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作品: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作者:老大白猫|分类:幻想奇缘|更新:2020-08-26 06:00:00|字数:10046字

118

用灵气代替自己的手做事?杜衡之前有试过将灵气附着在使用的工具上面做事, 做事的时候会感觉轻松很多。但是听温琼的意思,他要不借助工具,就单纯的靠着灵气搅拌?

这个好像很难。

温琼道:“修为越高的人对灵气的运用越是强, 灵气也能越凝练。虽然现在的你想要将灵气凝结成想要的状态有些困难,不过慢慢来,循序渐进就行。”

温琼鼓励道:“你试着让你的灵气成为你的手或者筷子的样子, 尝试着搅拌里面的馅儿。”

杜衡盯着自己的指尖好大一会儿, 青色的灵气团在他的指尖转啊转的, 最后成了两条软趴趴的绳儿。杜衡哭笑不得:“我是想要做出筷子来的!!”

他手指尖的两条绳是怎么回事?笑笑他们看到了已经在笑了。

温琼的嘴角往上扬了几下, 然后她安慰杜衡:“没事没事, 我还没教你如何驾驭灵气, 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

太为难杜衡了, 杜衡灵气一下松懈开来,两条晃荡的灵气绳也消散了。

他一边搅和着馅料一边说道:“师傅,将来我修行到一定地步,灵气能替我做这些琐碎的事情吗?”

温琼颔首:“那是当然, 等你修行到一定境界, 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别说搅拌馅儿,就算将你的神魂分裂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杜衡点点头:“哦~”

其实他见过玄御使用灵气做事, 无论是搅拌馅儿还是做体力活, 看起来都轻松很多。

等玄御从山上将蒜取来的时候, 景楠和凤归两又炸了:“啊!你摘这玩意做什么?快拿开!臭死了!”

杜衡正好将馅儿调好,他洗干净了手走到了走廊下。看到玄御取来的蒜苗他乐了:“哎嘿, 这个比上次摘回来的大好多啊!”

上次摘回来的蒜苗最粗的也就只有杜衡的小拇指那么粗, 这次摘回来的蒜苗有他的中指粗细了。蒜苗绿油油的, 断裂的叶子散发着浓郁的蒜味。

玄御道:“我挑着大的取的。”

杜衡眯着眼睛笑道:“下次要挑小的拔, 年前挑大的拔,给小的生长机会,年后挑小的拔,能让大的准备长蒜薹。”

玄御点头:“好。”原来取菜还有这么多弯弯绕绕呢?长见识了。

杜衡取了个筲箕,筲箕中放着菜刀。他将蒜头一段的根须上方给削了,然后揪着最外面一层发黄的外皮往下一扒,再将蒜叶上发黄的部分给摘了。一根收拾干净的蒜苗就躺在了筲箕中,剥去了老皮的蒜苗茎秆部分是白色的,上方是绿色的,看着还挺像那么一回事的。

杜衡取了七八根蒜苗处理干净,他在水龙头上将蒜苗给冲洗了。

凤归嘴角抽抽:“你……不会准备今天中午就吃这个吧?”

杜衡点头:“是呀,蒜叶做配菜很不错,炒肉做干锅都是一绝啊!”

凤归斩钉截铁:“我不吃!你放弃吧,我不会吃的!”

杜衡充耳未闻,在厨房中,他有不可撼动的地位,凤归的反抗是没效果的。

看到杜衡往锅里倒油,笑笑又跳上了灶台:“啾啾?”

杜衡看了看笑笑,他无奈极了:“笑笑,你要是再掉到油锅里面,就真的没有饭吃了。”

笑笑拍拍胸口保证着:“啾啾!”只要叔叔不捣乱,他不会掉到油锅里面去的!

杜衡将水池旁边腌制着大排的木盆拿了过来,所谓大排是指山膏肉脊椎骨两边的两条瘦肉。食用的时候有时候会带着中间的脊骨,一片脊骨上附着着一大片肉,看着非常的霸气。

大排的肉质处理好了会很嫩,无论是煎还是炸都很不错。老家人民对猪排情有独钟,说的就是这个部位的肉。

山膏的体型大,取下的大排本来就比杜衡在老家菜场买的要大了两圈。加上他还用刀背拍过脊骨旁边的肉,肉筋被拍得松弛了,整片肉都变得大了很多。

杜衡用筷子夹起最上面的一块排骨的脊骨,他提起了那块排骨,只见那片大排上面的肉比笑笑的脸还要大。笑笑双眼瞪得圆圆的:“啾!!”

景楠咋舌:“好大一片肉,你怎么做到的?”

杜衡笑道:“我用刀背拍的,两边多拍拍,把肉拍得松散了就变大了。”

腌制好的大排散发着一股胡椒的味道,一盆木盆看着大,其实里面也只有十几片大排。腌制过的大排颜色并没有变化太多,主要是杜衡不喜欢放上酱油给大排染色。

杜衡举着大排召唤玄御了:“玄御,帮我磕几个鸭蛋!”

玄御麻溜的去开冰箱了,他拿了七八个鸭蛋出来:“这么多够了吗?”

杜衡点头:“够了够了,你帮我把鸭蛋磕在碗里好不好?然后帮我打散蛋液。大排下油锅之前我需要用蛋液。”

玄御二话不说就开始咔哒咔哒的磕蛋了,看的温琼目瞪口呆的。景楠喝了一口茶:“习惯就好。”

温琼缓声道:“我从不知道玄大人竟然还有这一面。”

看着玄御捧着碗哒哒哒的打散蛋液,温琼总觉得有什么东西碎了再也拼不回来了。

蛋液打散之后,玄御将大碗放在了灶台旁边,笑笑往旁边挪了挪给蛋液让位置。杜衡看了看蛋液又看了看油锅,他对玄御说道:“再帮我取一些生粉来,就是土实磨成的粉,我放在第三排的第二格了。”

玄御一会儿就捧着一个木盆出来了,木盆中放了一层厚厚的生粉。

杜衡夹着一片大排先蘸了蛋液,金色的蛋液在大排上均匀的挂了一层糊。杜衡又将沾了蛋液的大排放到了生粉中,蛋液上沾了一层薄薄的生粉。确认大排两边都沾上了生粉之后,杜衡提着大排上面的脊骨抖了抖,大排上抖落了一些白色的生粉。

锅中的油温已经足够,杜衡小心的将大排放到了锅中。

炸大排时间不需要太久,一炷香之内就需要完成初炸和复炸,若是炸得时间长了,大排里面的汁液就被炸干了,口感就不嫩了。

杜衡在灶台旁边放了个大盘子,他将炸好的大排放在了盘子上。当第一片大排放在盘子上的时候,笑笑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大排。

好在笑笑已经有了一定的经验,他知道炸东西一般都需要复炸,他硬生生的压下了口水盯着那盘子比他脸还要大的大排。

可是等第二次复炸的时候,他的口水……就没忍住。可是他是有教养的鸡,杜衡没说开动,他就不能先吃。

杜衡一转头看到笑笑的馋样,他一下就笑了。他揉揉笑笑的脑袋:“吃吧!”

笑笑叼了一块大排就咬了一口,准确一点说,他不是咬下来的,而是撕下来的。他一只爪子抓着大排上面的脊骨,脊骨上挂着一大片肉,他的口中咀嚼着一大口肉,又充实又满足。

刚刚炸好的大排金黄酥脆,咬一口外酥里嫩,柔软的肉中肉汁四溢。已经腌制过的肉一点腥味都没有,只能品尝到恰到好处的料汁的味道。这样的肉吃起来太满足了!笑笑一边吃一边开始哼哼了。

凤归不乐意了:“有这么好吃?”

他和景楠两开始在杜衡身后转悠了,正巧杜衡将复炸好的大排一片片的捞出了油锅,还在吱吱冒着声音的大排被他一片片的整齐堆放在盘子中。这就是一盘肉山!别说吃了,就算看看都是一种享受。

凤归和景楠两不客气的一人抓了一片开始啃了起来。凤归点评:“有点淡,我去抹点辣椒,不过这个口感我喜欢。”

景楠倒是觉得恰到好处:“这个好吃,以前怎么没见你做?”

杜衡笑吟吟的说道:“我就算想做,也要找到机会啊。”杜衡将一盘大排端到了餐桌上,他招呼玄御和温琼:“玄御,师傅,你们尝尝好吃吗?”

笑笑在旁边啾啾的给了肯定的回答,不要问,问了也是好吃!

温琼从没吃过这么大一片肉,她拿的那片肉上面没有脊骨,就是一片金灿灿的又霸道又美味的肉片。温琼咬了一口,她眼睛都亮了:“好吃。”

玄御撕了大排边缘的一片肉塞到了杜衡口中:“尝尝。”

杜衡满口都是肉,他嚼了嚼。没错,还是以前的味道。他喜欢这种刚炸出来的原汁原味的肉,每当杜妈妈炸大排的时候,他就会围着杜妈妈转,力求吃到第一片炸出来的肉。

杜妈妈会在大排上撒上椒盐或者花椒面之类的,杜衡觉得什么都不加就已经很美味了。

不过出于厨子的职业素养,他还是对大家说道:“要是觉得味道淡,可以撒上花椒面辣椒面。”

景楠这时候提出了一个让杜衡没想到的东西:“上次蘸烤鸭的那个甜甜的面酱还有吗?我觉得那玩意和这个大排很配耶!”

于是能蘸的调料又多了一种,杜衡觉得这一盘肉吃下去,他们几个可能就不用吃午饭了。

然而大家都很克制,一人吃了一片之后,玄御就将酥炸大排放到了冰箱中:“再吃下去午饭就吃不下了。等吃午饭的时候再吃。”

不愧是玄御,太了解杜衡的想法了!!

下一个要做的是干锅兔杂,其实这道菜杜衡心里也没有底。他以前吃过干锅兔肉,唯独没吃过兔杂,他在老家买到的兔子都是光秃秃的兔肉,连兔脑袋都没有的。

之所以做这道菜,是因为他的冰箱里面堆了不少内脏,其中兔子的这堆已经收拾得很干净了。

杜衡捡了几幅心肝肠子清洗干净用白酒姜丝之类的腌制了,他以前没吃过这道菜,现在只能凭着多年烧菜的直觉来处理这道干锅兔杂了。

他吃过鸡杂、狗杂、猪杂,心肝肠子这种东西经过猛火爆炒之后出来的味道都不会差。

杜衡从冰箱中抱出了一个方形的木盒子,抽开一看上面密布着辣椒和花椒。辣椒和花椒之间还有红色的油脂,嗅一嗅一股香辣扑鼻而来。说这个是糕点,样子和味道都不对。可是若是说它不是糕点,一块块方方正正的看着还挺好看的。

凤归一下就来劲了:“啊,就是这个味道!!快说这是什么好吃的,还要你三更半夜的炒?”

杜衡无奈道:“火锅底料啊,这东西又不稀奇,我就是徒方便才做的。”

做了麻辣兔头第二天晚上,杜衡就炒了简易快捷的火锅底料。这样省得他每次做辣味的东西时都要临时炒辣椒,有了火锅底料,他每次做辣口的东西挖出来一坨炒一炒就能搞定了。

凤归端起木盒子嗅了嗅:“这个味道闻起来很好,凤临你说是不是?”

正在啃排骨的笑笑点点头,好难得,他这次竟然给了叔叔面子。

119

杜衡将方才炸猪排的豆油盛在了一个木罐子里面,他在锅中留了底油。趁着锅还热着,他往锅中丢入了大把的姜丝。姜丝在豆油中冒出了黄色的泡泡,杜衡戳了巴掌大一块火锅底料浸入了油中。

火锅底料是用牛油熬制的,受热之后牛油化开,里面的香料融入到了热油中,一阵香辣味弥漫开来。院中的辣味浓郁,在走廊上啃大排的景楠被辣的直咳嗽了:“这味道也太冲了吧!”

等到锅中的底料中间的油开始冒泡泡,杜衡将锅塘中的火焰升到最大,他将木盆中的兔杂倒入到锅中。一阵惊人的油烟蒸腾而起,阵法呼啦啦的将油烟全部抽到了院子中。

景楠猛地冲到了厨房中,他眼泪都被辣出来了:“哎哟,这味道真是要我命了!”

粉色的兔杂入锅后被火锅底料一浸润就变成了红润的颜色,切的薄薄的兔杂微微的卷曲起来,杜衡往里面浇了一大勺的白酒。

这时候惊人的事情发生了,锅底的火焰实在太大锅内的温度又太高,白酒入锅之后锅里竟然冒出了明黄色的火焰!

这一幕惊到了厨房中的众人,笑笑口中的骨头都吓得掉到地上了。

正当玄御准备把杜衡扛走的时候,他发现杜衡竟然不慌不忙的在锅中快速翻炒着兔杂!他不但在翻炒,还往锅中添加各种调味料!

景楠惊叹不已:“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为了一口吃的,杜衡竟然在火中炒菜!”

杜衡端起切成了段儿白色大蒜段丢到了锅中,他眯着眼睛继续翻炒:“别傻了,只是酒精在燃烧罢了。”

说着杜衡举起锅盖往锅上一放,没一会儿他再取下锅盖,果然锅里的火焰就灭了。杜衡将蒜叶从案板上推入锅中翻炒了几下,这时候兔杂就好了。

他取了个大大的白瓷盘来装兔杂,炒制好的兔杂红润润油亮亮,心肝肠子间散落着嫩黄色姜丝和青白色的蒜。蒜的那股冲劲被热油一炒已经不见了,留下的味道变得温和。

杜衡有些紧张,他取出筷子夹了一片肠子尝了尝。剖开的肠子收拾得干干净净,被猛火炒制之后微微卷曲,上面沾满了红油的肠子一入口口感是脆嫩的,很容易就嚼烂了。

杜衡尝了尝,口中只剩下了火锅底料的麻辣味,肠子的腥味什么的倒是没吃出来。

他又夹了一块兔肝尝了尝,兔肝软嫩,比猪肝要细嫩不少。有一股酒味,倒是不难吃。就是杜衡没想明白,为什么会有酒味?难道他浇的一勺子白酒太多了没有烧完?不应该啊。

兔肝过关了之后,杜衡夹了一片兔心尝了尝。兔心的口感和肠子还有肝脏不一样,它吃起来有点脆又有点嚼劲。用杜衡的口味来判断,兔心就是很普通的内脏的口感,还挺不错的。

杜衡尝完了之后,口中就剩下了麻辣的感觉。他转头看向众人:“谁来尝一尝?”

往常笑笑跑的最快了,可是这次玄御的速度比他还要快。玄御就站在杜衡旁边:“我来吧。”

杜衡将筷子递给玄御:“你尝尝看这种口感还能接受吗?”

玄御不像杜衡那样小心翼翼,他大大方方的夹了一筷子兔杂送入口中,那里面有兔肝兔肠还有姜丝和蒜叶。玄御细细的嚼了几下,他颔首:“我想凤归会喜欢这个味道。”

凤归炸了:“不,我不会喜欢!我……”

凤归没嚷嚷完,他口中已经被玄御塞了一筷子兔杂。杜衡根本没看清玄御的动作,他只看到凤归委屈的嚼了嚼口中的兔杂,凤归的脸色慢慢的变了。

他对着玄御伸出手:“筷子给我。”

凤归夹了一筷子兔杂细细的品尝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后他咂咂嘴:“还不赖,比我想象的好吃。”

景楠立刻来劲了:“让我也试试?”

景大夫高估了自己吃辣的能力,嚼了几口之后他面色涨红:“要死了!辣死了!”

景楠一边喊着一边灌着茶水,他嘴巴一圈都红了。

杜衡无奈的摇摇头,景大夫何苦为难自己。接下来他还要做一道辣菜哪,这顿饭注定要成为景楠的噩梦。

倒是温琼的反应让杜衡有些吃惊,杜衡原本以为温琼的口味和玄御差不多,没想到这姑娘竟然是个重口味,她竟然觉得里面的大蒜味道好吃。

至于笑笑,笑笑不挑食,杜衡做什么他都喜欢的。

干锅兔杂之后要做的是毛血旺,这又是一道辣口的菜,也是杜衡为数不多的喜欢的辣味的菜肴。他喜欢这道菜里面脆脆的毛肚和黄喉,本来要是条件允许,里面放上鳝片味道会更好,只是这个季节不是鳝鱼出没的季节,杜衡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捞鳝鱼,所以鳝鱼只能遗憾的退场了。

当看到杜衡从冰箱里面取出山膏的心脏时,凤归他们是拒绝的:“怎么又是内脏?”

不知情的还以为杜衡对内脏情有独钟,事实上只是因为杜衡冰箱里面其实存了好多内脏,不趁着人多的时候吃掉它们,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再吃了。

夔牛的胃翻开来之后出现了一层一层的灰黑色的毛肚片,肚片上长着一粒粒的肉刺一样的东西。杜衡摸了一下之后觉得这些肉刺能吃,他将洗干净的肚片从半圆形的胃上撕了下来。

夔牛应该很大,毛肚没有泡发撕下来都有面盆大小,杜衡不得不从中间切了一刀将它分成了两半。一头夔牛的胃里面取出来的毛肚灰沉沉的摆了一大盘,杜衡想了想只留了一半。

他取了两块猪血出来将猪血切成了手掌大小一寸厚的片儿码放在盘子中,然后还将蒜段切好了放在了盘子中。

灶台上放了好几个盘子,里面的配菜花花绿绿的看得人眼花。这还没完,杜衡又在切山膏的心脏了。

景楠有些好奇:“这道菜要用山膏的心脏吗?”

杜衡摇摇头:“不,只要上面的黄喉就行了。就是这个白色的东西。”杜衡指了指山膏心脏上面的白色管状东西说道:“这东西算是动脉血管,稍稍汆烫之后吃起来口感是脆的。”

景楠给他竖起了大拇指:“你厉害,这都能吃。”

景楠已经认命了,反正今天的菜对他不友好,等下要是不合口味他才不会吃!

黄喉外面有一层滑腻腻的肉膜,这层膜撕掉之后就能得到光滑的动脉血管……呸,黄喉了。杜衡没什么负担的将管状的黄喉剖开,仔细的清洗之后,他将黄喉切成了巴掌大的片。

所有材料准备就绪之后,灶膛中升起了火焰。做血旺的方法千差万别,可以说喜欢这道菜的家家户户都有自己的做法,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所有繁琐的工序都是为了将食材去味做熟。

杜衡也是如此,他取了个大碗,这碗和他揉面的木盆差不多大了。这是他从周家铺子里面买来的最大的碗,迄今为止第一次拿出来使用。

锅中的水开了之后,杜衡往里面丢了几把豆芽。稍稍汆烫之后,他就用笊篱将豆芽从锅中捞起放在了大碗底部。等将豆芽摆放好了之后,他又将锅里的水全部除干净倒上了豆油。

豆油热了之后,他往锅中放入了姜丝洋葱丝蒜白,当然,也少不了一大坨热辣辣的火锅底料。翻炒这些食材的时候,杜衡再一次感谢自己的先见之明,要不是他先炒制了这么多火锅底料,哪里能这么快速的做出这么多辣菜来?

等到锅中的红油都翻炒出来时,在大家都认为他要将所有的食材都一股脑倒入锅中混合着方才炒好的底料一起翻炒的时候,他做了个惊人的举动。他往锅中倒入了两勺开水。

原本可以倒入鸡汤的,可是冰箱里面什么汤都没了,只能用开水代替了。

杜衡的操作看迷糊了一群人,凤归戳戳玄御:“小玉,杜衡做什么呢?他不是要爆炒吗?怎么又在做汤了?”

玄御摇摇头:“我不知道。”

开水入锅之后,锅中刺啦作响,杜衡将准备好的冬笋沿着锅沿放了下去。他准备的蔬菜只有豆芽和冬笋,豆芽若是此时下去煮,会辣的杜衡进不了口。而冬笋不容易吸汤汁,可以久煮。

锅中开始咕嘟咕嘟之后,杜衡加入了猪血。猪血下锅之后没一会儿锅中又开始咕嘟咕嘟冒泡了,这次杜衡加入了黄喉。

景楠若有所思:“我懂了,是不是要将菜分批下锅?等锅里的水开了,杜衡就要下那什么玩意了?”

可惜景楠猜错了,黄喉下锅之后没多久,杜衡就夹着一片片的毛肚放在了锅中。锅中的水一开,他就用大木勺子将锅里的所有食材都舀到了大碗中。

大碗中装了大半碗红彤彤的血旺,一股麻辣味道慢悠悠的从厨房外头飘了进来。这就是阵法太强大的不好之处了,味道先被屋外的人闻到,屋里的人反而后知后觉。

玄御问道:“好了吗?”

杜衡正在往锅里倒油,他说道:“没呢没呢,还差最后一步。”

趁着油热的时候,杜衡往碗里的食材上放了辣椒面,白芝麻,葱花和蒜叶。他甚至还心情不错的往上面撒了一把花生米,这把花生米还是从笑笑随身的储物袋里面抠出来的。

只听刺啦一声,他往方才放下去的食材上倒上了一勺滚油。碗中冒出了一股白烟,最后放上去的食材被淋熟,那一粒粒的花生米圆滚滚的浸在红油中像是招呼大家:“快来吃我啊!!”

120

杜衡满意极了:“好啦!”

玄御立刻将血旺端到了桌上,笑笑特别捧场,他脖子一伸就叼了一片毛肚。密布着肉刺的毛肚浸满了汤汁,笑笑每咀嚼一下,凤归就能听到脆脆的声响传来。

笑笑满意极了:“啾啾啾!!”好吃,他喜欢这个脆脆的口感!

凤归本来是想拒绝的,他看到一片片的毛肚就没什么食欲了。可是听到笑笑这么说,他勉为其难的拿起了筷子:“哎,整个村子就我一个能吃辣的,我不吃不是浪费了杜衡一番心意了么?”

碗中红彤彤的一片劝退了景楠,景大夫抱着茶杯摇着头:“我不吃,我受不辣。话说杜衡,我今天得罪你了吗?你为什么做的菜都是辣的?”

杜衡不服气:“也就只有两道辣菜吧?而且……你可以吃里面的黄喉和冬笋,不辣的哦。它们是脆的!”

黄喉是一种无论你怎么煮都不会入味的玩意,而且越煮越嚼不动。喜欢它的人无非就是爱它刚刚成熟时候脆韧的口感,杜衡之所以能吃毛血旺,主要是黄喉光滑不太容易沾染太多辣味,吃起来脆脆的很不错。

听杜衡这么一说,景楠拿起了筷子:“那行,我信你一次。”

黄喉入口,嚼一嚼果然脆嫩,而且并没有太浓烈的辣味。这种辣度景楠能接受!他嚼了嚼就发现了吃黄喉的乐趣:“哎嘿,这个不错!”

杜衡笑道:“黄喉其实也属于内脏的一部分。动物的内脏腥味比较大,一般需要重口味料理才能盖住这种腥味。如果你不能接受辣的,那下次我试试卤大肠给你吃?”

景楠叼着黄喉郁闷的说道:“我就不能老老实实的吃点肉吗?为什么要让我吃内脏?”

玄御淡定的在吃猪血:“因为不能浪费。”杜衡应和:“对,浪费是可耻的!”

温琼取了个小碗,小碗中放了冬笋豆芽:“我喜欢这里面的蔬菜,以前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笋子。还有这个豆芽,很下饭。”

温琼太捧场了,杜衡感动极了:“师傅要是喜欢,我改天给你做几道素菜?”

温琼笑着:“不必专门为我做,你做什么我吃什么。”

杜衡就喜欢这样的食客,太省心了!挑嘴的凤归和景楠最好学一学!

桌上摆着两大碗红彤彤的菜,景楠开始嗷嗷叫了:“给我做个鸡枞鸭蛋汤,不然我要辣死了!!”

杜衡淡定的说道:“鸡枞鸭蛋汤别想了,今天中午吃荠菜汤团,马上就好。你放心。”

景楠的目光早就钉在了杜衡调好的馅料上了,凭着他对杜衡的了解,这个一定好吃。他还记得上次吃的馄饨:“汤团是什么?和馄饨一样吗?你做的馄饨都好吃。”

杜衡笑道:“不是馄饨,是汤团。这是我老家的一种特产,你坐着等着吃就好了。玄御,把景楠带餐桌旁边去,他在旁边我施展不开。”

景楠气的仰倒:“我哪里影响你了?你就是看我不顺眼吧?”

气呼呼的景楠坐在了他的椅子上,凤归体贴的给他加了一片毛肚:“来,吃这个消消气。”景楠炸毛:“不吃!拿走!”

杜衡取了半盆米粉出来,玄御问道:“需要用开水和米粉吗?”

杜衡摇摇头:“这次不用开水,用粥水来和!”

粥水?听到杜衡说这话,大家将神识落在了面盆旁边的大碗中,碗中盛着满碗汤,不知情的还以为是米糊,这粥也太稀了吧?里面能有几粒米啊?

玄御好奇的问道:“你从哪里取的粥水?”他怎么没看到冰箱里面有这么一碗粥?

杜衡道:“刚做米饭的时候我多加了一大勺水,等煮开了之后舀出来的。”

舀出来之后杜衡就送到了冰箱冷冻区,这会儿取出来米汤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滚烫了,而是散发着凉意。

杜衡小心的将米汤加入到米粉中:“原本要用米粥揉米粉更好,只是家里没米粥,就用米汤代替了。这样揉出来的团子煮或者冷冻的时候不容易破裂。”

要不就说杜衡是专业的呢,揉面添水这事如果交给玄御来做。玄御要么就加多了水揉的满手都是米粉,要么就是米粉太干揉一下往下直掉屑屑。而在杜衡手中,散乱的米粉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光滑柔软的米粉团子,不硬不稀,放在木盆中温润得像是灵玉一般。

杜衡往锅中添了半锅水,此时另一个锅中的灵米饭已经好了,杜衡笑道:“想吃饭的可以来盛饭了啊。想吃团子的稍微等一下,很快就好。”

然而没人去盛饭,大家都在等杜衡包团子。充分证明大家都是喜新厌旧的,有了新汤团,就忘记了锅中的旧米饭!

杜衡将米粉团揪成一个个的剂子,他拿着剂子双手合十在掌心中一搓,一个圆溜溜的球球就出现了。这时候他右手大拇指在米粉球球中间摁了一下,米粉团上就出现了一个凹陷。

杜衡的大拇指和食指侧方均匀的用力,没一会儿他的手心中就出现了一个光滑的‘米粉碗。”他在米粉团中间的空隙中填了一大勺的荠菜肉馅,这时候就要展示杜衡的手艺了。

他左手托着未成形的团子,右手虎口握住了‘碗口’外侧边缘。虎口夹起边缘的米粉微微向内用力,只见敞开的‘碗口’越来越小。杜衡速度快,团子就像在他手中转起来了一样。没一会儿米粉上方用来填馅儿的空隙就不见了,杜衡手心中出现了一枚圆溜溜的巴掌大的糯米团子。

等到锅中的水烧开的时候,案板上横平竖直放了二十个光洁的荠菜团子。

杜衡将团子们丢入到了开水锅中说道:“先煮二十个,每个人四个。”

团子入开水锅后就沉在了底部,锅里的水变得微微浑浊了。看起来锅底像有一堆白蛋蛋一样。杜衡用木勺轻轻的推了推团子防止它们粘在底部,在团子浮起来之前,他过一会儿就要推一下。

不然他得到的就不是荠菜团子,而是荠菜米糊汤了。

趁着团子在煮,杜衡手中不停的在包团子。他还在招呼玄御:“玄御,等下你看到水开了,就浇一碗冷水下去。”

玄御颔首:“好。”

没一会儿锅里的水就开了,玄御往锅里浇了半碗水,锅中沸腾的开水安静了下来。杜衡说道:“再用木勺背面推一下它们,不然可能会粘在一起。等看到水开了,还要浇一碗冷水,要浇三次冷水,最后看到团子浮起来的时候才好。”

玄御立刻执行,两人配合得特别默契。

温琼好奇的看着锅里:“浇冷水有什么说法吗?”

杜衡手中不停,他说道:“这个团子有点大,外皮熟了里面可能还没熟,要多煮煮才能熟。可是若是煮得时间太长了,外皮会破。浇三次冷水再煮沸之后团子就差不多熟了。”

温琼点点头:“原来如此啊。”

杜衡笑道:“是啊,其实我家还有个更省事的办法。就是不加冷水,等团子浮起来之后盖上锅盖等上一盏茶的时间,这样团子也能熟。只是我想看一看锅里的情况,就不盖锅盖了。”

等玄御浇了第二遍水时,二十个团子就齐刷刷的浮在了水面上,看着像是白玉球一般莹润可爱。等他浇上第三碗冷水时,妖修们恨不得在锅塘中加上一把火好让水早点开。

终于等到水开了,大家拿着碗就守在了锅边:“来一个来一个。”

荠菜团子煮好了之后会比刚下锅的时候大一圈,盛在白玉小碗中一个就能装大半碗。添上一点汤之后,汤团泡在汤中温温润润。

温琼捧着碗惊叹着:“好可爱啊,都舍不得吃了!”

她吃过杜衡做的红豆小圆子,那时候她就觉得那些小圆子好可爱。结果换成了大汤团,她依然觉得可爱。

笑笑没有舍不得吃这个概念,他一口就将团子吞到了口中然后呱唧呱唧的嚼着。杜衡真怕这孩子被烫伤了口腔,可是想到他能在油锅里面游一圈,他又觉得他想多了。

笑笑第一个给了反馈,他两只小翅膀抱住了碗,然后将半碗汤推到了杜衡面前:“啾啾~~”

很明显了,这就是再来一个的意思。杜衡摸摸笑笑的脑袋:“要细嚼慢咽知道了吗?”

笑笑捧着第二碗汤团点头,他等一会儿会多嚼两下然后慢点咽下去的!

凤归和景楠就含蓄多了,他们先喝了一口汤,然后在汤团上开了个洞。一定是上次吃汤包给他们的经验,汤团汤包肯定有相同之处。

可是这次他们失策了,汤团里面没有汤汁!!

杜衡左手拿勺子托住了团子,右手一筷子就夹住了一半的汤团,软糯的团子被筷子一夹就黏糊糊的破了皮露出了里面满满的馅儿。

墨绿色的荠菜和白色的肉做成的馅黏在白色的外皮上,青绿色的汤汁从破损处低落到了下方的碗中,碗里顿时就多了一团青绿色的油花。

团子被一分为二,上面的那部分落在了筷子上方。杜衡慢悠悠的吹气,等着汤团凉一点,他就能一口吃了它。下面的那部分落在了木勺上,青白色一团,看着特别有食欲。

看到杜衡这么操作,景楠和凤归两对视一眼。然后他们一筷子夹着团子就咬了一口,软糯的外皮包裹着鲜美的馅料在口舌间绽放。

荠菜是春天特有的蔬菜,有一股独有的香味,可是若是单纯的用荠菜做馅儿,就会有种毛躁的感觉。山膏中的脂肪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两者在米粉外皮包裹中相亲相爱,迸发出了属于春天的滋味。

景楠遗憾的说道:“要是早知道这玩意能吃,这些年何至于为了除去它们费心费力啊!再来一个。”

※※※※※※※※※※※※※※※※※※※※

等到猪猪价格降下来的时候,老猫一定要去买几块大排回家做香煎大排吃,炸的外酥里嫩,撒上椒盐,一咬一大口!

至于兔兔就算了吧,吃不了辣。之前写文饿的时候,我去马云家买了好多手撕兔呀冷吃兔呀,因为太辣,到现在都没有勇气撕开。【没错,我是个废物】

喜欢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com)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手打吧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方便以后阅读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五十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五十九章并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