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作品: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作者:老大白猫|分类:幻想奇缘|更新:2020-09-28 00:05:25|字数:9932字

112

杜衡再醒来的时候, 他觉得嗓子干头痛,总之哪哪都不舒服。他僵硬的躺在床上木然的睁着眼睛,突然之间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张放大的脸。

笑笑的脸出现在杜衡眼中:“啾啾!!”

笑笑热情的蹭着杜衡的脸, 毛茸茸暖噗噗的感觉让杜衡有了一种活过来的感觉。

杜衡张张口:“笑笑……”

他这是怎么了?他晕了多久了?

这时候身边传来了脚步声,杜衡循声一看,只见玄御手中端着一个碗。看到杜衡醒了, 玄御露出了笑容:“醒了?可有哪里不舒服?”

杜衡实话实话:“我全身上下, 就没有一个地方舒服。我怎么了?”

玄御喂杜衡一口气喝了半碗水, 杜衡这才觉得自己像是枯草遇到了一场甘霖一样。

玄御缓声道:“你选了本命灵植, 本命灵植在你识海中融合的时候吸收了你身体太多的灵气, 你承受不住晕过去了。”

杜衡皱着眉头:“吸收我的灵气?”

什么情况?本命灵植不是保护修士的吗?是修士左膀右臂的存在, 怎么还要吸收修士的灵气了呢?

玄御缓声解释道:“本命灵植其实是修士用自己的灵气和修为培养出来的伙伴和武器, 关键时刻可以依托性命, 可是平时也需要从修士这里得到灵气。”

杜衡差点流淌下了辛酸泪, 他就知道修行的道路处处都是坑。这不,一不小心就掉进去了。

玄御宽慰道:“你不要担心,你的灵植在你的识海中生长得挺好。”

杜衡缓声问道:“我能问一下, 我的本命灵植是什么吗?”

他记得晕过去之前, 他只看到了一粒圆滚滚青莹莹的种子, 至于种子里面的植物是什么, 他还真不清楚。

玄御道:“是竹子。”

杜衡欣慰的笑了:“竹子好啊。”

竹子空心的没那么多弯弯绕绕,竹笋可以吃,竹竿还可以用来做各种竹制品。从实用的角度而言,杜衡很满意他收的灵植。不是什么华而不实的玩意, 真是太好了。

下一个问题就是:“我晕了多久了?”

不怪杜衡问这个问题, 他喝了半碗水之后觉得自己的肚皮饿的咕咕叫。自从到了村子里面, 他还没有饿成这样过。

玄御道:“你晕了八天了, 今天已经是正月初十了。”

杜衡震惊的看向玄御:“什么??我晕了这么久?”

难怪他觉得全身都不舒服,饿了这么多天,他还能醒过来就是奇迹了!

玄御道:“第一次和本命灵植融合,以你的修为,你做的很不错了。有些修士融合的时间更长,融合十几年的也有。”

杜衡幽怨的说道:“那要是融合的时候失去意识了,岂不是要饿死?”

玄御一本正经:“确实有这种可能,不过修真界目前还没有出现收服灵植的时候被饿死的情况。”言外之意就是杜衡是多虑了。

笑笑蹲在杜衡脑袋旁边蹭着杜衡的的脸,杜衡从笑笑的两只眼睛中看到了鲜明的意思:“吃饭!”

杜衡翻身而起:“吃饭去,快饿死我了。”

等杜衡打开冰箱的时候,他差点落下泪来。他准备的那些点心呢??怎么好多盆子都空了啊?那些丸子卤肉和面条子呢?还有他腊月做的那些食物呢?都去哪里了?

他昏过去之前,他的冰箱里面能直接吃的菜足够支撑全村的人到正月半的啊,怎么一下就空了呢?

玄御解释道:“今天一早重华他们就出发回到东极山了,我不清楚你什么时候醒来,就做主给他们打包了一些东西。”

玄御不是什么吝啬的人,打包的结果就是冰箱里面只剩下需要现做的食材了。

杜衡倒是理解玄御:“谢谢玄御,你做的很好。”

其实重华云诤他们这段时间也吃了不少,可能分到每个人手里剩下的就不多了。

杜衡有些愧疚:“都怪我晕了太久,错过和他们告别了。”

下一次见面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想到这里,杜衡就有些遗憾。他还有好多拿手小菜没来得及做给大家吃哪。

能够直接吃的点心基本都被玄御打包送给了云诤他们,冰箱里面放着的食材倒是挺多的。杜衡想了想,他现在就想吃米饭,越下饭越好。

他取出了四大块肉,然后摸了一棵冬笋和几片青椒出来。他要做个小炒肉!他要在白白的米饭上放上切成薄片的肉片美滋滋的吃上两大碗!

厨房中又冒出了熟悉的炊烟声,看到炊烟冒起,景楠和凤归他们准时出现了。同时出现的还有一身青衣的温琼,温琼头上的小蝴蝶簪子又变成了和她衣衫同色。

温琼笑吟吟的:“比我想象中醒得早呀,感觉怎么样啊?”

杜衡苦笑着:“饿,一醒来就饿的不行。这不醒过来就在做饭了么?”

景楠松了一口气:“可不是,你昏睡的这几天,我们几个人食不下咽寝食难安的。”

凤归凉凉的在旁边吐槽:“别听他的,前两天他因为贪吃卤肉积食了。”

杜衡:……他就知道村子里面的人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纯良。

笑笑跳到了案板上双眼亮晶晶的盯着杜衡:“啾啾?”

杜衡正忙着在口锅中添水煮肉,他解释道:“做个小炒肉吃,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笑笑想了想:“啾啾啾!”

他要吃杜衡给他留的肠肠,他惦记那根肠肠好久了!

可是现在要是泡肠肠,肠肠会很咸吃起来味道不好。他仔细的想了想说道:“肠肠晚上蒸给你吃好不好?中午我给你做其他的好吃的?”

笑笑最好说话了,他点点头后乖巧的蹲在了灶台上。

凤归没什么人性的说道:“要辣的。”景楠点菜:“要吃鸭蛋蘑菇汤。”

杜衡:……得,他就不该在醒过来之后直奔厨房,这群人根本没把他当成病号。

锅中焖上了灵米饭,杜衡冷酷无情的对景楠说道:“没有鸭蛋蘑菇汤,只有虾仁蒸蛋。”

这会儿的杜衡巴不得赶紧把饭吃到口中,没那个心情做菜。

凤归弱弱的提出要求:“要辣的……”杜衡丢给他一罐子辣椒油:“等下你用这个拌饭就行了。”

凤归控诉道:“杜衡你变了,你以前从不敢这么对我。”

杜衡懒得理这两个混蛋,他的关注点在锅里的水煮肉上。和以往焯水不同,杜衡在锅中加入了姜丝白酒后还撒了一把花椒。当他看到厨房窗台上长得有半尺长的小葱时,他还薅了一把小香葱打成了结丢到了锅中。

经过一炷香加一盏茶的炖煮之后,锅中飘出了一股水煮肉的香味。此时的肉用筷子戳一戳,已经能从肉皮的部分戳透了。

杜衡揭开了锅盖从里面捞出了两坨肉,剩下的两坨还放在锅中炖煮着。

玄御问道:“你怎么不全部捞出来?”杜衡不是说他要吃小炒肉的吗?留一半算什么?

杜衡将冒着热气的肉放在了案盘子上:“刚才饿的不行,感觉自己能吃下好多肉。可是仔细想想其实四块肉也太多了,我准备留两块做蒜泥白肉,还有两块做成小炒回锅肉片。放心吧,这两道菜都是快手菜,很快就能好了。”

餐桌旁的温琼他们恍然大悟:“哦~~”

刚从锅里捞出来的两块肉太烫了,杜衡将盘子连同着肉一起送去了冰箱的冷冻区。看到大家疑惑的目光,杜衡说道:“肉片现在切有点烫,以我的刀工切出来会有点厚。稍微晾凉一些之后会容易切。”

杜衡很快就将笋处理好了切成了薄片,青椒也成了躺在盘子中的薄片。凤归美滋滋的:“哎嘿,有辣椒。”

杜衡道:“这青椒只是提味用的,不会太辣。其实这道菜也不能算是小炒肉,这个做法有点像是回锅肉。”

回锅肉的肉用的是熟肉,回锅这两个字的意思就是再回到锅里,熟肉炒制和生肉炒制味道相差还是挺大的。

只是做回锅肉他缺少一味重要的调料豆瓣酱,不过这不能难倒杜衡,做不成纯正口味的回锅肉,他可以做杜氏版本的小炒回锅肉。

他做的回锅肉爸妈最爱吃了,每年过年的时候,杜衡都会做上一盘子让爸妈品尝。

等他从冰箱里面将两块肉取出来的时候,锅中留着的两块白肉也能捞出来了。玄御贴心的问道:“这两块肉要送到冰箱里面去吗?”

杜衡连连摇头:“不用不用,这个放在这里,我很快就来处理。”

从冰箱里面取出来的肉摸起来有些温热,此时下刀就能切出薄薄的肉片了。杜衡切的肉片肥肉部分都能透光,他一边切一边介绍:“回锅肉肉片不能太厚,不然不容易把里面的油脂煎出来,吃起来的时候就会觉得肥腻。”

玄御他们没吃过回锅肉,听杜衡这么说,他们点点头:“哦!”

杜衡很快就得到了一大盘子厚薄均匀的肉片,肉片六分肥四分瘦。等锅中的豆油冒起青烟,杜衡在锅中丢入了姜丝。姜丝滋滋发出声响,等它们散发出一股姜的香味的时候,杜衡将一大盘肉片倒入到了锅中。

切成薄片的肉片被热油一激吱吱作响,肥肉里面的油脂很快就被逼了出来。原本锅底只有浅浅一层豆油,没一会儿就积了一层厚厚的荤油出来。

浸润在荤油中的肉片们微微卷曲,贴近锅边的瘦肉部分有些微微的焦黄,而肥肉部分都快透明了。

炒制了一会儿后,杜衡将肉片拨到了旁边。正宗的回锅肉里面要加豆瓣酱和蒜苗炒制,而不正宗的杜氏回锅肉则没这么考究。

杜衡提起切得薄薄的笋片就倒入了锅中,笋片入锅之后,锅里爆出了巨大的刺啦声。一股油烟冒起,杜衡眯着眼睛淡定的翻炒着笋片。等到笋片翻炒了几下之后,他将肉片从旁边拨下来和笋片混合在了一起。

这时候就可以加调料了,杜衡加入了白酒酱油,少量的白糖和细盐,然后还撒入了一点胡椒粉。锅中的肉和笋片顿时染上了酱油的色泽,不知情的人会觉得这道菜吃起来是甜口的,其实少量的白糖是用来提鲜的。

这是杜衡的一点小技巧,做肉类放一点白糖,肉质会更加软嫩鲜香。只要不是加入大量的白糖,糖中的甜味是不会影响整道菜的口感的。

翻炒了一阵之后,他倒入了事先准备好的青椒片。青椒片入锅之后,锅里的色彩顿时明艳了起来,锅里不再是惨白一片。以前杜衡会用青红椒来搭配,只是条件不允许的情况下,他只能优先保证味道。

翻炒几下之后,杜衡取了先前放肉的大盘子出来。他得到了一大盆油汪汪美滋滋的回锅肉。肉片躺在盘子中散发着迷人的肉香,嗅着这个味道都让人胃口大开。

113

景楠他们已经按捺不住取出了筷子了,景楠还给温琼一双筷子:“尝尝,你这个弟子修行的时候顿悟要是有做菜这么顺畅就好了。”

温琼笑吟吟的说道:“我觉得他资质挺不错的啊。”

玄御没搭话,他夹了一筷子肉片和笋片递到了杜衡口边:“先吃一点吧。”

杜衡正饿着,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了。他一口就叼了玄御筷子上的一大口菜,顿时嘴里满满的都是笋和肉。咀嚼咀嚼,肉片和笋片就在口中携手挑起了舞。

笋片脆嫩,上面沾着薄薄的料汁,吃起来咸鲜中带着一点甜味。肉片柔韧,瘦肉部分香而不柴,肥肉部分一咬一口油,但是一点都不觉得肥腻。

此时若是需要什么来搭配这道菜,必须是白米饭!

景楠已经在开始嚎了:“米饭好了没?”这道菜很下饭,必须要扒三碗饭才能对得起这道菜。

凤归兴致缺缺:“没有辣。”

天知道这几天他们几个人是怎么过的,他们就指望着杜衡的冰箱活着呢。杜衡要是今天还不醒,凤归就准备采用强制手段让他醒过来了。他觉得冰箱里面的东西是美味,只是不是杜衡现烧的,总觉得少了点味道。

杜衡吃了一口菜感觉有点回魂了,他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这道菜应该少成辣口的。只是我缺材料。”

他不止缺豆瓣酱,还缺蒜苗。可是他又想吃回锅肉,因此只能做了这个改版的回锅肉,真正的回锅肉香辣回甜,集合了蒜苗豆瓣还有麻辣调味料的各种辣味,吃起来酣畅淋漓。

景楠倒是喜欢这道菜得紧:“我觉得挺好吃的啊,要那么辣做什么?”

温琼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我觉得挺好吃的呀!”小姑娘一说话就露出两个小酒窝,杜衡顿时就醉了。

杜衡看向玄御:“玄御,你觉得还行吗?”玄御颔首:“好吃。”

凤归立刻嗤笑玄御:“得了吧你,你根本没吃。”

为了弥补凤归没有吃到辣的遗憾,第二道蒜泥白肉杜衡准备做成辣口的。

其实做蒜泥白肉说简单也简单,就是将煮好的白肉切成片片然后蘸着蘸料吃。但是说复杂也很复杂,因为这道菜对刀工很考究。蒜泥白肉的肉片切出来要薄薄得能透光,而且要求肉片完整。要是切得太厚了,吃起来就会肥腻。

杜衡觉得他的刀工还可以,他一直还挺骄傲的。

案板上放着一大块煮好的肉,每一块肉有一尺长八寸宽六寸厚,上面有一大截灰色的瘦肉,皮和瘦肉之间有四寸厚的肥肉。

杜衡将刀子近乎水平的贴近肉块,只见他慢慢的从一头往另一头慢慢挪动着刀,没一会儿刀身上方就出现了一片微微透明的大片肉。

杜衡用筷子挑起这片白肉看了看,只见肉片完整,肥肉部分都能透光了。杜衡给自己打了个分:“漂亮!”

然后他用筷子卷着白肉放在了旁边的盘子中。没一会儿他得到了一大盘摆的像是花朵一般的堆叠得整整齐齐的白肉。

这时候景楠发出了灵魂问话:“杜衡,你刚刚说这道菜叫什么来着?”

杜衡还沉浸在自己的美好刀工中:“蒜泥白肉啊!”

景楠:“蒜泥是个什么??”

杜衡:……他忘了,他没有蒜!他找到了姜葱,唯独没有找到蒜!

被景楠一提醒,杜衡顿时尴尬了:“那个……没有。”

景楠狐疑的看着杜衡:“你玩我呢?”

杜衡弱弱的狡辩:“我没在妖界看到蒜啊!”

没找到姜蒜之前,他都是用茜草代替姜蒜使用的,没看到田里面的茜草都被杜衡揪秃了么?

景楠叹了一声:“没有的东西你问我不就行了么?”

杜衡狐疑的看向景楠:“莫非你那里有蒜?”景楠干脆的躺平:“没有。”

杜衡无奈了,村子里面都是什么人啊。

景楠画风一转:“我这里没有,不过山上倒是很多。如果你说的东西是我认识的那玩意的话,应该有不少。”

杜衡双眼一亮:“你说的是真的吗?”

景楠点点头:“不过你们老家称呼灵植的方法和我们这里不同,我不能确定那是不是你要的东西。我知道那东西很辛辣,会在春末夏初长出球形的根茎,根茎有臭味。蛇虫鼠蚁还有山间妖兽都不会吃那玩意。”

杜衡眼睛更亮了:“哎嘿?”

玄御缓声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和景楠走一趟取一些来。”

不愧是贴心的玄御,太棒了!杜衡笑吟吟的:“好呀好呀。”

景楠和玄御身形一下就消散在厨房中了,没到一盏茶的功夫,这两人又出现了。这次玄御手上用细绳捆了一捆绿色的灵植,杜衡定睛一看,那不是蒜苗是什么?

这个季节的蒜苗正当鲜嫩,掐断叶子之后就会淌出有些熏人的汁液。玄御将灵植放在廊檐下:“杜衡你看看,是不是你要的东西。”

杜衡连连点头:“是的是的!只是现在它还没长大蒜,但是可以炒来吃。”

景楠和凤归立刻拍桌子了:“这么臭的东西你还想炒来吃?!不许!!”凤归吐出一口浊气:“你到底在老家过的是什么日子,怎么这东西你也吃?”

景楠威胁着:“要是早知道你说的是这玩意的蒜泥,打死我也不会让你知道。我跟你说,你要是敢在白肉里面加这玩意,我今天,我今天就不吃了!!”

杜衡充耳不闻,他取了个筲箕蹲在廊檐下清理着蒜苗。可能因为没人搭理,蒜苗长得分外瘦弱,最粗的蒜苗只有杜衡的小拇指粗细。用这样的蒜做蒜泥白肉不可能了,不过他可以取出蒜苗留着烧其他的菜。

笑笑对着杜衡啾啾唤了两声,他是想告诉杜衡:锅里的饭熟了。

杜衡将筲箕放在了廊檐下,他去水池旁边洗了手:“好遗憾啊,没有蒜泥,我们就吃一道没有蒜泥的蒜泥白肉吧。”

凤归和景楠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

看来这两人对蒜的味道很反感,不知道蒜对他们做了什么。不过杜衡会想办法改变蒜在他们心中的看法的。

白肉最重要的就是蘸料,没有蒜泥之后虽说少了蒜香,但是若是调制得当也很好吃。

杜衡在碗中加入了酱油五勺辣椒油三勺一勺香油和少许的盐和稍稍多一点的糖,感觉调料味道过于浓郁,他往调料中加了四勺煮肉的料汁。将调料搅拌均匀之后,他卷起一片白肉在调料中沾了一下:“笑笑。”

笑笑立刻飞奔到杜衡身边张开了嘴巴,试吃的事情他最喜欢了。

白肉还带着温度,在酱汁中滚过一圈之后沾染了酱油的色泽变成了枣红色。一口白肉入口,又香又辣,恰到好处的咸鲜中还带了一点甜味。关键是一大口肉入口,一点都不肥腻。

笑笑抖着翅膀发出了颤音,杜衡愉快收到了笑笑的反馈。他将料汁均匀的浇在了白肉上:“本来下面应该垫一点蔬菜,可是我懒得动了,大家将就着吃吧。”

杜衡将一大盘子白肉放在了餐桌上,桌上的两道菜看着都无比诱人。

凤归沾了一片白肉送到口中,他满意的点头:“虽然不是很辣,但是比起其他两道菜,这道菜我很喜欢。”

杜衡端着饭碗,他总觉得有一天凤归会辣到菊花残。

等杜衡将虾仁蒸蛋放到桌上的时候,凤归突然笑了:“重华和云诤要是早知道杜衡今天会醒,估计他们怎么都不会选择一大早走。”

景楠美滋滋的吃着小炒回锅肉:“是啊是啊,估计哭着喊着都要留下来吃午饭啊。”

杜衡端着饭碗遗憾的说道:“都怪我一下晕了这么多天,要是早知道融合灵植这么费事,我怎么都要等他们走了再融合。我还有好多美味没做给他们吃哪。”

温琼笑道:“没事的杜衡,他们决定了,以后每个月派一个人来村子拿吃的,以后你做菜的时候多做一点就行了。”

杜衡想了想点头:“嗯,这也是个好办法。对了师傅,我想问一下,我收了本命灵植之后就要正式开始修行了吗?”

温琼点点头:“嗯,这几天大家帮你准备了不少心法,我们已经帮你选了两种心法。”

杜衡顿时觉得口中的饭菜不香了,他弱弱的问道:“我不会运行了心法之后继续晕吧?”

温琼露出一口小白牙,她脆脆的说道:“怎么会呢?顶多修行出岔子走火入魔,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杜衡抖了一下,这比晕过去还要可怕吧?

114

中午的三道菜被几人吃了个光,杜衡觉得吃饱了之后他又生龙活虎的了。修行的勇气又继续回来啦!

温琼背着手在杜衡身前来回踱步:“你知道你收的是沛竹的种子吗?”

杜衡点头:“玄御告诉我了。”

温琼颔首:“挺好的,那沛竹的性子你知道多少?”

杜衡想了想:“竹子不都那样吗?还有性子呢?”

温琼语重心长:“那当然,每一种植物都有自己的脾性,有的喜欢光,有的喜欢湿,有的温柔有的嗜血。你既然选择了沛竹,我希望你能好好的了解沛竹的性子。不过既然沛竹能选择你,我想你的性子和沛竹应该有相似之处。”

杜衡叹道:“沛竹是很好的竹子,竹笋好吃,竹竿能做好多有用的东西。再温和不过了。”

温琼表情古怪:“你若是遇到攻击,你难道能掘个笋子来砸倒对手?还是希望能编个竹筐来扣住对手?”

杜衡想了想:“我……可以拿竹竿赶跑对手。”

温琼握紧了拳头,她的面容还是带着笑:“一般木灵根的修士选择本命灵植,多半看中的是它们的攻击能力,而不是这些额外的能力。我希望你能熟悉一下沛竹的攻击能力,然后利用它配合同发挥最大的战斗力。”

杜衡想了想:“我该怎么熟悉沛竹的攻击力?”

温琼笑吟吟的说道:“很简单,景大人家屋后就有竹林,你去竹林中待上半日,对竹子表达你想看看它们战斗的场面,我想沛竹会展示给你看的。”

杜衡来了兴致了,他忙不迭的点头:“好的好的!”

想起要去沛竹林,杜衡还背了个背篓,等下他还能顺便挖点冬笋回来。冬笋要是再不挖,很大一部分很快就会烂掉了。春笋的滋味没有冬笋这么好啊!

看到杜衡无忧无虑的背着背篓出了门,凤归磕着瓜子叹了一口气:“你猜猜他能坚持多久?”

景楠想了想:“一盏茶?”

玄御淡定的说道,他的目光落在温琼身上:“可能不到半盏茶的功夫。”

温琼对着他们露着甜甜的笑容:“也就两三息吧。”

杜衡走到了竹林中,不知是不是他识海中有了一粒沛竹的种子,他总觉得进入到竹林中,一股亲切的感觉就涌了上来。竹子们像是在对杜衡打招呼。

杜衡的目光落在了竹林边缘的那一丛小竹子上,这丛竹子原本有三支竹子。后来重华撅了一支种在了院子中,现在这里只剩下两支瘦弱的小竹子了。

杜衡摸了摸小竹子:“希望养在院子里面的那支能在春天发展壮大啊。”

杜衡放下了背篓,他闭上了眼睛,心中默念道:“我想看一看大家的战斗的英姿,请将我当成对手,让我看看吧!”

话音一落杜衡只觉得耳边传来了呼呼的风声,他双眼一睁,只见竹林中最靠近他的两根竹子弯下了腰。这两竹子还不是最粗最强的,它们只有杜衡的手腕粗细,却扭曲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

在杜衡的认知中,竹子就算弯腰,也只能以竹根为中心竹竿所到之处为半径弯腰,要是弯的幅度太大,竹子还会折断。竹林中的竹子这么茂密,就算想要横向弯曲,也要避开其他的竹子对不对?

可是眼前的这根竹子就像是被人掰向了他的相反方向,青色的竹竿像是一张弯弓横向拍向了杜衡的胸口。杜衡只看到两道青色的灵光闪过,然后耳边传来了啪啪两声爆裂的声音。

他的胸口像是被人重重的打了两拳,他眼前一黑身体就飞出去了。等到他趴在景楠家门口的灵田中的时候,他都没反应过来。

笑笑惊慌失措的飞奔过来:“啾啾啾!!”

杜衡缓冲了好一会儿才猛地吐出了一口浊气,他的胸口火烧火燎的开始疼。他翻了个身捂着胸口哼哼唧唧:“发生……什么事了?”

杜衡疼的几乎喘不过气来,他想他的胸口一定青紫了。这时候他看到了温琼的裙摆,温琼居高临下对着他笑吟吟的:“这就是沛竹的战斗力,你选择的从来不是什么温顺的竹子。沛竹又名鬼哭竹,指的是不被竹子认可的人会被打得鬼哭狼嚎。”

杜衡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说真的,他长这么大没受过这么严重的打击。就算刚穿越那会儿言不悔用威压压他,他都没觉得这么痛过。

因为痛楚,杜衡眼泪都出来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冲过来:“好疼……”

温琼蹲了下来,她看着杜衡的双眼说道:“若你是我宗门的弟子,此时我必定要问你一句:修行这么苦,不如放弃。可惜我不但不能这么说,还要反过来安慰你,让你宽心。”

温琼一字一顿的说道:“杜衡,你可知你的灵根让多少修士羡慕?多少修士有凌云壮志却死于天资不足?你有这个天资就不能懈怠。修行不是容易的事情,从今日开始,我会对你要求很严格,直到你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走上一条没有人监督你也能顺利走下去的修行之路。”

温琼对着杜衡伸出手,杜衡看到了她手上厚厚的老茧。温琼说道:“玄大人将你交给了我,我就要对你负责,今日开始收起你的玩笑之心认真对待修行的事。你不是每次都会这么幸运的有人护着,你要强大起来,强大到能保护自己,保护身边的人。”

杜衡伸出手握住了温琼,胸口依然很疼,但是他却生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豪迈之情。是他的,他修行不光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在关键时刻能保护重要的人。

他还记得被妖兽围攻那一日,笑笑抖着小短腿站在他面前的画面。

来到修真界这段时间,他都觉得自己在做梦。他虽然在一棵树村找到归属感,却一直没有认同自己是修士这个身份。仔细一想,他不只是为了自己而活,他占了原主杜衡的身体,原主没有完成的心愿,他就要去完成。

他一直都有避世的想法,他甚至觉得只要呆在一棵树村,他就能一直安安稳稳的下去。今天被竹子抽了两棍子,杜衡突然感觉到了他肩头的重量。

他不能一直躲在玄御他们身后安安心心的做菜,他也想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玄御招温琼来的原因,杜衡一下就明白了。村子里面的人太温柔,舍不得对杜衡下狠手,他们只能招来温琼让她帮杜衡正身骨立道义。

温琼将杜衡从地上拉起来,她只齐到杜衡的胸口,可是眼中的认真和周身缠绕的威压却让杜衡在颤抖。

温琼说道:“我知道你生性温和不喜欢卷入是非,但是有时候你沾染了因果就要还。谁都想做个与世无争的谪仙,你看修真界有几个人能做到这点?”

温琼道:“你看就连你收的本命灵植都能轻易的击败你,你若是掉以轻心,会死得很难看。所以杜衡,若是在我辅导你的这段时间让我发现你偷奸耍滑掉以轻心,我不会对你客气。明白了吗?”

杜衡讷讷的点头,这一刻温琼在他心中已经成萌妹子晋级成了一个严厉和温柔并存的师傅。

温琼说完了这些时候满意的看着杜衡的反应,她点点头:“这就行了,你也算是了解了沛竹的特性了,从明天开始,你每天都要在竹林中呆足一定的时间,前三天你要坚持撑到一盏茶的功夫,然后一炷香,然后半个时辰,直到你能将沛竹的习性了然于心。与此同时,我会传授你呼吸吐纳和木灵根基本的修行方法。”

杜衡本来想哀嚎,别说一盏茶了,现在的他刚站在竹林入口就被扇飞了,他总觉得这个任务很艰巨。

但是修行从来都是从简单到复杂,再从复杂到简单,杜衡心一横。他拼了!

被抽了两下的杜衡胸口出现了两道青紫色,拉开衣襟一看,这两道青紫在杜衡的胸口抽出了一个大叉,看着触目惊心。玄御手指上沾着软膏小心的给杜衡涂抹:“景楠家屋后的竹林,连元婴期的妖修都能打死,明日我站在竹林外看着你。”

微凉的药膏抹在火辣辣的伤口上激得杜衡一哆嗦:“不用不用,我明天让沛竹少打两下就行了。”

玄御的手指从杜衡的皮肤上滑过,他语调有些低沉:“已经少打了,你的修为不高,沛竹是根据你的修为下手。你修为越高,沛竹打得越凶。”

杜衡大吃一惊:还有这个操作?!

本着明天会被沛竹打死,今天无论如何要学一点防身术的想法。在做晚饭之前,杜衡真心实意的向温琼求教:“师傅,您要教我的呼吸吐纳报名防身之法呢?”

温琼正在嗑瓜子,听到杜衡这么说,她笑吟吟的回答道:“行啊,今天我来教你第一招,龟息之法。”

杜衡有些纳闷:“龟息?”他认真的挺温琼讲完了吐纳时候灵气该如何运行之后,他有一肚子疑问:“不是保命防身吗,怎么感觉怪怪的?”

温琼道:“当你感觉到你快被打死的时候就用这招,这招能让你的心跳和呼吸停止,与此同时周身的灵气也会停止运转。当对手的灵气中断的时候,大多数的修士和妖兽还有灵植就会停止攻击,所以这招也叫装死大法。”

杜衡惊悚的看着温琼:“不是师傅,您难道不该教我闪躲的技巧吗?”怎么先教他装死了呢?

景楠露出小白牙:“这还不简单?闪躲再厉害,万一被对手打倒就有一拳毙命的可能。但是若是练出了强健的体魄,就能活下去。”

笑笑在旁边啾啾啾的发表了一通意见,杜衡不解的问玄御:“笑笑在说什么呢?”

凤归道:“笑笑说,明天开始,他陪着你练。他不会看着你死的,你放心!”

杜衡感动得都快哭了,不愧是他最喜欢的笑笑,仗义!

景楠慢悠悠的说道:“笑笑陪练挺好,不会有人比他更了解沛竹的攻击方法了。”

杜衡看向笑笑:“什么意思?”

玄御说道:“上一个在沛竹林里面修行的就是笑笑,顺便说一声,笑笑能在竹林中呆上十天十夜。”

杜衡快要哭出来了,他果然是村子里面战斗力最差的人。可能家里除了小馄饨和年年岁岁,不会有人比他更弱了吧?

※※※※※※※※※※※※※※※※※※※※

杜衡:我是个没尊严的男主,大家都等着看我被打。

老猫:是啊,不但等着你被温琼打,还等着看你被沛竹和家里的鸡犬揍。、

杜衡:TAT我要离家出走!!

话说我第一次吃蒜泥白肉是在四川吃的,好吃啊,超级香,可是我自己做就跳不出那个味道来。我小姨说,是因为我们这里的辣椒和他们那里的不一样。

喜欢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com)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手打吧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方便以后阅读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五十七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五十七章并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