心黑的玩意给捉走了,总膳堂在哪里?”

两元婴修士鬼使神差的竟然伸出了手指指向了北山的一处行宫:“那里。”

凤归颔首:“多谢。”从没见过如此嚣张的道谢方式。

等凤归的灵剑从二人中间穿过之后,两人面面相觑一脸懵逼:“刚刚那修士是哪个山头的?”

“不知道,但是给我的感觉很危险。”“明明只是个金丹修士,这种气势……将来必有大成。”

“话说……总膳堂真的捉了他的狗了吗?”“不知道,看这个架势,应该是拼命的样子。应该不会有假。”

“嗯……说的也是。我看那些养灵宠的剑修,谁动了他们的灵宠,他们就和谁拼命。”

景楠他们听不到两个元婴修士的聊天,他提醒凤归道:“惜惜你走慢点,再快就暴露了。”凤归哼了一声:“能慢吗?杜衡都快哭了。”

景楠回头一看,果然杜衡红着眼眶正在揉眼睛:“我该带着它们出去的,我没想到总膳堂的人这么不要脸。”

玄御安慰着杜衡:“别怕,我有一缕神魂系在小馄饨身上,要是有危险,我会知道。它现在还好好的。”

杜衡还在担忧:“还有糍粑和年年岁岁。它们还那么小,这几天都在勤勤恳恳的捉老鼠,它们做错了什么啊?”

玄御缓声道:“没事的,别小看它们。”

杜衡声音哽咽:“怎么能不担心,那可是总膳堂,神虚宫大半的修士都在那边吃饭。他们一抬手,馄饨他们还能反抗吗?”

飞剑在总膳堂门前的广场上停了下来,总膳堂看起来就像是一膳堂的放大版。总膳堂前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一圈杂役,膳堂的大门竟然关着!

总膳堂中鸡飞狗跳,杜衡从没听过小馄饨叫的那么大声过。狗叫声中还混着人的哭喊声:“妈呀!这是什么东西!”“不要过来啊——”

杜衡从飞舟上跳了下来就向着膳堂的大门飞奔而去:“让开!!让开!我怕是狗主人!”

杂役们让出了一条道,杜衡一脚踹开了膳堂的大门。膳堂大门应声而倒,杜衡双眼赤红冲到了门内:“馄饨!!”

※※※※※※※※※※※※※※※※※※※※

凤归:杜衡竟然被这种砸碎欺负,真是白瞎了他的一身修为。

杜衡:神虚宫杂役须知,不得以大欺小恃强凌弱。

太叔泓:这种小人,一句话就能搞定了。

打脸的时候大家是喜欢同等级撕逼还是来自高层的降位打击?

喜欢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com)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手打吧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方便以后阅读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一百一十七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一百一十七章并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