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作品: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作者:老大白猫|分类:幻想奇缘|更新:2020-09-06 21:59:41|字数:9556字

151

笑笑第一次看到新鲜的蚕豆, 他吃过叔叔带回来的五香蚕豆,可是那种蚕豆老的咬都咬不动,一粒粒的暗红又干瘪。哪里像是筲箕中又嫩又大的蚕豆看着好看又好吃?

笑笑蹲在筲箕旁边时不时的啾一声, 他抬头看看杜衡。杜衡解释着:“这个等下做葱油蚕豆, 又嫩又香, 你会喜欢这个味道。”

笑笑眯着眼睛咻咻的笑着,他喜欢看着杜衡做菜,无论荤素做出来都好吃。

景楠背着一个箩筐走了进来:“杜衡,我家的李子熟了。”

听到李子两个字,笑笑顿时就跳起来了, 他围着景楠的脚蹦跶着, 小翅膀不停的挥着。景楠笑吟吟的把箩筐放下:“要是搁在往年,笑笑早就蹲在树下守着了, 今年有了你, 他往我家院子跑的次数都少了。”

笑笑跳到了箩筐中, 杜衡神识一扫, 只见箩筐中放着满满一筐紫红色皮的大李子。李子上还沾着果粉, 杜衡有些诧异:“哎?这个季节就有李子了吗?”

现在才刚三月末,怎么就有李子了呢?不过杜衡很快想到景楠家院子里面逆天的阵法, 他都在大冬天吃过雪梨,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笑笑咔嚓咔嚓的开始吃李子了, 他头一偏, 院子里面的地上就出现了一粒粒的果核。杜衡看着就觉得酸, 看到笑笑一个接一个的吃, 他口水都出来了。

景楠道:“这种李子挺好吃的, 我多摘一些你和小玉分着吃。家里树上还有一些, 吃完了你自己过去摘。”

这段时间景楠提供了不少灵果和蔬菜, 杜衡没种菜的那段时间,蔬菜基本都是景楠提供的。

杜衡感激的说道:“谢谢景楠。”

景楠伸出脖子看了看廊檐上的筲箕,然后转到了厨房里面看了水池。景大仙儿皱着眉头出来了:“咱家断肉了?怎么都是素菜?”

杜衡笑道:“不是泡了腊肉的吗?等下蒜薹炒腊肉啊。春天就该吃点清淡的。”

景楠眉头皱得更深了,他看向玄御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咱都是食肉动物,杜衡是准备把我们都当兔子养?”

玄御和杜衡一条心:“天气热起来了,要吃点清淡的对身体好。”

景楠郁闷的摇摇头:“哎……这日子过不下去了。凤归一走,我连肉都捞不着吃了,这小日子太煎熬了。”

杜衡看了看他的筲箕,只见筲箕中红红绿绿一片,确实没什么肉啊。想到过年的大鱼大肉,再看看这几天的清粥小菜,杜衡觉得他有点对不住景楠了。

杜衡想了想:“要不……中午吃清淡些,晚上我做你爱吃的鸭蛋鸡枞汤?”

景楠一脸失落:“我已经连吃一只鸡都不配了吗?你给我来只鸡又能如何?”

杜衡头痛的挠挠头发,村子里面挑食的走了一个,留下的一个看起来并没有好一点。杜衡有点委屈:“可是……中午的食谱已经定好了,现在做肉菜来不及了。要不拿冰箱里面的红烧肉对付一下?”

景楠叹了一口气萧瑟的转过身:“杜衡已经开始敷衍我了,哎……我在这里呆着做什么?我还是回去睡觉吧。”

红烧肉都不能堵住景楠的嘴了,杜衡想了想,最近好像确实没烧什么新鲜的菜色。冰箱里面景楠能吃的荤菜不是卤肉就是排骨的,连续吃了几个月下来,确实没什么新意了。

玄御缓声道:“你不用理他,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他自然会出现。你就按照你的食谱做,他爱吃不吃。”

杜衡看了看背篓中的大李子,景楠把最好的灵果都给他背过来了,他难道不能给景楠做一道新鲜的菜色?杜衡准备吃过午饭之后就去翻冰箱找合适的食材,他要做适合夏天做的荤菜,清爽不油腻鲜香又开胃的那种。

中午的几道菜都是快手菜,做起来都很简单。杜衡先做的就是葱油蚕豆,这是一道老少皆宜的小菜,做出来的葱油蚕豆软糯可口咸淡适中。在老家,这道菜基本上是宴会必备的凉菜。

做葱油蚕豆其实很简单,家家户户都会做,但是想要做到粉粉糯糯,还是有小窍门的。

杜衡以前做葱油蚕豆的时候总是先炒了在放水去煮,可是他做出来的味道和店里买的味道总是差了点。后来还是杜爸爸问来了方子,原来蚕豆先煮过再炒,就很容易变得粉糯了。

杜衡在锅中加入了两勺水,然后往水中丢了一粒八角和两勺细盐。正当杜衡准备将蚕豆都倒入到水中开始煮的时候,笑笑沉甸甸的跳到了灶台上来了。

杜衡和笑笑四目相对,笑笑对着杜衡伸着脖子,他嘴巴里面好像叼着什么。杜衡伸出手:“嗯?什么呀?”

笑笑张开了嘴巴,杜衡的手心中落了一个凉凉的李子。这个李子比箩筐中的其他李子都大!看着像是个小苹果似的,笑笑比对了一会儿才捡出了这个最大最好看的李子给杜衡送来。看着掌心中的李子,笑笑眯着眼睛咻咻的笑了。

杜衡看了看掌心,他心里软得一塌糊涂。他揉揉笑笑的脑袋:“谢谢笑笑!”

一定是笑笑看到他在忙着做饭没空吃李子才给他送来,没想到凤归享受的待遇,杜衡也享受到了。

杜衡想到了老家养的大花猫,那只花猫每次捉到老鼠都会给杜衡送来。每次看到花猫送来的老鼠,杜衡都感动得不行。现在的心情微妙的和当年的心情重合了。

当年花猫送来的老鼠,杜衡无福消受。但是笑笑送来的李子,他却能享受到。他也不管李子有没有清洗,直接咬了一口。只听清脆的咔嚓声传来,清脆的李子在口中碎裂,清甜的汁水迸发出来。

杜衡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好吃,这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李子。清甜无渣,李子皮一点酸味都没有。秒杀老家又贵又不好吃的李子!

李子肉很厚,中间包裹着一枚浅黄色的核,李子的肉和核分离开来,杜衡很容易就把核给取出来了。

三两口吃完了一个李子,杜衡觉得心情舒畅。他将李子核放在了水池旁边感谢笑笑:“谢谢笑笑,李子真好吃。”

笑笑的笑声更大了,杜衡的心情好多了。正当他拿起筲箕准备将里面的嫩蚕豆倒入到锅中时,他心念一动。然后他将大部分蚕豆倒入了锅中,筲箕中剩了两把蚕豆。

杜衡敞开锅盖任由锅中的蚕豆被水煮着,他自己则寻了一根竹签和细绳来。他将细绳拴在竹签上,然后用细竹签穿过嫩蚕豆的中间,没一会儿他得到了一条蚕豆串成的项链。

温琼进门的时候,她正好看到杜衡将这串蚕豆项链放在了灵米饭上的蒸架上。温琼好奇的问道:“你在做什么呢?”

杜衡笑道:“给笑笑做了个小零嘴。”

小时候到了吃蚕豆的季节,谁家孩子脖子上要是挂着一串蒸熟的蚕豆项链,一整天他的脖子都能高高的昂起。蚕豆蒸熟之后的味道其实远远不如用油盐调味后的其他蚕豆的滋味,但是吃的就是那份粉糯和情怀。

杜衡嘴角露出了笑容,那时候大家还会互相比一下谁家的蚕豆项链最长最大,现在想想真的幼稚透了。但是真的好开心啊!

看到笑笑给他送了李子,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想到了蚕豆项链。其实一串蚕豆项链做起来一点都不复杂,但是在他小时候大人们都很繁忙,暴躁的妈妈们被琐事烦得没那么多细腻的心思来对待自己的孩子。一串需要花时间串起来还要小心蒸熟的蚕豆项链正是因此才显得珍贵吧?

温琼看了看锅里:“你在煮蚕豆吗?这就是你说的……葱油蚕豆吗?”

杜衡看了看小锅,锅中的蚕豆已经煮了大半盏茶的功夫了,柔软的蚕豆们有些已经微微破皮了。

杜衡将蚕豆们从水里捞出来,他在锅中倒入了豆油。接下来要炒制葱油了,他准备的葱只有自己种的小香葱。

这时候小香葱已经被他分成了两半。一半香葱要和豆油一起炒成葱油,这些香葱不用切得太碎,到时候还能夹出来丢弃。另一半香葱被他切成了碎末留着备用。

油热之后,他将香葱投入锅中用中小火慢慢的煎制。葱油的味道慢慢的飘了出来,和香葱本来的味道不同,葱油的味道醇厚,一点都不刺激。

等到杜衡将微微有些焦黄的香葱捞出油锅后,他将煮过的蚕豆们倒入到锅中。蚕豆已经经过煮,不需要剧烈的翻动。杜衡稍稍搅合了几下添了一点水,水入锅之后,锅里刺啦刺啦声一片,蚕豆们仿佛受不了这种高温,一个个的开始半脱衣服了。

锅里的蚕豆们大部分破了皮露出翡翠色的豆瓣时,杜衡往锅里加入了两勺盐一勺糖。他将剩下的葱花倒入锅中稍稍翻炒片刻,一道粉糯碧绿的葱油蚕豆就出锅了。

蚕豆们油汪汪的躺在盘子中半脱外壳,外壳上沾着油亮的葱花。闻一闻葱香四溢,品一品粉糯鲜甜!

杜衡把盘子放到桌上的时候,景楠已经坐在他的位置上拿着筷子了。

杜衡:……不是生气了吗?怎么菜还没做好景楠就消气了?

景楠乐呵呵的:“哎嘿,看起来挺好吃的。”说着他夹了一口尝了尝,蚕豆一抿就化了,沙沙的豆瓣在口中伴随着调味料起舞。要是现在有一口小酒,那味道就更赞了!

景楠放下了筷子,他哼着小调溜达溜达走到了杜衡冰箱门口。杜衡一头雾水:“景楠,你要拿什么呢?”

景楠道:“我倒点酒,小玉,你要来点小酒吗?这个菜很适合配酒。”

玄御摇摇头:“不了,我下午还要去一趟西山。”

杜衡随口说道:“是啊,玄御还要出门呢,出门不喝酒,喝酒不出门。”

景楠有些遗憾,不过他很快就转移了目标。这次他盯上了温琼:“小琼呢?小琼你要不要来一点?杜衡酿的酒很不错,来一点吧?”

温琼点点头:“好呀好呀!”

152

杜衡的冰箱里面下酒菜还是能翻出来几样的,他给笑笑做的五香花生米派上了用场。再切了一点卤肉,桌上凑了三个菜,温琼和景楠就在旁边碰杯了。

杜衡无奈极了:“你们两个悠着点啊,我酿的酒后劲足,别喝醉了。”

玄御很有经验:“没事,醉了就让他们躺地上,不要理他们。”

新鲜的蒜薹散发着呛人的蒜味,一掐都能嫩得冒出水来。这么嫩的蒜薹经过爆炒之后吃在嘴里是甜的,和腊肉一起炒,春天和冬天的味道完美结合。

杜衡最喜欢春末夏初的蒜薹炒腊肉了,切的薄薄的腊肉在油锅中一炒就析出了油脂。微卷的腊肉裹着碧绿的蒜薹,只要加上一点盐,炒熟了之后杜衡能扒两碗饭。

玄御现在已经很熟悉杜衡爆炒菜的步骤了,下油,下姜丝,下肉,下料酒,然后翻炒几下倒入需要爆炒的素菜,只需要爆炒一会儿。一盘子荤素搭配的美味就成了。

杜衡嗅着蒜薹的味道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好香啊,好香好香!”

玄御夹了几根蒜薹送到了杜衡口中,杜衡忍着烫嚼着蒜薹。鲜嫩的蒜薹没有一点辣味,吃起来甜津津的。是记忆中的香味!杜衡感动得都快落泪了。

锅中的灵米饭还没有好,不然杜衡这会儿一定盛了饭美美的吃上一碗饭。

杜衡将蒜薹放到了桌上炫耀道:“尝尝蒜薹炒腊肉,这道菜你们在别处吃不到哦!”

看到这道菜,景楠想到了之前杜衡做的一道菜:“嗯……像不像杜衡做的回锅肉?”温琼想了想说道:“我觉得像之前的蕨菜炒腊肉。”

当他们一人夹了一口蒜薹品尝了之后,他们再也不觉得这三道菜味道有什么相似之处了。蒜薹鲜香爽脆甜,腊肉肥肉部分有些弹牙,虽然瘦肉的感觉有点柴,但是瑕不掩瑜,混合起来吃满口留香。

这确实是一道下饭利器!哪怕温琼他们喝着酒都觉得好吃。

酸辣土豆丝炒起来更加没压力,切成细丝的土豆丝泡水去除了淀粉之后放入锅中爆炒,加入盐、辣椒和香醋稍稍翻炒就可以出锅了。杜衡其实喜欢将土豆丝炒的软烂些,这样吃起来更下饭。但是考虑到景楠他们,他决定将土豆丝炒得硬一些,这样更有口感。

最后入锅的苋菜,长着红色叶片的苋菜全株不过十寸长。这么嫩的苋菜用来汆汤再美味不过了!

杜衡在锅中添了一勺水,然后拍了几瓣新蒜进去。白嫩的蒜瓣还没长开,蒜肉和外皮没有分开。用菜刀侧边一拍就四分五裂。入锅之后它们静静的沉在锅底等待着苋菜的大驾光临。

苋菜是一种很容易落色的菜,妖修们会提取了苋菜的汁液用来做染料。

好多人看到炒制的苋菜会吓一跳,通红的汤汁像血一样,让他们觉得惊悚。然而杜衡就喜欢苋菜汤拌饭吃,调味得当的苋菜汤特别鲜美。

苋菜需要炖煮得烂一些,而且一定要加蒜,不然吃起来一股土腥味。杜衡不爱在外头吃苋菜,一来外头的厨师为了追求速度,苋菜炒炒就端上来了,嚼都嚼不烂。二来苋菜不能爆炒,需要炖煮才能将它的鲜味给炖出来。

苋菜下锅之后,锅里的汤汁就变成了鲜红色。杜衡盖上了盖子,只要焖煮大半盏茶的功夫,苋菜汤就能出锅啦。

锅里的灵米饭熟了,揭开锅盖之后,杜衡首先将变成黄色的蚕豆项链给挑到了干净的盘子里面。玄御看向这串项链,他缓声问道:“这是什么?”

杜衡再一次解释道:“蚕豆项链,给笑笑戴着边玩边吃的。”蒸得粉糯的蚕豆从绳上面揪下来就能丢到口中,省着点玩一串项链能玩一下午哪!

听到有好玩的,笑笑立刻飞到了灶台上。他歪着脖子看着盘子中的蚕豆项链:“啾?”

杜衡笑吟吟的将项链套到笑笑的脖子上:“这个,下午饿的时候可以揪下来吃,一边玩一边吃。”

笑笑低头看了看深深的陷入他羽绒中的蚕豆项链,他扭了扭脖子然后快乐的接受了这份特别的礼物。

苋菜汤好了之后,杜衡终于能坐下来吃饭了。桌上的菜看着比较素净,但是说真的,比起一桌大鱼大肉,杜衡更加喜欢这种家常菜。

杜爸爸经常对杜衡说,说杜爷爷说,老百姓活在世上能有粗布衣衫菜饭饱就是幸福。杜衡以前不是很理解,能有大鱼大肉为什么要吃粗茶淡饭。可是现在想来,家的滋味,生活的哲学就蕴藏在这一粥一饭里面了吧?

过日子就是这样,朴实而平淡,耐得住寂寞才能经得起诱惑。

笑笑看到杜衡用苋菜汤拌饭,他也拌了一碗来吃。说真的,他觉得苋菜汤的滋味远远不如杜衡做的其他的汤,杜衡之前做的鱼头汤、猪肚鸡汤、鸡枞鸭蛋汤……随便拎出哪一种汤的味道都比这碗汤好喝。

笑笑本来想挑食,可是看到杜衡和玄御在美美的吃饭,他也就老老实实的喝下了这碗素汤。说来也怪,苋菜汤入了肚子,胃里却无比的踏实。

杜衡在老家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有趣的规律,当他在家里吃一段时间的饭之后,他会觉得外头的饭菜好吃。哪怕爸妈是开私房菜馆的,他还是会觉得外头的滋味鲜美。

可是当他连续在外头吃上几天之后,他又会觉得家里的味道好吃。

景楠脸颊上已经出现了红晕,他端着酒杯看着院子中正在觅食的两只小鸡双眼已经迷离了。杜衡一抬头,就看到景楠若有所思的样子,他戳了戳玄御:“玄御,你看景楠,他是不是喝醉了?”

玄御眉头微微皱起:“景楠和凤归酒量好,这点酒不至于醉。”

景楠转过头来看着杜衡,他竟然认同的点点头:“嗯,我清醒着呢,一点都没醉。”

杜衡嘴角抽抽:“你可悠着点啊,喝醉了我可拦不住你。”

景楠轻声一笑,他突然对杜衡说道:“南山的南边,杜衡还没去过吧?”

杜衡一愣:“哎?没去过。”

景楠抿了一口小酒:“南山的南边有一个湖,这两天有很多野鸭子在湖边下蛋。想去看看吗?”

杜衡看了看玄御,景楠是不是喝多了?之前还对杜衡说没结丹不能越过南山脚下的石头河,现在竟然要带杜衡去南山那边的湖里面看鸭子下蛋?杜衡一下跟不上景楠的想法,他有点懵。

玄御轻声对杜衡说道:“想去就去吧,有景楠陪着问题不大。”

景楠微笑道:“那我们明天早上去南山那边捡鸭蛋,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说完这话之后,他一口闷了杯中的酒,然后放下了酒盏摇摇晃晃的走向了客厅的方向。

杜衡追着说道:“景楠,你没吃午饭哪,要去哪里?”

景楠的声音传来:“酒劲上来了,我去眯一会儿。小玉,我借你家楼下的床躺一会儿。”

杜衡有些担心的问玄御:“景楠没事吧?”

玄御道:“没事,估计是今天的菜色不合他胃口。”

杜衡郁闷的扒着饭,景楠太挑食了,真令人头疼。

这时候温琼噗通一声趴在了桌上,杜衡一口饭卡喉咙口差点呛到了。他惊得差点跳起来:“怎么了?怎么了这是?”

温琼面若桃花,她倒在桌上还砸砸嘴巴。玄御的灵气在温琼体内循环了一圈,然后他面色有些古怪:“醉了。”

这位是真醉了,杜衡觉得温琼没喝几杯吧?没想到温琼的酒量和他的差不多,明明不能喝酒,为什么要逞能?

杜衡看着玄御抱着温琼离开的背影,他有些郁闷的问笑笑:“笑笑,今天的饭菜真的不好吃吗?”

笑笑打了个饱嗝:“啾啾~”好吃呀,杜衡做的荤菜素菜都好吃!

温琼这一醉也不知道要醉到什么时候,玄御将她交给了凤归的女史照顾,这样就省的杜衡来回跑了。

玄御收拾好了东西站在院门口对杜衡说道:“要是我今晚回来得比较晚,就不要等我了。”

杜衡笑道:“没事,你不用管我。你路上注意安全,要是太晚了就别回来了。”

玄御对着杜衡笑了笑就撑开了伞走向了西山的方向,说真的,看着玄御离开的背影,杜衡觉得心里不舒服。

玄御之前也去过西山给老刀修补阵法,那时候杜衡虽然也牵肠挂肚,但是那次的情绪比这次淡得多了。

看着玄御的背影一点点的消失在景楠家屋后,杜衡的心里像是有一根绳在勒紧。玄御还没出村子,杜衡就在担忧他了,他担忧玄御在路上遇到危险,担忧他不能安全的往返。明知道他的担忧是多余的,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

一定是该死的春天让他胡思乱想,有这个胡思乱想的功夫,他还是好好的修行种菜去!顺便还能翻翻冰箱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食材做点清淡的美味。

153

结果还真被杜衡翻出了两只鸭子两只鹅。储物袋真是太大了,杜衡之前做烤鸭的时候以为他已经把鸭子都用掉了,结果没想到储物袋里面不但还有剩下的鸭子,竟然还有鹅。

杜衡将鸭子和鹅放在了木盆中,光溜溜的四只家禽伸着长脖子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笑笑在木盆旁边转了几圈,他抬头看向杜衡:“啾啾啾?”是要做烤鸭吗?他喜欢烤鸭!

杜衡笑道:“不,这次我们吃点清淡点的,我们吃盐水鸭和盐水鹅。”

比起烤鸭,清爽的盐水鸭和盐水鹅比较适合在天热的时候吃。皮脆肉嫩的盐水鸭鲜嫩可口,又不需要过多的调味。以杜衡对景楠的了解,他应该会喜欢这个味道。

笑笑没吃过盐水鸭,他想象不出那个味道。他低下头从项链上扯下几粒蚕豆嚼了嚼,然后圆滚滚的蹲在了木盆旁边看着杜衡做事。

杜衡将鸭和鹅泡在了清水中,他一边搓洗着鸭子一边对笑笑说道:“笑笑,你知道鸭子和鹅的区别吗?”

笑笑摇摇头,杜衡笑吟吟的说道:“鸭子是扁嘴,鹅是圆嘴,你看。”

杜衡伸出双手捏住了鸭头和鹅头伸到了笑笑面前,笑笑盯着两只脑袋看了看。确实如杜衡所说的那样,鸭子的嘴巴扁扁的,而鹅的嘴巴比鸭子的要圆润一些,并且鹅头上面还长着一个圆形的凸起。

杜衡将食材身上的绒毛和多余的油脂给去除了,还手起刀落将它们的屁股给切了。老家的熟菜店里面,为了保持食材的完整性,屁股往往会跟着食材一起下锅。但是卤制完成之后,卖卤菜的老板会将屁股给切了放到旁边。

会有人专门去熟菜店买鸡鸭鹅的屁股回去喂狗,杜衡在老家买熟菜的时候也会向老板多要两个鸭屁股回去喂自家或者邻家的狗。

原本他也准备留着鸭和鹅的屁股给小馄饨加餐的,可是这段时间他发现了,小馄饨似乎是一只不太寻常的狗子。作为一只狗,它竟然挑食。杜衡之前丢给它鸭屁股,它竟然嗅了嗅就转身走了。

后来玄御对他说,小馄饨身上有灵兽血统,它不太爱吃动物身上的污秽部位。从那之后杜衡偶尔投喂小馄饨就比较注意了,毕竟他不想投喂了之后被玄御说。

清理好了食材之后,杜衡将木盆搬到了露台上去。食材需要浸泡半个时辰之后再晾干,然后抹上炒好的花椒盐腌制一个时辰后下卤水锅。

露台上面的阵法能让时间缩短,趁着浸泡的功夫,杜衡要去炒制花椒盐。

杜衡取出了一碗盐,他估摸了一下应该有一斤多重。修真界的鸭子和鹅比老家的大,老家腌制一只鸭子需要三两盐,到了妖界需要用盐的数量应该要增加一些。

杜衡想到了景楠的天狐称,他觉得还是用天狐称称一下比较靠谱。于是他放下了手里的盐走到了楼下的房间中,不知道景楠醉成什么样了,也不知道他能不能顺利的拿到天狐称。他准备瞧瞧看一眼,要是景楠睡着了,他就不打扰他了。

杜衡轻轻的推开房门,不知怎么回事,杜衡感觉门推开有点费力,像是门口卡了什么东西似的。他从门缝中中探头看了看,结果他什么都没看见,只看见了一片白。

房间中像是堆满了银白的绒毛一般,杜衡伸出手摸了摸,他摸到了柔顺又光滑的毛毛。

正当杜衡满脑子疑惑的时候,眼前的毛突然动了。杜衡只觉得眼前的毛像是流水一样滑到了一边,然后房门就打开了。

杜衡推开了门却站在门口不敢进去了,他目瞪口呆的看着房间中山一般的巨兽。他看到了一只纯白色的动物闷着头在睡觉,方才流动的白色毛正是他尾巴上面的毛。

杜衡站在房门口感觉自己打开了异时空的大门,他快不认识自己家了。他楞在门口忘记自己是来干嘛的了。

眼前的动物又高大又优雅,杜衡只能从它起伏的肚子上认出它的轮廓。这只动物头朝着房间里面,他的尾巴环绕在他身边。杜衡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动物,他嗅到了他身上淡淡的草药香味。

这是景楠的味道,景楠常年和草药打交道,他身上的味道很淡雅。这动物是景楠!

他看到了景楠的妖形!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景楠他是妖修,有妖形很正常!看到这样的景楠,杜衡被震撼得说不出话来。他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妖形,不由自主的就看呆了。

笑笑啾啾啾的扑着小翅膀从杜衡身边飞到了房间中,杜衡猛然回过神来,他看到笑笑一头扎到了景楠的肚皮上,然后顺着肚皮上的毛往下滑。笑笑就像是玩滑梯一般玩的不亦乐乎,房间中都是他的笑声。

这时候从杜衡身边伸出了一条白色的巨物,杜衡定睛一看,那是景楠的尾巴。景楠的尾巴毛茸茸蓬松松,比杜衡看到过的任何尾巴都要奢华。那尾巴上面的毛都闪着银色的灵光哪!尾巴挥动的时候就洒下一片灵光,真是太美丽了。

景楠睁开了双眼,他的双眼是灿烂的金色。杜衡看到了一只巨大的狐狸脑袋抬了起来,他的目光不由得跟着景楠的双眼移动。

景楠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他的尾巴从杜衡脸上轻柔的擦过。银白色的毛又香又软,蹭到脸上软到了心里。杜衡伸手摸了摸景楠的尾巴,要不是最后一丝理智还在,他真的想滚到毛山里面打个滚啊!

这时候杜衡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景楠的尾巴好像太多了吧?杜衡数了数,如果他没数错的话,景楠有六条尾巴?

这时候房间中银白色的灵光一现,景楠慵懒的躺在了大床上。他一手搂着笑笑一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我难得睡个午觉,你也太闹腾了。”

笑笑咻咻的笑着,他在景楠的怀里蹭着,似乎期待景楠赶紧变成妖形,他能再玩几次滑梯。

景楠的声音有些沙哑,他披头散发躺在床上的样子说不出的魅惑。他挑起眼帘似笑非笑的看向杜衡:“找我有事呀?”

杜衡如梦初醒:“哦哦,有事的,天狐称能借我用一下吗?”

景楠抬了抬手,他的袖管中飞出了一尊黑色的天狐称。天狐称稳稳的落到了杜衡手里,杜衡道了一声谢谢。

正当杜衡准备离开的时候,景楠开口了:“杜衡,你看到我妖形了吧?”

杜衡猛地站定了,他想到了玄御对他说的话。妖族的妖形不能随便看的,看到了要负责的!杜衡挣扎了一会儿还是准备老实交代:“嗯……看到了。”

景楠坐在了床上,他抱着笑笑眯着眼睛问杜衡:“你就没有什么想要问的?没什么想对我说的?你对我,一点都不好奇吗?”

杜衡想了想说道:“自然是好奇的,我从没看到过这么壮观这么优美的妖形,眼睛都看直了。不过我还是要对你说句抱歉,我进门的时候应该敲门的,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应该得到你的允许才进门。”

景楠哈哈的笑了起来:“谢谢,能得你这样的评价,看来我的魅力还是挺大的。如你所见,我是九尾天狐一族的。”

杜衡嘴巴都震惊的变圆了:“九尾??”传说中最高级的狐狸?九尾?

景楠对着杜衡招招手,杜衡竟然呆呆的走到了景楠面前。景楠慵懒的说道:“你,还想看一看我的妖形吗?”

杜衡点点头后又觉得不妥:“我当然想的,只是让不让我看妖形应该由你决定。景楠,你真厉害,你竟然是九尾啊!”

景楠眉眼含笑,他身后出现了一团蓬松的尾巴。他有些遗憾:“可是现在只有六尾了,没能让你看到我最好看的样子。抱歉啊。”

这有什么可以抱歉的?杜衡盯着那一团尾巴,爪子又控制不住的想要伸手摸了。

景楠的尾巴灵动得不行,他人坐在尾巴环绕中,尾巴就像靠垫一般托住了他的身体。长长的尾巴在床单上随意的晃动着,杜衡的目光都被这些尾巴给吸引了。

杜衡原本以为,村子里面颜值第一人是凤归。凤归的霸气和妖艳有目共睹,可是现在的景楠看着无比魅惑,不愧是最高级的狐狸精啊!

就在杜衡要伸手摸景楠的尾巴时,小馄饨站在房门口发出了低声的威胁声。杜衡不好意思的缩回了手,他看到毛茸茸就想摸的习惯到底什么时候能改一改?

景楠叹了一口气,他收回了尾巴后又懒懒的倒在了床上:“好啦,天狐称也拿到啦。你今天看到了我的妖形,总要做点好吃的来交换吧?”

杜衡笑道:“今天做盐水鸭和盐水鹅,保证你会喜欢那个味道。”

景楠看了看小馄饨,他摸了摸唇说道:“我很期待。”

杜衡招招手:“笑笑,我们出去了,别打扰景楠睡觉了。”

笑笑啾啾的从床上跳了下来,没一会儿房间中就只剩了景楠一人。景楠靠在华丽的尾巴上,他打了个哈欠郁闷的说道:“没良心的,也不问问我为什么只有六条尾巴。以前还有点好奇心,现在连问都不问了。”

过了一会儿后景楠对着空气抱怨:“还有你,瞒得了初一还能瞒得了十五?严防死守的反而不好,没听过一句话吗?堵不如疏。”

房间中传来了玄御的声音,可是环视一周后却没看到玄御的影子:“不想让他想起那些事,哪怕晚一天也是好的。景楠,那些回忆对于他而言,太痛了。”

※※※※※※※※※※※※※※※※※※※※

去世的爷爷经常对猫爸说:老百姓过日子,就是粗布衣衫菜饭饱。以前不是很懂,但是现在越来越理解了。外头的饭菜再好吃,吃完了胃里不踏实,在家里哪怕吃汤泡饭,吃完了胃里也舒服。

小时候我可羡慕别的孩子脖子上能挂着蚕豆项链了,可是家里爸妈太忙,我羡慕了整个童年都没能得到一条。_(:з」∠)_

葱油蚕豆的方子可行,我试过,做出来的还挺好吃,和酒店里面的味道差不多,大家做的时候记得撒一点糖,加了糖之后蚕豆才会更鲜。

我挺喜欢苋菜的,然而外头烧的苋菜真的吃不下,爆炒之后端上来的苋菜咬不动一股青草的味道。苋菜要嫩嫩的用来汆汤,煮的用铲子一碰就烂了。那时候鲜味才出来,用那个汤拌饭,好吃~

景楠:我不想吃蚕豆和苋菜,我只想吃盐水鸭,看了我的妖形必须用盐水鸭来交换!

喜欢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com)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手打吧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方便以后阅读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七十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七十章并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