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作品: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作者:老大白猫|分类:幻想奇缘|更新:2020-09-12 12:43:23|字数:9965字

169

笑笑的吃螺蛳方法引得杜衡直发笑, 笑完了之后杜衡开始给笑笑想办法。除了将螺蛳肉挑出来喂给笑笑,杜衡没有别的办法了。看来笑笑只能在化形之后才能享受到吸螺蛳的乐趣了。

一下吃到一大口螺蛳肉的笑笑眯起了眼睛,虽然螺蛳肉小, 但是口感意外的好。笑笑发出了咻咻的笑声, 他喜欢这个味道。

杜衡对玄御说道:“下次去南山的时候, 我多摸一些螺蛳回来挑出螺肉来,笑笑喜欢吃这个。”

玄御点头:“好。”到时候他来负责挑螺肉,杜衡为了修行已经很辛苦了。

等大家吸了一会儿螺蛳之后,景楠吸了吸鼻子:“是不是饭好了?我闻到香味了。”

咸肉菜饭的香味从院子外面飘了进来,坐得最靠近门的景楠第一个闻到了。

杜衡一听立刻放下了筷子走到了锅边, 没错, 菜饭已经好了!揭开锅盖, 锅中的米饭油汪汪,里面夹着发黄的莴苣叶和咸肉丁香肠粒,闻着就香得不得了。

杜衡刨松了咸肉菜饭, 实不相瞒,闻到这股咸香味,他肚子里面的馋虫就饿的受不了了。他已经好多年没吃过菜饭了,虽说咸肉菜饭每个季节都能做,但是杜衡觉得这是独属于春秋的美食,然而那个时候,他都在学校里面。

灵米们吸饱了油脂和青菜的香味, 它们鼓鼓胀胀粒粒分明。灵米中混杂的咸肉丁和香肠粒中的油脂被煸炒了出来, 现在的它们乖巧的躺在米饭中间一点都不霸道。下锅之前还绿油油的莴苣叶子现在已经变成了黄色, 它们与咸肉香肠交相辉映, 一碗咸菜饭五颜六色又好看又好吃。

笑笑惊喜的发出了颤抖的啾啾声, 闻到咸肉菜饭的味道, 他就特别喜欢。他觉得这个饭会比杜衡之前给他炒的米饭还要好吃。

杜衡挨个儿给大家盛好了米饭:“老家那边的人做饭的时候,还会在开锅之前加上两勺子荤油,这样搅拌开之后米饭就不会那么干。我在米饭里面放了不少咸肉和香肠,荤油已经足够啦~”

大家特别捧场,景楠捧着碗里的米饭看了看:“好看,就像是锦绣江山一样。咱以后可以多煮点这个饭吃吃。”

杜衡乐了:“你还没吃呢,就知道好吃了?万一不合你胃口呢?”

景楠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的嗅觉可不是盖的,我说好吃就一定好吃。”说着景楠扒了一筷子饭入口,细嚼之下米饭鲜香,果然比白米饭要多了好多滋味。

就是吃咸肉菜饭会觉得有点干,这时候昨天剩下的朱厌肘子汤就能端出来了。

昨天杜衡煮了朱厌大半条肘子,加上中午大家吃了太多小螃蜞,剩下的汤挺多的。

杜衡将汤端到了餐桌上:“吃咸肉菜饭要配骨头汤,这样吃起来才美味。”

温琼问道:“那为什么不上昨天晚上的鹅汤呢?我觉得鹅汤好喝。”

杜衡笑吟吟的说道:“因为骨头汤剩下的比较多。”好吧,这个理由无法挑剔。

别说,吃着菜饭喝着骨头汤确实好吃,又美味胃里还特别踏实。有了菜饭和汤,糖醋藕带和爆炒螺蛳都被大家冷落了。

景楠喝着汤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杜衡,你知道你昨天为什么会那样吗?”

杜衡一时没回过神来,他还傻傻的反问:“哪样啊?”

结果话音一落他就想到了昨晚的异样,他的脸顿时就红了。他恨不得碗足够大,能让他把脸埋在饭碗里面。

景楠正色道:“凤归家的院子里面长了好几种蘑菇,有一种蘑菇和你捡回来的鸡枞很像。它们比鸡枞小一些,颜色灰一些,它们永远不会打开伞盖,因此看着像是没开伞的鸡枞。这种蘑菇,名为迎春菌。”

杜衡联想了一下,那不是昨天他特意挑出来爆炒肉片的蘑菇吗?原来那是迎春菌?迎春菌做什么的?

景楠缓声说道:“迎春菌有致幻和催、情效果,不过毒性很低,对于妖族和人修是没有害处的。”

杜衡尴尬的看了看景楠,这种事情为什么要在餐桌上面说?当着孩子的面呢。

景楠道:“若是单单只有迎春菌也成不了什么气候。南山的葫芦形状的湖泊名为问心湖,湖水中有一种水藻,是炼制真言丹的主要材料。你昨天喝了一口水,晚上又吃了迎春菌。两者一结合,你就多了个道侣。”

杜衡转头看了看玄御,玄御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没事的。”

景楠真诚的笑着:“这是好事啊,修士修行本来就寂寞。能得一人携手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还没正式恭喜你们两,以后一定要幸福啊。小玉,你要一辈子对杜衡好。杜衡,你也不能辜负了小玉。你们两能有今天,他付出了很多很多。”

杜衡的眼眶又有点酸涩了,真是的,餐桌上煽情做什么?

景楠笑道:“我之所以在餐桌上说这事,就是想要让你加深一点印象。这个世界到处都是危险,即便在我们的保护下,你的身边依然有想象不到的风险存在。以后你要更加谨慎,至少不能自己把自己给毒倒了。”

杜衡脸都臊红了:“我……知道了知道了。”

景楠笑吟吟的:“这次也算是因祸得福,挺好的。以后要多加小心啊。”

杜衡偷偷的瞄了一眼玄御,玄御依然淡定,看到杜衡看他,玄御给杜衡夹了一块骨头:“也不必太担忧,以后我会更加留心。”

咸肉菜饭真的太香了,大家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就干掉了半锅的菜饭。这时候轮到菜饭的精髓出场了,那就是躺在锅底的锅巴。

贴着锅底的米饭表面出现了金黄色的锅巴,撕下一片嚼一嚼又香又脆。发现了这个好吃的之后,大家把上面的菜饭给盛到了大碗中,然后一起围着锅边撕锅巴吃。

突然之间,有一根银白色的线忽悠忽悠的落了下来落在了灶台上。杜衡疑惑的捡起这根线看了看:“哪里来的线?”

景楠笑着揉了揉头发:“那个……我最近快要换毛了。”

听到景楠这么一说,玄御眉头微微皱起:“这么快又有五百年了吗?”

景楠随意的说道:“这次换下来的毛我留着给你们两做两身衣服,就算是恭喜二位喜结连理的礼物。”

这是九尾景楠能拿得出手的最好的礼物,用自己温养了五百年的毛做成的衣服送给一对道侣,这对道侣会得到九尾的祝福。

然而玄御并没有因为这份祝福高兴起来,他问景楠:“要不要把凤归叫回来?”

景楠嚼着锅巴:“叫他回来做什么呀?南边的事情够他烦的了。”

杜衡问玄御道:“景楠换毛很危险吗?”

玄御点点头:“换毛不危险,以往景楠换毛之前也就是脾气大些话多一些罢了。只是这次换毛正好碰上景楠要长第七尾,他长出断尾后身体虚弱,需要三天三夜无人打扰才能恢复。若是有人趁机打扰他,轻则实力受损,重则殒命。”

杜衡担忧的看向景楠:“那你什么时候换毛?我们守着你。”

景楠笑吟吟的说道:“估计还要几个月,你们不用担心我。村子里面挺安全的,到时候我让老刀过来帮个忙,不会有谁来打扰我的。”

玄御深深的看向景楠:“也好,反正最近我不出门,有我守着你,不会出问题。”

温琼擦擦嘴巴:“景大人要换毛了吗?那我也能帮忙守一守,等景大人长出第七尾我再回去。”

景楠笑的更开心了:“心意我领了,只是小琼你也很忙吧?不用担心我,你早点回去帮忙打探打探小玉本命灵剑的事情比守着我更有意义。我能有什么危险啊,不就是换一次毛么,没什么危险的。”

听完这话之后,温琼只能点点头:“哦……如果景大人需要我帮助,只管开口。”

杜衡手里攒着景楠落下的那根毛,银白色的毛缠在手指上像是一卷丝线。谁能想到景楠竟然要遇到这么凶险的事情?杜衡准备多给景楠做些好吃的,让他开心一些。

午饭后的雨滴依然淅淅沥沥的,连绵的春雨下出了烟云。沛竹林深处传来了爆裂的啪啪声,杜衡在竹子抽打的间隙中游刃有余的闪躲,修为提升了感觉确实不一样。

杜衡以前在竹林中躲闪时会出现体力不支的情况,而现在他觉得他的灵气像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样。才刚刚到筑基末期,他竟然有这种感觉,等到了结丹化婴,那该是什么样的体验啊?

今天的修行很顺畅,最后的沛竹归位时,杜衡一直提着的心缓缓放下了。这时候他听到了身边传来了叽叽的声音,他低头一看,只见年年岁岁正在竹林中扒开厚厚的竹叶找虫子吃。

这两只小鸡挺厉害的,杜衡修行的时候它们一直都在,有时候杜衡以为它们会被沛竹打到,可是每次它们都能灵巧的避开。

杜衡弯腰摸了摸两只小鸡,小鸡背后的羽绒都被雨水淋湿了。杜衡一手夹着一只往家走:“回家啦,小鸡是不能淋雨的,淋了雨会生病的。”

年年岁岁歪着脑袋抬头看着杜衡,杜衡再一次在岁岁的眼中看到了两只瞳孔。他现在已经不像一开始那样大惊小怪了,说不定它们有某种灵兽的血统呢?妖界的那些灵兽长得可随意了,有些长着五条尾巴,有的长了五个脑袋。和那些灵兽一比,有两只瞳孔的年年岁岁算得了什么?

170

自从和玄御突破那一层关系之后,杜衡感觉他和玄御的感情正在急速的升温。在老家的时候,他从没谈过恋爱,他经常看到同宿舍的兄弟们为爱痴为爱狂,为爱哐哐撞大墙。

舍友的女朋友们都挺能闹腾的,有时候会为了他们买了她们不爱的零食发脾气哭闹。然后这时候就需要整个宿舍集思广益想办法如何哄好女朋友,往往杜衡他们还在想办法的时候,小情侣们呱唧呱唧吵上几句就和好了。

杜衡对于这种爱恋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听舍友们说说女朋友有多可爱,他就又羡慕又憧憬。实不相瞒,他之前一直想找个娇小可爱的小姑娘做女朋友,他也想感受一下哄女朋友然后恋爱吵架再和好的过程。

然而没能等他找到女朋友,他就到了修真界。然后就多了个道侣,他真的……好喜欢玄御。

玄御不需要哄,他特别体贴。杜衡和他的每个眼神交汇,都能在他的眼中看到化不开的温柔。

和玄御在一起折菜说点家常话,偶尔一抬头会发现玄御正好也在看自己。在厨房中炒菜好了一转身,就会发现他需要的盘子碟子已经被玄御放在了最合适的地方。

哪怕两人在一起什么话都不说,都觉得很幸福。

接受了玄御是自己道侣这点之后,杜衡从一开始的羞涩变成了主动配合。哪怕不进行灵气的双修,杜衡都觉得自己快要升天了。

他想不通,有这样的道侣哪里不好?自己以前是疯了么?竟然会想要个女朋友?

湿润的春雨下,杜衡心里的笋子疯了一般的生长。现在只要半日看不到玄御,他就会开始心慌。

这几日温度适宜,杜衡种下的麦子涨势良好,很快就到了能做麦芽糖的长度了。

很快就要到立夏时节了,到了立夏,温琼就要离开村子了。趁着她没离开,杜衡准备尝试做甜皮鸭。他想让温琼也尝尝那种外皮脆甜肉质细嫩鲜美的鸭子,为了做鸭子,他需要麦芽糖。

杜衡伸手将麦子上面落着的两根狐狸毛捡了起来,这几天景楠像是行走的蒲公英一样,家里到处都能看到他落下的毛。杜衡已经捡了一大把放在木箱子里面了,每次开箱子的时候都像开百宝箱一样,一打开里面银光闪闪的。

笑笑还会偷偷的打开箱子滚到箱子里面去睡觉,杜衡干脆把箱子给了笑笑,这几天笑笑和小鸡们每天都跟着景楠,就想捡几根景楠掉下的毛来充实他们的百宝箱。

阳光灿烂的午后,杜衡将冒出了三四寸青色麦苗的麦芽从篮筐中取了出来。他细细的淘洗着麦芽,将里面没有发芽的麦子和长得比较磕碜的麦芽剔除了出去。

灶台上蒸着灵米饭,灵米是昨天就已经泡上的。院子中充满了蒸灵米的清香,不知情的以为杜衡又要做什么糕点了。

没一会儿他就将麦芽都洗干净了,玄御取来了铜臼杵,杜衡将麦芽倒入到铜臼中。玄御举着铜杵开始将麦芽砸碎揉烂,在玄御捣麦芽的时候,灶台上的灵米蒸好了。

杜衡抱着蒸笼将灵米放在了通风的走廊上,他取了个饭勺将米饭给刨松。这里准备的灵米有十斤,对应两斤麦子发出来的麦芽就能做出麦芽糖来了。

米饭被刨松了之后等到温度降下来就能将捣碎的麦芽给搅拌进去了,温度降到不烫手的程度就行了。

杜衡觉得这个过程和拌酒曲的过程差不多,而且搅拌了之后麦芽和灵米也要经历发酵。他需要到明天早上才能滤出自己需要的汁水。

麦芽捣碎之后有一股甜甜的味道,景楠进门的时候,他嗅了嗅:“做什么好吃的呢?闻起来甜甜的。”

看到景楠杜衡连忙在灵米上盖上了一层纱布,景楠最近走到哪里掉到哪里的毛,虽然知道景楠爱干净,可是要是他的毛飘到了米饭上总觉得对米饭不好。

景楠站定了之后,年年成功的在他身后捡到了一根毛,小鸡崽子乐颠颠的叼着毛跑出了院子,它要把收集到的毛都给笑笑。

杜衡笑道:“我做点麦芽糖,你不是想要吃甜皮鸭吗,我记得做甜皮鸭需要这种糖。”

景楠稀奇得不行:“哎?麦芽?让我看看呢。”他凑到铜臼旁边眯着眼看到了铜臼中被捣碎的麦芽,他伸手沾了一点汁液尝了尝:“嗯……只有一点点甜味。”

杜衡道:“等把麦芽和灵米搅拌发酵之后,滤出来的汁液就很甜了。到时候再熬制就能出糖了。”

景楠托着下巴:“还能这样啊,有趣。你什么时候做糖?我到时候要看看。”

杜衡想了想:“明天早上就能熬糖了。”

景楠叹了一声:“我一直在等你做甜皮的鸭子呢,你说做,结果做到今天都没做。”景楠等的花都谢了。

杜衡笑道:“这不是种麦芽耽搁了么,总要给麦芽生根发芽的时间啊。”

景楠从袖子里面摸出了一块松糕啃了一口:“敷衍,你就是敷衍我。明明可以浇灌灵气让麦芽很快长出来。”

杜衡哭笑不得:“景大仙儿,你最近脾气老古怪了。”

遥想当年刚到村子初见景楠,杜衡脑海里面只有谦谦君子四个字。再瞅瞅现在的景楠,嘴贱任性不讲理,难怪玄御说景楠换毛的时候脾气会变很多。这哪里是变了很多?这分明是变了个人啊!谁扛得住啊。

景楠吃着松糕:“我能不古怪吗?村子里面谁家都有两个人,就我家里一个人,我孤苦无依的。”

杜衡想到了玄御当年对自己说的话,玄御说村子里面只有他一个人住。杜衡狐疑的问玄御:“玄御,那时候你不是说村子里面只有你是一个人住的么?我到村子里面来了这么久,景楠不也是一个人吗?”

玄御淡定得不得了:“你没来村子之前,景楠家还有牛。”

杜衡呆滞,景楠一口老血卡喉咙口。景楠气的又掉下了好几根毛,小鸡崽子们开心极了。景楠怒:“我看透你了玄御,你为了骗杜衡,真会睁着眼睛说瞎话。鯥兽都不会化形,它能算人吗!”

玄御依然很淡定:“至少它是活物。”

景楠气的不想说话,他决定和玄御友尽一个时辰。他甩着袖子:“气死我了,我要去睡一个时辰,我不要看到玄御的脸了。”

说着景楠往一楼玄御原本的房间走去。杜衡弱弱的在他身后吐糟着:“景楠是不是气糊涂了,这是咱家吧?”

玄御倒是很理解:“让他睡吧,他最近会很累。我昨天算了算,景楠本来不该这么快就长出断尾,说起来这还是杜衡你的功劳。”

杜衡不解:“嗯?跟我有什么关系?”

玄御道:“自从你到村子之后,他吃了不少你做的食物,那些吃下去的食物都化成了灵气。”

听到玄御这么说,杜衡下意识的问玄御:“那玄御你呢?你吃了这么多东西,身体有变化吗?”

玄御笑道:“自然是有的,我的鳞片长起来了。”杜衡有些懵,难道以前的玄御鳞片不全吗?

灵米饭的温度降下来了,两人将麦芽碎搅拌在了米饭中。搅拌好了之后,米饭中就已经渗出了一些汤汁,杜衡蘸了尝了尝,有甜味,但是不算太浓郁。

杜衡在木盆上盖上了一层纱布,然后在上面盖上了一层毯子。玄御问道:“要不要拿到露台上去?那样发酵会快一点。”

杜衡猛然回过神来,是啊,他为什么不放在露台上去发酵?真是傻了。如果放在露台上,很快就能发酵好了吧?杜衡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最近总觉得自己有些迷糊,哈哈哈……”

玄御笑眯了眼睛:“挺好的,你迷糊的时候特别可爱。”

这两人说着土味情话,进门的笑笑叼了一嘴的毛,看起来像是长了白胡子。笑笑瞅了瞅在院中笑的傻乎乎的两人,他摇摇头,叔叔说的果然没错。恋爱中的人脑子是不对劲的。

笑笑有些惆怅的蹲在了走廊上,景楠把楼下的房门关上了,他和他的小弟们没办法进去薅毛了。

圆滚滚的笑笑失望的看着杜衡,自从杜衡和玄御两成为道侣之后,他也不能和他们两人睡了。杜衡也不给他烤小点心吃了,笑笑觉得他失宠了。

就在笑笑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时候,杜衡竟然良心发现了。他在灵田中走了一圈带了两把韭菜回来:“笑笑,吃韭菜饼吗?”

刚刚还对杜衡满肚子意见的笑笑双眼一下就亮了:“啾!!”吃!!等的就是杜衡这句话!

早春的时候,杜衡在西边的灵田中种了一垄韭菜。刚开始发芽的韭菜长得比小蒜还要细,需要割掉之后重新让它们生长。杜衡割掉了两茬韭菜,灵田中的韭菜才长得脆嫩碧绿。

杜衡眼馋这些韭菜很久了,修行之余他就在盘算着用韭菜做点什么好吃的。这不正好在等待麦芽糖发酵的时间里面,他能抽空做个韭菜饼。

韭菜特别嫩,一掐就有浓郁的香味飘出来。杜衡打理得好,韭菜上面连黄叶都没有几根。稍稍一清理就得到了两把一尺长的干净韭菜,杜衡将韭菜放在了筲箕中滤水。

他去冰箱里面取了两碗面出来,这次的韭菜饼他不准备做太多。韭菜这东西,喜欢的人会非常喜欢,不喜欢的人闻到味道就受不了了。他担心村子里有不吃韭菜的人存在,于是少做几个试试市场。

要是大家都能接受这个味道,他明天就多做一些放着。

韭菜饼的做法很多,有用面粉做的有用米粉做的。有的喜欢在里面加鸡蛋,有的会在里面加粉丝。

杜衡在老家常吃的韭菜饼是用糯米粉做的,只要将韭菜切碎混合在糯米中放上调味品搅和成糊糊,等油热了之后就能一勺一勺的舀入锅中煎至定型了。

糯米做成的韭菜饼趁热吃外飚香脆内里柔软,配粥吃的话吃上两块就能饱了。

然而糯米粉吃多了胃里会反酸,杜衡在老家最后一次吃糯米粉做的韭菜饼就是因为不小心吃多了胃里难受。从那之后杜家的韭菜饼就用面粉做了,杜衡随便吃几个都不会难受。

171

杜衡用温水和了面团,笑笑就蹲在木盆旁边守着杜衡和面。杜衡现在已经能用灵气做很多事情了,他甚至能一心几用。

就比如现在,他人在和面,案板上的菜刀却被他用灵气操控着在切韭菜碎。而旁边的大碗中,筷子像是被透明的人握住了一般在哒哒哒的打蛋。

这是目前杜衡能做到的极限,一心三用。就是不太熟练,有时候会失手,比如现在笑笑对着杜衡啾啾了两声,杜衡就分心了。然后打蛋的筷子落到了地上,蛋液从碗里撒了出来淋在了正在路过的小馄饨脑袋上。

无辜的笑笑缩了缩脖子,他歪着脑袋看了看杜衡。杜衡尴尬的给笑笑还有小馄饨道歉:“抱歉啊,我学艺不精,最近正在淬炼我的技能,难免失手,你们别见怪。”

笑笑眯着眼睛咻咻的笑了,他原谅杜衡冷落他了。因为杜衡也在拼了命的修行啊,杜衡说过,等到他修为上来了,他就能带着笑笑去南山捉鱼虾,出村子摘野菜了。

锅中的油热了之后,杜衡将碗中的鸡蛋炒成了蛋花,他将蛋花切成了细末放到了韭菜末里面去。然后他还切了一点肥肉丁出来,肥肉丁不多,只有一个鸡蛋那么大。

杜衡将肥肉丁炒了炒,出油之后连油带肉丁倒入了韭菜末中。

到了该调味的时候了,这时候杜衡不敢分心了。调味是味道好坏的关键,多一勺盐少一勺盐,那味道差得就大了!

杜衡在馅料中加了盐,一点白糖,一点胡椒粉,一点蘑菇精。搅拌均匀之后,他闻到了馅料碗中传来的韭菜香。

做韭菜饼的步骤和包馒头差不多,不过用的面却是没有发酵的面。杜衡快速的将面团揉成了长条揪成了剂子。没一会儿他的手里就出现了一个皮薄馅大的包子,然后杜衡将捏合的包子有褶皱的那面摁在了案板上,在笑笑震惊的目光中,他残忍的将包子摁成了饼子。

摁成的饼子比杜衡的巴掌大,饼身有一寸厚。杜衡将饼直接贴到了油锅边缘,没一会儿锅边就贴了五张大小均匀的饼子。

锅里的温度上来了,贴着锅的面皮受热慢慢的变得微微透明。里面青绿色的韭菜馅儿若隐若现,等到一面变得微黄时,杜衡翻了个面继续烙另一面。

等饼的另一面也变得微黄时,院中的韭菜味道非常的浓郁,引得温琼都进了院子:“好香呀,做的什么好吃的呀?”

没一会儿第一锅韭菜饼就出锅了,两面金黄的韭菜饼皮薄馅大,面皮收缩的时候有些地方还破了,里面绿色的韭菜叶就探出了脑袋。然而它们舍不得离开小伙伴,它们只在破洞处静静的散发着香味,吸引着大家的目光。

杜衡给笑笑还有温琼递过了微烫的饼:“试试看,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这个味道。”

笑笑一口就把饼给包在了口中,他呱唧呱唧一阵后觉得特别好吃:“啾啾!”杜衡确定了一件事,笑笑是真的不太挑食,他的食谱很广泛。

杜衡做菜至今,笑笑都很捧场,杜衡感动之余又在深深的疑惑,笑笑不会是怕打击了他没人做饭,才故意夸他的吧?

杜衡拿着第三块饼递给玄御:“玄御,你尝尝韭菜饼你能不能接受。”

玄御擦擦手接过了饼:“闻着就很香。”

温琼咬开了饼皮,内里的韭菜鸡蛋们顿时都暴露在了她的目光下。碧绿的韭菜中点缀着金灿灿的鸡蛋,里面还夹着一粒粒微微透明的肥油丁。温琼口中的饼皮有两种口感,一种香脆,一种绵软。

明明是同一块面做出来的皮子,口感竟然相差千里,但是当它们在温琼口中再度相遇时,它们的味道都是同样的美味。饼皮后面的馅儿特别香,温琼从没想到韭菜这种味道刺激的菜和鸡蛋调味之后竟然会改了口感。

高温烘烤过的韭菜变得温润,它褪去了辣味,只留下了香味。

作为第一次吃韭菜的温琼,她觉得她喜欢这个味道。玄御和笑笑也是同样的想法,韭菜饼真好吃,笑笑还想再吃一块。

杜衡也拿起了一块饼啃了起来,饼还是曾经的口感,只是内里的韭菜和鸡蛋的味道要比老家的韭菜鸡蛋更加香浓。不愧是用灵气管理出来的蔬菜,韭菜本来富含了丰富的纤维,吃完韭菜之后牙齿缝中往往会留下它们的丝。

可是用灵气灌溉过的韭菜就没有这个问题,它们像是化在了口中,明明咀嚼的时候能感觉到它们的存在,可是吞咽的时候只剩下了满嘴的香。

杜衡觉得之所以能达到这种口感,他放下去的肥肉丁起了关键的作用。韭菜确实香,可是若是光加上韭菜没有荤油调和,吃起来会觉得有些毛躁。

肥肉丁们经过高温变得肥腻顺滑,它们躲藏在韭菜中起了调和作用。有了它们的存在,韭菜鸡蛋馅儿的饼口感更佳出色了。

妖界的韭菜饼都比老家的韭菜饼要好吃,杜衡来了兴致,他觉得他田中的韭菜没有白种。他已经想到这两天的菜谱了:韭菜炒鸡蛋,韭菜炒螺蛳,韭菜炒肉丝……

对于喜欢吃韭菜的人而言,韭菜怎么做都好吃!

笑笑对着杜衡啾啾了两声,他还想再吃一块饼。杜衡笑吟吟的:“吃吧。”

就在笑笑准备伸脖子吃饼的时候,杜衡觉得厨房里面闪过一阵白色的灵光。笑笑只看到盘子一空,他抬头一看,他的韭菜饼已经落到了景楠手中。

要是往常,笑笑会抗议两声,可是今天的笑笑竟然一声都没吭。不只是笑笑没吭气,就连杜衡他们都没说话。

景楠变了个样子,之前的景楠乌发黑瞳温润又谦和,而现在的景楠满头的青丝变成了银白色的长发,他的双眼也从温润的黑色变成了魅惑的金色。往常一身青衣的景楠此刻一身纯白,优雅又高贵,就像是神祇一般。

只是……神祇一般是不会啃韭菜饼的,而景楠啃着饼狐疑的看向杜衡:“看我做什么?我脸上有花?”

玄御面前出现了一方水镜,水镜中景楠看到了自己在啃韭菜饼的样子。景楠嚼着饼盯着水镜中的自己:“已经成这样了吗?”

杜衡弱弱的问道:“景楠,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你还好吗?”

景楠颔首:“挺好的啊,话说这才是我本来的样子,别激动。我只是因为要长尾巴,之前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幻术都失效了罢了。不用吃惊,嗯……这个饼不错。”

杜衡伸出爪子摸了摸景楠的银发,他没能控制住自己,景楠的头发看起来太柔顺了。

然后他摸到了一手的银白,景楠怨念的回头:“别摸了,再摸下去会秃的。”

杜衡尴尬的抓着一手九尾毛,他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抱歉啊。”

景楠恢复了本来的样子,杜衡一边做饼一边偷偷的瞄着景楠。之前他以为凤归已经是绝色了,没想到景楠比起凤归竟然半点不差。凤归的美丽有目共睹,又帅又霸气。而景楠的美偏向阴柔,那张脸要是描个眉抹个口红,说他是女人杜衡都信。

景楠眼角一抬:“说好了给我做鸭子的呢?”

杜衡招呼玄御:“玄御,你去冰箱看看储物袋,我记得还有几只鸭子。”看来今天不给景楠做鸭子,这事没法善了了。

杜衡心里直犯嘀咕:“景楠,按道理说你是狐狸,狐狸不是一般都爱吃鸡的吗?为什么你会喜欢吃鸭子”

景楠撑着下颚,他微微的眯着眼睛,千万种风情就从他的动作中流淌了出来。景楠说道:“我也喜欢吃鸡啊,不止我喜欢吃,我们狐族都喜欢吃,然而凤归和笑笑是羽族的,我要是总是当着他们的面吃鸡不太好。其实我最喜欢的鸡就是笑笑这种的。”

被点名的笑笑对着景楠翻了个白眼,景楠呵呵的笑了:“又肥又嫩,吃下去都不吐骨头。还有,你家的两只小鸡,我也觊觎很久了,这么可爱的小鸡崽子,吃下去又香又嫩。每次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我都想生吞两只。”

年年岁岁本来在廊檐上蹲着,听到景楠这么说之后,这两只小鸡顿时炸毛了,像是两只圆球一样滚到了院子外面。

景楠顿时笑出了声:“真好玩……”

杜衡无奈极了:“景楠你就不能说点实话?”景楠把玩着自己的长发:“我说了呀,这年头说实话也没人信吗?”

玄御提着两只鸭子出了冰箱,他淡定的抖出了景楠的黑历史:“景楠和凤归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想要吃了凤归,凤归和他打了一场,景楠输了以后就不怎么吃羽族了。”

景楠郁闷的说道:“我那时候面黄肌瘦没化形,难得看到只肥鸟肯定想要啃一口啊,这难道有错吗?”

杜衡头上垂着汗:“不好意思啊……鸭子……难道不是羽族吗?都长着扁毛,还搞种族歧视吗?”

玄御道:“不能化形、不能开启灵智的鸟类都不能算是羽族。”景楠在旁边认同的点头:“嗯,小玉说的对。”

景楠歪着头无辜的说道:“我也是狐狸啊,狐狸爱吃鸡鸭有什么不对的吗?你不让我去南山捉鸭子,也不让我吃你养的小鸡小鸭,我每天都忍得很辛苦的。而且我马上快要长尾巴了,我需要心情舒畅才尾巴才能长得好,你连这点小心愿都不能帮我达成吗?”

杜衡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了,今天开始到你化形结束,我给你想办法做鸡鸭鹅,什么盐焗鸡五香鸡叫花鸡酱鸭盐水鹅,只要我能想到我都给你做成吗?”

景楠大喜,他拍着大腿:“哎嘿,我马上让云烟楼的厨子给你送食材来,就这么愉快的说定了。”

杜衡和玄御对视一眼,杜衡总觉得他好像主动跳到了坑里。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没错,他就是自己跳的坑!

不愧是狡猾的狐狸,杜衡认栽了!

※※※※※※※※※※※※※※※※※※※※

杜衡:景楠你竟然在自己身上施加幻术呀。

景楠:你以为只有我一个披着马甲吗?小玉你敢不敢撤开你的幻术让杜衡看看你?

玄御:不敢。

凤归:一群不坦率的人,还是本君最坦率。

昨天晚上写到生煎环节,饿的死去活来,说早起去吃生煎包喝豆腐汤,然而一觉睡到了中午,我太难了。太难了。

咸肉菜饭好想吃啊,可是家里没咸肉了,哎……

喜欢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com)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手打吧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方便以后阅读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七十六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七十六章并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