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作品: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作者:老大白猫|分类:幻想奇缘|更新:2020-08-16 18:51:38|字数:9844字

88

凤归不愧是大佬, 虽然杜衡不知道他是什么鸟,他炒坚果的手艺真的让杜衡叹为观止!不管是炒制带壳的还是不带壳的,他的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杜衡觉得凤归身上的光环又多了一重,从此之后, 他的瓜子有保证了!

杜衡美得咧开嘴巴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凤归你好厉害啊。”

凤归揣着手:“雕虫小技罢了, 我比不得玄御, 什么脏活累活都能做。但是做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我还是有把握的。”

杜衡有点疑惑:什么叫做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仿佛为了揭开杜衡的疑惑, 凤归坐在了竹筛子旁边,他抓起一把瓜子就咔哒咔哒的开始磕了起来。杜衡傻眼了, 他从没见过谁磕瓜子这么快!

玄御见杜衡一脸懵逼,他解释道:“凤归本就喜欢坚果,往年过年村子里面的坚果都是凤归带回来的。笑笑挑嘴,但是凤归炒的坚果,他从不浪费。”

难怪凤归会说唯手熟尔,原来他自己就好这口!!

玄御终于收拾好了讹兽的内脏,他将清理好的内脏放在了木盆中送到了冰箱。出来的时候他看到杜衡正在拿灵米出来, 可是细细的看上去, 这个和他平时见到的灵米又不一样。

这个米粒像是煮熟了之后又晒干了,米粒的颜色有点透明了。

玄御纳闷的问道:“这是在做什么?”

杜衡笑道:“做点炒米糖。这是昨天就蒸好的米饭,我给晾干了。”

玄御不解:“需要晾干吗?难道不是直接炒的吗?”杜衡笑道:“直接炒生米的话, 不容易熟。”

小时候也有那种专门给人爆米花的老头子到村子里面来, 用专门爆米花的机器爆出来的米花是圆润的。而用晾干的米炒出来的米花是纯白的长条形的。

杜衡小时候吃的炒米和炒米糖都是用这种晾干的米粒做出来的, 炒出来的炒米不管是干吃还是煮着吃或者加上一勺白糖猪油泡着吃都是绝佳美味。

杜衡昨天就蒸好了一锅灵米饭, 经过一天的晾晒之后, 饭米粒已经像是小石子一样硬邦邦的了。专业的人员拿这个米粒能炒出洁白的炒米, 但是到了杜衡手里, 杜衡觉得他炒出来的炒米可能会颜色发黄。

杜衡有些遗憾的叹了一口气:“要是有干净的小沙子就好了。”

玄御问道:“干净的小沙子??你要那个做什么?”

杜衡解释道:“炒制东西的时候要是混着小沙子一起炒,受热会更均匀,不容易炒焦。”

正在嗑瓜子的凤归举手说道:“小沙子我没有,不过我有不少赤鎏金沙,你看看能不能用。”

凤归随手从袖中取出了一个储物袋,打开一看里面装满了赤鎏金沙。

顾名思义,这种沙子不是杜衡想象中的那样黑色的,也不是那种白色的河沙。这种沙子更像是一种金红色的金属。但是这种沙子质地很均匀,一粒粒的圆滚滚的,看着像是一捧赤金,特别好看。

凤归道:“能用吗?”

这种赤鎏金,杜衡也知道。这东西是一种极佳的炼器材料,加了赤鎏金的法器炼制出来之后更加坚硬,在修真界,一捧赤鎏金与陨铁同价,可以卖到天价。

杜衡满意极了:“能用能用!就是……这么好看的沙子,你就让我炒炒米用吗?”

凤归耸耸肩:“不然呢?”

杜衡感动的快要哭了,不愧是凤.大户人家.归,这一出手真的太壕了。

杜衡取了两小碗赤鎏金放在水上冲洗,看到杜衡的举动,凤归无语极了:“你还不如拿到烤炉里面去烘烤烘烤,那样不是更干净?”

世上的污秽有几样能经得住灵火焚烧的?用普通的水冲洗?凤归觉得杜衡在看不起人。

杜衡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抱歉啊,我习惯了。”

他总觉得东西不好好的清洗就脏兮兮的,可能在修真界,他的举动真的很傻吧?

清洗干净的赤鎏金被杜衡倒入到锅中,他完全不用担心赤鎏金会融化。嗜血藤加热的铁锅温度远远达不到让赤鎏金融化的程度,但是却能让赤鎏金加热变成好看的橙红色。

等到赤鎏金变成橙红色之后,杜衡在里面加入了一碗米粒。小石子一般微微透明的米粒进入锅中之后,杜衡稍稍用铲子搅拌了几下。锅中顿时就传出了轻微的噼啪声。

米粒受热膨胀,微微透明的米粒变成了乳白色的炒米,体积稍稍涨开了一部分,却没有爆米花那般夸张。杜衡搅拌了几下之后,橙红色的赤鎏金上就出现了一片乳白色的炒米。

他赶紧将赤鎏金连同炒米一起盛到了筲箕中,筲箕的眼刚好能让赤鎏金继续进入锅中,炒米就这样留在了筲箕上。

杜衡满意的看着筲箕上的一片白:“好像成功了耶!”

他将筲箕端给玄御看:“玄御你看,白白净净的!赤鎏金真的好用耶!”

凤归还在厨房外磕着瓜子,他的身前已经出现了厚厚的一片瓜子壳。他慢悠悠的说道:“那当然,世上用赤鎏金炒米饭的,你是第一人。”

杜衡充耳不闻,他抓起几粒炒米尝了尝。此时的炒米还没有凉透,吃起来还不够酥脆,但是没错了,这就是杜衡记忆中的炒米的味道!

杜衡取了一个干净的竹萹,他将炒米小心的倒入到竹萹中去了。

景楠这家伙不知道受到了什么召唤,杜衡将炒米倒入到竹萹中的时候,他晃悠晃悠的出现了:“哎嘿?凤归?你怎么在这里嗑瓜子?”

于是嗑瓜子的人变成了两个,景楠抓着瓜子在院中的两个圆形竹器周围踱步。景楠瞅了瞅装瓜子和炒米的竹萹和竹筛子,他扬声道:“这个竹器是玄御做的吧?做的不错呀,给我做几个呗?”

玄御淡定的看了景楠一眼:“你已经拿走好几个了。”

景楠道:“我家灵植多,你再多给我做几个呗。”

真正的将厚颜无耻发挥到了极致,不过大家都是邻居,这种小事情举手之劳。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杜衡放开了手脚开始炒米了。不过他不敢一次下太多的米粒,他最多只敢下两碗米粒。幸亏米粒变成炒米的时间短,没一会儿他就收获了满满一竹萹的炒米。

后面的火有些大,炒米有些炒得微微发黄。黄白色的炒米在竹萹中分外好看,散发着一股米饭的清香。

杜衡将赤鎏金沙剩在了木盆中,他将木盆放在了走廊上:“用完了,谢谢凤归。”

凤归嘴巴没停:“嗯?用完了?这么快?别还给我了,你留着吧,以后说不定还要用。”

杜衡想了想也不推辞了:“好的,谢谢!”

米炒好了,接下来就能熬糖了。熬糖的时候可以趁机做一点冰糖葫芦,笑笑一定会喜欢吃。

这么想着,杜衡取出了景楠送的灵果,他将梨子和其他的灵果切成了一口能吃下去的块儿。然后整整齐齐的放在了案板上。

景楠溜达到杜衡身边,他伸出脑袋看了看问道:“这是在做什么呢?”

杜衡笑道:“给笑笑做点小零食,做点冰糖葫芦。只可惜没有山楂,不然做起来更加有感觉。”

景楠道:“山楂?就是那种红彤彤的果子吗?酸唧唧的那种?我有啊。”

杜衡转头看向景楠,他身边都住着什么神仙村民,怎么要什么都能有?

景楠很快拿来了小半框的山楂,山楂的个头还不小哪,大的直径有四寸,像个小苹果似的!杜衡拿起一个啃了一口,酸得他略略略的。

景楠他们哄的一声就笑了:“都告诉你酸唧唧的了,你还吃,你是不是傻?”

杜衡呲着牙:“就是要这样啊?酸甜酸甜的才叫山楂啊。”

杜衡将山楂洗干净了,他取出一根小拇指粗细的小竹枝,竹枝是空心的,有一尺长,一头打磨得平平整整的,但是明眼人一看就会发现,这头其实很锋利。

杜衡洗了一小盆山楂出来,他摘掉了山楂的果柄。然后将山楂掉了个面。他用竹枝锋利一头将山楂开花那头留下的黑色花萼圈给挑了出来,然后他用拇指食指和虎口握住了山楂的一圈。

竹枝从花萼部分快速捅入,等竹枝从果柄部分穿过之后,只见竹枝上留着一团完整的山楂籽籽!

景楠:!!这样也行?

杜衡将处理好的山楂放在了旁边的大碗中,他快速的处理好了下一个山楂,没一会儿,洗出来的小半筲箕山楂就都处理得干干净净了。

这时候他取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竹签,这是上次他做山膏肉串的时候留下的竹签,没想到现在用来做糖葫芦了。

杜衡将山楂整齐的串成了一串,从侧边的圆形洞洞中可以看到竹签正好位于正中间。除了做了中规中矩的山楂串,杜衡还做了水果山楂混合串,以及单独的水果串儿。

串好的串放在案板上整整齐齐,五颜六色的堆了好高。景楠羡慕的说道:“笑笑真好啊,我也想做笑笑,还有人疼。”

杜衡笑道:“糖葫芦这种东西老少皆宜,做好了谁都能吃。”

景楠瞪眼:“谁说我老了?我一点都不老!!”

杜衡无奈极了:“好好好,你一点都不老。”

景楠风华正茂的,哪里老了?

89

杜衡在锅中加入了绵白糖和水,他要开始熬制糖稀了。

看到杜衡加糖的凤归他们又在嘀嘀咕咕了:“这么多糖?不得甜死?”

不怪他们在旁边嘀咕,因为杜衡自己都觉得熬制糖稀的时候确实很费糖,两碗糖中加一碗水,看着就齁甜齁甜的。若不是杜衡自己做过,他也会觉得这么多糖确实多了。

随着水温升高,白糖慢慢的在水中融化,锅里出现了一锅糖水。刚开始的时候锅里的火可以大一些,明明融化了两碗糖的糖水看起来依然挺稀的。可是等一炷香的功夫之后,灶台旁边就离不得人,这时候就需要时时搅拌慢慢熬。要是人离开了灶台,糖粘着锅底糊掉了,那就只能浪费了。

锅中的糖变成了浅浅的金色,看起来像是啤酒一般。杜衡已经将锅里的火灭了,可是糖稀依然沸腾得很厉害,浅黄色的糖稀中间夹了不少细密的气泡,随着气泡冒出,还会有不少糖稀被甩到了锅边。

杜衡取出一根筷子往糖稀中点了一下,他将筷子拉出糖稀,只见筷子的尖头拉出了细细的糖丝。糖稀做到这个程度就差不多了,要是再熬制下去就会失去甜味变成糖色了。

杜衡老家做糖葫芦的锅可以拿出来倾斜,这样糖葫芦串儿能在里面滚动得更加均匀。然而杜衡现在没这个条件,不过没关系,他有玄御在。

这时候就是杜衡的开挂时间了,杜衡对玄御说了一句:“玄御,能帮我把锅里的糖稀移出来吗?”

玄御点点头,他手中灵光一现,只见锅中的糖稀保持着沸腾的状态从锅底慢慢的往上升,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透明的锅底托住了糖稀一般。这一幕很神奇,然而杜衡这段时间已经看多了,等到糖稀升到一定的高度,杜衡喊了一声停。

他拿着一根山楂串倾斜过来在糖稀中快速的滚了一圈,一圈滚完之后,杜衡将糖葫芦‘啪’的一声甩到了旁边的案板上。案板已经提前浸泡过清水,糖葫芦摔上去之后就牢牢的黏在了案板上。没一会儿就糖葫芦和案板交接的地方就出现了一层透明的糖。

再看糖葫芦,山楂上面已经滚上了一层薄薄的透明的糖,原本粗糙的外皮变得细腻,裹上了冰糖之后的山楂看起来红艳艳的,比之前的样子好看了许多。

杜衡速度快,只见他拿串蘸糖甩糖葫芦一气呵成,没一会儿,他提前准备好的案板已经放满了糖葫芦。这时候就能看出杜衡的先见之明了,他准备了不少果串,一个案板肯定是放不下的。他早早的把自己揉面用的案板泡好了,等他将这张案板甩满了糖葫芦的时候,他做的果串终于蘸完了。

杜衡愉快的拍拍手,他将沾了糖葫芦的案板都挪到了餐桌上。方才甩糖葫芦的时候,不少糖稀甩到了水池周围,幸亏有阵法,他可以免去洗水池这么麻烦的事情。

杜衡对玄御说道:“好了,能将糖稀继续放回锅里吗?”玄御应了一声,剩下的糖稀又回到了锅中。

趁着糖稀滚烫,他在里面下了炒熟的花生米和熟芝麻,当然,还有最最重要的炒米。这时候就要轮到大力气的人出场了,杜衡将锅铲郑重的交给了玄御:“玄御,交给你了,麻烦帮忙把锅里的糖和炒米搅拌均匀。”

玄御任劳任怨的接过了铲子,随着他的搅拌,金黄色的糖稀混合着红皮花生和黑芝麻与白白的炒米混合。黏黏糊糊一大锅,力气小的人根本搅和不动!

杜衡记得小时候村子里面有人家做炒米糖,因为太黏了,男主人提起锅铲的时候把原本应该镶嵌在灶台上的锅给提下来了。当时那叫一个鸡飞狗跳,大家都笑疯了。

修真界的灶台质量有保证,玄御又是个做事稳妥的,一大锅黏糊糊的炒米糖在他的手里分外的服帖,半点都没黏到不该黏的地方去。

趁着玄御在搅拌,杜衡取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模子。模子是方形的,长两尺宽一尺半深八寸,下面已经刷了一层薄薄的豆油。

杜衡端着模子走到玄御旁边,他说道:“玄御,可以把炒米糖放到模子里面来了。”

放炒米的时候他已经算过了,锅里的炒米糖能放满三个模子,不会有多少出入的。玄御手中灵光一现,黏黏糊糊的炒米们尽管再不舍得锅,但是还是乖乖的从锅里飞到了模子中。

它们对模子可能有些不满意,一团团的黏糊糊的就是不肯乖乖的躺进去。不过没事,杜衡有秘密武器。

杜衡取出了一根木棍,这根木棍有些不一样,它两段细细的能让人抓,中间部分却是圆滚滚的圆柱形。圆柱正好能卡到模子中,就在灶台上,杜衡就用这个木棍将不听话的炒米们给胖揍了一顿。

木棍撵到炒米上的时候,能听到不服输的炒米们粉身碎骨的咔咔声,不过大部分的炒米还是很识时务的。它们顺着木棍的滚动躺平,没一会儿杜衡面前的模子里面就装满了甜甜的炒米糖。

此时的炒米糖还不是很听话,还需要时间冷却,等到冷却之后,它们就会任由杜衡切片装盘啦。

杜衡和玄御配合得完美,没一会儿就装了三个模子的炒米糖。沉甸甸的炒米糖散发着香甜的味道,勾引着门口两个嗑瓜子的大妖怪频频转头看向模子。

景楠最终没忍住站了起来:“能吃了吗?”

杜衡笑道:“炒米糖还没好,但是糖葫芦可以吃了。”

糖葫芦上面裹了一层薄薄的糖衣,业内人士会称呼这玩意为冰衣。冰衣成型只要短短的两三分钟,成熟的冰衣很有自己的原则,它们咬起来不是硬邦邦的,而是嘎嘣脆的!而且成熟的冰衣还挺高冷,它们不粘牙~

杜衡捏住了竹签部分,他轻轻用力,一个完整的糖葫芦就从和案板分家啦!

说真的要是没有甩到案板上的这个过程,杜衡觉得他的冰衣能完美的挂着整个山楂串。可是就是因为这么一甩,冰衣出现了一排不规则的横面,能看到薄薄的冰衣不服气的在山楂旁边高冷的宣示着自己的存在。

杜衡看着红彤彤的山楂,他没忍住咬了一个。只听咔嚓一声,冰衣在口中碎裂开来,甜津津的味道在唇齿间回荡。再嚼一嚼,山楂的酸又散开来了,就是这种又酸又甜的口感,让人忍不住还想再吃一个。

杜衡拿了一根山楂串递给玄御:“尝尝?”

玄御还没来得及伸手,景楠已经从旁边抢走了这串糖葫芦:“好嘞!”

杜衡:……他不是给景楠的!

玄御淡定的结果了杜衡咬过一口的糖葫芦:“我吃这根就行了。”

杜衡笑道:“你不嫌弃我咬过就行。”

玄御淡定的说道:“不嫌弃。”说着他也咬了一口,杜衡有些期待的看着玄御:“感觉怎么样?”

玄御舔舔嘴角评价道:“酸酸甜甜的,笑笑应该会喜欢。”

他没吃过这样的水果串,感觉还不赖,但是说真的若是有别的选择,他宁愿去吃别的。

杜衡能理解,糖葫芦这种东西本来就是用来哄孩子骗姑娘的嘛,有几个大老爷们会真正的爱这玩意?除非娘炮。

正当杜衡有些恶意的想完了这句,他转头就看到景楠和凤归两你一个我一个的在分山楂串。

杜衡:……希望景楠和凤归两人没有读心术。

凤归磕了不少瓜子,他脚下的瓜子壳都堆成了小山。杜衡看了看地面,总觉得他一个人磕了有一斤瓜子,这战斗力可以的!不愧是羽族妖修!

杜衡看了看天色:“笑笑学习应该结束了吧?”

他都炒好瓜子花生做好炒米糖和糖葫芦了,可怜的鸡崽子也该解放了吧?

正说到笑笑,笑笑拍着小翅膀就进来了:“啾啾~~”

笑笑身后跟着重华和云诤,这两人背后背着一个大背篓,里面装满了灰色的蘑菇。

杜衡笑了:“来的正好,糖葫芦瓜子花生都做好了!笑笑来吃糖葫芦!”

笑笑最爱杜衡了,他惊喜的啾了一声,等杜衡让他尝了一个糖葫芦之后,笑笑眼睛亮的像灵石一样:“啾~~”

杜衡笑着摸摸笑笑的脑袋:“慢慢吃,这些都是你的。”

说完这话之后杜衡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他怎么就忘记了在糖葫芦外面沾上花生碎或者瓜子仁呢?年纪大了记性就不好了,他应该早点想到的。

云诤和重华两对瓜子没什么兴趣,但是他们对炒米很有兴趣,尤其是重华,他站在竹萹旁边抓着炒米已经吃了好几把了:“这个好吃,这个好香啊!”

杜衡笑了:“我也喜欢干吃这个。要是喜欢的话,我再晒一些,等你们走的时候带些走吧?”

重华连连点头:“好,这个可以有!”

重华一把接一把的嚼着炒米,地上都落下了一些炒米粒。两只小鸡听到笑笑的声音,它们从窝里跑了出来,看到掉落在地上的炒米之后,它们竟然一粒一粒的捡起来吃掉了。

杜衡笑了:“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觉得自己真的养了两只小鸡。”

这两只小鸡太高冷了,小馄饨都知道对杜衡讨要吃的,它们却很少讨要。

说起来……小馄饨呢?早上就没看到小馄饨,它跑哪里去了?

玄御仿佛看穿了杜衡的心思:“应该去找混沌了吧,老刀这几天在村子附近的山上巡查,它应该是去找它爹了。”

杜衡这才松了一口气:“那就好,要是跑丢了就麻烦了。”

小时候家里捉了小狗还会拴起来养一段时间,杜衡觉得小馄饨要是太野的话,可能也需要拴起来养一段时间。

玄御指指炒米糖模子:“这个……应该凉了吧?”

杜衡猛然回过神来:“对对,应该凉了!”

杜衡取出了刀子,他在模子中横平竖直的将炒米糖切成了长方形的片片。一刀下去,能听到咔嚓咔嚓的声响。

杜衡取了一个盘子出来,他将切好的炒米糖放在了盘子中:“来尝尝炒米糖!!”

白瓷盘中放着方方正正的炒米糖,炒米糖温度已经降下来了。白色的米花冲淡了糖稀,米花中间混着黑芝麻和花生,看着像糖葫芦一样挂了一层冰衣一般。红润的花生逃不过刀锋被切开,露出了白色的果仁,看着却比完整的花生更加吸引人。

咬上一口又香又脆,一点都不粘牙,炒米像是被赋予了新生一般在齿间跳跃。黑芝麻和花生画龙点睛一般让炒米的滋味多了更加丰富的滋味。

杜衡觉得这个炒米糖和他记忆中的炒米糖一模一样啊!他已经有好多年没吃过这样的炒米糖了,他生活的那个时代物质丰富,人们有了更多更美味的零食,后来买的炒米糖吃起来要么觉得齁甜要么觉得少了什么滋味。

杜衡啃着炒米糖眯着眼睛,他想,缺少的那种滋味,应该就是满足感吧?物质越丰富,往往越难满足吧?

90

炒米糖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之前烤蛋糕的时候杜衡就有种感觉,他觉得玄御喜欢吃甜食。这次做了炒米糖之后,他确认了,玄御他就是喜欢甜食。

玄御一个人猫在椅子上咔嚓咔嚓吃掉了一盘子的炒米糖,吃完了之后还意犹未尽的叹了一口气。

这要不是喜欢,杜衡能倒立着切菜。

喜欢吃糖的妖修不止玄御一个,还有云诤。云诤和玄御两个帮杜衡干掉了大半模子的炒米糖,杜衡都担心这两人齁着了。

杜衡将炒米糖放在了储物袋中,他决定等云诤他们走的时候让他们打包带些走。将来要是条件合适,他多做些甜食放在冰箱,玄御饿了可以开冰箱吃一些。

厨房中弥漫着一股糖浆的味道,甜丝丝的,在冬日的下午嗅到这个味道,容易让人产生一种困顿的感觉。

凤归他们磕了一地的瓜子壳,这会儿磕累了,凤归和景楠两躺客厅去了。反正快要到吃晚饭的时间了,他们懒得回家了。

杜衡拿了个小刷子正在刷斗鸡公根部的泥土,笑笑和小鸡们蹲在水盆旁边伸着脑袋看着杜衡。杜衡笑着说道:“这个蘑菇很好吃,等晚上我给你们做蘑菇汤喝。”

笑笑吃了一肚子的糖葫芦,这会儿打嗝都是酸甜的味道。他砸砸嘴巴点点头,虽然他还没饿,但是他已经开始期待蘑菇汤的滋味了。

云诤他们摘来的斗鸡公足足有两筐,一顿肯定吃不完。杜衡只清理了五六朵就装了一筲箕。剩下的菌子,他小心的收起来放在了冰箱里面,这是意外得来的美味,可不能糟蹋了。

趁着去放菌子的时候,杜衡从冰箱中取出了两条鱼出来,这几天一直吃肉,也该改改口味了。他手中的鱼被称为海鲈鱼,一条鲈鱼有胳膊那么长,沉甸甸的足有三斤重。

海鲈鱼的嘴巴特别大,背后还长着三根倒刺。杜衡在云烟楼看到云烟楼的大厨用这种鱼清蒸来着,可惜那些大厨蒸鱼的时候不得要领,鱼蒸出来肉质有些老了。

杜衡提着鲈鱼到了水池边,不知云烟楼的储物袋到底是怎么保存东西的,鱼在水池中竟然还蹦跶了几下。杜衡取了两根筷子从鲈鱼口中伸到了腹中,只见他手里的筷子卷了几下,再拖出来的时候筷子上面已经缠着一团鱼鳃和鱼肠了。

杜衡的动作狠辣,看的重华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噫,好凶。”

他之前竟然觉得杜衡是个弱鸡,一口就能吃掉。现在看来弱的不是杜衡,而是他。要是杜衡也用两根筷子伸到他的口中搅一搅,是不是也能卷出一团内脏?

杜衡手起刀落剔除了海鲈鱼的鳞片,带着微光的鳞片散落在水池中,像是一片片小亮片。

杜衡在鱼身两侧划了几刀,然后将处理好的鲈鱼放到了旁边的木盆中。等几条鱼都处理好之后,他在里面撒入了一些细盐和白酒,顺便还撒了一把茜草。就这样腌制一炷香之后,滤掉血水,就能上蒸锅蒸制啦!

杜衡在锅中焖上了灵米饭,今天他做的饭不多,因为下午众人吃了不少零食。晚上又有鱼和蘑菇,饭肯定吃的不多。

炉子上升起了火,老母鸡汤已经在咕嘟咕嘟冒泡了。杜衡在筲箕中分了一半的斗鸡公下到了汤里,他盖上砂锅的盖子,然后就不再管炉子了。

他在小锅中添上了水,蒸鱼需要大火,只要等水开之后放在锅上蒸上两盏茶的功夫就行了。趁着水开的当口,杜衡将海鲈鱼从木盆中取了出来。

他将海鲈鱼身上的茜草和姜丝抖落后放在了大盘子中,盘子下方已经铺上了一层金灿灿的姜片。他准备了两个大盘子,一次能蒸两条鱼。

本来蒸一条鱼就够了,但是杜衡挺喜欢吃鱼的。他家在内陆,平时能吃到海鱼的机会比较少,因而他贪心的多蒸了一条鱼。

杜衡站在灶台前就等着水开了,可是锅中的水一开始还发出吱吱的声响,过了一会儿动静竟然越来越小,渐渐的竟然没声音了。

杜衡走到灶台后面一看,只见锅底的火焰竟然灭了。他掏了几下,发现作为燃料的那种藤蔓竟然已经没了。

杜衡提高声音喊了一嗓子:“玄御!!玄御,没火了!”

听到杜衡声音的玄御从客厅走了过来,他缓声道:“好的,你等等。”说着玄御就向着院子外面走去。

没一会儿玄御就回来了,他手中缠着一截长着倒刺的暗红色的正在扭动地东西。仔细一看,不是嗜血藤是什么?

杜衡之前只看到过燃烧着的嗜血藤,他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嗜血藤。原来嗜血藤这东西活着的时候会动的吗??

杜衡还想靠近,就见嗜血藤松开了玄御向着他的方向伸来。杜衡看到嗜血藤上面的倒刺全部伸直了,看着比之前长了一寸!手臂粗的嗜血藤看着像是狼牙、棒一样特别可怕。

玄御手中灵光一现,嗜血藤断裂成了五六截落在了地上,可是即便如此,它还在扭动!好可怕的生命力!

玄御缓声对杜衡道:“离远一些,这东西喜欢吸食人和动物的血液,若是被它们碰到了,轻则破皮出血,重则被吸成一副白骨。”

杜衡汗毛都竖起来了,他哪里还敢靠近?

只见玄御捡起灶台后面的火钳将扭动的嗜血藤一条一条的丢到了灶膛中,灶膛中顿时燃起了火焰,玄御的脸在火光中带着温暖的笑意:“是我大意了,下次我会记得检查,要是没有嗜血藤了我来添。”

杜衡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自己能行。”

景楠的声音从客厅传来:“哎嘿?那我们岂不是可以看到杜衡的骨头长什么样了?”

杜衡嘴角抽抽,景楠这家伙竟然已经认定他会被嗜血藤吸食了,真是太欺负人了。

锅中的水发出了吱吱的声响,没一会儿水就开了。杜衡揭开了锅盖将两盘子鱼放在了蒸架上,他在心中盘算这时间,蒸鱼最讲究火候和时间了,要是蒸过头了就没有鲜味了。

趁着蒸制的时间,他切了一小把茜草用生抽调成了汁。等时间一到,他就将鱼从锅中端了出来。

经过大火蒸制的鱼眼睛已经暴突出来,白嫩的肉撑开了鱼皮能看到里面一片片的纹理。鱼身下有一汪带着油花的汤汁,这个汤汁是不能用的,杜衡将汤汁倒入水池中,还将鱼身下的姜片捡了出来。

锅中蒸鱼的水被阵法抽干,杜衡在锅中加了三勺豆油。锅中滚烫,豆油很快就熟了。

他在鱼身上撒上了细细的姜丝和调料,然后在鱼身上泼上了一勺滚烫的热油。只听刺啦一声,茜草和姜丝被热油激发出一阵芳香。鱼身旁边出现了一汪带着酱汁的油。

杜衡嗅了嗅味道,鱼鲜味入鼻,这个味道和他以前吃过的清蒸海鱼一模一样啊!

他将两盘鱼放在了餐桌上,然后拿起筷子美滋滋的戳破了鱼皮夹了一大块雪白的鱼肉。正当杜衡想要将这块鱼肉送到口中的时候,他感觉到有两道灼热的视线在盯着他看。

他低头一看,只见桌下,小馄饨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它拼命的摇着尾巴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口中嘤嘤嘤的叫唤着。杜衡突然举得好有负罪感,有一种吃独食被抓包的尴尬感从心头升起。

小馄饨还在嘤嘤嘤,杜衡叹了一口气。他将鱼肉放到了小馄饨的专用食盆中念念叨叨:“玄御不让我单独给你喂饭的,只给你吃这口啊,剩下的不许你吃了。万一爆体我怎么对得起你爹和老刀?”

小馄饨一头扎在食盆中吃的尾巴摇成了风。杜衡摸了摸小狗的毛,冬天出生的小狗身上的绒毛茂密厚实,摸起来软绵绵的,只是小馄饨刚从外头回来,毛摸起来有点凉。

杜衡又夹起了另一块雪白的鱼肉,这次终于没人打扰他了……吧?就在杜衡要吃的时候,他又感觉到两道灼热的目光注视,他一低头,只见笑笑歪着脑袋正在卖萌。

杜衡哭笑不得,他只能老老实实的把那块鱼肉送到了笑笑口中:“我难得想吃个独食,就被你和小馄饨抓包了。好吃吗?”

笑笑连连点头,小翅膀连连抖动着,看得出来他很满意这道蒸鱼。

一连被抓包两次都没能阻止杜衡偷吃,他再一次将筷子伸向蒸鱼。这一次,他感觉到身边出现了好几道灼热的目光。杜衡举着筷子转头一看,只见景楠和凤归他们的脑袋伸出了门:“你在吃什么?”

杜衡将鱼塞到口中,他美滋滋的砸吧了几下:“清蒸鱼啊。”

鱼肉入口即化甜美的肉配着咸鲜的蘸料,鲜美得让他想吃下一口。太完美了,海鲈鱼到底是什么宝贝,杜衡喜欢这个口感!不愧是来自大海的珍馐,杜衡觉得让他一个人吃完这条鱼他都可以!

结果等他回味完了一低头,两盘海鲈鱼已经七零八落的了。景楠和凤归他们美滋滋的戳着清蒸鱼:“哎嘿,这个好吃。”

杜衡叹了一声,早知道他就蒸上三条鱼了。

※※※※※※※※※※※※※※※※※※※※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吃过炒米糖,炒米不是那种爆米花的机器爆出来的,而是在大锅里面炒出来的。炒出来的炒米细长细长的,可以干吃也可以泡着吃。小时候的炒米糖真的好吃啊,现在让我再吃这个就觉得不是小时候的味道了。

杜衡吃海鲈鱼的场面像极了我在家开零食包装时候的样子。不管我躲在哪个角落撕开包装纸,下一秒三米之内一定会出现一张猫脸。

明天就是五十章啦,大家早点来哦。前一百五十名留言的亲会得到我爱的红包哦~

喜欢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com)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手打吧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方便以后阅读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四十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四十九章并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