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作品: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作者:老大白猫|分类:幻想奇缘|更新:2020-10-02 06:00:00|字数:6675字

228

景楠朗声道:“镇皇山名门正派, 弟子肯定不会差。我是散修南景。”凤归颔首:“散修惜凤。”

杜衡:……要死,这两人说改名就改名, 他还没想好自己叫什么。

玄御颔首:“散修玉玄和道侣杜衡,以及灵宠笑笑、年年岁岁、馄饨糍粑。”

玄御介绍完了之后,对岸的石俊诡异的沉默了。杜衡能感觉到石俊的神识在他背后的背篓上来回的晃荡着,半晌之后石俊说道:“第一次看到如此乖顺的灵宠。”

凤归对着玄御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他侄儿变灵宠了?玄御淡定的看回去,不是灵宠还能是啥?

石俊带着景楠他们向着南边的山崖而去,山崖上有个洞。洞口站着一个面容娇俏的紫衣姑娘,姑娘手摁在腰间一柄紫色的鞭子上。

看到石俊之后她柳眉微皱:“石师兄, 你怎不和我们商量一下就带人来?”

石俊道:“如今徐师兄和文师兄被恶鲛所伤,以我们三人的力量没办法渡河。这四位道友看着不像坏人, 他们也想要渡河, 不若一起坐下来想想办法。”

紫衣姑娘目光在杜衡等人脸上转了一圈,当她看到凤归时眼中露出了惊艳之色。等她看到杜衡带着的猫猫狗狗时, 她眼神一下就亮了:“嗯!石师兄说的对,能在东极山还对宠物这么好的人一定不是坏人。”

景楠给大家传音:“这几个应该是大宗门出来历练的弟子, 一个个都傻乎乎的。”虽然不想承认,杜衡觉得景楠说的有道理。

洞府深处躺着两个青年,一个没了一条腿正靠在山洞璧上养伤,另一个脑袋上裹了染血的纱布, 正躺在地上昏睡。之前看到石俊的时候,杜衡还以为石俊一行是高人。结果看到地上的青年们时, 杜衡觉得他想多了。

石俊尴尬的挠挠头,正当他想说什么时。靠着山壁上的青年睁开了眼睛, 他的修为是这群人中最高的, 有金丹中期修为。他一睁开双眼, 一股剑气就弥漫了出来。

这青年是剑宗弟子,果然他开口道:“神虚宫徐长歌。”这就算是自报家门了。

听到徐长歌的名字,杜衡感觉很微妙,没想到还没出东极山,他就遇到了神虚宫的人。说真的,他对神虚宫的人印象不好,因为惊鸿偷了混天珠给了神虚宫的情郎害的笑笑无法化形。然而看到徐长歌的时候,他竟然觉得他不愧是大宗门出来的弟子,通身的气度让人不敢靠近。

他神情虽然冷傲,但是气质却非常矜持。看到他的第一眼,杜衡想起了第一次看到玄御的时候。玄御也是这样的气质冷清又矜持,贵气逼人。

徐长歌单刀直入:“我们五人来东极山遗迹历练,却与宗门失散被困于此。河中恶鲛有元婴修为,我们与它缠斗数日,若是还找不到办法渡河,等到大雪封山,我们都要死在山中。”

景楠笑吟吟的:“先别管恶鲛的事情,我是个医修,让我来看看你们的伤。”

徐长歌眉头微皱,他思量了片刻后点点头:“多谢。”

景楠两针下去,徐长歌旁边的青年就长长的哼了一声醒了。看到青年醒了,石俊和旁边的姑娘兴奋不已:“文师兄你醒啦!你感觉怎么样?”

青年晕乎乎的从地上爬坐起来:“我这是……怎么了?这群人是谁?”

这时候洞中山壁上的石头微微动了,一个背着行囊的年轻人从山壁上走了出来。看到洞里多了这么多人,他吓了一跳:“哎?怎么回事?”

杜衡他们很快就听到了一个又悲惨的故事。

这几个人都是大宗门的亲传弟子,在场的五人正好是修真界五大宗门的人。紫衣姑娘名为柳玲玲,她是琅嬛阁阁主玉婧的关门小弟子。脑袋被砸的名为文庭芝,他是天一宗掌门的五弟子。最后从山壁上出现的名为穆谦,他也是是定坤宗掌门的亲传弟子。

这五人各自带着小辈到东极山中的遗迹中历练,历练时期定的是一个月。一开始进入遗迹中倒是顺风顺水,小弟子们修行得也有模有样,可是没想到历练快要结束的时候遗迹突然冒出了一阵浓雾。

不知道是哪个倒霉孩子触发了遗迹的保护禁制,禁制打开的瞬间,遗迹中的人都被阵法弹到了东极山各处。徐长歌他们出了遗迹之后就在东极山中兜兜转转,竟然也凑齐了一波人马。

可是东极山中凶物太多,修为差一点的小弟子们一一惨死,到最后五大宗门就只剩下了他们几个。眼看前面就是大生门了,然而他们却被嗜血藤和恶鲛堵在此处。

这段时间徐长歌他们尝试过很多办法想渡河,但是可惜的是没能过去还受了伤。要不是遇到了景楠,文庭芝还晕着呢。

柳玲玲愁眉苦脸:“我们也试过与那四根藤的嗜血藤缠斗过,然而一个照面下来我们就损失了好几个弟子。”活下来的都是精英,底子稍稍差一点的就挂了。

徐长歌为人谨慎,他盘问着景楠他们的情况:“四位道友都是散修?你们怎么也走到了这里?”

景楠眉眼弯弯:“可别提了,我们本来想到山中来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灵宝回去换写灵石。不料今年东极山中水文和气象变幻莫测,差点就出不来了。”

笑笑从背篓中跳了出来,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呱唧呱唧的开始吃储物袋中的零食。午饭时间了,他饿了。

笑笑一开始吃东西,严肃的氛围就变了。柳玲玲的目光黏在笑笑身上就没有挪开,她期待的看向杜衡:“杜道友,您的这只灵宠好可爱啊~能让我摸摸吗?”

杜衡尴尬的看了看凤归,凤归一脸淡定。杜衡道:“你可以试试,如果笑笑让你摸的话,你可以试着摸摸。”

柳玲玲从袖中摸了一会儿掏出了一瓶丹药,景楠闻到这是人修宗门炼制的专门给灵兽增加灵气的丹药,这也是小时候他们吃的最多的丹药培元丹。

柳玲玲从瓶中掏出了一粒中品培元丹,她放在手心上引诱笑笑:“小乖乖,到这里来。”

笑笑瞅了瞅那粒丹药,然后他爬了起来走向了柳玲玲。柳玲玲将手心送到笑笑面前:“这是给你的,你能让我摸摸吗?”

笑笑抬头看了看柳玲玲,然后他低下头捡起了这粒丹药。他转过身将圆润的屁股对住了柳玲玲,而后他将丹药丢在了地上用爪子分成了两半。他招呼着年年岁岁:“啾啾。”

培元丹他是看不上的,但是年年岁岁可以用。等年年岁岁捡食了培元丹后,笑笑又眼巴巴的看向了柳玲玲。柳玲玲伸手在笑笑的背上摸了一下:“啊~好软啊~”

柳玲玲摸了两下,笑笑就不干了,他对着柳玲玲义正言辞的啾啾着。

景楠道:“笑笑说,一粒丹药只能摸一下,你摸了两下,还要再给他一粒。”看到人修们都看向景楠,景楠道:“养的时间长了,就知道他的意思了。”

杜衡捂着脸,笑笑竟然是这种性子的吗?

柳玲玲显然也愣住了,好在笑笑可爱,她也没生气。她笑道:“这小灵兽是哪个种族的啊?好可爱好通人性啊。”

听到这话凤归他们都眯着眼睛笑了,可不是通人性么,因为这是孩子不是灵宠啊!

柳玲玲竟然一本正经的和笑笑讨价还价了:“你可知这一粒培元丹要多少灵石?只让我摸一下实在太亏了,这样吧,再给你一粒丹药,你让我抱抱怎样?”

笑笑竖起了小翅膀:“啾!”成交。

这一次换来的丹药,笑笑给了糍粑。糍粑服下丹药之后就趴在地上睡过去了,而笑笑则窝到了柳玲玲怀里随便她摸。

被笑笑一顿捣乱,大家都严肃不起来了。

杜衡看了看天色:“时间不早了,我做午饭吧?今天中午就简单一点,我们吃酸辣粉怎么样?”

今天早上灵气消耗有点大,杜衡就想吃点热辣的。怕景楠有意见,他对景楠说道:“你要是不爱,我给你煮三鲜粉。”

玄御爬了起来,他对景楠他们说道:“你们继续聊着,我和杜衡一起做饭去了。”景楠挥挥手:“去吧去吧。”

凤归看向洞府中的人修,他淡定的说道:“诸位道友莫怪,我们散修行走在外总会有突发情况。诸位也知道现在修真界的丹药价格,有时候为了节省丹药,我们会适量的食用一些饭菜。”

凤归这话一说出口,石俊看向他们的眼神就变得很同情。修真界的修士也是有等级的,除了严苛的修为等级之外,还有身份上的不对等。

大宗门弟子往往会看不上小宗门的弟子,小宗门的弟子又会看不上散修。

就拿石俊所在的镇皇山为例,他这样的内门核心弟子,每个月能领到的丹药和灵石是所有弟子中最多的。即便如此,他也会出现入不敷出的情况,有时候看到个宝贝想要买,就只能向朋友借钱或者向宗门赊账。

他们这样的核心弟子尚且有窘迫的时候,更别说那些外门和小宗门的了。他听说过小宗门的核心弟子一个月的份利还不如他们宗门外门弟子。宗门越大掌握的资源越多,所以修真界的人挤破了脑袋也想往大宗门跑。

散修没有宗门,他们想要晋级会更加困难。每年都会有无数的散修进入东极山想要碰运气,然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就再也没回来过。

石俊他们看着玄御他们在布置灶台,他们的眼中不由得出现了一丝同情:可怜啊,没有丹药补给,他们只能吃下普通人吃的食物来补充灵气。这么一想,他们真的太幸运了。

229

凤归看向徐长歌和文庭芝:“河中的恶鲛长什么样?”凤归的说话态度和平时一样,杜衡他们并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只是他习惯了居高临下,现在面对看起来和自己同级的修士再用平时的语调,就会给人一种傲慢的感觉。

幸亏他长得好看,大家看在他的颜值上还能容忍他一二。

景楠替凤归打圆场:“诸位道友莫怪,我朋友他平时说话就这样。他的意思是,两位都负伤了,应该和恶鲛有过正面接触。诸位可看到恶鲛的样貌了?以及它的攻击方式有哪些?”

文庭芝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发:“惭愧,我和恶鲛刚打了个照面,就看到水中暴起了一团黑色。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徐长歌抿了抿唇:“第一日来到此处时我们一行有八人,当时我们用飞剑试过,河面上有禁制不能御剑只能涉水而过。当时我们中间有水灵根修士,他在我们身上裹了结界然后一起下水。

“没想到行到河中央时突然起了旋涡,三个同伴就被旋涡卷到了水中。我们五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了岸。那恶鲛随时留意着水面的情况,一有灵气波动就会浮上来。

“我们没办法,只能在山崖边的山洞中住着顺便观察河面的情况。在此期间我观察到每晚子时,水中的旋涡会平静下来。因此我想恶鲛应该会在子时休息片刻。

“本想着趁着恶鲛熟睡时渡河,可是还是没成功。每当潜到河中央就会出现旋涡,河水湍急,想要不用灵气渡河实在太难了。”

景楠眉头微微皱起:“你们有没有试过从河床上过?”

徐长歌点点头:“试过,可是水中泥沙太多了,水底有无数的暗涌。到了河水中根本看不清前面的情况,恶鲛盘踞在水中不知会从哪个方向冲来。我这条腿就在河床上折了。”

景楠对凤归说道:“看来不太好办啊。”凤归传音过来:“搁以前我们有上百种处理掉恶鲛的方法,然而现在竟然一个都不能用。”

杜衡将灶台支在了洞口的位置,他不喜欢狭窄的地方,这样会影响他做菜。就在他弯腰将泡菜坛子搬出来的时候,玄御挡在了杜衡身后。

杜衡听到玄御的传声:“杜衡,我要封了幻天珠了。”杜衡刚想抬头,就听玄御缓声道:“别怕,不疼。你慢慢的站起来面向我,动作自然一些。”

杜衡将泡菜坛子放在了案板上,他转身看向了玄御。玄御的手放在了杜衡的胸口,他微笑道:“不疼,别怕。”

杜衡感觉到一阵热流涌到了胸口的位置,然后包裹住了他的心脏。热流在心脏的位置转了几圈,杜衡觉得胸口一紧,倒是不痛,就是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好在那种感觉转瞬即逝,杜衡很快就生龙活虎了。

玄御传音解释道:“封印没解除之前,你做出来的菜不会富含灵气。”杜衡明白了:“也就是味道好易消化,看来今天开始大家的饭量都会翻倍了。”

玄御笑着点点头:“委屈你了。”杜衡握拳轻轻的碰了碰玄御的胸口:“说什么傻话呢。”

泡菜坛子一揭开,一股酸辣味道就飘出来了。杜衡从里面取出了两把酸豇豆和一小把泡辣椒。闻到这个味道,刚刚还苦大仇深说遭遇的人修们立刻伸长了脖子。

凤归更是站了起来:“给我一根。”自从在老刀的引导下吃了第一次泡酸豇豆,凤归就喜欢上了这种味道。

笑笑直接跳出了柳玲玲的怀抱,他带着年年岁岁它们跑到了杜衡的灶台旁边围着杜衡要酸豇豆吃。

穆谦羡慕的看着洞口的位置:“真好。”他已经很久没看到这种家常的场面了,犹记得他入门之前在老家,也会跟着家中长辈围着锅台转。

柳玲玲安心的说道:“一看杜道友就知道他是个好人,你看,他把他的灵宠们照顾得多好啊。只有心善的人才会善待自己的灵宠。”心善的人,才能放心合作。

杜衡取出了之前制作好的山芋粉,这些粉是他在云诤洞府中做的。云诤他们给杜衡找了很多山芋来,都是些白心的山芋,直接烤着吃口感比较干,做配菜也用不了太多,要是都放在冰箱里面也放不下。

趁着修行之余,杜衡就将山芋们洗干净了磨成了碎末洗出了山芋粉。山芋粉刚刚做出来的时候颜色有些发灰,等晾晒干了之后就变成了乳白色。往往百斤山芋才能出十七八斤粉,放在冰箱里面随吃随用。

杜衡本想用天狐称称上五斤粉,可是看了看洞府里面的人,他还是将天狐称收起来了。他取了大半盆红薯粉然后估摸着将它分成了两半,其中一半加了水调和成了糊糊。

大锅中放上了大半锅的水,杜衡还在案板上准备了一个大木盆,木盆中也放上了大半盆的清水。

玄御问道:“需要我帮忙吗?”杜衡点头:“嗯!等下我要做粉丝,你要帮我搅拌一下,还要帮我把粉条捞起来。”杜衡这么一说,玄御没明白具体要做什么,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了。

锅中的水开了之后,杜衡舀起一勺开水往调成了糊糊的红薯粉里面倒。红薯粉一遇到开水就变成了棕黄色的凝固的块,玄御一下就明白他要做什么了,他手中出现了一个木棒开始疯狂的搅拌红薯粉了。

随着开水的加入,半盆红薯粉被烫成了棕黄色的透明的糊糊。就在玄御觉得差不多的时候,杜衡将刚刚分出来的红薯粉给倒在了红薯糊糊中:“来吧!”

不得不说玄御和杜衡的默契,这两人配合得当,看的旁人都眼热。

柳玲玲捧着脸:“好棒啊!玉玄道友和杜衡道友配一脸,一看就做了很久的道侣了。太有默契了吧!”

景楠和凤归对视了一眼,两人不发表意见。

杜衡开始做粉条,人修们坐不住了,柳玲玲他们一开始还挺含蓄,可是没一会儿这群人就凑到了灶台旁边观望着:“这是做什么呢?好有趣的样子。”

木盆中的粉糊糊经过搅拌之后已经从透明变成了浑浊的……糊糊。用筷子稍稍蘸一下就能看到面糊被拉起然后连续的从筷子上滑下。

这时候杜衡取出了刚做好的漏勺,漏勺呈现圆形,下方有密密麻麻的圆孔。圆孔的直径和筷子差不多,杜衡用勺子舀了满满一大勺粉糊糊到漏勺中。

粉糊糊们黏糊糊的从下方的孔洞中溢出来了,它们在洞下方汇聚,然后凝成了一滴滴圆溜溜的大头后从漏勺上低落下来。大头后方跟着连绵不断的粉条,杜衡手中的漏勺向下一放,大头们就落到了木盆中和下方的粉糊糊融为一体了。

大头们齐刷刷的断裂开来,漏勺上挂上了均匀的粉条,这时候杜衡将漏勺移动到了大锅的上方。粉条们落到了开水中就变成了透明的粉条,它们长长短短的落入锅中,没一会儿就浮了上来。

玄御已经拿着长筷子站在旁边了,看到粉条浮上来,他就捞起来放在了冷水木盆中。看着杜衡举着木勺辛苦,玄御轻柔的用灵气接住了木勺:“我来吧,你将粉条捞出来就行了。”

有玄御出手,杜衡当然轻松太多了。玄御的灵气裹着木盆中的粉条源源不断的注入到漏勺中。漏勺下方的粉条长长的绵延不断的落在了开水中。不等杜衡提醒,玄御就断开了粉条,他对着杜衡眨眨眼:“这么长够吗?”

杜衡竖起大拇指:“够!不愧是小玉,太厉害了!”

要不是后面有这么多人盯着,杜衡都要给玄御来一个吻了。一会儿后木盆中的粉糊糊们就变成了另一个盆中灰褐色的粉条了,杜衡端着木盆挪到了案板上:“下面来做酸辣粉和三鲜苕粉啦!”

酸辣粉的灵魂是酸豆角,这一点杜衡不接受任何反驳!

他将酸豆角切成了指甲盖大小的碎末,顺手也将泡椒切成了碎,然后他取出了拳头大小的一块山膏肉咚咚咚的剁成了肉沫。

锅里的底油热了之后,杜衡将泡椒推入锅中翻炒香。酸辣的味道一下就弥漫开来了,杜衡咳着嗽:“小玉,抽油烟。”

玄御手中灵光转动,油烟就被抽到了洞外面去了,杜衡这才觉得舒服了些。他将山膏肉沫倒入到炒制好的泡椒之中翻炒,等肉沫中的油脂煸炒出来之后,他烹入了一些白酒。

稍稍翻炒之后,他将酸豇豆倒入到锅中翻炒均匀。肉沫酸豆角这道菜不需要过多的调味,因为豆角里面有味道,酸辣的味道足够盖住肉的味道。

一盘微黄的肉沫豆角被杜衡放在了案板上,凤归已经伸出罪恶的爪子去捏酸豆角吃了:“又酸又辣,好吃~”

杜衡笑道:“别着急啊,很快就好了。对了,柳道友你们吃辣的还是不辣的?我好准备。”

柳玲玲他们愣了一下:“哎?也有我们的份吗?”杜衡点点头:“是呀,只要你们不嫌弃就行了。至于文道友和徐道友,我等下给你们熬点粥。”

徐长歌本想说不用了,可是他看着杜衡的笑脸什么都没说出来。他冷淡的行了个礼:“有劳。”

三鲜汤杜衡直接用了冰箱里面之前熬制的大骨汤底,里面有蘑菇,杜衡准备再切一个卤蛋放几片卤肉,这就是三鲜苕粉了。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他之前做的菜灵气足,他困扰的看了看玄御。

玄御传音道:“没事,他们的修为也没有到能发现不同的地步,到时候推说肉片用的是灵兽的肉就行了。”杜衡这才松了一口气,不然这个点,他到哪里去搞三鲜汤底?

柳玲玲吃三鲜口味的,石俊和穆谦都吃酸辣的。灶台上很快就放上了八只碗,只见四只碗中放了骨汤,另外四只碗中的调料杜衡正在调配。

杜衡在另外的碗中挖了两勺辣椒油,一勺葱花一勺蒜泥一勺花椒粉,而后加入了两勺醋两勺半酱油以及小半勺的盐和糖。调好之后的底料用开水一搅和开,碗里顿时通红一片,一股酸辣的味道强烈的刺激着大家的鼻腔。

※※※※※※※※※※※※※※※※※※※※

笑笑:来啊,摸我啊,摸一下一粒丹药。

人修们排队掏丹药。

凤归:竟然还能这样出卖自己!下次我也可以试试。

玄御:小时候为什么我们三个没有想到这个办法?

景楠:呵……小时候的我们丑成那个逼样,除了清衡没人想摸。

老猫:论颜值的重要性,像老猫这样的,出门要饭都不会有人理的。

喜欢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com)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手打吧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方便以后阅读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九十六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九十六章并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