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作品: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作者:老大白猫|分类:幻想奇缘|更新:2020-08-25 12:44:41|字数:9778字

115

然而有些时候, 装死也不是那么容易装的,杜衡折腾了一下午才将龟息之法的灵气运行路线给记熟了。不知是不是运行灵气的时候消耗多度, 到了做晚饭的时候,杜衡累的连胳膊都提不起来了。

杜衡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玄御用灵气给他疏松筋骨:“初次修行想要调用全身的灵气确实有些困难,不过不着急,修行本就是是循序渐进的事情。慢慢的你就会适应灵气在你体内循环的感觉,就算睡着了也能修行。”

杜衡累的连手指头不想动,他有些担忧明天了:“我觉得明天我到竹林里面,就会被竹子一杆子打晕,根本轮不到我运行龟息之术吧?”

温琼坐在旁边俏生生的说道:“没事的, 多晕几次就会知道沛竹的攻击模式了。”

杜衡:……

晚上他不想做太复杂的菜肴了, 他煮了灵米饭之后在上面蒸上了腊肉香肠, 怕菜不够吃, 他还打了几个蛋做了一道鸡枞鸭蛋汤。

之前答应笑笑的那一截肠肠被杜衡放在了香肠的最上方,蒸制好了之后腊肠看着圆润润短戳戳的, 比其他的肠肠看着可爱多了。

笑笑含着这节肠肠爱不释口, 这是他期待了好久的肉、肠,独属于他一个人!

就在笑笑还想嘚瑟一阵的时候, 他口中突然一松。等笑笑抬头一看,他心爱的肠肠已经被叔叔咬在了口中。

笑笑的眼睛顿时就噙满了泪,凤归慢条斯理的咬了一口肠:“这不是和其他的香肠一个味道么?没什么特别的啊。”

笑笑气炸了,当场就和叔叔打了起来。顿时餐桌旁边鸡飞狗跳, 笑笑的羽绒到处乱飞,凤归的头发也被笑笑薅了好几把下来。要不是厨房中有阵法, 这两人能把餐桌都给掀了。

玄御他们端着饭碗吃着菜:“重华他们不在感觉冷清了好多啊。”景楠喝着鸭蛋汤:“是啊是啊, 又是风平浪静的一天。”

笑笑气的大哭了一场没吃晚饭, 晚上也不愿意回去和叔叔睡了。他气鼓鼓的躺在了杜衡和玄御中间,小翅膀抱住了玄御的胳膊时不时的啾一声以示抗议。

杜衡揉揉笑笑的肚皮:“别气啦,以后我给你做更多的肠肠好不好?”

玄御缓声道:“只怕这半年内,你没多少做饭的时间了。”

玄御说的是实话,杜衡一旦开始修行,他的时间就要被修行占了。想要像以前那样花大把的时间在厨房中就不太可能了,景楠甚至抽空给杜衡练了一炉子的辟谷丹,反正他们是大妖怪不需要吃饭也能活。

来不及做饭的时候,杜衡就靠着辟谷丹活下去吧。

第二天杜衡精神饱满的站在了竹林前:“来吧!!”

话音刚落,竹林中原本都温和的竹子顿时对着杜衡的方向弯成了可怕的弧形。

杜衡昨晚其实想了很多应对的办法,他想着,贴近地面的地方一般的竹子扫不到。当竹子打过来的时候,他就往地上一趴,这不就争取了生存的空间了吗?

当竹子咻咻咻扫向杜衡的时候,杜衡看到了一道金色的灵光从他身边飞奔而起。他来不及细看,就趴在了地上。这时候咻咻咻的风声从头顶炸开,杜衡捂着头,正当他窃喜躲过了第一轮攻击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地下有什么在破土而出。

地下的东西猛地蹿出,杜衡躲闪不及大腿当场给窜出来的东西通了个血窟窿。剧痛之下他惊疑不定的看向大腿的方向,只见捅穿他大腿的竟然是一截笋子!!

这根笋子来得快去的也快,捅穿了杜衡之后它又缩回到地下去了。杜衡顿时明白了——他以为的生存空间,其实暗藏了杀机。

头顶传来了啾啾啾的声音,杜衡抬头一看只见笑笑在竹影重重中冲着他的方向飞奔而来。灵活的笑笑闪躲着从四面八方来的竹竿,杜衡眼见笑笑越来越近。笑笑是来帮助杜衡了吗?

就在杜衡感动得快要哭出来的时候,笑笑一脚踹中了杜衡的侧腰。杜衡只听到自己的肋骨咔嚓一声,他的身体就飞出去了。

当他飞出去的瞬间,方才他躺着的地方蹿出来好几根笋子,要是杜衡还躺在那里,一定会被笋子捅穿肺腑!

杜衡泪奔着:“笑笑——”他真是想谢谢笑笑啊。

可是下一瞬间他笑不出来了,他被笑笑一脚踹向了旁边的竹子,身体在空中的他无力反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数的竹子打了过来。

杜衡嗷的一声就失去了意识。他软趴趴的倒在地上,果然连龟息大法都没能用得上就晕过去了。

正在景楠家露台上泡茶的凤归:“我……茶叶还没来得及放。”

而在旁边准备点香的玄御手里的香还没点上:“……”

虽然说这话有点不厚道,杜衡真的太弱了,弱得景楠都看不下去了:“哎,惨啊,骨头应该断了一半了吧?不过不要慌,我最近炼制的生肌造骨丹正好能派上用场。今天用一粒,明天又能生龙活虎了。”

竹林中的竹子慢慢的恢复了原样,笑笑蹲在杜衡身边用小翅膀往杜衡脸上怼着:“啾啾啾!!”

温琼遗憾的拖着杜衡的一条腿把他拖出了竹林:“小凤君不用呼唤他了,他已经晕死过去了。”

修行的第一天,杜衡不知道自己怎么倒下去的,他只知道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春天到了,温度慢慢的回升。几天之后下了一场春雨将堆积在院中的雪人给浇化了,小院中,凤归和景楠两个沐浴着明媚的春光在对弈。

凤归遗憾的收回了他的棋子:“不知道杜衡醒过来看到他的雪人化了会不会哭。”

景楠没什么良心的说道:“他这几天应该没空哭,有时间哀叹他的雪人,不如好好的想想怎么在沛竹林中撑得时间长一点。”

话音刚落,就见玄御抱着半死不活的杜衡进门了。杜衡奄奄一息:“呜呜呜……我好傻……怎么没想到竹子会从背后打过来……”

然后他头一歪失去了意识,进门的笑笑带着他的两个小弟,三只小鸡沉重的摇摇头:“啾……”

景楠看了看天色:“哎嘿,好像坚持了一盏茶的功夫了。今天还有点意识,有进步了。”

温琼正好进门:“这几天他全身的骨头断得差不多了,等再过两天,我就能传授他体修的修行功法了。”

凤归颔首:“论修为,我们都在你之上。论经验,你却比我们丰富太多,杜衡终究是人修,就劳你多费心了。”

温琼客客气气的行了个礼,头上橙红色的小蝴蝶忽闪忽闪:“凤君言重了。杜衡是个很有天赋的修士,虽然娇气了些,但是有常人没有的韧劲。只要坚持下去,他会成为一个合格的修士。”

景楠给温琼倒了一杯茶:“小琼不用说这么多鼓励他的话,他是什么性子我们很清楚。来来,喝茶喝茶。”

温琼跪坐在棋盘前大大方方的捧起了茶水:“谢景大人。”

景楠揣着手赞赏的看着温琼:“说起来我最佩服的人修应当就是你了。五灵根的你却是体法双修修士,吃了不少苦吧?”

温琼笑道:“修士修行本就逆天而行,不吃苦哪里会有收获。这世上天资卓越的修士多如过江之鲫,只是最终有几人站在了万人之上?只有能坚持自身的道义勤勉修行的人才能得到天道厚爱,不吃苦只想着投机取巧的人不配在修真界留下名字。”

凤归赞许道:“玄御让你当杜衡的师傅,也正是看中了你这点。温琼,你很好。”

温琼眉开眼笑:“能得凤君赞许的修士,放眼整个修真界也没几人。多谢了!”

玄御安顿好了杜衡从客厅中走了出来,景楠问道:“吃了药又睡过去了吧?”

玄御道:“是的,这几日昏睡的时间在渐渐的缩短。他的筋骨比先前强韧了很多,可能用不了多久他就能锻体入门了。”

温琼道:“不破不立,杜衡停在练气一层的时间太长,这不利于他后续发展。等他的身体适应了这种强度的修行,我才能教他术法入门。不然他的术法比身体超太多,将来遇到的对手若是强大的体修,只要一个近身就能要他命。”

玄御对着温琼拱拱手:“有心了。”

温琼站起来行了一个礼:“玄大人莫要客气,若没有三位,几千年前温琼就成了东极山上一副枯骨。更何况杜衡情况特殊,他身怀幻天珠的事情在修真界已经传开。年前言不悔在修真界发布了追杀令指明要杜衡,虽然不曾明说,可是五大宗门知情者已经蠢蠢欲动。早晚有一天,他们会组团进入东极山寻找他的下落。”

凤归霸气的说道:“怕什么?敢来东极山,只管让他们有来无回。”

温琼道:“话虽如此,若是凤君真的这么做了,只怕会挑起人妖两界的战争。来东极山之前,我去了一趟魔宗领地和言不悔打了个照面。”

景楠眉头一挑:“嗯?你去找言不悔,说什么了?”

温琼道:“没说什么,揍了他一顿,断了他的一半的灵脉,至少三五年中他没办法找杜衡的麻烦。”

在场的妖修们齐刷刷给温琼竖起了大拇指,温琼不好意思的说道:“说起来也是我恃强凌弱了,言不悔刚刚出窍,我仗着修为比他高,借着切磋的名义把他打成了这样。我也不知道魔宗的那群人会不会去定坤宗闹事,不过我想他们暂时也不敢去。”

玄御抬头看了看二楼的房间,他缓声说道:“希望他早日能找到属于他的修行之道。”

116

当灵田中最后一点积雪消融的时候,春风已经在小山坳中吹了起来。春风吹拂中,灵田中的灵植纷纷的探出了脑袋,有性子急的小花已经顶着黄呼呼的花朵开满了田埂。

春天的气息是温柔的,和冬天凌冽的气息完全不同。一夜之间远处的群山从灰白色变成了青灰色,细细的看去,有些树上已经长出了一个个圆鼓鼓的叶苞。

杜衡再一次站在了竹林面前,经过一个多月的淬炼,他已经能在竹林中撑上两盏茶的功夫了。这两天倒在地上的时候也没有当场晕过去,他觉得沛竹打人的速度没有一开始那么快也没那么狠了。

其实不是沛竹慢了,而是他快了。自从温琼传授了他淬体的功法之后,每一次他的筋骨被打断后重新生长出来就会更加强韧几分。现在就算被沛竹打上几棍子,杜衡也不会像一开始那样飞出去了。

他的身体也不会像一开始那样被抽打之后就留下青紫的痕迹,当他磕下丹药再用灵气在周身一转,身上的青紫就慢慢的恢复了。

温琼传授给杜衡的炼体功法不是什么高深的功法,这个功法在人修世界已经烂大街了,功法的名字就叫《强身健体》。杜衡从没觉得烂大街的东西就不好,恰恰相反,自从他开始修行这套功法之后,他觉得他身体在日渐强韧。

有些体修修行到最后,身体上的腱子肉会一块一块的看着像是剥了皮的牛蛙。温琼特别唾弃这种形体,她觉得身体是用来储存自身灵气的储物袋,自己用得顺手就行,若是修行得华而不实那还不如不修行。

杜衡觉得温琼说的有道理,反正他这段时间修行下来,没觉得自己的胳膊或者大腿粗了,他只觉得自己更加有力气了。

杜衡深吸一口气:“来吧!”

沛竹们纷纷弯曲起来从四面八方向着杜衡挥去,杜衡听到身边传来呼呼的风声。经过这一个月的挨打,他已经能听出哪一个方向上面的竹子会先打中他了。

他往左侧一个闪身,只见竹叶从他面门滑过,他听到犹如爆竹爆裂的声音传来:“啪啪啪!”

之前他看到笑笑在竹影重重中闪躲的时候,他总觉得不可思议。可是现在轮到他自己了,他觉得原来也没有这么难。

被打的次数太多,杜衡也会有点感悟。当他领悟到沛竹打人其实有先后顺序的时候,他就像是开窍了一般在寻找沛竹的攻击薄弱之处。

刚开始的杜衡就像是一只无头苍蝇一样乱撞,自然被沛竹打得半死不活。等他静下心来开始和沛竹对抗找弱点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时间不那么难熬了,落在自己身上的竹竿也没有一开始的那么多那么痛了。

杜衡在密密麻麻的竹竿中闪躲,他的身边响起了密集的啪啪声。他的脑海中响起了温琼的声音。

温琼对他说过,很多修士修行的时候追求高深的术法或者奥妙的口诀而忽视了最基本的原则。这世上千万种功法都可以被看穿攻破,一旦自己的套路被对头看破,后果就会很严重。

温琼从没有教杜衡步伐身形之类的,她对杜衡说:每个人都可以创造功法,学习别人的始终不如自己悟来得好用。她不教杜衡步伐和身形,就是想要让杜衡在无数次的躲闪中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步伐。

杜衡有点明白了,若是对手打你,能格挡回去是一种能力,可是若是格挡不了,及时闪躲也是一种技能。闪躲的幅度越小,他保存的体力就越多,对手就越加捉摸不透自己的套路。

就比如现在,杜衡感觉头顶有竹竿挥来的灵气波动,他前后左右无处可避,这时候他选择往下一蹲。竹竿从他方才胸口的位置横扫而过。

当杜衡感觉到地下传来波动的时候,他斜着方向一跃,脚尖点在了蹿出的竹笋间上,两侧的腰身还顺利的躲过了竹竿的击打。

他的身躯摆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姿势,这时候他听到自己的体内传来了两声轻微的啪啪声。他非常确定这是来自他体内的声音而不是旁边的沛竹抽打的时候发出的声音。

这两声声音响起之后,杜衡感觉他的身体前所未有的轻盈。上一次感觉到这么轻盈,还是在梦中梦到自己变成白玉小鸟的时候。杜衡觉得自己的动作更加快了,他竟然能看到条条竹竿抽打过来产生的残影。

这种感觉很玄妙,杜衡觉得身边的一切都在被放缓。他能看到林中的竹子们绷直了之后又在灵气的拉扯下成了一张弯弓,也能看到竹竿打到他身边猛地绷直震落的白色灰尘。

笑笑兴奋的站在旁边的竹枝上拍着小翅膀,杜衡自己都没意识到他今日已经在竹林中呆了有一炷香的功夫了!这是了不起的进步!离在竹林中呆上半个时辰只差另外三炷香的功夫了!

温琼拍了拍手:“好,今天的修行到此为止。”

当竹子停下动作的时候,杜衡还有些充楞。他今天站在了竹林里面了,不是意识全无被温琼拖出竹林,也不是奄奄一息不得已龟息被玄御抱出去的,他是靠着自己的力量撑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堂堂正正走出的竹林。

杜衡觉得有点恍惚,他算是迈出了第一步吗?

耳边传来了微风穿过树梢的声音,杜衡突然觉得世界在他的眼中有一次变化了。他的耳朵能听到植物在泥土中生长的声音,他的眼睛能看到泥土下那些勃发的木灵气,他的皮肤能感觉到春风中带来的充沛灵气。

他觉得他有点不一样了,但是让他具体的说说哪里不同,他又说不上来。

温琼笑吟吟的看着杜衡:“恭喜你,你已经筑基了。”

杜衡一下就愣住了:“什么?我筑基了?”

温琼道:“对,你筑基了。你本就是上品灵根,经过这一个月的丹药淬体和灵气运转,你的修为在你没注意的情况下快速的囤积。你已经筑基了。”

杜衡哪眼神满是怀疑,他读书少,不要骗他。他被打了一个月,就筑基了?修真玄幻小说里面开挂的主角都不敢这么写的。

温琼道:“所谓筑基,是指你全身的经脉融会贯通没有阻塞。你现在运行一下灵气,是不是感觉到灵气畅通无阻?”

温琼不说这个,杜衡还没有反应过来,她一指点,杜衡灵气在体内运行了一圈后确实觉得比以前任何一次都顺畅。尤其是从他的紫府到丹田这条位置,像是多了一条通路,以前这条经脉不明显。

温琼道:“我本来以为你会循序渐进到练气五层,然后一点点的打通周身的经脉后筑基。上品灵根果然厉害,你修行一个月,敌得过别人修行几十年。杜衡,恭喜你!”

杜衡有些呆愣,他难以置信:“真的假的?”

温琼笑吟吟的说道:“没必要骗你,你现在散发出来的气息已经是筑基修士的气息了。你只通过淬体就达到这个高度,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今天给你放一天假,明天开始,我们开始修行木灵根的法诀。”

杜衡还是有点恍惚,他和笑笑四目相对:“笑笑,我筑基了?”

笑笑在杜衡身边蹦跶着,杜衡筑基他比杜衡还开心:“啾啾啾!!”

景楠从他家露台上探出脑袋:“为了庆祝杜衡筑基,我们今天搓一顿吧?”

景楠的意思很明显了,杜衡这段时间为了修行已经好久没做菜了,杜衡家的锅塘都快凉了。

玄御站在竹林外温柔的看着杜衡,杜衡觉得方才那种做梦的感觉散去了。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玄御!我筑基了!!”

杜衡收到了好几个礼物,在厨房中的餐桌旁,杜衡打开了储物袋摸出了景楠他们送的礼物。

景楠送了他不少瓶瓶罐罐,杜衡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

景楠笑嘻嘻的说道:“这些啊,有些是见血封喉的毒、药,有些是让人宁心静气的丹药。你马上要开始修行术法了,这些东西你留着,不管你用在自己身上还是用在别人身上都不错。”

杜衡认真的接过那些瓶瓶罐罐然后对着景楠郑重的说了一声谢谢。

景楠露出了一口白牙:“别谢我,我都快一个月没吃饭了,真要谢我等下做点好吃的行不?”

杜衡已经了解景楠的口味了:“没问题。”

凤归也推过了一个储物袋:“我要吃辣的。”然后丢给了杜衡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杜衡打开储物袋看了看,只见里面滚出来一柄通体漆黑的匕首和一块刻着鱼戏莲叶图的椭圆形玉佩。他看了一会儿后才反应过来:“这不是……”

凤归道:“万作坊的人在正月初六就送来了,那时候你在昏睡,就没有给你。正好你现在筑基了就当送你的筑基礼物,不用感激我。”

杜衡将匕首从刀鞘中拔、出来看了看,匕首上面的刀鞘是后来配的,和刀身一样,这个刀鞘通体漆黑看着特别低调。

杜衡眼拙,暂时看不出刀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万作坊花了这么大的精力重新锻造的刀鞘,一定有过人之处。

他再拿起玉佩看了看,这块玉佩和一开始云中鹤给他的玉石相比已经完全变样了。若是说之前的玉石看着普通,现在的这块玉石握在手中触、手生温,一看就是一块好玉。

杜衡刚想看一看里面的简易洞府被改造成了什么样。就听凤归说道:“你最好去院子外面放出来。”

杜衡和玄御对视一眼,玄御点点头。然后杜衡就走到了院门外,他往玉佩中注入了灵气。这时候惊人的事情发生了,玉石上两条小鱼像是活了过来,它们摇头晃脑的在玉佩上游了两圈。

玉佩在杜衡手中飞了起来,缓缓的飘到了院子前的灵田中去了。只见灵田中灵光一现,一座造型美观古朴的小竹楼就出现了。

竹楼前面竟然还带了个池塘!杜衡震惊的绕过池塘走到了竹楼前面的廊檐下,廊檐下摆着几张精致的竹椅子,一看就是风雅之士居住的地方。

杜衡觉得他走到竹楼中都亵渎了竹楼,他小心翼翼的问凤归:“这是……给我的?”

小竹楼和玄御家差不多大了,里面的家具一应俱全,甚至里面还有个厨房。这哪里是简易洞府?这样的洞府太豪华了!

凤归道:“我本来觉得这楼太简单了不像话,但是玄御他们说你会喜欢。我就不让万作坊的人拿回去重做了,你将就着用吧。”

杜衡感动极了,他有了个家之后又有了一个这么好的洞府,他上辈子难道拯救了世界吗?这辈子竟然有这种运气!

117

杜衡手中灵光一现,他将简易洞府收了起来。

凤归对着杜衡呲牙:“这个洞府你平时也能住,比你和玄御的房子方便。要不你干脆从玄御家搬出来呗。”说着凤归还揶揄的看向玄御,玄御波澜不惊的看向凤归。

玄御淡定的对杜衡说道:“不要搬,没有你在家里,我一个人会孤单。”

景楠和凤归立刻叽叽咕咕的笑了:“小玉着急了,哈哈哈哈!”

杜衡看玄御眼中出现了哀求,他笑道:“不搬不搬,我们住的好好的,我哪里都不搬。”玄御这才笑了。

玄御也有礼物要给杜衡,他从袖中摸出了一个储物袋:“本来应该冬天给你的,可是这两天妙衣阁的人才送来,你只能等到下一个冬天再穿了。”

杜衡打开储物袋一看,只见储物袋中放着一件毛茸茸的披风。他将披风拎出来抖了抖乐了:“哎嘿,这是不是讹兽的皮子做的?”

鞣制好的披风没有讹兽的腥味,只有一股玄御身上的冷香味道。披风的颜色是银灰色的,摸在手中又柔软又舒服。杜衡从来没穿过皮子的衣服哪!

玄御拎着披风的衣领抖了抖,他给杜衡披上了:“嗯,合适。”

杜衡觉得这件披风的样式很好看,穿起来一点都不觉得臃肿。刚穿在身上一会儿,杜衡就感觉到他的身体在发热。杜衡摸着披风上毛茸茸的兔毛:“谢谢玄御!”

玄御从储物袋中还取出了两条围巾,他取出围巾在杜衡脖子上绕了一圈。在围巾的下方有个圆球球,这个圆球刚好可以穿过另一端的孔洞固定围巾。

杜衡戴上围巾之后看着傻乎乎的,景楠和凤归噗嗤就笑了:“特别适合杜衡。”

杜衡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只傻兔子,给一根萝卜就能跟着跑的那种。

杜衡不好意思了的摸着兔子围巾:“谢谢玄御。”

玄御将另一条围巾交给了杜衡:“还多了一条围巾,本来想给笑笑,可是笑笑说他要等你亲自给他戴上。”

笑笑懵逼的看着玄御:“啾?”他说过这话?

杜衡笑吟吟的对笑笑招招手:“笑笑过来。”

听话的笑笑走到了杜衡面前,杜衡弯腰将那条兔皮围巾扣在了笑笑的脖子上。笑笑扭了一下脖子,他觉得他的脖子更粗了。偏偏杜衡笑吟吟的:“好可爱啊!”

算了,看在杜衡开心的份上,笑笑就接受了这条围巾了。

温琼也有礼物给杜衡,她手中提着一把灵剑。这柄灵剑通体青色,剑身狭长长度有三尺,剑体上刻着两个字‘青霜’。

温琼道:“方才见你有一柄匕首,再赠你这柄青霜剑。匕首和剑一个在暗一个在明,你且留着防身。”

杜衡感动极了,他只不过筑了个基,就得到了这么多好东西。他又能做些什么回报给大家呢?

想来想去,杜衡准备好好的做一顿饭来犒劳大家。

杜衡在冰箱里面走了一圈,他很快就确定了菜谱。今天中午他要做血旺、干锅兔杂、锅包肉,香煎大排!!至于素菜,他看了看院子外面,春天到了,应该有时蔬可以让他采摘了吧?

杜衡背着背篓在田埂上走了一圈,笑笑带着两个小弟跟着杜衡的脚步向前走着。小馄饨走在了杜衡身前,杜衡吃惊的发现,他只不过修行了一个月,他家的小动物们除了笑笑,其他的都大了两圈。

小馄饨抽条了,成了一条毛茸茸的中等狗,它粗粗的爪子已经告诉杜衡了,将来它会长成和它爹一样高大威猛的猎犬。

至于年年和岁岁,这两个小家伙刚捡回来的时候一个手心就能放得下,到了现在双手捧着已经放不下了。普通小鸡一个多星期就要换了一身的绒毛,它们到现在还毛茸茸的。和笑笑走在一起的时候就像是两个绒球,看着特别好玩。

杜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春风带着灵植的味道进入肺腑。他已经有一个月没好好看过村子了,之前听说修真无岁月,现在他切身的体会了一把。真正修行的时候真的感觉不到时间流逝。

一个月的紧张修行让杜衡改了一些性子,他不再像以前那样慢吞吞的了。走在田野中,他不自觉的就会用神识去观察周围的情况。

瞧瞧,他发现了什么?在田间地头,一颗颗荠菜比巴掌还大。它们连成了片儿,杜衡一眼就看到了那片蓬勃的绿色灵气。再看看田间的青菜,经过了一个月的冰雪覆盖,它们在春风吹拂的时候抽出了嫩嫩的菜薹。

这个季节的菜薹和之前的菜薹口感不一样,之前的青菜长出菜薹,那是因为它们自然老去了,吃起来虽然也鲜甜脆嫩,可是终究不及田野中顺应天时的产物。

更妙的是,他竟然找到了一丛丛的葱一样的野菜,这个他熟悉啊,这东西叫小蒜,每年春天杜妈妈都会去乡下挖一点回来摊成小蒜饼吃!

杜衡的镰刀挥得飞快,他挖荠菜掐菜薹,最后在一背篓的绿色菜肴上放上了两把鲜亮的长条形的小蒜。

温琼环着胸站在院门外盯着杜衡的方向若有所思,她今天的衣衫变成了粉色,就像是枝头快要绽放的花苞一般。

杜衡一转头就能看到温琼,说真的,他一开始对温琼存着不一般的心思。可是经过这一个月的修行,他已经断了那种想法了。温琼是心志坚定的修士,她不该卷入糟心的男女感情之中。况且杜衡也知道,温琼将他看成了弟子,对他没有任何想法。

杜衡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接受了这个现实之后,他现在将温琼当成了自己的恩师。看到温琼站在院门口他打了个招呼:“师傅,中午吃荠菜团子好不好?”

温琼笑了:“好呀。荠菜团子是什么?”

荠菜团子是用米粉做成的点心,里面包裹着荠菜肉馅儿。成品的团子直径有五寸,煮熟了之后像是白玉球一般,咬一口外皮软糯内里鲜美。

荠菜是最先冒出脑袋来的时蔬,它们带着春天特有的鲜香。春天吃下荠菜馅儿的东西,就像将春天吃到了口中一样。

杜衡将箩筐扣在了廊檐下,他取了个小凳子坐着然后清理着他挖回来的荠菜。荠菜长在地面的时候像是一朵花似的,当它们离开地面的时候,它们的茎叶就会卷曲起来。

杜衡将干枯的叶片摘去,筲箕里面的荠菜如果不用神识看,它们的颜色其实没那么绿,看着有些灰头土脸的。有些荠菜干脆就长成了灰色,乍一看像是枯草一样。

杜衡速度快,他很快就将半箩筐的荠菜给择了出来。择菜的过程中,他忘却了这一个月痛苦不堪的修行,心情愉快的他哼着小调端着筲箕去水池中洗荠菜去了。

荠菜清洗了好几遍后,杜衡才将它们投入到了沸水中汆烫。水中放了一点豆油和盐,汆烫的时间不能太长,叶片瘪了就能捞出来了。

杜衡拿着长筷子在锅中将荠菜翻了一下就准备出锅了,出锅后的荠菜要过冷水,这样才不会发黄。半背篓的荠菜只烫出了一大碗的荠菜球,杜衡愉快的将它们切碎后挤干了水分放在了木盆中。

看到杜衡又在剁肉馅了,凤归纳闷的问道:“不是说做辣辣的菜的吗?”

杜衡道:“放心吧,我答应你的菜都会做的,不信你看。”

杜衡指了指水池旁边其他的木盆,只见木盆中有的腌制着兔杂,有的腌制着大排和肉片。

杜衡笑道:“趁着腌肉的时候,我来调一下馅儿,这样等一会儿就不会手忙脚乱的了。”

玄御缓声问道:“我能帮你做些什么吗?”

杜衡笑吟吟的看向玄御:“你能帮我去后山取一点大蒜来吗?”

开始修行之前,玄御倒是取来了一些大蒜,可是后来杜衡忙着修行,就将大蒜给忘了。等他想起来的时候,廊檐下的大蒜早就不见了。想必是景楠或者凤归趁他不注意丢了吧?

玄御道:“好。”说着他身形一下就不见了。不管什么时候看到玄御这一招,杜衡都会觉得惊艳,他何时才能有这个身手啊。

杜衡将剁好的山膏肉放在了荠菜上,仔细一看,山膏肉比荠菜比要多一些。杜衡往里面磕了三个鸭蛋,然后倒入了白酒食盐少量的白糖还有一点胡椒粉。他还撒上了一大把切碎的葱姜,其实若是有油渣混入其中,做出来的馅儿味道会更好。

杜衡在水池中洗干净了手,正当他准备伸手搅和馅料的时候。他听到了温琼的声音:“杜衡,你能用灵气代替你的手搅拌馅料吗?”

杜衡看了看温琼,又看了看自己的手,他看着木盆中一盆馅料有点懵:“用灵气代替手?”

他有些犯难,这个该怎么操作?

※※※※※※※※※※※※※※※※※※※※

野菜中,我最喜欢的就是荠菜和金花菜了,荠菜从开春能吃到二月初,金花菜能吃到油菜花开的时候。荠菜一般用来做馅儿,放上多多的肉,鲜掉眉毛。金花菜直接炒炒,或者煮河蚌,好吃~

说起来,我们这里的荠菜汤团挺有名的,淘宝上也能买到。园外园的汤团比其他家的会好吃一点,但是我觉得最好吃的还是自己家做的,肉多,瓷实。

杜衡:别管什么野菜了,你看我取得了惊人的进步~

老猫:呵呵,但凡你了解我的性子,都知道这只是个开始。不信你问问隔壁的温衡兄弟,他修行的时候我是怎么对付他的。

杜衡:我还是揉团子炒兔子去吧……

说个题外话,昨天老猫去看八佰电影。正哭的带感呢,前面一个妹子哭出了声,老猫顿时哭不出来了。

老猫是这么哭的:对着屏幕啪啪啪掉眼泪两只眼睛肿成了桃子。

妹子是这么哭的:嗯哼……嘤嘤嘤……

老猫顿时就明白了我为什么不招人爱了,连哭都哭的比别人丑。猫丑,无药可救,哎……

喜欢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com)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手打吧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方便以后阅读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五十八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五十八章并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