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作品: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作者:老大白猫|分类:幻想奇缘|更新:2020-09-17 06:00:00|字数:10037字

184

杜衡的蚕豆们经过一天的晾晒就已经从豆荚中蹦了出来, 蚕豆们晒干了之后都有拇指一样大小,青白色的看着很干净。玄御将收拾出来的豆子都装在了背篓里面,豆荚都丢到了灵田中重新变成了泥土。

杜衡本来觉得自己能收个六十斤的豆子就不错了, 结果称了一下, 竟然有七十多斤豆子。真是高产啊!

有了这些豆子, 杜衡就能做霉豆瓣了。做霉豆瓣之前需要爆炒蚕豆, 蚕豆们在锅里噼里啪啦的撞击着铁锅。

笑笑又蹲在了灶台上看着杜衡了, 杜衡摸摸笑笑的脑袋:“这是用来做霉豆瓣的, 要是你想吃, 等下炒好了让你嚼两个。”

炒好的蚕豆瓣很硬, 牙口要非常好才能咬的动炒干的蚕豆瓣。杜衡小时候吃过不少炒蚕豆,冬天的时候杜爸爸就会炒上一碗蚕豆, 炒好的蚕豆外皮发黄, 有的地方还有些焦糊斑。这时候只要磕掉蚕豆外层的薄皮, 就能看到里面黄白色的蚕豆仁了。

咬一口又硬又脆, 一小把蚕豆能嘎嘣好久。刚炒出来的蚕豆很香, 趁热吃上几个, 满口都是豆香。

杜衡在笑笑的储物袋中塞了一把炒制好的蚕豆:“要是你喜欢, 我下次再给你炒。”

不是杜衡小气, 他只取了五斤蚕豆用来做霉豆瓣,万一笑笑吃多了,做豆瓣酱的时候他又要绞尽脑汁重新计算辣椒和其他配料的用量了。

刚炒制好的黄豆丢到冷水中,冷与热一碰撞, 蚕豆的外皮就很容易被剥掉了。杜衡很快就剥了半筲箕的豆瓣出来了,将微黄的豆瓣稍稍清洗了一阵后, 杜衡就将豆瓣们放在了摆了纱布的蒸笼中了。

锅中的水开了, 杜衡将豆瓣放到了锅中开始蒸制, 只需要蒸制半盏茶的功夫就行了。豆瓣不需要蒸得太狠,不然到时候一碰就碎了。

锅中的水咕嘟咕嘟的冒着泡,杜衡揣着手无意识的扫了一眼灶台后方的狗窝。一看之后他愣了一下:“哎?猫呢?”

昨天还喂了牛乳的小猫今天就不见了!杜衡在狗窝旁边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他看了看笑笑:“笑笑,看到小猫了吗?”

笑笑摇摇头,他对小猫没兴趣,他又不是猫科的妖修。

杜衡挠挠头:“莫非门开着它逃出去了?”

豆瓣蒸熟了放凉之后杜衡拿出来拌上了一层面粉,拌好了面粉的豆瓣颜色挺好看的,像杜衡给笑笑做的五香花生。笑笑叼了一粒嚼了嚼,没什么味道,他不是很喜欢。

杜衡乐了:“这不是零食,这是做了当调味料的,现在没味道。”

杜衡找了个竹萹来,他将裹了面粉的豆瓣们均匀的铺在了竹萹中,竹萹不大,豆子们堆在一起厚度有一寸左右。这种厚度刚好适合豆瓣发霉。杜衡在竹萹上盖上了一层纱布,他端着竹萹就走到了院子中。

院子东南角的石磨旁,杜衡已经做了个窝。这个窝下方垫着艾蒿,艾蒿是一种能熏走虫子的植物,一般的蛇虫鼠蚁看到了艾蒿会绕道走。

艾蒿上垫着一层晒蔫了的南瓜叶子,杜衡将竹萹放在了瓜叶上方,然后在纱布上又盖上了一层瓜叶,最后还盖上了一层艾蒿。院子里面的温度不低,杜衡相信在这种温度下,不用几天豆子就会发霉。

做好了这一切的杜衡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这几天他觉得丹田里面怪怪的,有时候走着路丹田中的灵气就开始疯狂的涌动。他不得不停下手里的工作开始运行功法,更讨厌的是有时候和玄御亲热的时候丹田中也有异动。

虽然玄御对他说顺其自然,但是从没结过丹的杜衡还是挺担忧的,他听说结丹的时候都会有天劫降下。他这个小身板子能经得起雷劫一劈吗?那可是雷啊,劈下来他岂不是要外焦里嫩了?

带着这样的惆怅杜衡站在了院门口叹了一口气,头一扭他看到老刀背着景楠迎面走了过来。景楠又睡过去了,老刀从一开始的惊慌失措到现在的淡定的背他去房间,也就只用了几天功夫而已。

杜衡给景楠掖好了被子:“这个点睡,他可能赶不上吃晚饭了。”

老刀苦笑着:“劳烦杜先生给景大人留饭。”杜衡颔首:“放心吧,冰箱里面都是他爱吃的。”

这时候杜衡感觉头顶有什么东西在快速的划过,他走到院子中,发现头顶的天空中出现了一层淡青色的结界。结界正上方站着撑着伞的玄御,看到杜衡出门,玄御从空中飞身而下。

杜衡关切的问道:“结界好了吗?”

玄御点头:“嗯,我以村子附近的石头河为界限布置了结界,在景楠没长出断尾之前,除非暴力突破或者我允许,不然外面的妖兽进不来。”

杜衡放下心来了:“那就好。”玄御的阵法和结界术很厉害,有他在景楠一定能顺利的长出断尾。

温度渐渐的升高,没几天杜衡的豆瓣上面就长出了一层不太均匀的青黑色的霉菌,这几天杜衡每天都会去看两三次,若是觉得豆子的温度太高,他就减少一些覆盖物。看到豆子们结团了,他就小心的将豆子分开。

六七天之后,竹萹中的豆瓣就变了个样子,一开始放下去的时候豆瓣像小家碧玉一样。结果才过了一周,它们就变得灰头土脸的,布满了青黑色的霉斑。用手一拨,满手都沾了霉斑,空气中到处都是飞舞的霉。

此时的豆瓣已经干燥了,杜衡将竹萹取出来放在太阳下暴晒,等晒上两三天,霉豆瓣就能装起来等待做豆瓣酱啦。

就在杜衡将竹萹放在露台上的的护栏上晾晒的时候,他看到院中的竹凳下探出了一只圆滚滚的猫头。

杜衡轻轻一笑,他回到厨房中洗干净手,然后取出了一小碗牛乳放在廊檐的地上。他手里多了一根竹枝,竹枝的一头用景楠的毛毛系了两根小鹅们换下来的乳毛。

杜衡轻轻的挥着竹枝引诱竹凳下面的小猫出来,那天他以为小猫跑丢了,后来才发现这小家伙竟然藏起来了。杜衡自以为他对家里已经很熟悉了,却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能找到死角躲开了他的神识探查。

过了两三天之后,杜衡发现只要他走过的地方就会有一双探究的小眼睛在看着他。他和玄御两不动声色,两人在碗中装了牛乳,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事实证明猫这种东西就是犯贱,你要和它玩的时候,它不理你。你不理它的时候,它就暗搓搓的手贱。杜衡在走廊上逗了好一会儿,小猫都不为所动。杜衡挫败的将竹枝丢在了地上,他转身回了房间。

结果等他从窗户里面一看的时候,小猫已经出来了,它正躺在地上两只前爪捧着鹅毛往嘴巴里面塞着,两只后腿则蹬着鹅毛团。小猫像是和鹅毛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没一会儿可怜的鹅毛就被咬的七零八落的。

小猫心满意足的丢下了鹅毛,它喝了两口牛奶,又钻到了角落去了。杜衡觉得这是个好现象,猫这种东西本来就任性,至少现在它能接受逗猫棒,可能再过一段时间就能主动出来找人摸摸了。

小鹅们长大了,每天在院中吵吵闹闹的吵得人头疼。玄御就在门口的灵田中给它们搭建了一个竹制的小屋,小鹅们很快就知道那里是它们的窝,每天晚上就会自动的去窝里睡觉。因此这几天院中清净了不少。

村子里面结界升起来之后很安全,年年岁岁和笑笑会好好的保护小鹅,大混沌和小馄饨都是听话的好狗,也不会对小鹅下手。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小猫,但是拳头大小的猫目前的战斗力还不如鹅。鹅们暂时是安全的!

杜衡觉得村子里面的气候和老家的气候有点像,豆瓣晒好之后没多久,梅雨季节就到了。淅淅沥沥的雨滴连绵不绝,外头又闷又热,幸亏家里有阵法和结界,不然家里的东西一定会长出一身毛。

梅雨持续了大半个月,落得人心浮气躁。然而等梅雨过了,炙热的夏天就正式登场了。

温度一高,景楠和笑笑就半死不活了。景楠这几天连饭都吃不下了,连杜衡认真给他炖的老鸭汤,他都不想吃了。笑笑这两天趴在了客厅中不想动弹。

外头骄阳似火,烤的才出梅的大地又闷又热。家里的人一个个的都没胃口,杜衡心里也莫名的焦躁了起来。

一出梅就入伏,伏天虽然对作物和大部分的动物不太友好,但是有些东西,只能在伏天进行制作,比如说,晒豆瓣酱。

一大早,杜衡就取出了入梅前就保存好的霉豆瓣,筛去豆瓣上大部分的霉斑和碎豆瓣之后,保存下来的豆瓣上裹着一层青黑色的霉,看着像是长了绿霉的青铜器一般。

杜衡将豆瓣们放在了水中稍稍清洗了一遍,他只清洗一遍,不然辛苦培育出来的霉菌被洗光了就没什么意义了。洗完豆瓣的水漆黑,而豆瓣们则恢复了一些原本的色泽。

玄御走到了露台上,他给杜衡带上来一个干净的竹萹。玄御在杜衡的脸颊亲了一下,他缓声问杜衡道:“感觉好些了吗?”

杜衡笑着点点头:“嗯,好多了。”

说来丢脸,昨晚杜衡拉着玄御求欢,结果玄御还没尽兴,杜衡却两眼一翻晕过去了,吓得玄御一早上问了十八遍。

玄御揉了揉杜衡的腰,他抬手在杜衡头顶做了个小小的阵法。这个阵法很可爱,杜衡一抬头就能看到头顶有一团小白云。这团白云遮住了炙热的阳光。

其实玄御可以让结界中的世界始终保持同样的温度,可是景楠说的,有些灵植若是吸收不到足够的光和热,药性会大减。为了景楠的灵植,大家只能忍耐暂时的热了。

玄御温柔的说道:“中午我熬粥吧?你别太辛苦了。”

杜衡将豆瓣们摊在竹萹上晾晒:“总是喝粥也不行啊,就算我和你能受得了,老刀他们也扛不住。你让我想想,肯定有什么能让大家胃口大开。”

在杜衡将豆瓣都铺好的时候,杜衡终于想起了两样适合夏天吃的东西。杜衡笑道:“我们吃冷面和凉皮吧?”

185

杜衡走到楼下厨房的时候,笑笑像是一张饼一样的贴在了地上,当他觉得身下的地被他焐热了之后,他就滚一圈挪到旁边去继续焐热去了。

杜衡不是很明白:“家里不是有阵法吗?应该很凉快啊。而且笑笑是火系的妖修,为什么还会热的这么难受?”

玄御解释道:“因为笑笑的灵根损毁了,他的灵根虽然损毁,可妖丹还在。他体内的妖火没有灵根的束缚会蔓延到全身,那种感觉很煎熬,靠着屋里阵法的作用根本抵挡不住炙热。

“而且外界温度越高,作为火凤凰的笑笑体内的妖丹更加活跃,散发出来的妖火更加强大。凤归以前给他寻来寒潭,虽然能暂时压制他体内的妖火,可是一冷一热笑笑就会生病。有一次病的差点就没了,从此之后凤归就再也不敢了。”

杜衡听完了忍不住骂了一声:“惊鸿真的病的不轻,为了一个男人害得笑笑成了这样。”

这是杜衡第一次发表他的看法,之前他觉得人各有苦衷,他只看到了惊鸿断灵根续灵根的痛,当时觉得这姑娘真是傻。那时候的笑笑能跑会跳特别活泼,杜衡觉得就算失了灵根,笑笑也能无病无灾的做一只快乐的小妖怪。

现在他只想给自己一巴掌,没有灵根的笑笑每年都要承受这样的煎熬,笑笑该多痛苦啊。

看着笑笑蔫巴巴的样子,杜衡蹲下、身摸了摸笑笑的脑袋:“乖啊,我给你做凉皮吃。凉凉的酸酸的,你一定爱吃。”笑笑最近不爱吃饭,看着都瘦了。

笑笑蔫蔫的啾了一声,那声音软绵绵的,哪有平时半点的活泼?

说干就干,杜衡去冰箱中取了两斤面粉出来。他先在面粉中加入了一勺盐,然后用凉水将面揉成了团。揉成了团的面要醒一炷香的功夫,杜衡在面团上盖上了一块纱布。

就在刚刚他揉面的时候,他想到一种解暑的好东西。从小吃到大的冰棍,他怎么就忘记了呢?

杜衡取了半斤纯牛乳,半斤淡奶油,三两炼乳还有一点点淀粉,他将这些材料都放在了砂锅里面细细的熬煮,等到锅里的材料变得浓稠的时候,他用筷子蘸了一点材料舔了舔。

奶香味很足,甜味也正好,只要将它们倒入模具中就能冰起来了。

模具是用的做鸡蛋糕的小鸡形状的模子,细细清洗了模具之后,杜衡在每个模子的旁边斜插了一根扁平的竹签。他将锅中的乳品给倒入模具中,然而他准备的乳品不足,只倒了十只小鸡模子,乳品就没了。

这难不倒杜衡,杜衡还会做老冰棍!

老冰棍更省事,清水中加入适量的米粉,再加入牛乳和白糖,在火上煮的稍稍粘稠之后放凉入模子就好了。要是家里有薄荷油,还可以滴两滴薄荷油进去,这样老冰棍吃起来口感清凉,杜衡小时候就喜欢这种老冰棍。

玄御看了看杜衡煮出来的乳白色的糊糊,他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

杜衡用勺子舀起一勺递到玄御唇边,玄御喝了一口:“嗯……米糊糊?甜的米糊糊?”

杜衡笑着摇摇头:“现在是米糊,等下冻一下就能结成冰。我们老家的人夏天就爱吃这样的冰块来解暑。最近大家都没食欲,我觉得大家就是热的。你觉得这个甜度还好吗?”

玄御点点头:“挺好的,清甜不腻。”就这么直接喝也很好喝。

又到了玄御出场的时候了,本来模子里面的乳品需要晾凉了才能去冰箱,可是玄御手一挥,模子上就出现了一层白色的霜花。

杜衡觉得玄御完全能取代冰箱,不过大热天的玄御也很辛苦,能用冰箱为什么要浪费玄御的灵气呢?

很快一模子的冰棍就被杜衡送到了冰箱冷冻去了,他看了看时间,做好两种冰棍后面已经醒得差不多了,他可以洗面了。

将面摁成面饼平铺在盆地,杜衡在面盆中加入了没过面饼的水。所谓洗面,就是把面饼看成一件衣服,去搓它揉它,将它肚子里面的白色的面浆给洗出来,这是个细致活也是个功夫活。

洗第一遍的时候,面团在水中分解开了,杜衡努力了一会儿才将它们重新聚拢。

聚拢后的面团稀稀拉拉的,洗面团的水白的像是牛乳一样了。杜衡取了个木盆来将这些水给滤了出去,然后他继续让玄御在木盆中加水,他手里的面团像是衣服一样被搓来揉去,叠起来又扯开。

谁要是心情不好来洗个面……心情估计会更差。

有灵气帮助,杜衡只搓洗了六次,盆里的水就变得清澈透明了。此时留在他手心里面的是一团乳黄色的黏糊糊的面筋团,而杜衡洗面的成果放在了另一个木盆中。

那是一盆乳白色的面浆,杜衡等下要将面浆放到廊檐上去让玄御开启加速阵法。他只要面浆分离之后下方的白色面浆,上面的水就不要了。

廊檐下放了个凳子,凳子上放着木盆。玄御在木盆上画了个阵法,阵法一启动,杜衡就看到盆中的水有了鲜明的变化。他看到上层的水从浑浊变得透明,没一会儿底层就出现了一层乳白色的浆液。

若是将这些浆液收集起来晾干,就是淀粉,杜衡之前切土豆芋头也是用这种方法分离出淀粉的。然而今天的杜衡不需要生粉,他端着木盆走到院中,他稍稍的倾泻木盆,木盆中上层的水就哗啦啦的淌了出去。

下层的浆液微微的倾斜过来,在上下两层之间,有一层稍稍浑浊的分层。这层分层不需要完全倒掉,杜衡需要留下一点作为底水,他还要往里面加一点开水搅匀。

杜衡正在倒水,突然之间他觉得自己的袍子角像是勾到了什么。他转头一看,只见炉子后面伸出了一只银灰色的爪子,那只爪子正贱兮兮的挠着自己的衣袍。

杜衡轻笑道:“现在没空陪你玩,你自己玩一会儿吧。”

小猫已经长成了半大猫了,它还是不太亲人。但是有时候心情好的时候会让杜衡摸两下,心情不好的时候杜衡都找不到它的影子。

杜衡觉得这家伙长开了之后不太像猫了,倒是像在动物园里面看到的兔狲。

它圆头圆脑,两只大眼睛特别圆,走路的时候经常一卡一卡的。光看这个样子,有时候觉得它傻乎乎的,但是它速度很快,杜衡亲眼看到过它一口就咬断了一只田鼠的脖子。而却它迄今为止也没骚扰过小鹅,杜衡觉得它应该挺聪明的。

杜衡将木盆搬到了灶台旁边,此时锅里已经加了大半锅的水了。等水烧开了,杜衡就能蒸凉皮了,在此之前杜衡要先将木盆中的面浆给搅和开。

他一手舀了半勺开水,另一只手拿着一只木勺,木勺先快速的搅拌着木盆中的面浆。经过沉淀之后,面浆有些厚重。开水入面浆之后有些面浆被烫成了透明的淀粉块,好在杜衡手速快,随着他快速搅拌,透明的块很快就化开了。

等到面浆像是淡奶那样浓稠的时候,面浆就能上锅蒸凉皮了。

杜衡在隔壁的锅里加了一锅冷水,他取了两个圆形的薄皮铁盘子,盘子直径有两尺,可以浮在水面上的那种。

铁盘子清理干净之后,杜衡在盘子下涂抹了一层豆油,他往盘子里面舀了两小勺面浆。面浆入盘子之后就均匀的摊开了。

此时锅里的水开了,杜衡揭开锅盖将一个铁盘子放入滚水之上,他还利用灵气让盘子转了起来,这样淤积在中间的面浆能扩散到外侧去了。

杜衡盖上了锅盖,他的神识穿透了锅盖看向锅里的凉皮。用这样的方法能更直观的看到面皮蒸制时候的状态。

半盏茶之后,凉皮已经凝固了,盘子和凉皮中间出现了大大的气泡。

熟了!

杜衡揭开锅盖将铁盘拿出来放在了旁边的冷水锅中,他眼疾手快的将第二个铁盘放到了开水锅中。

此时再看冷水锅中的铁盘,凉皮上出现的泡已经没了,铁盘底部出现了一层微微透明的皮子。

杜衡小心的将这层皮子给揭下来放在了旁边的准备好的揉面的案板上,皮子很有韧性,稍稍拉扯也不会断。等到凉了之后就变成了乳白色,色泽温润还有一种微微透明的感觉。

凉皮上面需要刷上一层油防止粘黏,这个任务不用说又落到了小玉身上。小玉乐此不疲,他很喜欢和杜衡一起做菜的感觉。每当一个眼神交汇,或者一个肢体碰撞,小玉嘴角的笑容就更深刻了一些。

两个铁盘子交替蒸,速度快了很多。在蒸到一半的时候杜衡想起了他的面筋,他将面筋揪成了小团丢到了沸水中去了,只要煮上一炷香的功夫,面筋就会有韧劲了。

杜衡一直觉得凉皮里面的面筋味道很好,煮过或者蒸过的面筋里面满是孔洞,吸饱了汤汁之后弹牙又美味。

等到杜衡将木盆中的面浆都烫成了凉皮,面筋也煮好了。

乳白色的凉皮在案板上堆叠了三寸高,接下来只要等凉皮们冷却切成条凉拌。

杜衡想到了菜地中的黄瓜,吃凉皮的时候放点黄瓜丝和烫熟的豆芽真是太美味了。杜衡刚放下了手里的东西,玄御就问道:“要摘什么?”

杜衡笑道:“黄瓜,切成丝混在凉皮里面很清爽。”

玄御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我去吧,外头热。”

说着玄御就大步走向了院门,杜衡看着他的背影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

玄御没一会儿就摘回来四五条黄瓜,因为温度高,黄瓜有点蔫了。杜衡将黄瓜泡在了清水中,用不了多久黄瓜就会嫩生生的了。

豆芽也汆烫好了,杜衡这次用的是绿豆芽。周家铺子买到的绿豆,他第一时间就生成了豆芽,然后放在了冰箱里面随用随取。

接下来就是调味道了,做凉皮需要煮调料汁。而杜衡在做好了冰棍原料之后就在砂锅上炖煮调料水了。这会儿调料水的味道幽幽的飘了出来,闻起来特别香。

186

取来大盘子,将汆烫过的豆芽铺在碗底,然后取过一张柔韧的凉皮手起刀落将它切成等宽的长条放在碗中。上面撒上煮好的面筋,浇上一勺调料水,拌上蒜泥酱油香醋,再滴上几滴香油撒上黄瓜丝和花生米。一份清爽的凉皮就做好了。

杜衡一连切了五碗凉皮,吃的时候只要将凉皮和调料搅拌开来,一道消暑解热的美味就成了。

杜衡和玄御准备召唤家里的小伙伴们来吃饭,玄御去了南山脚下,老刀今天带着两条狗上南山去了。他走的不远,只要在山脚下唤一声他就能下来吃饭。

冰箱里面的冰棍已经冻得梆硬了,提着斜插的竹签就能将它们从模子上取下来。杜衡取了个老冰棍,乳白色的萌小鸡形状的冰棍斜斜的在竹签上散发着凉意。

杜衡提着冰棍走到了客厅中,笑笑还像一张饼一样趴在地上。杜衡走过去蹲下,他摸了摸笑笑的后背,确实这孩子的体温热得不正常。

杜衡拿着萌小鸡在笑笑眼前晃了晃:“吃冰棍吗?”

笑笑有气无力的张开嘴巴:“啾……”

杜衡将凉凉的冰棍塞到了笑笑嘴巴里面,一开始塞进去的时候,笑笑并没有什么反应。可是当冰凉的冰棍在口中化开时,笑笑咻的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坐在地上有滋有味的啃起了冰棍,啃得咔嚓咔嚓的。

杜衡不知笑笑现在的感受,笑笑就觉得他的口中像是注入了寒潭水一般,一股清凉从口而入,直达他的内里。他觉得他周身的灼热猛地就消散了,这种感觉像极了叔叔让自己浸泡的寒潭水,但是又比寒潭更让它舒服。

当他从寒潭里面爬出来的时候,妖火会更加炙热的包裹住他。可是吃了冰棍之后,他觉得他的妖丹都被一阵凉意裹住了。笑笑珍惜的啃着冰棍,他喜欢这个口感,更喜欢这个感觉。

寒潭水哪里有冰棍香甜?说来也奇怪,笑笑以前夏天也用冰,热得难受的时候他也会吃冰。然而吃下去的冰会像是浇在炭火上面的油一样激得体内的火焰到处蹿。可是吃了杜衡做的冰棍,笑笑的妖丹奇迹般的安静了!

笑笑觉得自己活过来了,他珍惜的吐出了冰棍签,他的爪子爪着竹签,然后歪着脑袋看着竹签。

没有了呢,吃光了。笑笑又将竹签含到嘴里又吸了起来。

杜衡看的心酸,他摸摸笑笑的脑袋:“今天做了凉皮哦,吃下去凉凉的。你先吃一点凉皮垫垫肚子,冰棍我做了一些在冰箱放着呢。等你吃了饭再吃一根好吗?”

笑笑忙不迭的点着头:“啾啾。”

杜衡轻轻的推开了客房的门,不知景楠是不是又睡出妖形出来了。

门开了之后,景楠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听到杜衡的声音,他睁开了双眼:“我……不吃。”

杜衡走过去在景楠的身下垫了两个枕头:“吃一点吧,你这两天连水都不怎么喝,长此以往怎么得了?”

景楠虚弱的握住了杜衡的手:“没事,等尾巴长出来就好了。”

杜衡只觉得景楠的温度高的惊人,他摸了摸景楠的额头:“你发烧了!”

景楠轻笑道:“是灵气混乱了,没事,还没到正式长尾巴的时候,还能撑一段时间。”

景楠的额头抵着杜衡的手心,突然之间他反手抱住了杜衡的腰。

杜衡关切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疼的厉害?你哪里难受?”

景楠的脸贴在杜衡的腰上,他摇摇头:“让我抱一会,一会儿就行……”

杜衡看着景楠满头的银发,他挣扎了一会儿还是落下了手,手落在景楠的后背上,景楠身体一震。

杜衡轻轻的摸着景楠的后背,顺滑的银发触手柔软。杜衡温柔的说道:“你想吃什么就对我说,难受的话就告诉我。我可能帮不了你什么,但是只要你需要我,我会在你身边。”

景楠点点头,他闷闷的说:“嗯……其实这一次换毛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轻松,因为身边有你。你不用担心,我很快就会好起来了,到时候让你看我的新尾巴。”

杜衡笑着说道:“好啊,我好期待啊。”

难得看到景楠这么脆弱的样子,笑笑端着碗在旁边乐此不疲。杜衡和景楠就听到吸溜吸溜的声音传来,与此同时还有一股子醋味飘来。

两人转头一看,只见笑笑一屁股坐在被子上,他两只小翅膀抱着比他脑袋还要大的碗,嘴巴里面正叼着一截乳白色的凉皮。

看两人都盯着他看,笑笑吸溜了一下,嘴角的凉皮就被他吸到了嘴巴中。他呱唧呱唧的开始嚼凉皮,花生米的香味压都压不住。

笑笑疑惑的歪着头:“啾啾?”看他作什么?你们继续抱着就是,不用管他。

乳白色的凉皮中混着黄瓜丝和绿豆芽,吸饱了汤汁的面筋又弹牙又有嚼劲,里面点缀的花生米香的让人停不下嘴来。最美妙的还是凉皮,凉凉的滑滑的,伴着酱汁吃一口从嘴巴里面滑到了胃里面,嘴里面舒服,胃里面也舒服了。

大热天吃上一碗凉皮,笑笑的毛都顺了。

看笑笑吃得那么香,景楠也来胃口了:“做的什么好吃的?感觉很不错。”

酸酸的味道勾起了景楠的食欲,卖相极佳的凉皮清清爽爽,不像那些肉食让人看着发腻。

杜衡让景楠靠在枕头上,他笑道:“我给你端一碗来,你尝尝合不合胃口。”

等杜衡端着新鲜的凉皮回来的时候,他看到笑笑正端着碗坐在景楠面前对着景楠呱唧呱唧,景楠那个表情真是哭笑不得。

杜衡乐了:“什么情况?笑笑在做什么?”

景楠道:“他在伺机报复呢,之前都是我拿着食物引诱他,这次轮到他引诱我了。”

杜衡走过去轻轻的拍了拍笑笑的脑袋:“别闹,旁边吃去。灶台上有一碗里面我给你加了一个卤蛋,快去吃去。”

听到有卤蛋,笑笑捧着碗就跳下了床,头也不回的跑了。

搅和开的凉皮色泽温润,吃上一口酸酸的。最重要的是,它是凉的。景楠最近灵气混乱,胃口全无,清凉的凉皮和微微酸的味道让他食欲大开。

等玄御和老刀回来的时候,景楠竟然已经吃了一碗下去了。景楠看了看碗底的汤汁,他对着杜衡说道:“还要一碗,可以吗?”

凉皮和凉面最近成了餐桌的主角,杜衡做的酸甜口的凉面很有市场。老刀那么糙的汉子竟然能吃上三碗,连汤汁都能喝光了。外头骄阳似火,靠着家里的冰棍冷饮还有清凉可口的饭菜,好像今年的夏季也不是很难熬了。

夏日的傍晚,东南方向飘来了大坨大坨的云。

杜衡正站在露台上面看他下的豆瓣酱,他的霉豆瓣已经在坛子里面混着白酒、香料和调味料暴晒了大半个月了。前两天杜衡才掺进去辣椒和生菜油混着一起晒,经过几天的暴晒,豆瓣上面已经出现了红油。闻着有香辣味和酱香味,杜衡觉得再晒上几日就能搬到厨房里面去了。

玄御背着背篓从田埂上走来:“我摘了莲蓬。”

杜衡看向玄御背后的背篓,只见背篓中放着小半背篓的青莲蓬,莲蓬旁边还用荷叶卷着两把藕带。

杜衡眯着眼睛:“好嘞!今天晚上熬莲子羹。”本来杜衡想要和玄御一起去南山,可是家里有个病号,最近离不开人。他只能遗憾的让玄御去了,幸运的是玄御总能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

玄御提醒道:“快变天了,等一会会有暴雨。”

杜衡看了看露台上面的坛坛罐罐,他想了想还是抱着豆瓣酱下了楼:“知道啦。”

楼下的厨房中,笑笑嘴里又含着一只冰棍。他不仅自己吃,还拉着景楠一起吃。

杜衡下楼就看到两人鬼鬼祟祟的在冰箱前面转悠,杜衡清清嗓子:“一天最多只许吃三根,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景楠和笑笑手里捏着冰棍就往房间缩:“知道啦知道啦。”大热天的只许吃三只冰棍?太不仁道了!

没一会儿雷雨云就黑压压的压过来了,外头起风了。虽然现在的风吹在身上像吹风机吹出来的一样,但是对于自出梅后就没下过雨的村子而言,这场雨是及时雨啊。

杜衡在走廊上和玄御两人剥着莲蓬,小猫蹲在杜衡的小凳子旁边晃着尾巴尖。

杜衡细细的问玄御:“小鹅们都回窝里了吗?”玄御伸手在筲箕中放下一把剥出来的莲子:“嗯,放心吧,看到天气不对,它们就回去了。”

豆大的雨滴倾盆而下,老刀带着两条狗从雨幕中冲了回来:“哎哟好大的雨,幸亏跑得快!”两条大狗站在走廊上甩着水,杜衡和玄御被它们父子两甩了一身的水。

瓢泼的大雨肆意的冲刷着地面,地面上的浮尘被重重的打落,没一会儿雨下的起了白雾,单用肉眼看,院门都看得不清楚了。

玄御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转头看向走廊上的景楠。景楠原本慵懒的躺在躺椅上吃冰棍,这会儿他坐了起来。

杜衡正忙着将莲子青色的外皮给剥去,空气突然凝重,他狐疑的问玄御:“怎么了?”

玄御对景楠说道:“见还是不见?”景楠眯着眼睛:“没有要事他们也不会上门,就是这个时机太不凑巧了。见吧。”

玄御转头对杜衡说道:“景楠族里来人了,你和笑笑回避一下。”

自从两人结为道侣之后,杜衡很少看到玄御这么严肃。

杜衡一手端着半筲箕莲子,一手夹起看热闹的笑笑:“走吧笑笑,我们回避一下。”

※※※※※※※※※※※※※※※※※※※※

我知道你们要说我的凉皮做的不正宗,哼唧,今年疫情我解锁了好多菜式。对于不能吃辣的我而言,这样的凉皮味道最好~~

我昨天说对不起是因为:接下来几章没有好吃的了。接下来请大家欣赏老猫的纯正仙侠修真文~

笑吧,我知道你们要吐槽我的幼儿园小朋友打架一般的打斗内容了~

喜欢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com)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手打吧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方便以后阅读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八十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八十一章并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