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作品: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作者:老大白猫|分类:幻想奇缘|更新:2020-09-20 06:00:00|字数:9926字

193

听到杜衡这么说, 笑笑和小馄饨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他们松开了杜衡的裤脚。杜衡揉了揉笑笑的脑袋:“去照顾景楠去,不用担心我。”

杜衡从储物袋中翻出了两种丹药, 这是他被沛竹打得半死不活的时候经常磕的丹药。杜衡塞了两粒给小馄饨, 他揉了揉馄饨的脑袋:“乖狗狗, 好好看着笑笑。”

小馄饨哼哼着,它目送着杜衡出了结界。

杜衡站在山巅,身后就是圣人庙巍峨的大门。他头顶巨大的劫云, 面对山坡上正在逼近的妖兽,他大吼一声:“来吧!”

话音一落,一道巨雷落下,杜衡本来还挺想迎接雷劫的。可是他看到水桶那么粗的雷劫当头落下时, 他的镇定就变成了慌乱:“啊啊啊——你不要过来啊!”

笑笑抬起翅膀遮住了脸:……好丢脸。

杜衡发现他还是没有勇气直面雷劫,开什么玩笑, 那可是雷啊!好几万伏的东西打身上, 不死也要脱三层皮啊!

这时候在沛竹林中淬炼出来的技能就发挥作用了, 杜衡往侧边一跳, 他竟然奇迹般的避开了雷劫。

杜衡前脚刚落下, 后脚就看到两道雷向着他轰了过来。他嗷的一声就向下跑去,不是他有勇气直面妖兽,而是他身后没有地方可以躲。只有山坡上地方大,足够他闪躲。

第二道雷劫没有落在杜衡身上,反而落在了刚冲上来的一只豹形妖兽身上。说真的杜衡也不知道这只妖兽从哪里冒出来的,他只听到啪的一声巨响,本来就黑黢黢的妖兽变得焦黑倒在了地上, 四只爪子还抽了抽。

杜衡吞了一口口水, 看吧, 这么凶悍的妖兽都敌不过雷劫,要是雷劫落到他身上,他的小命就没了。

尽管心虚成了狗子,脚软的像是踩着棉花。杜衡依然快速在脑海中制定了一个计划,他要引着雷劫去劈这些践踏了他的家园的妖兽!

小馄饨休息了一阵,它的前爪恢复了健康。它不由自主的走出了结界,它蹲在了结界外紧紧的盯着杜衡的身影。笑笑也想出结界,可是小馄饨伸出爪子就摁住了笑笑的脑袋把他推到了结界中。

妖兽们没想到还有人敢冲着它们而来,可是没等它们扑上来,它们就看到了男人身后水桶粗的雷劫。雷劫追着男人而来,男人却追着它们而来!

有眼力见识的妖兽们拔腿就跑,然而更多的妖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雷劫给劈了。

杜衡终于明白温琼说的话了,世上没有任何一场打是白挨的。靠着在沛竹林中被竹子们抽得半身不遂要死要活练出来的躲闪技能,杜衡竟然奇迹般的在妖兽群中杀出了一条血路。

他将冲过来的妖兽和雷劫当成了沛竹林中挥过来的千万条竹子,而且不知是不是挨打挨出了经验,他很会判断雷劫落下的时间和方向。妖兽们只看到杜衡快速冲过来撑着它们的身子一跃,没等它们回过神来,雷劫就招呼到它们身上来了。

雷电中的杜衡有一种很诡异的感觉,他竟然有一种能掌控雷电的感觉!反正雷劫跟着他劈,只要他跑得快躲得及时拉来的替罪羊够厉害,雷劫就打不到他身上。而妖兽们畏惧电光和声响,一时之间山坡上竟然成了杜衡的主场。

杜衡的这个雷劫渡得匪夷所思,其他人渡劫的时候会去寻一个安静的洞府,找个隐秘的小角落祭出早就准备好的渡劫法器。随身兜里面放着的是补充灵气的丹药,有实力的还会准备专门为了渡劫而来的指定丹药。

等到雷劫降临的时候,他们还会找上三五个好友帮忙守阵。一来可以防止对手寻仇,二来要是渡劫失败也能有个收尸的人。电光火石中他们运用全身的修为迎接雷劫,能不能活下去就看造化了。围观的修士们会看到在雷电中运用各种方法渡劫的修士,有时候还会品头论足一番。

然而他们从没见过会把雷劫祸水东引的修士,要是放在修真界,这种行为会被人骂死。因为雷劫是一种很任性的东西,天道想要劈几下就劈几下,运气好的劈个两三下意思意思,运气不好的劈上几百年的都有。

雷劫又没有长眼睛,围观的人要是太多了,也有可能会被天道迁怒,运气不好的还会被雷给劈了。

所以修士们渡劫的时候都很守规矩,不会乱跑。杜衡这样活蹦乱跳引着雷劫去劈妖兽的渡劫方式,他们……前所未见,闻所未闻。

雷劫的威力巨大,落到地上就会出现一道深深的坑。一开始杜衡跑的不及时,差点被雷给劈到了。可是当他找到了规律,找回了在沛竹林中修行的感觉,他就变得游刃有余了。

一开始妖兽们还会兴奋的冲着杜衡而来,可是没过一会儿,它们看到杜衡转头就往山下跑。

然而上山容易下山难,山脚下像是出现了可怕的东西逼迫着妖兽们往山上爬。没一会儿杜衡就知道山下等着妖兽的是什么了。

老刀和重华他们上来了,他们追着妖兽直奔圣人庙而来。除了老刀和重华之外,杜衡还看到了手握铁锤的周家兄弟。

看到杜衡在渡劫,这四人默契的守在了山脚下没有上山被雷劈。他们四人一字排开,当有妖兽要冲上来,他们就利落的拧断他们的咽喉。当有妖兽想要折返,这四人也不是吃素的。

妖兽们没想到辛辛苦苦冲到山上竟然遇到了杜衡在渡劫!山坡上坑坑洼洼到处都是雷劫劈出来的深坑,杜衡无比感谢温琼对他出手的时候没有放水。

他从在沛竹林里面一进去就被抽晕到现在能在妖兽中游刃有余的躲避雷劫还顺带拉几只妖兽下水,也就用了大半年的功夫。

感谢温琼,感谢找来温琼训练他的玄御他们,感谢每天矜矜业业去挨打的自己!

雷劫劈了小半个时辰,杜衡记不清天上落了几道雷,他只知道他幸运的躲过了所有的雷。

当杜衡气喘吁吁的坐在山道上的时候,天上的劫云开始散开。此时正当晨光破晓,东方出现了鱼肚白。天空中降下了一道金色的光柔柔的落在了杜衡身上。

杜衡觉得丹田的胀痛瞬间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放松和舒适。神识往丹田中一探,杜衡看到了他的丹田中出现了一粒金丹。他的灵根比筑基的时候扩展了百倍有余,身躯轻盈得像是随时能飞上天空一般。

过去的一晚犹如噩梦,万幸的是他们撑过了最难熬的夜晚。

妖兽们像是潮水一般褪去,就像它们无声无息聚拢一般,褪去的时候也悄无声息。要不是它们留下了一地的残骸,杜衡甚至会觉得他在做噩梦。

周惜月他们顺着台阶往上走,遇到没有死的妖兽,他们就补上一爪子。重华和老刀已经恢复成了人形,他们四人一身都是血。

看到杜衡的时候,杜衡露出了劫后余生的笑容:“多谢四位将军。”

重华笑嘻嘻的:“这是应该做的,只可惜我们人少了点,那群畜生还是攻破了结界。”

杜衡放松道:“只要人活着就好。”

结界还可以重新布置,房子也可以重新搭建,人要是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杜衡猛地一拍脑袋:“你们是来找景楠的吧?景楠的尾巴长出来了,正在休息。大家先去庙里休息休息吧?累了一晚上了,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他的村子毁了,虽然很想知道村子的情况,但是现在大家精疲力尽,回去看到满目疮痍只会让心情更加糟糕。不如好好的休息,等养足了精神才能回去重建家园。

天亮了之后盘踞在村子上空的铅灰色阴云也散去了,杜衡看到了一片焦黑的村庄。若是村子好好的,站在这个高度看过去,此时村子应该刚刚苏醒。他的院子中会冒出炊烟,村子就像是沉睡在群山之间的瑰宝一样。

然而妖兽们一场突袭,村子成了一片焦土。杜衡他们的房子还在惨烈的冒着烟,远远看去已经成了废墟。

杜衡心中难受,玄御走的时候家里还好好的,等他回来一看,家都没了。

周怜花说道:“杜先生您别担心,龙君和凤君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最多两日他们就能到达。”

老刀沉声道:“妖兽怕日光,白天不敢有什么异动。这两日我们先守在圣人庙,等龙君凤君回来之后再做定夺。”

杜衡点点头:“将军们做主就行。”

等杜衡到了圣人庙后,笑笑第一个冲了过来,他两只翅膀往杜衡腿上直怼,大大的眼睛里面都是泪。杜衡知道笑笑是怪他不顾自己的安全冲出了圣人庙的结界,到了现在他也有些后怕了,要是他方才没能渡劫成功,现在笑笑会成什么样了。

杜衡抱起了笑笑对他保证:“乖,我这不是好好的么。下次再渡劫的时候,我一定做好万全的准备好不好?别哭了,毛都哭湿了不可爱了。”

大将们进了圣人庙之后竟然在两边的走廊上席地而卧,他们也不嫌弃地上脏就这么睡了过去。

杜衡刚刚结丹,原本此时应该好好的静心来巩固自己的修为,可是经历了昨夜的一场激战,他脑子里面乱糟糟的,现在一点修行的心都提不起来。

他心中有一肚子的疑问,却不知道该问谁。他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问出来,他深知有些事情一旦知道了真相,就很难维持现在的局面了。

景楠还在昏昏沉沉的睡着,估计等凤归他们回来的时候,景楠就能醒过来了。杜衡将满地的九尾毛收拾了,他坐在小木屋中看着桌上的长明灯发呆。

要不是有这场突袭,杜衡应该在村子里面喂鹅种田做饭修行。现在的杜衡挺茫然的,玄御不在,他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小馄饨嘤嘤嘤的伸出爪子碰了碰杜衡的衣服,杜衡转头一看,只见馄饨还灰头土脸的。杜衡扯出了一个宽慰的笑容:“我给你洗个澡吧?你看看你脏的。”

圣人庙中没有温热的灵泉,杜衡用了引水符篆引来了一大盆水,馄饨洗出来的水都成了黑红色。杜衡觉得自己需要让自己忙起来,他不能再想下去了。

胡思乱想除了让他心情不好之外,帮不了他任何忙。

圣人庙是妖族禁地,杜衡没那个胆量在圣人庙的地盘上支起炉灶做菜烧饭。但是他可以在小院子中放出自己的随身洞府,他可以让自己忙起来。

小鹅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洞府中呆了一晚上之后,它们对着杜衡讨要吃的。杜衡在水池边放上了小鹅们的专用食盆,看着小鹅们吃东西,他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有杜衡这个补给在,大将们睡了一觉之后都吃上了美味的饭菜。大家不敢懈怠,吃过饭之后就分成了两波人马绕着圣人庙巡视了起来。

194

就像老刀说的那样,妖兽们对景楠贼心不死,当天晚上它们再一次组织了力量想要袭击圣人庙。可是有四大将镇守的圣人庙哪里是这么好突破的?更何况圣人庙的结界强大到普通的妖兽根本无法靠近。

当晚杜衡倒是睡了个好觉,在他的洞府中,他抱着笑笑呼呼大睡。有小馄饨守在他的床边,杜衡觉得很安心。

后半夜的时候杜衡突然感觉到床边有人,他惊醒过来:“谁!”就在杜衡要翻身起床的时候,玄御的声音传来:“是我。”

听到玄御的声音,杜衡的心就猛地落到了实处。他觉得他的茫然和不安全部都消散了:“老刀他们说你们要过两日才回来,怎么这么快就赶回来了?你饿了吗?我给你做点吃的。”

玄御俯身压住了杜衡:“我不饿,我就想抱抱你。”

杜衡看到玄御的脸上都是愧疚,他伸手摸了摸他的脸:“怎么啦?是不是看到村子的情况了?”

玄御温柔的拥住了杜衡:“我让你涉险了。我明知道妖兽有可能会有异动却还是离开了村子,我不是个合格的道侣。”

杜衡笑道:“我不是好好的么,你看,我还结丹了呢。景楠和笑笑也好好的,要不是你和景楠他们未雨绸缪,我才惨了呢。你都不知道老刀他们有多厉害……”

玄御以吻封住了杜衡的话,杜衡感觉到玄御在颤抖。玄御在后怕,这两日太凶险了,杜衡数次暴露在妖兽的尖牙利齿之下。玄御后悔得要命:“对不起……”

杜衡拍了拍玄御的后背:“别说这话,大家都好好的呢。你想想我们运气多好,那么多的妖兽,我们竟然全员都活下来了。哦,我要对你重点表扬小馄饨,要不是小馄饨,我和景楠都危险了……”

玄御亲吻着杜衡的唇,他的手扯开了杜衡的衣襟:“嗯……”

杜衡气息不稳:“小馄饨是一条好狗,啊~”

玄御的动作又温柔又霸道,杜衡没一会儿就丢盔弃甲忘了他要说什么了。

第二天一早,杜衡腰酸背痛的爬起来,金色的阳光已经穿过了窗帘。杜衡揉了揉腰,他看向身边,只见玄御还静静的躺着。玄御睡着的样子特别的好看,杜衡伸出手指从他的鼻梁上滑过。

手指滑过了鼻梁,亲过了唇角,蹭过了下巴,最后落在了喉结上。玄御睁开了眼睛,看到杜衡,玄御眼中就出现了温柔:“早。”

杜衡在玄御唇上亲了一口:“昨天赶路回来累坏了吧?今天早上想吃点什么?”

玄御搂住了杜衡:“什么都好,你做的我都喜欢。”

等杜衡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他才想起了一件事:“对了,昨晚笑笑和我睡的,笑笑呢?”

玄御微笑道:“凤归抱走了。”杜衡一喜:“凤归也回来了?你们两说好的?”

杜衡的洞府前有一个池塘,池塘旁边有木质的栈道。杜衡一开门就看到栈道上一身青衣的景楠正在喂鹅,景楠又恢复成了杜衡初见他的模样了。

杜衡的笑容压都压不住了:“景楠!景楠你醒了啊!你感觉怎么样啊?还有哪里难受吗?”

景楠笑吟吟的:“挺好的,谢谢你了杜衡。要不是你,我就危险了。”

景楠突然的正经让杜衡极不适应,杜衡觉得他还是更喜欢那个嘴贱任性喜欢和他撒娇要鸭子吃的景楠。

没一会儿笑笑就吨吨吨的踩着栈道拍着小翅膀奔向了杜衡:“啾啾啾!!”慌慌张张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等杜衡看向笑笑身后,他就明白了笑笑为什么是这个反应了。

只见凤归揣着手悠闲的走了过来:“早。”

笑笑一脸惊恐,他昨晚明明是跟着杜衡睡的,没想到早上醒过来,他竟然面对的是叔叔的脸!吓得他的小心脏都快停了。

今天的早餐是生煎和豆腐汤,杜衡带走了他的冰箱和炉子却没有带走他的餐桌。就餐的各位手里捧着碗随意的围着小炉子夹着生煎吃,倒也随意。

重华幸福的都快冒泡泡了:“好幸福啊,幸亏没让云诤来,不然我就吃不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玄御他们则没有这么轻松,景楠在问他们事情:“小玉,你说这次妖兽偷袭村子背后有人操纵吗?”

玄御说道:“能准确的知道你何时换毛何时长尾,若说没有人看着我是不信的。”

凤归啃着生煎眯着眼睛:“十三部换了八部的首领,你这个做妖神的竟然最后一个才知道,看来他们对你不满已久啊。我早就跟你说过,你族里的那几个狼子野心的就不能留,这不,吃里扒外了吧。”

景楠似笑非笑:“怎么就认定是我们族里面的人了呢?也有可能小玉那一族的也出了力。”

杜衡听得一头雾水:“你们在说什么呢?”

玄御细细的解释道:“这次偷袭村子的妖兽数量很多,已经不是一两只妖兽能组织得起来的。长久以来我们就有个想法,为什么我们每年都在组织人手灭妖兽,可是妖兽却源源不断斩不尽杀不绝呢?它们到底有什么力量能躲过我们诸多部下的探查成群结队的出现呢?”

凤归轻笑道:“众所周知,妖兽们无力强大但是智商不太高。村子周围虽然时常有妖兽转悠,可是单独几只难成气候。然而这次偷袭村子的妖兽成千上万,虽然都是些修为不太高的妖兽,但是也足够让人惊愕了。这么多的妖兽大军何时盘踞在南山和西山的呢?”

老刀也在纳闷:“属下每日都在南山和西山巡视,前几日看到妖兽数量不对才急急的联络了重华来救援。这些妖兽在龙君走后三日之内就聚集了,属下也奇怪,领头的妖兽也不是很厉害……”

景楠笑道:“众所周知,凤君常年在南方,村中只有我和玄御。我长尾的时候正当虚弱,若是将玄御调走,数千只妖兽大军就算用人海战都能撞破玄御部下的结界。即便我身边有老刀,也无济于事。”

杜衡一脸懵逼,他默默的给自己添了一碗豆腐汤。他觉得以他的智商,他可能听不懂了。

玄御在杜衡的豆腐汤中加了一点榨菜沫:“简单一点,我们怀疑我们三人的部下里面有人要叛变。”

景楠吸溜了一口汤点着头:“是啊,先弄死我,下一个就是玄御,最后凤归也逃不掉。总所周知我们三人感情好,对付我们这样的只要各个击破就行。”

杜衡幽幽的看向玄御:“可是……口说无凭,证据呢?”

凤归道:“太多了,这些年玄御和景楠长久不回领地,他们领地中喊着要换妖神的声音一年比一年高。这次能准确得知景楠虚弱期还能调走玄御,说是巧合谁信?”

周惜月弱弱的说道:“玄大人,之前您不是接到了黑函了吗?会不会这也是针对您的一种计策?”

玄御应道:“若是之前的我,接到黑函后会第一时间回龙族,龙族领地远,没有三五月回不来。等我走了之后他们也可以发动突袭,可惜的是我这次没有立刻动身。所以他们一计不成再来一计,总之他们想的就是趁景楠病,要他命。”

景楠讽刺的笑了一下:“也不知道是我们三族里面哪些人为了位置连气节都不要了,竟然操控起了妖兽,也不怕反噬。”

想要知道村子的情况很简单,只要每天派出一只小妖兽在村子附近的山上转一圈,村里有几个人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景楠轻笑道:“差点还真中了他们的计了,他们千算万算算漏了杜衡和小馄饨。”

杜衡一愣,关小馄饨什么事?杜衡瞅了瞅小馄饨,小馄饨无辜的看向杜衡。

杜衡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他猛地一拍大腿:“对了!那天晚上馄饨扑向妖兽的时候,我听到了玄御的声音!”

景楠和凤归幸灾乐祸的看向玄御,玄御面不改色:“我在馄饨身上系了一点分神,当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我能感知。也幸亏那一点分神,不然村子遭受袭击,我赶不回来也就罢了,更没办法联络周家兄弟让他们来帮忙。”

玄御说的好有道理,杜衡感动得眼泪汪汪。景楠和凤归齐刷刷的叹了一口气,杜衡已经深陷玄御的美色陷阱无法自拔,玄御说啥他都信。

凤归一口喝完了碗中的豆腐汤,他将碗放在了旁边:“两位,我有个想法。既然他们想要这个位置,我们就送给他们如何?”

景楠眉毛一挑:“嗯?你的意思是……让他们去争去抢?”

玄御淡定的说道:“浑水才能摸鱼,只要我们几个还在妖神的位置上,我们就是靶子。我们消失了,那些狼子野心的才能露出马脚。”

杜衡更加看不懂了:“哈?”

景楠同情的拍了拍杜衡的肩膀:“小玉的本命灵剑不是在人修世界么?混元珠不也在那里么?等找到混元珠,说不定能让笑笑的灵根恢复。还有我们也能去找找小玉的灵剑,毕竟三年后小玉还要去龙族应战哪。”

凤归愉快的眯着眼睛:“做了这么多年妖神,我也累了。走,我们一起去人修世界溜一圈,我们也看看人类的风景。”

杜衡:……不愧是妖神,这思维太跳脱了,他听到现在都晕乎乎的。不过他明白了一件事,他们接下来不能在村子里面住了,他们要去人修世界啦!

195

做好了去人修世界的决定,凤归他们就开始准备了。他们将在圣人庙前面立起了重重结界,然后将圣人庙中最重要的东西给搬走了。杜衡也想进去看看圣人庙中到底有什么,可是玄御他们不让他进去。说是他修为不足,进去了会被妖力伤害。

杜衡还能说什么,他一个金丹修士在妖神面前做什么都不够看。真是太难了。

广场中的阵法即便在白天都能看到满天星辰,而且阳光照在石板上像是射入了无尽的虚空。石板上的星空熠熠生辉,那些旋转的星云绚丽的让人挪不开双眼。

看着看着,杜衡就不由自主的走到了广场边缘。这到底是什么阵法啊,看着真壮观啊!

看着杜衡站在广场边缘发呆,重华拉了杜衡一把:“嘿,你怎么敢站在阵法边缘发呆,你不要命了吗?”

杜衡猛然回过神来:“我就是看这个阵法太好看了。”重华说的也太严重了吧,站在阵法边缘难道会死吗?

重华笑道:“当然好看了,这可是上古妖神帝俊用过的周天星辰阵,你站在边缘难道没感觉到力量被阵法吸走吗?”

重华一提醒,杜衡才发现他的灵气不知不觉间真的被吸走了好多!杜衡吓出了一身汗,也太危险了吧!要是重华没提醒,他岂不是会被阵法吸干修为?

杜衡弱弱的问道:“这个阵法做什么用的?”

重华眯着眼睛:“通过这个阵法能占卜一切想要知道的事情,当然要付出惨重的代价。修为不到化神期都别想着碰这个阵法,不然阵法反噬会当场要了你的命。”

杜衡咋舌:“这么可怕呢?”

重华道:“那当然,不然你以为圣人庙为什么会成为妖族禁地?能进入圣人庙的妖修首先要修为出众,其次还要被阵法认可。”

杜衡笑了:“阵法怎么认可人?你说笑的吧?”

重华眯着眼睛:“我可没开玩笑,这个阵法是活的。能入庙的人首先要被阵法承认,其次才能在阵法上占卜。要不然那么多人有秘密,谁都想窥探别人的秘密都来庙里问一问,阵法岂不是很烦?”

杜衡擦擦汗:“我觉得你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重华骄傲的说道:“本来就有道理。能站在这个庙里的人都是被认可的人哪!”

这时候老刀走到了杜衡面前:“杜先生,景大人找您。”

杜衡应了一声就跟着老刀走了,走着走着,他想到了一个早就在心里的疑问:“老刀,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老刀恭敬的站着:“杜先生请讲。”

杜衡问道:“先生这种称呼在妖界很常见吗?”

从他入妖界开始,先生这两个字就时常听人提起。然而在杜衡的印象中,人修们对修为比自己高的修士会称呼‘前辈’。

他之所以有这个疑问,是因为在老家,先生是个文艺的称呼,在古代就有。教书育人的可以称为先生,年龄比自己大的,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也能被称为先生……妖界的先生也是这个意思吗?

杜衡在原主的记忆里面搜寻很久,都没能找到有关这方面的记忆。想到他马上要去人修世界了,他要问一问,别到时候闹出笑话来。

老刀恭敬的说道:“整个妖界,目前只有四人有资格被称为先生。分别是龙君、凤君、景大人和您。”

杜衡咔嚓一下石化了:“哎?我?和我有什么关系?”

杜衡暗搓搓的想着,难道因为他和玄御成了道侣,所以连带着有这个待遇?可是不对啊,他第一次到灵溪镇上,周惜月他们就喊他杜先生了。

果然还是因为玄御的原因吧?杜衡若有所思的向前走,他还想问老刀,可是老刀皱着眉一副心情不好的样子,杜衡就没敢开口。

没一会儿他就看到了景楠,景楠正在小院门口站着,看到杜衡,他笑吟吟的:“小玉他们去庙里做事了,我怕你寂寞来找你说说话。”

杜衡点点头:“嗯嗯,好。”

景楠长出第七尾之后就太温柔了,现在他都不吵着要吃鸭子了……怪不习惯的。

景楠指了指小屋门前通向东方的小道:“走走啊?”

杜衡愣了一下,啥?还能走一走?这个院子里面难道不是只有一个茅草屋吗?

在走向东边的下坡时,杜衡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他第一次看到这个茅草屋的时候就觉得东边的这条小道会通向一片果林,穿过果林会看到一条小溪。

走在林间小道上,杜衡感觉自己像是置身在另一个世界。他再一次见识到了修真手段的神奇,这里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芥子空间?为什么他都走了两盏茶的功夫了,还没走到院子的尽头?

没一会儿杜衡眼前闪过一片果林,果林中竟然硕果累累!杜衡看到笑笑正和年年岁岁站在梨子树上啃梨子吃。

杜衡愣住了,这一幕他总觉得在哪里见到过。好熟悉啊!

这不,笑笑看到自己来了,他揪了个长着灰色皮的梨子丢给了杜衡:“啾啾。”

杜衡接过了梨子,他看着梨子一阵恍惚。这个画面他见过,虽然不记得在哪里见到过,但是他确实见过!

景楠伸手接过笑笑丢来的另一个梨子:“谢了啊。”笑笑蹲在梨子树上咻咻咻的笑着。

景楠啃着梨子转头看到杜衡若有所思的样子,他笑道:“是不是觉得很熟悉?”

杜衡点点头:“嗯,总觉得我来过!景楠,你对我说句实话,我以前是不是来过这里?”

景楠眼中闪出了一抹金色,他的笑容特别温柔:“我不能告诉你,这需要你自己慢慢确认。杜衡,别人告诉你的东西,有时候不一定是真的,但是自己感悟到的,一定不会作假。”

杜衡尴尬的笑了笑,也是,他太心急了。他觉得自从到了圣人庙,这种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说真的,这种感觉让他期待又害怕。

穿过果林之后,杜衡听到了流水潺潺的声音,他竟然看到他的小鹅们在水里嬉戏!

看着水中的小鹅,杜衡哭笑不得:“怎么把它们放出来了?等下我们就要离开圣人庙了,万一跑丢了就麻烦了。”

景楠说道:“小玉把这个世界融到了你的洞府中了,以后你就能带着我们小时候的家到处跑了。”

杜衡震惊的回过头来:“你说什么?”

圣人庙的后院中的茅草屋是景楠他们从小居住的地方,对小玉他们意义非凡。现在他们竟然把它融到了他的洞府里面,他们疯了吗?万一他的洞府出什么问题,他们的家就没了!

景楠啃着甘甜的梨子,他淡定的说道:“马上要去人修世界,我们不敢保证离开之后不会有人进入圣人庙。重要的东西要随身携带,想家的时候也能随时看看。”

杜衡想了想觉得景楠说的有道理,他想以后他会好好的保管他的洞府,这是他们几个人的全部家当了。

景楠问杜衡道:“对了,走廊里面的那些破碎的鳞片你看到了吗?”

景楠的问题总是很跳脱,杜衡老实的点头:“嗯,看到了。怎么了?”

景楠眯着眼睛说道:“我建议你把它们好好的收起来。”

杜衡不是很了解景楠的意思,但是他也没问为什么。景楠说收起来,他收起来就是。

倒是景楠有意见了:“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吗?”

杜衡笑道:“你要是想告诉我,自己会告诉的。”

景楠梗了一下,他咬了一口梨子:“哎嘿,我现在还真不想告诉你。”

杜衡瞅了瞅景楠,亏他之前还表扬景楠,结果景楠还是和以前一样。

杜衡找了个储物袋,他将走廊上面所有的破损鳞片都收集了起来。别说,收拾干净之后圣人庙看起来又宏伟又空旷,配上周天星辰阵,有种让人不可直视的感觉。

杜衡觉得景楠就是想骗他做卫生,他打开储物袋看了看一袋子的碎鳞片。别说,这些鳞片铺在走廊中的时候感觉像是劣质的塑料,可是装在储物袋中的时候却异常的好看。里面隐隐的散发着青色的灵光哪!

杜衡将储物袋系了个结,他小心的放在了袖中。

等大家都处理好了之后,杜衡他们再一次坐上了鯥兽的车架。鯥兽是傍晚时分赶来的,它拉着玄御和景萌萌往北方走了三天,赶回来也用了三天。车架上已经没了景萌萌,也不知道玄御把那个少年怎么样了。

夕阳的余晖下,鯥兽长长的哞了一声,它迈开蹄子拉着车架从圣人庙的南门沿着围墙走向了北边。

看着村子在眼中一点点的消失,杜衡的心里很难受。他没来得及收地里的菜,也没来得及回去看一眼家里,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哪怕村子成了一片焦土,杜衡都觉得他该回去看一看的,说不定还有遗留的东西在。实在找不到东西,他也能断了念想。

就这么一去不回头,杜衡好舍不得。

玄御温柔的搂住了杜衡:“我发誓,等下次回来,我们一定会好好的住在村子里面。”

杜衡回头看到了玄御认真的眉眼,他突然就不纠结了。他有的一切都是这个男人给他的,只要有玄御在,他失去的还能重新回来。

只要人还在,就有希望。

※※※※※※※※※※※※※※※※※※※※

别的小说,妖神被篡位了,妖神会组织兵力反扑。然而到了我这里,三大妖神齐刷刷撂挑子走人,一个个的浑水摸鱼去了。

杜衡衡暂时离开了自己的家,没事,他还会回来的。接下来进入第三个副本——人修世界副本,开启快乐的吃吃喝喝流浪生活。

过渡章可真难写啊,为了写这几章,老猫头发掉了一地。

喜欢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com)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手打吧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方便以后阅读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八十四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八十四章并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