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作品: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作者:老大白猫|分类:幻想奇缘|更新:2020-09-02 22:59:29|字数:9757字

106

新年的第一天, 杜衡罕见的睡了一个懒觉。昨天晚上守岁太晚,加上新年第一天没什么事情做,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到巳时了。

昨天晚上玩的太开心, 杜衡醒过来的时候脑子里面还都是昨天晚上的烟花。他翻了个身摸到了一手毛,睁开眼睛一看, 只见笑笑正四仰八叉的躺在他身边。

笑笑什么时候来的?杜衡记得他昨晚和凤归回去了啊。

笑笑惬意的打着小呼噜,要不是杜衡在他肚皮上摸摸手感太好停不下来,笑笑也不会醒过来。笑笑睁开了眼睛往杜衡身上蹭去:“啾啾~”

杜衡笑吟吟的抱着笑笑揉了揉,他打了个招呼:“新年好啊笑笑,祝你今年身体健康学业进步!来,给你的红包。”

过年期间见人都要说吉利话的,杜衡昨天入睡前对对玄御说了一大堆的吉利话。

他还给笑笑准备了一个红包,所谓红包就是红色的储物袋中装了一个亮晶晶的灵石。杜衡昨晚就把红包压在枕头底下了,他想着今天看到笑笑就把红包给他来着。

笑笑惊喜的接过了红包, 他两只翅膀抱着杜衡的脖子撒娇似的晃了晃。杜衡摸了摸笑笑的背:“玄御他们呢?”

笑笑放开杜衡, 他从玄御的枕头下面叼出了一个红色的储物袋。杜衡眉头挑了挑:“这是什么?”

他接过储物袋打开一看, 只见储物袋中放满了亮晶晶的灵石。储物袋封口上面还有一张红色的纸条, 杜衡展开一看, 只见上面写着:我们去北山上香了, 晚点回来。新年快乐,红包请笑纳。

落款是玄御,看来玄御他们出发得很早,早到玄御出发杜衡都不知道。

杜衡握着储物袋笑吟吟的摸摸笑笑的脑袋:“玄御让你交给我的?”笑笑点点头。

杜衡笑着将红包放到了他和玄御的枕头中间,他翻身而起:“走, 我们去吃早饭去!”

杜衡老家所在的区域在古代有个说法, 有钱人家会留足三天的口粮不烧饭, 以示家里富足。后来传到了杜衡他们这代, 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也就慢慢的没有三天不烧饭这个说法了。

不过大年初一不做新的菜肴倒是真的,而且杜衡家里年初一所有的女性是不去厨房的。因为在杜家人看来,女性全年都围着灶台转,年初一应该好好休息。所以年初一,老杜家都是杜爸爸下厨,吃的都是腊月就准备好的菜肴。

杜衡洗漱完了来到厨房中,他神清气爽的在灶台上点了三支香拜了拜。不知修真界有没有那些传说中的神祇,在老家,杜衡他们年初一都要给灶王爷上一支香。但是现在,杜衡对着灶台上香就当祭拜道祖了。

也不知玄御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杜衡打开了冰箱,他豪气的指着他的江山对笑笑说道:“来,想吃什么随便吃!”

笑笑看着满架子的食物流下了激动的口水,坦白一点,他什么都想吃。但是昨天的教训告诉他,他要做个克制有度的好孩子。不然辛辛苦苦吃下去的东西又吐出来,又浪费又伤身。

笑笑转了一圈也没找到有什么好吃的,最后他将决定权交给了杜衡。只要杜衡做的,他都吃!

杜衡笑吟吟的取了几只三丁包和松糕出来:“就吃这个好不好?”笑笑点点头,他跟着杜衡忙不迭的走到了厨房中。

厨房中小馄饨和年年岁岁正在晃悠,杜衡撒了一把灵米给两只小鸡,面对嘤嘤嘤叫着的小馄饨,杜衡丢给它半只松糕。

三丁包和松糕还保持着出锅的温度和口感,都不需要额外做豆腐汤之类的,他和笑笑就能吃饱了。

玄御他们不在家,杜衡真的无聊。他揣着手在家里转悠了几圈,看了看他种的小葱和竹子,总觉得没事做时间过得好长啊。

在这段时间中,他和笑笑两集思广益,还准备了给玄御的回礼红包。至于红包里面的内容是什么,需要玄御打开的时候才能知道!

忙活完了回礼红包的事情,杜衡摸摸笑笑的脑袋:“笑笑,有什么消遣的活动吗?我好无聊啊。”

笑笑歪着脑袋想了想,他低头从他的储物袋里面叼出了一张羊皮卷。杜衡捏着羊皮卷的一个角落,他抖了抖:“这是什么?”

展开眼皮卷,杜衡突然觉得眼前一花,他仿佛看到羊皮纸上画着一个健壮的人。那人正在打拳?

杜衡定睛一看,还真是在打拳,那一招一式的还特别清楚。这时候杜衡才明白,笑笑叼给他的可能是修行的秘籍。

笑笑啾啾啾的伸着小翅膀一招一式的演示给杜衡看,示意杜衡可以跟着他一起练。杜衡还真给面子,两人在院中就比划开来了。

笑笑张开双翅,杜衡就张开双手。就这么练了一炷香的功夫之后,杜衡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他的体内涌动,他说不出来这是什么感觉,只觉得他的身体在发热,没一会儿他额头上竟然浸出了汗珠。

看着简单的动作杜衡跟着做了一会儿后竟然觉得身体犹如千斤重,他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在廊檐下:“休息,休息一下。”

好奇怪,他平日也动来动去,觉得腰酸背痛的时候玄御用灵气帮他走一遍经络他就觉得没这么累了。为什么今天和笑笑做了这么几个简单的动作,他却觉得累的不行呢?

杜衡坐在廊檐上擦擦额头上的汗:“这就是修行吗?比想象中的难啊。”

这时候院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小馄饨奶声奶气的汪汪汪了几声。杜衡有些纳闷:“谁啊?”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小馄饨发出这样的叫声,村子里面的人他都熟悉,莫非是来了客人了?

笑笑走在杜衡前面,他蹦蹦跳跳的开了门。杜衡看到院门外站着的人,他的双眼一下就亮了。没别的原因,主要是来者长得太符合他的审美了!

门口站着一个穿着红色斗篷的姑娘,姑娘个子不高娇小玲珑,她长着一张白净的圆脸,两只大大的眼睛像葡萄一样又黑又亮。她对着杜衡一笑,嘴角就出现了两个小酒窝。

杜衡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这……莫非就是天赐女友??难不成是方才的一炷香起作用了?!

姑娘脆生生的开口了:“请问是玄御玄先生家吗?”

杜衡连连点头:“是是是,请问你是?”哇,小姑娘说话的声音好甜啊好可爱啊!杜衡那颗老男人的心噗通噗通狂跳了起来。

姑娘笑吟吟的看向杜衡:“想必您就是杜先生了。我名为温琼,是玄先生找来为您启蒙的修士。”

杜衡晕乎乎的:“温姑娘你好你好,请进请进。”

温琼迈进了院子,小馄饨这时候也不叫了,它对着温琼摇摇尾巴。杜衡看到小馄饨的反应顿时要泪流满面,常听人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小馄饨这么有灵性的吗?这就已经认同了温琼的身份了?

温琼对着笑笑行了个礼:“小凤君好久不见,您的修为更精进了。”

笑笑对着温琼咻咻咻的笑了,温琼左看右看,趁着四周没人,她弯腰一把抱住了笑笑。她将整张脸都埋在了笑笑的身上:“啊啊啊啊,小凤君还是这么可爱!!”

随着温琼的动作,她头上的斗篷滑落下来,青丝像瀑布一样泄下。温琼的发髻上竟然带着两只展翅欲飞的蝴蝶发簪,亮晶晶的特别好看。

杜衡晕乎乎的看着温琼,一棵树村到底是个什么好地方,他心仪的姑娘竟然以这样的方式送上了门。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温琼说话的声音脆脆的像是黄莺初啼,她坐在客厅中双手捧着杜衡倒给她的蜂蜜柚子茶。她喝了一口茶然后用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家里的陈设:“玄大人家变化真大啊。”

杜衡点点头:“是的。”和他刚到村子的时候一比,现在真的是鸟枪换炮。

面对温琼,杜衡说话的声音都不敢大声:“温姑娘是妖修吗?您是从哪里来的?外面下大雪一定难行吧?”

温琼笑吟吟的说道:“不是,我是人修。我是五灵根人修,曾经受过玄大人的恩惠,听说您需要一个木灵根修士带领修行,玄大人就给我发了符篆。接到符篆我就出发了,路上耽搁了两天,不然前两日就该到了。”

杜衡完全沉醉在温琼的声音里面了,他盯着温琼脑袋上的两只小蝴蝶看。小蝴蝶一扇一扇,像是两道光飞到了杜衡心里一样。

杜衡道:“温姑娘你就住在妖界吗?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人住在妖修世界哪。”

温琼笑道:“别见外,你直接唤我温琼就行。妖修世界也是有人修的,就像人修世界有妖修那样。”

笑笑从厨房走来,他口中叼着一块松糕。他跳到温琼身边的扶手上将松糕放到了温琼的手心中,温琼看到粉色的松糕顿时眼中都是星星:“啊,好可爱的糕点啊!!是给我吃的吗?谢谢小凤君!!”

笑笑咻咻咻的笑起来,杜衡不由得给笑笑竖起了大拇指。笑笑要搭讪姑娘果然有优势,瞧瞧,一个糕点就能让姑娘喜笑颜开。

杜衡想着,有笑笑做助攻,温琼一定会喜欢上他的……吧?

温琼问道:“玄大人他们不在家吗?”

杜衡道:“他们去北山烧香去了,晚点回来。温姑娘你一路舟车劳顿要不要休息一段时间?”

温琼大大方方的说道:“好呀。”

没想到温琼答应得这么快,杜衡倒是一下子犯难了。他家的房间倒是有,说起来他和玄御平日用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厨房和卧室,空着的房间也有好几个呢。

只是空着的房间,一个是玄御原本住的房间。还有一个在二楼是留给笑笑的,这两个房间无论让温琼住哪个都不太合适。

杜衡想了想,要不就让温琼先睡笑笑的客房吧?反正笑笑就没住过那个房间。

正当杜衡准备让温琼去楼上休息的时候,他发现温琼竟然盘膝在椅子上打坐了!温琼五心朝上,她打坐的时候就像是瓷娃娃,杜衡顿时就露出了白牙——温琼真可爱啊。

107

客厅中多了个温琼,杜衡身在厨房中总觉得客厅中有个小勾子在勾着他的心。他时不时的伸出脑袋看看温琼打坐有没有结束,然后露出了傻憨憨的笑容。

笑笑看着杜衡这样,他一边吃着松糕一边叹了一口气。

杜衡语重心长的对笑笑说道:“笑笑,你要帮我一件事。”

笑笑歪着脑袋:“啾啾?”

杜衡指指客厅:“我……对温姑娘挺有好感的,你能不能帮我当当红娘帮我追她?其实也不用做什么事,就是……多在她面前说说我的好话好不好?”

笑笑口中的松糕落到了地上,他见鬼一样看着杜衡:“啾啾?”

杜衡听不明白笑笑在说什么,他以为笑笑在要好处。他还在给笑笑讨价还价:“比如平时帮我送送花啊,送送点心啦。你放心吧,我到时候一定会给你做好多好多好吃的。你看好不好?”

杜衡一眼就认定了,温琼是个好姑娘。他觉得他努力努力,过几个月应该能牵到温琼的小手。啊,想到这个,杜衡就美的快要飞起来了。

可惜玄御不在这里,不然他应该能帮笑笑翻译那两声啾啾的意思。笑笑的话是说:“你疯了吗?”

不过看到杜衡这么真情实意要请他吃好东西的份上,笑笑点点头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啾!”

杜衡心中开心,像是吃了蜜一样。他觉得温琼就像是甜糯甜糯的红糖年糕一样。脑中出现了这个菜谱,杜衡就行动了,他准备煎几片年糕来请温琼尝尝。

见色忘义的杜衡完全不记得早上起床他说的那些话了,说好了今天不做新鲜菜色的,结果他竟然切起了年糕。

这些年糕是前几天做的,白白的年糕有胳膊粗质地有些硬,看着色泽温润像是玉石一般,嗅一嗅还有一股灵米的清香。不知情的还以为这是某种罕见的暖玉,而事实上,这是一种灵米做成的糕点。

某种程度上,年糕的做法和松糕差不多,可是最后出来的东西却千差万别。

松糕中粳米粉和灵米粉的比例差不多是四比三,而年糕里面粳米粉和灵米粉的比例则是三比一。取三碗粳米粉和一碗灵米粉过筛后里面加上一点点食盐,然后添加温水慢慢的揉搓开来形成松散的米粉后继续过筛。

将过筛的米粉放到蒸笼上蒸上两炷香的功夫,米粉就会形成米糕。这时候若是想要直接吃也是可以的,只是想要做成年糕,就需要增加一个麻烦的工序——打。

杜衡的老家村口有个大石臼,石臼中间是空的,呈现一个圆锥体的样子。平时会有村里人在石臼中捣芝麻糊之类的东西。

每当到了过年的时候,村里的人就会将石臼清洗干净,然后在石臼前排起长长的队来打年糕。

蒸熟的米粉比较松散,要趁着热的时候用干净圆润的木槌敲打它们。米粉经过敲打之后,内里的空隙会慢慢的消失变得黏腻。打年糕的时候还会有专人站在石臼旁边,他们手上会沾上水,当年糕黏在木槌和石臼上的时候,那些人就会让负责敲打年糕的人停下来。

这时候他们就会快速的将年糕从木槌和石臼上抹下来,还会将石臼中的年糕给团起来方便后续的敲打。

敲打成功的年糕洁白如玉,软糯粘牙。刚打好的年糕还散发着余温,趁着热揪下一团蘸着白糖往嘴巴里面一塞,能让愁眉苦脸的大姑娘立刻笑出了花。

有些人家的年糕里面会加上芝麻枣泥之类的,看着好看吃起来也好吃,不过大部分人家做出来的年糕都是最原始的颜色。

杜衡他们这群孩子最喜欢村人聚集在一起打年糕做炒米糖之类的事情了,因为那时候就算是最吝啬的人家都会舍得分出一部分成品来让大家品尝。孩子们不挑剔,只要有好吃的他们就会快乐得像是小鸟。

杜衡记得每当到了年关,他的嘴巴就会一直鼓鼓的,总会有吃不完的小零食。他的衣服口袋里面随时能掏出一把小零食,那真是一年中最幸福的日子了。

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石臼坏了,像是个破碎的碗一样,再也没办法在里面打芝麻糊和年糕了。杜衡这群孩子也没办法在众人走了之后去抠石臼的底部舔食粘在上面的芝麻糊糊和年糕碎碎了。

再后来杜衡的童年就结束了,挨个儿品尝每家年糕的场景也只能停留在记忆中了。

刚刚打好的年糕要趁热揉成长条形,然后切成长条形。有考究的人家还会把年糕做成长方形,上面还会用模子印上好看的花色。

杜衡没那么讲究,做出来能吃就行了。在玄御的帮助下,他收获了一木盆捶打得像是玉石一般的年糕团。

年糕切好之后,要放置在抹了油的竹萹上晾凉。年糕凉透了之后就会变硬,这时候就可以放在水里养着了,养上十天半个月都不会坏。

而杜衡有冰箱,等到年糕凉了之后直接送冰箱,放多久都不会坏。

年糕的吃法有很多,可以煮汤可以蒸食,杜衡有时候会用年糕炒着吃。年糕百搭,可以当饭也可以当菜。

而此时此刻,杜衡想要做一道最简单的红糖年糕。年糕在油锅中煎的两面焦脆之后撒上糖浆,吃起来又香又甜。

啊,这就是恋爱的味道啊。

他在锅中倒了一层浅浅的豆油,然后将切成一寸厚的年糕沿着锅边滑到了锅底。年糕经过热豆油的洗礼之后上面开始出现臌胀并且吱吱作响,和入锅前光洁的年糕片相比,油中的年糕褪去了高冷的外衣变得更加勾人了。

杜衡将年糕翻了几次面,没一会儿年糕就臌胀起来变得两面金黄。还有几块年糕被油一炸竟然成了扁圆形的球。杜衡将它们捞起来放在盘子中的时候,它们还在不服气的叽叽咕咕。

这时候的年糕已经不复之前的冰冷坚硬了,要是现在咬上一口,会被它们柔软的内心给烫着。

这时候只差一勺浓稠香甜的红糖浆淋上去啦!杜衡最喜欢红糖浆不均匀的淋在年糕上面时候的感觉了,他乐滋滋的从冰箱里面取出了一个罐子。

这是他之前就熬制好的红糖浆,他运气好,在周家铺子里面找到了蔗糖。前几天晚上没事干的时候,他取了几块红糖做成了红糖浆。

做好的红糖浆颜色枣红,用勺子一搅和就会看到红色的糖浆挂在木勺子上,一股子糖浆的甜味溢出。笑笑两只眼睛顿时就直了,他又蹦跶到灶台上了。

杜衡笑吟吟的将取出一勺糖浆浇在了炸好的年糕上,金色的年糕配上红色的糖浆看起来特别诱人。要是有点黄豆粉撒上去,会更加好看。然而杜衡犯懒,有这幅样子他已经满意了。

他收拾好了糖浆罐子,然后夹了一块红糖年糕送到笑笑口中:“尝尝,好吃不?”

笑笑一口就含住了年糕,然后就听到了轻微的咀嚼声。

听到笑笑在吃东西的声音,小馄饨嘤嘤嘤的围着杜衡的脚打着转转,它用短胖的爪子去抓着杜衡的鞋子。杜衡被它闹得没办法,他只能在小馄饨的碗中放上了一片红糖年糕:“慢点吃哦,很烫的!”

小馄饨尾巴摇出了风,它叼住了年糕咔嚓咔嚓的咬开了。只是年糕有点烫,小馄饨吃的有点狼狈。

杜衡也夹了一块,他没办法像笑笑一样一口全包了,他小心的咬了一口。

脆脆的年糕外皮下藏着软糯的内里,杜衡咬了一小口,里面的年糕们黏黏糊糊的抱成团不舍得分开拉出了好长的丝来。

杜衡哈着气:“好烫好烫……”

吃这玩意就是这样,不能心急。杜衡慢慢的咀嚼着口中的年糕,年糕外皮有些脆,而内里柔软,配上红糖浆的味道……这就是初恋的味道啊!!

杜衡取了一个漂亮的花朵形状的小盘子,他夹了几块红糖年糕放在了盘子中。而后他取出了另一个盘子,他将剩下的年糕一分为二装在了盘子中。

这是给玄御留的,玄御爱吃甜食,杜衡答应过他,等年糕做好了第一个让他尝的。然而玄御出去的时间不凑巧,无论如何杜衡做的第一锅年糕必须要给玄御留着。

而他手里这盘经过精心摆放的,是他准备拿过去献给可爱的温琼姑娘的。

盘子中剩下的年糕是笑笑的,杜衡摸摸笑笑的脑袋:“好好吃你的年糕。”

说着杜衡哼着小调走向了客厅,笑笑摇摇头,他低下头啄了几块年糕在口中。姑娘什么的,能有年糕可爱吗?笑笑真是想不通啊。

温琼正在打坐,感觉到杜衡靠近,她睁开了眼睛。

杜衡笑吟吟的递过了盘子:“饿了吧?我做了一些小点心,你先垫垫饥。”

温琼对着杜衡露出了两朵小酒窝,那甜甜的小酒窝一下击中了杜衡的心脏。杜衡的心脏又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了,他觉得大脑像是缺氧了一般晕乎乎的。

温琼伸出双手接过了杜衡手里的盘子:“谢谢!”

杜衡就差喜极而泣了,这么可爱的姑娘他到哪里去找?温琼又甜又萌,说句没出息的话,杜衡已经开始想着他们的孩子叫什么名字了。

温琼小口小口的咬着红糖年糕,她的双眼亮晶晶的:“这个好吃!”

杜衡笑吟吟的说道:“好吃你就多吃点。”

这话说出口,杜衡总觉得好熟悉,仔细想了想,这不是一句广告词吗?可是此情此景,只有这句话能表达杜衡心中的欢喜。

温琼胃口不错,没一会儿她就将所有的红糖年糕都吃完了。她舔舔嘴角对杜衡笑着:“好吃。”

杜衡接过盘子:“你喜欢就好。你继续休息吧,我不打扰你。”

哪本恋爱秘籍上面说的?追女孩子的时候不能太主动,太主动会把姑娘吓跑。但是也不能太冷淡,冷淡了会让姑娘觉得你对她没意思。杜衡觉得他现在的表现很好,能打八十分!

108

玄御他们到了傍晚时候才回家,那时候杜衡已经准备了好几道菜等着他们了。听到大混沌的叫声,杜衡走出了院子,他看到玄御他们从景楠家屋后的竹林中走出来。一大群人行走在雪地上竟然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要不是有狗叫声传来,杜衡都不知道他们回来了。

玄御撑着伞走在第一个,杜衡看到他就笑了:“玄御!家里来了客人了!”

走到家门口,玄御才收了伞,他平静的看着杜衡:“温琼来了?”

杜衡连连点头:“是啊是啊,你怎么知道的?”话音一落,杜衡就想笑话自己,温琼是被玄御招过来的,她的行踪玄御肯定早就知道了。

见到玄御他们进门,温琼行了个大礼:“温琼见过玄大人、见过凤君、见过景先生。”

重华他们乐了:“温琼你来了啊!好久不见!”温琼笑眯了眼睛:“前辈们好。”

杜衡心里直犯嘀咕,温琼称呼玄御他们的称呼有点问题啊。她唤景楠他们为先生或者大人,却称呼重华他们为前辈,是不是不妥啊?

细细想来,杜衡和玄御他们一起去灵溪镇上,见到的妖修都没有按照修真界的称呼叫他们,而是称呼他们大人或者先生。莫非是玄御他们喜欢这样的称呼?

玄御波澜不惊的颔首:“来了啊,一路辛苦了。”

杜衡突然觉得眼前的玄御气场足有两米八,像极了他第一次见到玄御时候的样子。玄御是如此的疏离和生人勿进,这让杜衡有些疑惑,莫非玄御不喜欢温琼?

温琼恭敬的行了个礼:“收到先生的符篆,温琼立刻启程了。”

玄御向着厨房走去:“进来再说吧。”

杜衡挠挠脸颊,他弱弱的问景楠:“玄御怎么了?你们在北山上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吗?他怎么这么严肃?”

景楠眉开眼笑:“想知道啊?等下给我做红糖年糕,不然我不告诉你。”

杜衡满口答应:“哎,好的。”可是他很快回过神来:“哎?你们怎么知道我做了红糖年糕?”

杜衡控诉的看向笑笑,难道是笑笑这个大嘴巴用什么特殊的方式告诉凤归了?笑笑一脸懵逼的看着杜衡,他拍着小翅膀跟着大家走到了厨房中。

杜衡挠挠脸颊,好奇怪啊,今天大年初一,玄御怎么心情这么差?是不是在北山上面摔跟头了?还是说北山上面有什么东西让他看到了伤怀了?

吃饭的时候,杜衡更加感觉到了玄御的不开心。往常玄御都会吃三碗饭的,今天竟然只吃了一碗。而且一顿饭他都没有说几句话,虽说玄御平时话少,但是没见这么少的。

倒是景楠和凤归对温琼挺不错的,景楠细细的问温琼:“这次过来不容易吧?”

温琼笑吟吟的说道:“是呀,这时候外头有点乱,宗门里面也乱糟糟的。”

凤归缓声道:“难得看到你,这次一定要多呆一段时间。对了,你这段时间睡景楠家里吧,老楠你睡我家?”

景楠不客气的说道:“行啊,小琼我跟你说,我家里的东西就交给你了,你可不能给我弄乱了。”

温琼也不客气:“好呀!”

杜衡听出个所以然来了,温琼是一棵树村的常客了,她每次来都睡在景楠家。原本景楠家里住着他和老刀还有大混沌,但是为了给温琼挪地方,景楠都转移到凤归家里去了。这是多大的脸面啊!

温琼性子活络,她说话脆生生的又好听,厨房中就听到她的笑声和回答声了。

杜衡心里又欢喜又煎熬,欢喜的是村子里面来了个这么可爱的姑娘。煎熬的是……玄御他到底在生什么气啊!!杜衡慌得一塌糊涂。

临出门的时候杜衡扯住了景楠的衣袖:“景楠,你快告诉我,玄御今天怎么了?大年初一他怎么像丢了五百万灵石一样?”

景楠露出了一口小白牙:“你太小看玄御了,他就算丢五百万灵石,都不会这样。”

杜衡更慌了:“他怎么了?你快告诉我啊。”

景楠上下打量着杜衡:“我之前不是提醒你了么?你怎么这么不开窍?想要我告诉你啊,红糖年糕给我做一份。”

杜衡又在犯嘀咕了,怎么又扯到红糖年糕上面来了?

晚上杜衡躺在床上,玄御却没出现。往常这个点玄御早就出现了啊,杜衡翻身而起披着衣服走到楼下去找玄御。

他竟然在厨房中找到了玄御,玄御正蹲在小馄饨的饭碗前。小馄饨看着也蔫巴巴的,不知为何,一人一狗的背影竟然如此的落寞。

杜衡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玄御,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去北山发生什么事了?”

玄御站起来扯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没什么,只是有些累了。你怎么下来了?快回去休息吧。”

累了?玄御会累?他能徒手处理那么多的山膏土蝼,家里的重活累活都是他在做,在杜衡的眼中,玄御是比山还要可靠的男人。这样的男人,他竟然说自己累了?

事情大条了!

杜衡见玄御情绪低落,他想他应该给玄御一个安静的时间和空间。可是他转身走了两步,脑海中突然闪现出玄御落寞的身影。

杜衡猛地回头:“差点忘了一件事,玄御我给你留了好吃的。”

玄御愣了一下,他的表情有些错愕:“嗯?”

杜衡走到冰箱前面打开了冰箱,他从里面取出了一盘子红糖年糕。他笑吟吟的对玄御说道:“差点忘了,给你留了红糖年糕。刚刚看到你晚饭没吃多少,现在应该饿了吧?正好吃一些。”

玄御的双眼一下就亮了:“给我留的?”

杜衡将盘子放在餐桌上:“当然!快来尝尝喜欢不喜欢。”

玄御的笑容又回来了,他坐在了餐桌旁边伸手捻了一块年糕放到口中。细细的嚼了之后,玄御的嘴角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好吃。”

杜衡笑眯眯的托着下巴:“好吃你就多吃点。”

方才景楠问他要红糖年糕,他都没有拿出来。他今天做的年糕不多,本来给玄御留的就不多。要是吃饭的时候取出来肯定不够分,既然如此他就不拿出去了,索性都给玄御留着了。

玄御眯着眼睛,他细细的咀嚼着年糕,一块年糕吃完了之后,他伸手取了一条喂到了杜衡口中。

杜衡笑道:“我已经洗漱过了。”

不过这么说着,他还是吃了一根。

吃了两根年糕之后,玄御突然开口道:“抱歉。”

杜衡愣了一下:“嗯?突然道歉做什么?”

玄御说道:“今天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我心情有些不太好,但是现在我的心情已经恢复了。我向你道歉,是因为让你感觉到不安了,以后不会了。我想,以后我会对你更加坦诚。”

杜衡看着玄御的脸说道:“或许我没什么资格过问你的事情,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新年第一天若是不开心,一整年都会不开心的。我没什么能力可能帮不了你什么,可是只要你愿意告诉我,我会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如果你有需要,我愿意听你说!”

杜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脑子一抽这些话就脱口而出了。他不喜欢看到严肃孤单的玄御,他喜欢看到温柔勤勉的玄御。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低位没办法和玄御相比,但是他已经将玄御当做他在修真界最好的朋友了。他希望看到玄御开开心心的,而不是这样满腹心事的样子。

玄御看着杜衡问道:“你觉得温琼怎么样?你喜欢她吗?”

杜衡双眼都亮了,他猛地伸出了爪子握住了玄御的双手:“说起温琼……玄御,我要谢谢你!她真的是太可爱了!!”

玄御眼中闪着亮光:“是吗?你喜欢就好。之前你说过,你喜欢圆脸大眼睛的姑娘,希望接下来的修行生活,你能和温琼好好相处。”

杜衡感动得要死:“玄御,你真是我的好兄弟!竟然记得我喜欢温琼这款的姑娘,你放心,我不是那种重色轻友的人。只要你需要,我愿意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玄御拍拍杜衡的肩膀:“不需要你赴汤蹈火,你高兴就好。我们去休息吧?对了,给你准备的红包看到了吗?”

说起这个,杜衡更加感动了:“看到了看到了!好多灵石啊。对了,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玄御的心情好到了极点,他的声音温柔得都能浸出蜜来:“走,去看看你给我准备的礼物去。”

厨房中的灯灭了,依稀传来了杜衡的声音:“只是我准备的礼物和你的相比有点寒碜,你别嫌弃啊。”“不会的。”

而凤归的行宫中,凤归和景楠两大眼瞪小眼:“什么?杜衡给小玉准备了新年红包??岂有此理,我们的呢?”

笑笑扇扇翅膀,问他做什么,他知道个屁。他就是个混吃混喝无忧无虑的可爱小鸡罢了,复杂的成年人世界,他一点都不懂!

※※※※※※※※※※※※※※※※※※※※

玄御:听说你喜欢圆脸大眼睛的娇小姑娘,我给你找了个。

杜衡:玄御!!你是好人!!

半年后:

玄御:圆脸大眼睛……

杜衡:啊啊啊啊啊,我错了!!放过我吧!!

哎嘿嘿,我重新写了下一本的文案,如果不出所料,下一本应该是幻耽。让你们吐槽我不会取名字,我这次给主角改名字了~~

《玄学大佬在末法时代》

玄门第一人的君无暇在仙界人气爆棚,他批人命数算人吉凶信手拈来,三界之中谁见他都客客气气。直到他遇到了剑修凤行舟,这厮和他八字不合,人前人后都看不起他这个算命的。气的君无暇和他打了一架,然后双双坠入混沌。

君无暇双眼一睁,床头跪着个涕泪交加的小可怜。

小可怜:师傅,您以后别算命了吧!算的又不准,三天两头挨打!

君无暇:嗯?

小可怜:大师兄被他们砸了脑袋现在还在ICU!

君无暇:嗯?

小可怜:二师兄为了给大师兄凑药费去天桥下说书被逮起来了!

君无暇:扶我起来,玄门第一人怎能被这种小事影响。

几年之后,破败的小道观成了炙手可热的地方。小可怜变成了大管事。

大管事:师傅!您可不能不算了啊!您不算我们师兄弟几个怎么活啊!

君无暇:不能算了,再算下去为师的劫就要来了。

大管事:什么劫?

门口佩剑而立的凤行舟逆着光:自然是……情劫。

怎么样?是不是比之前的好一些?喜欢的话就收藏了吧?

喜欢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com)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手打吧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方便以后阅读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五十五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五十五章并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