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作品: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作者:老大白猫|分类:幻想奇缘|更新:2020-08-19 06:00:00|字数:9720字

97

鲜嫩的猪肝切成薄薄的片儿浸在清水中去除血水, 稍后摸上两个辣椒炒一炒就是一盘美食。

切成鱿鱼花刀的腰花已经在大碗中和白酒姜丝亲亲热热了,还有木盆中一块块煮完之后呈现褐色的猪血也在清水中荡漾着。这些都是快手菜,不需要多炖煮。

真正的大头还搁在院中的木盆中呢, 半扇没有切割的排骨正霸气的宣告着自己的存在。玄御他们正忙着将山膏分割成均匀的肉块, 杜衡已经眼疾手快取了一刀五花肉, 趁着肉还散发着余温,他已经将肉切成了块。

小锅中, 红烧肉已经下锅焖煮着了, 只等到大锅中的松糕蒸好,杜衡就准备焖上米饭准备吃午饭了。

在等待松糕蒸好的时间中,杜衡已经处理了四道菜了。早上他做了汤包和松糕, 此时想要做一桌霸气的杀猪菜有点困难。他准备中午随便对付, 晚上再做大餐。

正说着,松糕已经蒸了三炷香的功夫了。杜衡将蒸笼抱到了餐桌上:“点心好啦!!有没有人吃松糕啊!”

蒸笼中的松糕就像是一块粉色的宝石一般,看着粉嫩嫩的。杜衡在案板上抹上了油,然后倒扣松糕在案板上。这时候就能看到松糕里面的奥妙了, 从侧面看起来,松糕一层一层的。

粉色的米粉中间夹着红豆糕层,能看到一粒粒的红豆不规则的镶嵌在中间。一股淡淡的香甜在厨房中散开,又被阵法抽到了院中。

没一会儿院中的妖修们哗啦啦跑了进来。重华一进门就在抽鼻子:“什么味道?甜甜的。”

杜衡在松糕饼上切了几刀,松糕就被分成了均匀的扇形块儿。杜衡热情的招呼众人:“快尝尝。”

笑笑永远都是第一个捧场的, 他咬了一大口松糕, 然后发出了咻咻咻的笑声。

凤归捏着一块松糕点评着:“看着相貌平平, 但是捏起来挺软的。”等他啃了一口之后,凤归又点评了:“松软, 和之前的蛋糕不一样, 但是也很好吃。”

刚刚出锅的松糕带着灵米的清香, 吃起来又松又软。而且松糕还很有弹性,比蛋糕更加有嚼劲一些。景楠第一口就喜欢了:“哎嘿,这个不错,我喜欢里面的红豆子。”

蜜红豆混在米粉中好看又好吃,已经软烂的红豆没有那么强的颗粒感,可是嚼一嚼却和周围的米粉口感完全不一样。

杜衡左右看看,他发现玄御并不在厨房中。他走到厨房门口看了看,只见玄御站在院中正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杜衡折回取了一块松糕走到他身边:“看什么呢?”

玄御微笑道:“会有大雪,可能年前雪不会停了。”杜衡递过松糕:“不停就不停吧,反正家里有吃的,大不了不出门就是。”

玄御就着杜衡的手咬了一口松糕,杜衡注意观察着玄御的表情。只见他咬了一口松糕之后眉毛微微的挑了一下,杜衡将松糕递到玄御口边:“好吃吗?”

玄御又咬了一口,他细细的品着:“好吃。”

杜衡将糕点交给玄御:“做了不少,就知道你会喜欢这个味道。”

玄御缓声问道:“你是专门为我做的吗?”杜衡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点头:“是啊,你好像喜欢甜味的东西。”

玄御的笑容在眼底绽放,他波澜不惊的脸在杜衡面前出现了波澜。他笑了,像是绽放在山巅的花一般:“谢谢。”

杜衡竟然盯着玄御的这个笑久久的回不过神来,等他反应过来之后,他老脸一红逃命一般折回到厨房中:“不用谢不用谢……”

玄御愉快的笑了,今年是他到村子中之后最充实的一个新年。他喜欢家里有杜衡的感觉。

大家没能敞开肚皮吃松糕,杜衡进去之后就把松糕收起来了:“可不能多吃了,等下还要吃午饭的。你们先吃了蟹黄汤包又塞这么多松糕,等下要吃不下了。”

众人嗅着红烧肉的味道,和红烧肉一比,松糕的吸引力就没有那么大了。

午饭有红烧肉、爆炒猪肝、爆炒腰花、辣辣的小炒肉、海鸭蛋鸡枞汤,虽然只有简单的五个菜色,可是每道菜的分量都很足。八个人一顿都没吃完。

午饭之后大雪纷纷扬扬的落下了,吃饱喝足的众人瞌睡的瞌睡,打坐的打坐,他们都散开了。家里只剩下了杜衡和玄御以及三只小动物。

杜衡往年年和岁岁的窝里塞了两件玄御的旧衣服:“下雪了,你们两身体弱别乱跑了,就在窝里好好的睡觉吧。”

两只小鸡崽子依偎在一起,用黑豆一样的眼睛注视着杜衡。杜衡伸手摸了摸它们,这两只小鸡竟然对着杜衡的手轻轻的啄了啄,引得杜衡笑了出来:“毛都没长齐呢,还会啄人哪。是跟笑笑学的吗?”

玄御从门外走来:“院子里面的结界要升起来吗?”

院中有结界,刮风下雨的时候只要升起结界,风雨都没办法到院中来。之前玄御只是将院中的温度升高了些,现在大雪落下,若是结界不全开,院中的温度还是会降下去,院子里面也会积上一层白雪。

杜衡想了想说道:“不用升吧,院子里面又没有其他的东西。”

维持结界也需要灵气的,灵气不足的情况下就需要用灵石代替。杜衡想着反正院中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不升结界也没事。

刚说完这话,杜衡就想到了那棵瘦弱的竹子:“竹子会不会冻死?”

玄御道:“我单独给竹子加了结界,不会冻死的。”

杜衡愉快的说道:“那就不升起结界了。晚上我们把门关好,家里不会冷的。院中有雪,小馄饨也能在家里玩雪。”

小狗看到下雪最开心了,杜衡想着,要是他能站在楼上看到院子里面玩耍的小狗,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啊。

杜衡将排骨腌制起来之后,他发现玄御竟然罕见的坐在椅子上打起了盹。玄御一手撑着额头,他的眼睛闭起来,长而密的睫毛在眼下留下了一道阴影。

杜衡想起了重华他们说的话,在他没到村子里面来之前。玄御每年都要冬眠的,因为杜衡的到来,玄御今年没能好好冬眠。

看到打盹的玄御,杜衡有些心疼了。纵然他知道玄御是大妖怪,可是他也是血肉之躯,也会困也会累。

杜衡小声的唤着玄御:“玄御,你是不是困了?去楼上休息吧?”

玄御睁开眼睛,他眼中出现了一点血丝。玄御不好意思的说道:“一个人睡没有温度。”

杜衡看了看院子,这么大的雪,景楠他们不到吃饭的点应该不会来了。他想他可以陪玄御睡上一个时辰,杜衡说道:“我陪你睡!”

说来丢脸,可能是到村子之后伙食太好了。杜衡竟然做了个春、梦,梦中他爽得魂都飞出去了。然后春梦的另一个主角竟然是玄御!杜衡一哆嗦,自己把自己吓醒了。

他听到身后传来了玄御均匀的呼吸声,玄御的一只胳膊搭在了他的腰上。杜衡尴尬的从床的另一边小心翼翼的下了床,他垫着脚红着脸出了卧室去了浴室。

床上的玄御闭着眼睛,唇角勾起了笑。

等杜衡洗漱完再度出现的时候,外面的雪花像是鹅毛一般纷纷扬扬的落下。站在二楼的露台上看向村子前方,只能看到一片白。

露台上有阵法,雪花落不到上面。但是大雪还是降低了露台上面的温度,杜衡站在露台上哈上一口气,嘴边就出现了一团白雾。他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不用回头就知道是玄御。

杜衡突然觉得身上一阵暖,他转头一看,只见玄御取了一件大衣帮他披上了:“怎么到这里来了?睡不着吗?”

杜衡笑着摇摇头:“午睡本来睡的时间就短,我已经睡饱啦。你呢?还犯困吗?要不要再去睡一会儿?”

玄御道:“已经休息好了。你在看什么呢?”

杜衡道:“看雪呢,还有两天就过年了,这个雪要下多厚啊。对了,还有万作坊的人之前说年前给我们把东西送来,现在下雪了,不太好走路,也不知道他们怎么送来。要是有个联系方式能告诉他们,让他们等明年开春送来也好啊。”

玄御道:“他们不是傻子,下大雪估计就不来了。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他们也是等开春之后送东西来。遇到雨雪这样的极端天气,交货日期可以往后推。”

杜衡松了一口气,他笑道:“那就好。”

杜衡和玄御两靠在露台的扶手上看了一会儿雪说了一会儿闲话,杜衡看了看天色:“可以准备做晚饭了。”

今天晚上他想做杀猪菜,需要提前一点准备。杜衡家要做的杀猪菜中有一道硬菜,那就是桥头排骨。

取上好的仔排五根不剁,腌制完毕之后直接挂上面糊糊下锅油炸。炸好的排骨放在盘子中像是一座桥一样,上面撒着花生之类的配菜,吃起来香脆可口回味无穷。

老杜家的杀猪菜中,桥头排骨会作为压轴菜登场。霸气的排骨每次都能让街坊领居们赞不绝口,那些主妇每次都会向爸妈讨教如何做这道菜,然而不管他们回家怎么努力,做出来的味道就是不如自己家的好。

仔排已经浸泡在料汁里面一个多时辰了,杜衡睡午觉之前就放下去了,到现在应该已经非常入味了。从料汁中捞出来的仔排一点腥味都闻不到,只能闻道料汁浓郁的香味。这是杜衡家的秘方,里面用了十几种调味料哪。

桥头排骨要现炸的才好吃,杜衡将排骨放在大盘子中不管,他准备做其他的菜。

其实他差了杀猪菜中最重要的一道菜,就是家里腌制的咸菜。冬天下霜的时候从地里摘回来的新鲜榨菜,经过晾晒撒盐揉搓后放在坛子里面,到腊月里面青菜就会褪去了碧绿的颜色变成黄褐色。

这时候的咸菜咸鲜中带着一点点的酸味,用来炖煮猪血或者是猪肉豆腐都是无上的美味。

可惜杜衡腊月初到村子,根本没空种菜也没那个时间腌制酸菜。他只能遗憾的将咸菜猪血豆腐这道菜从食谱中划去了。

晚上的菜有猪血炖豆腐、爆炒嫩猪肝、桥头排骨还有红烧肉。北方的杀猪菜杜衡虽然没吃过,但是也大抵知道是那些菜,杜衡准备融合一下他老家的杀猪菜和北方杀猪菜,做一桌属于一棵树村的杀猪菜。

菜不需要太多,量要足够,大家最好能围着热腾腾的锅吃。这么一想,杜衡决定添上一道菜——猪肚鸡火锅。

可以在里面烫上肉片,煮上蔬菜。大冬天的吃了暖胃又暖心!

98

杜衡在冰箱里面翻翻捡捡,他找到了两个玄御之前初步打理好的猪肚。没有焯水的猪肚呈现粉色,上面有一些暗红色的痕迹。

杜衡将猪肚拿出来放在木盆中倒上了面粉和盐反复的揉搓了起来。玄御坐在餐桌旁边看着杜衡在揉搓猪肚:“我来清理吧?”

从杜衡来到村子开始就放下身段开始清理内脏的玄御,如今对清洗肠子肚子之类的很有心得了。其实杜衡现在在清理的这个猪肚他之前已经清理过了,不过杜衡做菜的时候很讲究,所有的食材他都要再三确认是否清洗干净了。

杜衡笑道:“行啊,你来清洗猪肚,我去处理母鸡。”

玄御问道:“母鸡?你要用鸡和猪肚一起炖吗?那要不要多拿几个猪肚来?”

杜衡笑道:“已经拿了两个猪肚了,其实有些猪肚鸡需要将鸡塞到猪肚里面烹饪,一般只会放一个猪肚。”

玄御看着手里只比两只拳头大了一些的猪肚,又看看杜衡手里四五斤重的老母鸡。他想了想:“需要我帮你把猪肚上面剖个洞吗?”

猪肚两头有两个口子,看着都不能塞下这只老母鸡。

杜衡笑道:“没事没事,你帮我清洗好就行了,等下我来处理就行。我们在家里吃,不需要太专业的卖相。可以把猪肚切碎了和鸡一起煮,这样更入味。”

杜衡做过好多次猪肚鸡锅,这个步骤他熟!

等到猪肚清洗干净之后,杜衡将它们丢到了锅中加水汆烫。凡是肉类汆烫焯水,白酒生姜都少不了,去腥的同时还能增加肉食的鲜美。很多大厨还会在汆烫的过程中加入其它的香料来增加食材的风味哪!

猪肚受热之后收缩,两只本来挺大的猪肚一烫之后只有拳头那么大了。看着果然没什么卖相。

但是当杜衡将它们捞起来切开之后,厚实的猪肚就露出了丰富的内里。没有被鸡撑开的猪肚肉质肥厚,切开就能看到一层层分明的筋肉。

杜衡挺喜欢吃猪肚的,猪肚鸡,猪肚炒酸菜……给他一碗米饭,他能把一碗猪肚都吃完。

猪肚切好之后,杜衡放在了旁边的砂锅中。等到他将鸡剁成块也一并焯水之后,两种食材就乖乖的呆在了一个锅里。

廊檐下杜衡升起了炉子,炉中的火焰不紧不慢的舔着锅底。水开之后,杜衡在锅中加入了姜片胡椒粒儿。他将炉子提到了背风的地方,砂锅中冒出的蒸汽袅袅上升混在了纷纷扬扬落下的雪花中,冰天雪地中似乎多了一点温度。

杜衡拍拍手愉快的说道:“等下我还可以往里面丢一朵斗鸡公,这个汤肯定很鲜很鲜。对了,我还可以切一个冬笋一起放进去,这样还能吃到笋!”

玄御笑道:“嗯,你做的都好吃。”

等到猪肚鸡冒出浓郁的香味时,凤归他们踏雪而来:“还没到吃饭的点就闻到了鸡汤的香味了,现在就开饭了吗?”

杜衡老实的说道:“还没呢。”汤没煮好,排骨也没炸,客人却入场了,杜衡有点尴尬了。

玄御淡定的说道:“不着急,你慢慢的做你的,他们愿意等是他们的事情。”

景楠揣着手说道:“是啊是啊,一天三顿饭,上一顿还没消化这一顿就开始了。我们也要找点事做做,你别管我们就行了。”

云诤和老刀对视一眼:“操练操练?”

院中已经积起了三寸厚的雪,大雪中老刀和云诤赤着上身露出了精壮的肌肉,两人在院中你一拳我一脚的动起了拳脚。

杜衡手里拿着笋子看得入神,老刀他们的功夫也太厉害了吧?比电视上面的武打明星还要带劲!

景楠头一回就看到杜衡看得入神,他清清嗓子:“杜大厨,你也要来练练拳脚吗?”

捏着笋子的杜衡竟然害羞的问了一句:“可以吗?”

凤归和景楠相视一笑:“当然可以啊!”

然后杜衡就龇牙咧嘴的趴在雪地上了,实不相瞒,他根本没看清老刀他们是怎么出手的。他只知道他眼前一花就四仰八叉的倒下了。

老刀他们根本不敢用力,杜衡倒下的时候他们还赶紧接着他。不然杜衡倒在地上根本爬不起来了。

杜衡灰溜溜的捡起了他的笋子:“我还是去做菜吧……”

太打击人了,就连笑笑都能在老刀他们的拳脚下躲闪一盏茶的功夫,他竟然直接趴地上了。说出去脸都丢光了。

杜衡在郁闷的切猪肝,他手里的刀剁的砧板直响。还是玄御看出了他的郁闷,玄御安慰道:“等明年你修行之后,会比他们还厉害。”

杜衡顿时眼中带着光:“真的吗??”

玄御点头:“真的,所以你不要沮丧,你只是实战经验没他们丰富,等开始修行之后我帮你找个很好的师傅,他会教你怎么用你的身体和术法躲避和反击。用不了多久你也能保护自己了。”

杜衡感动的不行:“玄御你真是太好了。”

凤归在走廊下提高声音:“对,也就需要个千八百年就能自保了,杜衡加油!哦对了,做个辣菜啊!!”

杜衡的感动顿时变成了怨念,他准备把猪血豆腐做成辣口的,辣死凤归!让他菊花残!

炉子上的猪肚鸡汤色泽变成了乳白色,杜衡往里面加了盐。他搅了搅砂锅,一块块的猪肚中夹杂着大块大块的鸡肉,里面还点缀着白嫩的笋和鸡枞。

杜衡舀了一勺子汤放在碗中,他熟练的开始召唤笑笑:“笑笑来尝尝味道。”

正在廊檐下看着重华打拳的笑笑猛地扭过了头,当下也顾不得重华在空中闪躲腾拿了,他拍着小翅膀啾啾啾的就奔向了杜衡。

笑笑的两只翅膀很灵活,一般的小鸡只能向着后方和旁边延伸他们的翅膀,而笑笑却能两只翅膀抱住胸脯。当他用扁羽抱着碗的时候,杜衡总是会不自觉的笑出声来。

笑笑美滋滋的喝了一口汤,汤里面还夹了一条猪肚肉。他砸吧砸吧发出了惊喜的颤音。

杜衡心下了然,没错了,应该合格了。杜衡刚准备把砂锅从炉子上抱走,就听景楠幽幽的说道:“杜衡你偏心。”

杜衡:??

景楠道:“你每次只投喂笑笑,这么多人在场呢,你竟然无视我们?”

杜衡哭笑不得:“那……都来喝点?”

景楠立刻笑出了一排雪亮的牙,他快速去厨房取了碗筷:“好嘞~满上!”凤归不满的说道:“怎么不帮我带一个碗?还要我亲自动手?”

说真的,杜衡本来准备做猪肚鸡火锅的。在他的想象中,大家应该围着火锅一边涮菜一边聊天。而不是聚在廊檐下一个人端着一个碗分了他准备用来烫火锅的猪肚鸡汤!

杜衡看着快要看到锅底的猪肚鸡汤锅,他哭笑不得:“今晚的火锅没有了。”汤底都被喝光了,还吃什么火锅?老老实实的吃饭去吧!

玄御端着碗给杜衡喂汤:“就这样吧,也不用准备太多的东西。”

猪肚鸡汤滋味浓郁,原来的猪肚鸡汤里面会有浓浓的胡椒味,喜欢的人会非常喜欢,不喜欢的人一点都沾不得。但是杜衡在汤中加了冬笋和鸡枞,这两种食材冲淡了胡椒的味道,汤中带了鲜甜,喝起来鲜香四溢。

不怪一群人瓜分了杜衡的汤底,这味道真的太好了。就连玄御都喝了两碗了。

杜衡嚼着猪肚,猪肚经过一个时辰的熬煮已经很软烂了,吃在口中一点腥味都没有。杜衡刚吃完一口,玄御又接着喂了下一口:“他们很开心也很放松。”

听到玄御说这话,杜衡看向走廊下和院中的众人,只见大家手中拿着筷子端着碗,笑声不绝于耳。就连古板的云诤脸上的笑容都没断过,更别说活络的重华了。

玄御缓声道:“你到村子里面来,真是太好了。”

杜衡不由得笑了,是啊,只要大家开心,不管是猪肚鸡汤还是猪肚鸡火锅,不都是吃到肚子里面的东西吗?何必拘泥形式呢?开心就完了!

杜衡道:“我去炸排骨,等排骨炸完了就能吃饭了。”

杜衡走到了厨房中,他看向厨房外面谈笑风生的众人觉得心情舒畅。他在锅中倒入了豆油,等油温足够,他就能下排骨啦!

其实排骨剁成小块更方便炸,但是有时候吃东西吃的就是那种氛围。先让大家看到一副霸气的排骨,等大家把上面的肉吃完之后再剁成小段复炸,这样能吃到两种不同风味的排骨。

虽然炸第一遍的时候有点不太好操作,但是杜衡觉得这样听好的!

做厨子的最期待的就是菜上座的时候那一声惊叹的哇声了。

杜衡将排骨上面的调料抖干净,然后放在了面糊中滚了一圈。排骨上立刻沾上了一层乳白色的面衣,自己家吃的东西不需要卦太厚重的面糊。

杜衡沿着锅沿将排骨小心的浸入到了油锅中,安静的油锅顿时炸开了锅。排骨沉底油花四溅,杜衡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从锅里溅出的油花。

排骨第一遍炸的时候需要炸一盏茶的功夫,刚入锅的时候因为面糊和排骨中带着大量的水份,油锅的响动比较大。等过一会儿水份蒸发,锅里的动静就小很多了。

杜衡用笊篱和筷子稍稍将排骨翻了个身,这样能让排骨炸得更入味。

就在杜衡刚准备把笊篱放在旁边的时候,眼角的余光中,他看到一团金色撞了过来。杜衡下意识的一躲,只听噗通一声,笑笑掉到油锅里面去了!!

99

杜衡魂都吓飞了,他刚想伸手去捞笑笑,却见眼前一黑。一阵冷香入鼻,他已经被玄御抱在怀里远离了灶台。

杜衡急得不行,他还记得锅里的笑笑:“笑笑……”

玄御缓声道:“笑笑是火系的妖怪,那点温度对他而言不算什么。你要是去捞,会被烫伤。”

杜衡从怀里探出头来,只见凤归黑着脸提着笑笑的脖子把他拎出了油锅。笑笑身上的绒毛沾了油,灶台上到处都是这对叔侄搞出来的油。

笑笑站在灶台上控诉的啾啾了两声,他的毛毛被油粘成了一绺一绺的,现在他就像是个行走的油刷子,走到哪里落到哪里的油。他站在灶台上,金黄的油从他的毛上淅沥沥的挂下去,然后从灶台上滑到了地上。

地上很快淤积了一大滩的油,滚烫的热油要是浇在人身上,这人一定会烫惨了。不过笑笑的精神不错,他两只翅膀扑腾了几下正在和凤归对骂。

凤归骂道:“你就这点出息?!为了个猪肚你就跳油锅?!”

笑笑激动得不得了:“啾啾啾!!”

他一边回嘴一边拍着翅膀,滚烫的油泼洒开来,天女散花似的。

一边骂着,凤归一边在笑笑身上点了一下。落油鸡立刻变成了毛茸茸金灿灿的大黄鸡,就是灶台周围全部遭殃,笑笑掉到锅里扑腾的时候,锅里的油花好多被溅了出来。灶台周围的地面到处都是滚烫的油点点。

还好凤归有点良心,他手中灵光一闪,厨房就恢复了干净。只是锅里炸排骨的油少了好大一截。

杜衡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笑笑到锅里游了泳,他是没事,他的排骨怎么办??

杜衡黑着脸把排骨从锅里捞出来,被笑笑和凤归打断,他的排骨炸得超出了一盏茶的功夫。排骨放在大盘子中滋滋作响,看着非常的美味。

杜衡对着这盘排骨沉重的叹了一口气:“怎么办?”

是丢了还是吃?丢了好浪费,继续吃,大家会不会觉得膈应?

笑笑第一个发言:“啾啾~~”他可以的,他可以吃!他能吃下两盘,反正是他的洗澡油炸的排骨,他没问题。

杜衡捡了个姜片丢向笑笑的后脑勺:“你给我站好了!”

姜片准确的砸到了笑笑的后脑勺上,笑笑继续面对着北边的窗户站的笔直。他旁边还站着一个凤归,这对叔侄两面壁思过的姿态倒是一模一样,就连一起伸手/伸翅膀挠屁股的姿势都一样。

本来杜衡只是想让笑笑一个人罚站的,可是没想到他伸手指着墙角大吼一声:“给我站着!”的时候,凤归也乖乖的起身站着了。

杜衡当时都傻了。

玄御看着排骨说道:“笑笑很爱干净。”

言外之意就是说,就算笑笑在油里洗了个澡,他们也能接受。

杜衡看了看老刀和云诤他们,老刀他们很淡定:“没事的,都是一家人。”

别说笑笑干干净净的掉进去,就算他滚了一身泥掉进去,老刀他们也能面不改色的吃掉排骨。

大家都没什么意见,杜衡只能威胁笑笑:“下次再跳油锅里面,就罚你不许吃饭了。”

笑笑委屈的啾啾了两声,凤归凉凉的说道:“活该,下次再跳油锅就有人罚你了。”

杜衡又捡了个生姜砸了过去,这次生姜落到了凤归的后脑勺上。

凤归摸摸后脑勺,就听杜衡在咆哮:“还有你!这么大的人了和孩子抢吃的!你就少这口吃的吗!再有下次你也不许吃饭了!”

凤归:……嘿,小小人修胆子真的大了,竟敢对他指手画脚了。

不过凤归是有涵养的人,他想了想之后说道:“啊,我尽量吧。”

这已经是凤归最大的让步了,不抢笑笑的东西?那乐趣从何而来?

锅中的油温上来了,杜衡又将排骨放进去复炸了一次。因为之前炸的时间稍微长了一些,这次复炸就不能炸得太久。

没一会儿桥头排骨就弯弯的立在了盘子中,杜衡在上面撒上了花椒盐白芝麻花生米还有茜草碎之类的调料。看起来就像是小桥上面长了草一般,还挺有意境。

排骨上脆脆的外衣上已经被杜衡改过刀,弯弯的排骨上面的肉已经被片了一层,可以轻松的夹下来品尝了。等到大家将这层肉吃完,杜衡会将剩下的排骨拿去剁碎重新调味,那时候的味道又和现在有所不同。

杜衡将排骨放在了桌上,重华立刻就蹲在了餐桌旁边。他吸着香味:“哇,好香好香呀,我可以先吃一块吗?”

杜衡笑道:“好啊,你先尝尝。这就是要现炸的菜好吃,大家都来尝尝吧!笑笑和凤归除外。”

正准备转身的笑笑和凤归互相看了一眼,凤归凉飕飕的对笑笑说道:“看吧,都是因为你。”

笑笑又想和叔叔打一架了。

笑笑从没觉得罚站是这么痛苦的处罚,明明杜衡只是罚他站一盏茶的功夫,他却觉得自己像是被罚了一年。他听到老刀他们在吃花生米和排骨上面肉的声音啊,啊,那层炸得脆脆的肉,一听就好好吃啊。

笑笑的口水挂在了嘴巴上,等到一盏茶的时间一到,他立刻扑着翅膀飞到了椅子上:“啾啾!!”

快让他吃一口,他快馋死了!

景楠在凤归的碗里放了两片肉:“再不来我们就都吃光了。”凤归慢悠悠的坐下,他不紧不慢的将碗里的肉放到嘴里:“我又不是笑笑,不必特意为……”

话没说完,凤归就改口了:“真香。”

刚刚炸好的排骨面衣酥脆,薄薄的面衣下藏着厚厚的腌制入味的肉,这肉一点都不柴,咬一口汁水横溢。配上上面香喷喷的花生米,确实让人沉迷。

玄御在杜衡口中塞了两片肉:“别忙着做菜了,先吃一点吧。”

杜衡正在锅中倒入豆油,他要爆炒猪肝。中午炒的那盘猪肝得到了大家的好评,景楠点名晚上还要吃这个。他笑道:“剩下的就是几道快手菜,很快就烧好了,你先过去坐着吧。”

玄御缓声道:“我帮你。”

杜衡想了想说道:“那你帮我吧中午吃剩的红烧肉拿出来蒸在米饭上吧?”

两只锅同时进行,速度就会快很多。一口锅中焖上了灵米饭蒸上了红烧肉,另一口锅中,豆油滚烫,杜衡将薄薄的猪肝倒入锅中翻炒了片刻,等猪肝变色他撒上了青椒还有调料。

一盘猪肝很快就嫩嫩的躺在了盘子中,它们身上浇着薄薄的勾芡洒着红的绿的辣椒片,好像在对大家说:别客气啊,来吃我啊。

真是一点都不含蓄!

锅中又倒入了豆油,这次杜衡在豆油中加入了辣椒,顿时一股呛人的味道就弥漫开来。杜衡抽抽鼻子:“玄御,阵法没起作用吗?”

往常做辣菜的时候没这么大的油烟啊?

杜衡话音刚落,玄御手中灵光一现:“方才凤归太霸道,阵法有些迟缓。我马上就修。”

玄御说完这话,厨房中的油烟就被恢复的阵法抽走了。杜衡终于可以安心的在油中放调料了,他抓了一大把花椒丢入到锅中,然后加入了盐,一点醪糟,当然姜丝这种东西也是少不了的。

等到锅中的调料红彤彤一片的时候,他将切成了均匀块状的猪血和豆腐沿着锅边倒入到锅中去了。锅里顿时红的白的一大片,咕嘟咕嘟的声音响起,听着就很有食欲。

杜衡勾了一点芡汁,他将芡汁倒入锅中,锅中的声音安静了一会儿后咕嘟得更大声了。等他将胡椒粉和茜草碎洒在上面的时候,一锅麻辣鲜香的猪红炖豆腐就完工啦!

猪血是自己炖煮的,夹在筷子上颤巍巍的稍稍一用力就会夹断,炖煮之后猪血中还会出现和豆腐一样的孔洞。吸饱了汤汁的猪血一点腥味都没有,吃起来鲜嫩又爽滑,和豆腐在一起盛在大盘子中又好吃又好看。

本来桌上应该出现一个火锅的,所有的菜会围着火锅众星拱月一般,然而猪肚鸡汤已经见底了。桥头排骨也不再是一道霸气的桥,而变成了堆积在盘中的一块块的炸排骨了。现在桌上只有后来烧的两道菜和中午剩下的红烧肉。

然而大家吃饭的热情一点都不减少,凤归又把猪血拌在了饭中一起吃,景楠吃着嫩嫩的炒猪肝已经开始点明天饭桌上的菜了。

杜衡掰着指头盘算着:“明天除夕了呀。”

好快啊,他到村子里面竟然快满一个月了!

玄御给杜衡夹了一块排骨:“是啊,明天晚上大家会在我们家里一起守岁,你还有什么要准备的东西吗?”

杜衡笑着摇摇头:“没有,我该准备的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这一个月的所有准备都是为了明天的一顿团圆饭,杜衡觉得他的现在的生活有滋有味,他已经很满意啦!

※※※※※※※※※※※※※※※※※※※※

笑笑:最终,我还是成了油锅里的那只鸡,都怪叔叔!

凤归:又尝到了罚站的滋味,美滋滋,再吃一口排骨。

老猫上学的时候大学城里面有两家门对门的饭点,里面的桥头排骨是招牌菜,两家的味道不一样,但是都很好吃。离开校园那么多年,突然萌生了哪天去大学城再吃一次桥头排骨的想法。只是当年陪着我一起吃排骨的朋友们,已经天南海北再难凑齐了。

喜欢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com)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手打吧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方便以后阅读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五十二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五十二章并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