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作品: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作者:老大白猫|分类:幻想奇缘|更新:2020-09-08 12:00:01|字数:9713字

157

在笑笑期待的眼神中, 烤炉中的蛋挞外皮终于出现了一点焦糖色。笑笑看到这层焦糖色激动得在烤炉前啾啾大叫了起来。

听到笑笑的叫声,杜衡连忙走了过去:“好了吗?”

杜衡挑开小窗一看,只见蛋挞表面的焦糖色还不显眼。他揉了揉笑笑的脑袋:“还要再等一会儿, 等上面的焦糖色再大一点。”

笑笑不解的抬头:“啾?”不是已经出现焦糖色了吗?怎么还要等呀?

杜衡笑道:“这层颜色是糖烤化了之后形成的, 吃起来是脆脆的。如果焦糖的颜色出现的不多, 口感就会差一点,可是要吃出现得太多,蛋挞就烤焦啦。”

笑笑焦急的等啊等啊,终于等到蛋挞上面出现了大片的焦糖色后,他抬头看了看杜衡:“啾啾?”

这次杜衡点头了:“嗯!好了!”

打开烤箱门, 浓郁的奶香和甜味弥漫在院子中。笑笑拍着翅膀紧跟着杜衡, 生怕走慢了一步蛋挞就变味了。

烤好的蛋挞已经从模子里面冒出来了,薄薄的蛋挞皮起酥之后增大了好几倍, 它们从花朵形状的模子中冒了出来, 轻轻一拿就能脱模了。

蛋挞呈现花朵的形状, 中间的蛋挞液已经凝固, 蛋挞表面分布着一块块焦糖色的斑纹, 看着无比的诱人。

笑笑双眼都是星星,他扒在餐桌旁边口水都挂出来了。杜衡看到他那样实在忍不住了, 他拿了一个蛋挞放到了笑笑面前:“慢点吃啊。”

刚烤出来的蛋挞滚烫,杜衡不敢往嘴巴里面塞, 但是笑笑却敢一口给包住了。酥脆的蛋挞皮入口即化, 轻轻一抿, 滚烫的蛋挞液就淌出来了。这个口感像炖蛋, 但是比炖蛋更加细滑。

炖蛋是咸口的, 而蛋挞液确是甜口的。细细一品, 蛋挞又香又甜又松脆, 笑笑嚼了几下之后两眼更亮了:“啾啾!”

好吃!还要一个!

杜衡拿了两个蛋挞放到他面前:“今天晚上只能吃三个啊,这东西吃起来的时候是很好吃,就是吃多了就腻了。我给你放冰箱里面,想吃的时候还是热热的,咱吃慢一点好么?”

笑笑看了看眼前的两个蛋挞,他点点头:“啾啾~”

能吃三个已经很满足了,笑笑本来以为杜衡只会再给他一个呢。

杜衡取出了食盒,他将蛋挞一个个的放在了食盒里面。就在他捡蛋挞的时候,小馄饨嘤嘤嘤的用爪子去刨杜衡的脚背。杜衡低头一看,馄饨两只眼睛泪汪汪的看着杜衡,它舔舔嘴角尾巴摇出了风。

杜衡不是很了解小馄饨的意思,馄饨盯着杜衡看看,又盯着食盒看看。杜衡竟然神奇的理解了小馄饨的意思:“小馄饨,你是想要吃蛋挞吗?”

小馄饨这时候做了个很神奇的姿势,它两条后腿立在地上支撑起了上半身,然后两只前爪合并对着杜衡上下作揖。

杜衡噗嗤一下就笑了:“哎?我家馄饨学会作揖了呀?好可爱!”

杜衡摸了摸馄饨的脑袋,然后他拿起一只蛋挞放在了馄饨的食盆里面。他细声细语的说道:“这个很烫,你等它稍稍凉了再吃好吗?”

馄饨端坐在碗边毕恭毕敬的,杜衡觉得馄饨现在能听懂他很多话了。杜衡眯起眼睛对馄饨说道:“馄饨,你刚刚的动作,能再做一次让我看看吗?”

说着杜衡两只手并在一起上下晃动:“就是这个作揖的动作。”

馄饨果然面向了杜衡,它长着嘴巴哈哈哈的挥着爪子,杜衡直接笑出了声:“我家馄饨好聪明呀!好狗狗!”

有些狗子一辈子都学不会作揖,而他家的馄饨已经会握手会作揖,还会咬断妖兽的脖子。杜衡再一次觉得家里养了个小狗是多么明智的决定。

等杜衡和馄饨玩了一会儿后,他将手洗干净了继续放蛋挞到食盒里面去。笑笑正珍惜的啃着他的第二个蛋挞,蛋挞液从蛋挞上滚了下来,笑笑正脸皮贴着桌子努力吸那块蛋挞呢。

杜衡给自己留了个蛋挞,等他从冰箱回来之后,他终于能坐下来品尝他做的蛋挞了。

蛋挞外形呈现五瓣的花朵形状,蛋挞皮起酥特别好看,层层叠叠的蛋挞皮膨胀开来,让蛋挞显得分外的大。杜衡捧着蛋挞感觉他拿的不是蛋挞,而是一碗饭。这蛋挞比老家市面上卖的大蛋挞还要大了两倍不止,要是让喜欢甜食的姑娘看到了,一定又甜蜜又痛苦。

这么大一个蛋挞吃下去都能吃饱了吧?那要多少热量啊?

杜衡美滋滋的咬了一口蛋挞皮,蛋挞皮温热,咬下去咔嚓一声酥皮酥酥的往下掉也就算了,完整的蛋挞皮竟然碎裂成了几大块。杜衡顿时手忙脚乱的捧住了蛋挞,生怕蛋挞们落到地上四分五裂。

然而蛋挞内部柔软的蛋液已经凝实,它们结实的黏住了蛋挞皮。蛋挞在手心中微微晃动,杜衡咬着口中的水油皮才意识到一件事——他好像忘记在水油皮和酥油皮里面加糖了,非但没有加糖,他还加了一点盐。

蛋挞外皮吃起来有一点点咸味,不过就这么空口吃蛋挞皮倒也不觉得腻。

终于到了杜衡最担心的时刻了,杜衡小心的咬了一口蛋挞液。柔软甘甜的蛋液入口香滑细腻,加了炼乳淡奶的蛋液果真好吃!比杜衡以前在家里偷懒做出来的蛋挞好吃多了!

就是他还是有点疑惑,他经过缜密的计算明明不该剩这么多的蛋液啊。到底问题出在哪里了呢?

笑笑终于还是没忍住一口吞了第三个蛋挞,他咂咂嘴叹了一口气。然后他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两只爪子向着前方伸着,两只小翅膀还美滋滋的拍拍肚皮,整个人看着特别的惬意。吃饱了的笑笑就开始犯困,没一会儿他大大的眼睛就眯起来了。

杜衡一转头就看到了笑笑满足的样子,他三两口吃掉了手里的蛋挞:“笑笑,去楼上睡觉了好么?”

笑笑点点头,他啾叽一声就从椅子上飞到了杜衡怀里。杜衡抱着暖噗噗的笑笑,然后转身去了楼上。

馄饨终于把他食盆中的蛋挞吃完了,它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夜明珠。夜明珠还没关,主人还会下来吗?

过了一会儿杜衡披着衣服下楼了,他走向了院门的方向,他再一次看向了西山的方向。他发誓,他看最后一次,要是玄御还不回来,他就去睡了。

这时候小馄饨突然奔向了西山的方向,狗叫声响了起来。杜衡心中一喜,果然西山顶上出现一点亮光。玄御回来了!!

西山上的光一开始像是萤火,萤火从西山上快速的往下落,等到了半山腰的时候就成了一团青色的光。等光到了景楠家屋后的时候,杜衡的心就落到了实处,他不由自主的向着沛竹林的方向跑去。

等杜衡跑到沛竹林中的时候,玄御撑着伞手中提着一盏灯笼。小馄饨欢乐的跑向了玄御,他在玄御的腿边蹦跶着。玄御合上了伞,他露出了温柔的笑容:“我回来了,久等了。”

杜衡心里一下就满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他的感觉,原本空落落的心情因为看到了玄御此刻满是兴奋。

杜衡很想像小馄饨一样飞奔到玄御身边,可是他听到玄御的话却只憋出了几个字:“还好,没等多久。你饿了吧,家里留了饭,我……”

话音没落,杜衡只觉得眼前一阵青色的灵光闪过,他的口鼻间满是玄御的气息。玄御抱住了他,他抱得那样的紧,像是拥住了什么稀世珍宝。抱住杜衡的那一刻,杜衡看到玄御的灯笼和伞落到了竹林中的地上,小馄饨被落下的灯笼吓得跳了起来。

玄御的呼吸有些急促,他将头埋在了杜衡的肩头。杜衡的心狂乱的跳了起来,他想他应该推开玄御的,两个大老爷们搂搂抱抱算什么?可是他伸出手却更加用力的拥抱住了玄御。

杜衡将自己的头埋在了玄御的胸口,他听到玄御一声比一声快的心跳声。他想要说点什么,可是抬起头来看向玄御的时候,他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玄御深深的看向杜衡,他柔声说道:“杜衡,我……”

杜衡的心噗通噗通,他有一种感觉,他觉得玄御要对他说很重要的事情。他心中的那颗笋子开始蠢蠢欲动,经过一个春天的雨水的浸润,杜衡觉得只要给它一个信号,它就能破土而出了。

杜衡认真的看向玄御,他大脑有点晕乎。他想,他喜欢的可能不是圆脸大眼睛的萌妹子,可能一开始他就搞错了。

玄御深吸一口气,好像他说的话需要莫大的勇气才能说出口:“我……有话想要对你说。”

杜衡点点头:“嗯嗯,你说。”

他舍不得挪开自己的双眼,玄御的眼中有星辰,比笑笑看到点心的时候都要亮。

玄御低头吻住了杜衡的唇,杜衡的双眼猛地睁大了。玄御轻轻的亲了杜衡一口:“我不想骗自己,也不想骗你了。我心悦你,你能考虑我一下吗?”

杜衡晕乎乎的问道:“考虑什么?”

玄御郑重的看着杜衡的双眼:“考虑我做你的道侣,可以吗?”

杜衡刚想点头,就听见耳边有急促的狗叫声。眼前玄御的脸开始消散,竹林灯笼小馄饨也像是雾气一般飞快的扭曲消散了。

杜衡猛地睁开了双眼,他发现自己正仰面躺在床上,笑笑在他的胸口睡得口水都出来了。

158

杜衡晕乎乎的爬起来,怎么回事?他刚刚是在做梦吗?他什么时候睡过去的?杜衡感觉脑仁有点疼,他捂住了脸:“我这是怎么了?”

笑笑啾叽啾叽了说了一会儿,杜衡一句都没听明白。明白自己只是在做梦之后,杜衡挫败的往后倒去:“我可真敢做梦……”

外头漆黑一片,杜衡看向院子,只见厨房的灯还没关,院门也没锁。小馄饨站在院子里面对着院门的方向大叫着,方才惊醒杜衡的正是小馄饨的叫声。

通向村口的小道上有灯光在闪动,竟然有人半夜来到村子里面了。小馄饨之所以叫喊就是因为这个人吧?

杜衡披着衣衫就下了楼,他刚走到院门口就听到门口传来了粗犷的声音:“玄大人,玄大人在家吗?”

声音竟然还挺耳熟的!杜衡很快就想起来他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声音,这人是周家铺子的大掌柜周怜花!今天又不是送货的日子,周怜花为何会星夜前来?

杜衡一边应着一边走向院门:“周掌柜吗?玄御还没回来,您找他有事吗?”

院门开了,周怜花手中拿着一份黑色的信函站在门口。

周怜花对着杜衡行了个礼:“抱歉了杜大人,我有非常要紧的事情要找玄大人。您知道玄大人去了何处吗?”

杜衡道:“玄御下午去了西山猎户老刀那里,到现在还没回来。”

景楠的声音飘了过来:“黑函?族里有人要挑事了?”

杜衡看向西边,只见景楠正缓步走了过来,景楠的面色有些严肃,他走到周怜花面前接过他手中的黑函:“黑函我收下了,你先回去吧,我会告诉玄御。对了,黑函的主人是谁?”

周怜花看了看杜衡,像是有些避讳。杜衡很快就理解那一眼的意义,他连忙走向楼房:“你们说吧,我回避。”

笑笑这个小没心肝的呼噜噜的,杜衡轻轻的拍着他毛茸茸的肚皮。他完全睡不着了,他有一种村子里面很快就会发生大事的感觉。作为修为最弱的人,他心情有些不舒服。

杜衡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昏昏沉沉之中做了不少梦,结果醒过来的时候都忘了。唯独一开始的那个竹林中玄御亲他的梦分外的清晰。

然而更加劲爆的梦他都做过,和之前那些缠绵相比,心动什么的就太小清新了。

杜衡很快就整理好心情下了楼。周怜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一晚上院子的门都没关。杜衡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才意识到,玄御昨晚没回来。

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杜衡反正觉得不太好受。理智告诉他,玄御今天回来比较安全,可是感情告诉他,他的等待并没有结果。

杜衡惆怅得不行,于是今天的早餐只有白粥。

景楠难得一大早起床,他看到白粥脸都皱起来了。他的筷子在粥水里面搅了搅:“我发现了,只要玄御不在家,你就开始敷衍我。以前好歹还做个小油条,烤个小麻糕。现在直接用白粥忽悠我,连豆腐汤都懒得做一碗了。我看透你了姓杜的,你心里只有你家玄御,根本没有我。”

杜衡指了指桌上的小酱菜:“这是专门为你做的酱瓜,搭配白粥最好了。”

景楠夹了酱瓜开始咔嚓咔嚓:“给玄御做大餐,又是做双皮奶又是烤蛋挞,结果到我这里竟然只有酱瓜?还说不偏心,你的心都偏到东海去了。”

杜衡一脸懵逼:“你怎么知道我烤了蛋挞?”是不是又是笑笑说的?

景楠哼了一声:“还不把你的蛋挞交出来?非要我自己去冰箱拿吗?”

杜衡本想着今天早上就拿蛋挞来招待景楠他们,可是被黑函的事情一打扰,他就忘得差不多了。这会儿他有一种被人抓包的尴尬,他连忙取出了几只蛋挞放在了桌上,等下温琼笑笑他们都能吃。

杜衡默默的喝粥,他其实一肚子的心事。

景楠咬了两口酱瓜后笑嘻嘻的看向杜衡:“是不是有一肚子的事情想要问?问吧,别憋坏了。我可不是玄御,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

小馄饨对着景楠叫了两声,景楠捡起一根酱黄瓜砸它脑袋上:“闭嘴吧你。”

杜衡吱吱呜呜的:“那个……黑函……”

景楠笑吟吟的看向杜衡:“说起来,杜衡你知道玄御是什么种族吗?”

杜衡摇摇头,他喝了一口粥,本来醇香的白粥喝在嘴里不知道为什么泛着苦味。杜衡说道:“玄御说,窥探他种族的人,要么成为他的道侣,要么被他吃掉。我一直没敢问。”

景楠嗤笑一声:“得了吧你们两,都同床而眠了还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我来跟你说,玄御他是东海里面的种族。他们一族有个规矩,要是族里面有谁对另一个看不惯,可以约他决一死战。黑函就是生死契,每人一份放在本命灵剑里面。”

杜衡猛然想起了什么:“可是玄御的本命灵剑不是被讹兽骗走了吗?”

景楠淡定的点头:“是呀,小玉上次接到他们一族黑函的时候本命灵剑还在呢。”

话音一落杜衡白了脸:“那玄御回去怎么办?没有本命灵剑,他会不会被同族的打死?”

景楠吸溜了一口粥:“这就难说了,说不定小玉能一拳打死那个挑衅的,也说不定小玉会给对方一拳打死。这种事情看运气了,不过没有本命灵剑的小玉肯定要弱一些。”

杜衡声音都有些颤抖了:“那……能不能不回去?”

景楠摇摇头:“很遗憾,他们一族的规定就是黑函一出,接到黑函的另一人就算在天涯海角也要赶回去,除非另一人身死,不然这场决斗避免不了。要是小玉不接黑函,就被视为认输,一旦认输,他们一族就再也不会有他的名字。”

杜衡完全吃不下去了,他说道:“玄御接到黑函就要回去吗?比试有没有时间限制?我们有没有时间去找到他的本命灵剑?”

景楠放下了手里的碗,他似笑非笑的看向杜衡:“杜衡,你以什么身份去找玄御的本命灵剑?你又是以什么身份来问这些问题?”

杜衡张张口:“我和玄御是好兄弟,是最信任的朋友。”

景楠轻笑一声:“你回答我之前最好摸摸自己的胸口,论相知相识,我和凤归比你更有资格成为玄御的兄弟和朋友。他不缺朋友,更不缺兄弟。”

杜衡被景楠怼的说不出话来,他讷讷的说道:“你是说……我不配吗?”

景楠笑着摇摇头:“不,我和你讨论的不是你配不配的问题。而是你的本心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不着急,你可以慢慢想。反正小玉回来也不会现在就去东边应战。你要是在他离开之前给他一个很好的答案,说不定他能带你一起回宗族哦。”

杜衡心里乱成了一堆麻,温琼进门的时候就看到杜衡像是没头苍蝇一样的乱转。温琼疑惑的问景楠:“哎?他怎么了?”

景楠喝了一口粥说道:“被我戳心窝了呗。小琼你尝尝今天的酱菜,脆甜脆甜的挺下饭。”

温琼立刻来劲了:“真哒,我就喜欢杜衡做的小酱菜,好吃!哎?这个圆圆的花朵很别致啊,看着就好吃。”说着温琼美美的盛了一碗白粥呼啦呼啦的喝粥吃酱菜去了,餐桌前的三人吃的有滋有味。

第一次吃到蛋挞的温琼惊喜万分,她一口气吃掉了三个,撑得走快走不动路了。

杜衡嗓子里面却又干又涩像扎了一根芒刺,吞吞口水还有些血腥味。

吃过早饭之后,景楠回去收拾东西了,他等下要带杜衡去南山南边捉野鸭子。笑笑也想去,于是村子里面就剩下了温琼看家。

就在杜衡心不在焉的收拾厨房准备去南山的工具时,玄御终于回来了。玄御似乎忙了一宿,他眼中都出现了血丝,身上的衣衫也有些凌乱。

看到杜衡的那一瞬间,玄御褪去了疲惫露出了温柔的笑容:“我回来了,阵法破损得有些厉害,我修了一宿才修好。”

杜衡张张口看向玄御,他觉得眼眶有点酸涩,他什么都没说得出来。

玄御上前给了杜衡一个拥抱:“让你为我担心了,抱歉。”

杜衡回抱住了玄御,怎么办,这么好的玄御,他不想看到他受伤,更不想失去他。

玄御轻轻拍了拍杜衡的后背:“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杜衡干涩的说道:“昨天晚上周怜花送来了黑函,说是你们一族的人要找你生死战。我问了景楠,景楠说没有本命灵剑的你肯定会受影响。玄御……”

杜衡的声音有些哽咽:“玄御,景楠问我,我是你的什么人。他说你不缺朋友也不缺兄弟,我想了想,我好像一直在拖你后腿。”

玄御正在翻看黑函,听到杜衡说话,他一把合上了黑函。他拉着杜衡坐在椅子上:“你没有拖我后腿,你做的很好了。杜衡,你做的很好了。”

杜衡难受极了:“没有本命灵剑你怎么办?你会不会被你的同族打死?我要到哪里帮你找本命灵剑?”

玄御轻轻的捧住了杜衡的脸,两人四目相对。杜衡脑子里面顿时又开始晕乎乎了,他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像极了昨天在梦中的场景。

玄御微笑道:“你能在这里,我已经很开心了。杜衡,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你放心,就算没有本命灵剑,我也不会那么容易被同族打败。你要相信我。”

杜衡在玄御眼中看到了星辰,莫名的他心中的抑郁飞走了很多。玄御眼中有血丝,他看起来很疲惫。

杜衡不再矫情,他说道:“家里有白粥,我还给你烤了蛋挞。你吃完了快去睡一觉,有什么事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再谈好不好?”

玄御笑了:“好,我听你的。”

杜衡给玄御盛了一碗粥,他将腌制出来的小酱菜放在了玄御面前:“这是昨天腌制的小酱菜,景楠和温琼他们都觉得好吃,你快尝尝?哦,我给你拿几个蛋挞来,你当点心吃了。”

杜衡坐在桌边看着玄御一口一口的喝着粥,玄御时不时的会抬头看看他。每次四目相对,杜衡都觉得心中像是有小花朵在绽放。

能够坐在餐桌旁边看着玄御吃他做的东西,杜衡觉得这就是一种幸福。

159

玄御对蛋挞表达出了高度的热爱,他一口气吃了三只。鲜嫩的蛋挞比双皮奶更加细腻嫩滑,最重要的是能拿在手上吃。玄御对此爱不释手,差点忘了正事。

玄御说道:“刚遇到景楠,景楠说昨天下午你遇到朱厌了?”

杜衡这才想起来:“是的,好大一只,还是我们小馄饨给咬死的。景楠问我要不要吃掉朱厌,我没吃过那东西。看着都渗人,别说吃了,但是要是不吃,总觉得食物大神会惩罚我。”

玄御道:“等下我来收拾,你和景楠去南山那边注意安全,那边水多,注意别落水了。”

正说着景楠已经站在门口呼唤杜衡了:“走啦杜衡,还和小玉在说亲热的话呢?走吧,我们去捉鸭子去!”

杜衡连忙背起了背篓,他对玄御说道:“我去去就回,你吃完了好好睡一觉。收拾东西什么的先放一放。”

说起来,这还是杜衡到村子之后第三次出村子,前两次都是去灵溪镇。而这一次他要在家附近转悠了!

等杜衡走到村口的时候,他才发现上一次出村子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他刚到村里的时候,村口的大树下都是白雪,只能看到浅浅的溪水从道木下的巨石上流淌走。

而这次再过村口,他看到了仙境一般的画面!村口的巨树下有层层叠叠的台阶一般的青黑色的山石,杜衡感觉这些山石像是老家电视里面介绍的梯田一般,每一块山石上都有一块或大或小的蓄水的地方。

山石上的水来自东山,水流从山上流淌下来的时候只有潺潺的一条线。可是它们越积越多越流越快,它们一层一层的从最高处往下滑落,经过山石上面的蓄水池,一路叮叮咚咚的向着下方的池塘流淌而去。

道木下有一个鸭蛋形的小池塘,这个池塘中的水来自环绕着村子的石头河,也来自泉水旁边的山石上。本来激烈流淌的溪水到了村口就意外的平静了下来,水质清冽的池塘中还能看到游鱼在游弋。

可是不能小看这个池塘,若是觉得它只是一个小池塘可就大错特错了。这里的水很深,深到杜衡都无法探知的地步。

杜衡为什么会有这个认知呢?是因为他眼睁睁的看着牛儿从水中冒出了脑袋,天地良心,牛儿在水底的时候,他以为那只是一条蓝色的鱼!

看到杜衡盯着池塘看,景楠笑道:“牛儿平时就住在这里,偶尔会在山石上晒太阳,要不然就去灵田中吃草。你以后要是需要牛儿拉车,直接到这里来唤它一声就好了。”

牛儿对着杜衡打了个响鼻,它身上的皮肤已经变成了蓝色的鱼鳞,健壮的牛蹄子也变成了柔韧的鱼鳍。杜衡连忙从储物袋里面掏出了两个咸鸭蛋来喂牛儿:“牛儿,最近开荒辛苦你啦。”

牛儿长舌一卷将咸鸭蛋吞到了口中,它温顺的哞了一声,然后潜到了水中不见了踪影。

杜衡咋舌:“这个池塘的水好深啊,我第一次到村子里面来的时候竟然没有发现它!”

景楠笑道:“你来的时候天寒地冻,水面被冰封住了,确实不容易看到。不过这个池塘的水确实深,这里的水连通着南山的水域,有时候牛儿会跑去南山南边玩耍。不过具体有多深我没探知过。”

过了池塘没多久,就看到了来时的山坳,山坳像是被刀劈了一般笔直,不管看多少次杜衡都觉得一棵树村子的入口像是天堑。

然而他们这次却不从山坳出去,景楠带着杜衡绕过了道木下面层层叠叠的山石,在山石的东边有一条上山的小道。景楠带着杜衡从小道往上走:“这是近道,要是从外面绕圈子要多走好多路。”

小道上布满着碎石,两边长满了野花和杂草。杜衡抬头看了看头顶,两边的树木伸出了枝条遮住了头顶大片的天空,从树叶的空隙中,他能看到头顶的蓝天白云。

小道东边有一个小水沟,水沟里面有溪水潺潺流淌的声音。走了一段路之后,小道和水沟渐渐拉开了高度,走在小道上往东边一看,能看到一个不小的坡度。

若是平时一个人走在这条幽静的小路上,会觉得有点害怕!

他抬头看向走在他前面的景楠,景楠背后背着一个背篓。偷懒的笑笑又钻到了背篓中,这会儿他正从背篓中伸出脑袋对着杜衡咻咻的笑。看到笑笑的笑容,杜衡刚刚生出的那点害怕的情绪就飞走了。

景楠笑道:“我明明只带了你一个人出来,可是现在我觉得我带了一个军团出来。”

景楠说这话是有道理的,他的背后背着笑笑和两只小鸡,脚旁边还跑着小馄饨。一棵树村子的小动物们总共就这么多,大部分都在这里了。

杜衡回应道:“他们也想过去看看热闹,年年岁岁小馄饨和我一样,还没看过山那边的景色呢。”

景楠道:“放心吧,我们很快就会翻过南山,前面有个小山洞,穿过山洞就到了。”

说话间,杜衡看到前方的山石交叠,山石中出现了一条能容两人并排行走的通道。杜衡觉得这里的风景有点像他在老家旅游时候走的溶洞,和溶洞一样,山石上偶尔会落下一两滴水滴。只是这里却没有溶洞中那股味道,头顶上还会偶尔洒下一两团光团。

通道中湿漉漉的,地上生了一层青苔。景楠一边走一边说道:“走的时候注意一些,别滑倒了。”

杜衡轻松的说道:“放心吧,好歹我也是修士,就算滑倒了,爬起来就是。”

景楠是个很容易让人放下心来的人,而且他还很八卦。走在山洞中景楠又开始八卦了:“杜衡,你对小玉有什么看法吗?”

杜衡道:“哎?玄御人很好啊。”

景楠道:“你对我说句实话,你们两同床共枕这么久,做过没?”

杜衡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幸亏周围光线不好,他才遮住了自己通红的老脸。

小馄饨叫了两声,杜衡不好意思的爬了起来:“你说什么呢?真是的……”

景楠贱兮兮的:“嘿嘿,小玉不行啊。”

杜衡一本正经:“景楠,你别这么说小玉,他是个君子,正人君子。”

景楠双手一摊:“好吧,正人君子。”

又走了两步,景楠又开始犯贱了:“我那里有很好的助兴丹药哦,需要的话随时来拿。”

杜衡……想打死景楠,可是又想打死自己。

就在杜衡觉得自己快要招架不住景楠的盘问时,他眼前豁然开朗——他们已经穿过了山洞了。

杜衡站在山洞口看傻了,原谅杜衡才疏学浅,现在只有两个字能形容眼前的美景——仙境!

山洞外有一汪绿油油的湖泊,湖泊被山峦包围着,恬静又美好。瓦蓝色的湖水上还有没有散去的雾气,雾气遮掩中的湖泊像是娇羞的少女。

湖泊很大,像是葫芦一般分成了两部分,杜衡他们正处于葫芦底部,他们要去的地方在葫芦口处。

若是普通人想要过河,必定要有一叶小舟,再不济也要有个竹筏。可是对于修士,他们渡河的手段就太多了。随便飞身而起或者御水而行,速度又快又潇洒。

就在杜衡以为景楠准备御风而行的时候,景楠挥了挥手,只见湖面上的雾气散了,湖面上出现了一条白色的细线。

细细看去,这是一行露出水面的石头,这些石头长宽都有两尺,石头间也有两尺的间隙。

景楠优哉游哉的顺着山洞下面的台阶走到了湖泊的边缘,他率先踏上了石头。杜衡愣神的功夫,景楠已经在石头上走得只剩下一个背影了。

杜衡嗷的一声就追了上去:“等等我!”

长这么大,杜衡从没想过他会像学步的孩童一般每走一步都要看着地上。他生怕自己一脚踩空从台阶上滚到了湖里,湖水里微微泛着涟漪,他不知道涟漪下面有什么。

景楠缓声道:“这里的景色很美吧?”

杜衡敷衍的说道:“嗯,美!”

景楠站在石头上转过身:“一心只想着摸着石头过河的人是欣赏不到这种美景的,杜衡,你太紧张了,胆子太小了。放开步子往前走就行,别担心会落下水,就算掉下去再爬起来就行了。”

杜衡觉得景楠说的有道理,他环顾四周,水雾飘渺群山环抱,这真的是个风景绝佳的地方。再看景楠犹如闲庭信步,好像他确实太紧张了。

杜衡放开了步子学着景楠的样子看着周围的景色,走了几步之后他放开了手脚。这种水上的石头路也没什么难走的么,杜衡觉得还挺享受的。

就在杜衡嘚瑟的时候,他听到小馄饨一声狗叫。随即他脚下一空,眼前的世界猛地旋转了起来。

杜衡看到景楠悠闲的站在前方的石头上微笑的看着自己,他自己则重重的掉到了水中,像是个三百斤的胖子激起了巨大的水花。

喝了一口水的时候杜衡脑子里面想的竟然是这个问题:他这段时间都修行了啥?都已经是筑基期的修士了,竟然还会掉到湖里!说好的身轻如燕呢?

嗯……湖水不错,又凉又甜。

※※※※※※※※※※※※※※※※※※※※

景楠:小玉你真的不行啊,同床共枕这么久竟然只敢偷偷摸摸。

玄御:欲速则不达,要徐徐图之。

景楠:我帮你一把,不用谢。

玄御:……老狐狸又想做坏事了。

有人说感情线慢?哼哼哼,过两天直接上垒让你们瞅瞅,老猫也是老司机!

喜欢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com)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手打吧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方便以后阅读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七十二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七十二章并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