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作品: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作者:老大白猫|分类:幻想奇缘|更新:2020-08-15 06:00:00|字数:10014字

85

烤鸭和烤兔子的威力有多大?杜衡只知道他将烤鸭和烤兔子放到烤炉中没到两炷香的功夫, 村子里面的人都在院子外面探头探脑了。

胆子大的如同景楠凤归,这两个已经在丹炉前面走了好几圈了。比较含蓄一点的,比如老刀和云诤,这两个偷偷摸摸的看着丹炉已经几百回了。

杜衡看到这群人的反应, 他哭笑不得:“别着急啊, 很快就好了。”

凤归不满:“这烤炉怎么慢吞吞的?要不要我给你加把火?”

正在凤归准备捏术法的时候, 玄御按住了凤归的手:“你这把火下来, 今天中午我们谁都吃不成了。”

被凤归的妖火灼烧了, 只怕烤兔子和烤鸭尸骨无存啊。杜衡觉得周围的妖怪们盯着烤炉的目光都开始发绿了,他开始心惊胆战了, 要是再磨磨唧唧的烤下去,这群妖怪会不会强行破开烤炉把没烤好的烤鸭和烤兔子抢出来吃了?

杜衡的考虑是多余的,妖怪们的克制力比他想象的好多了。

烤兔子的时间比较短,只要三炷香的功夫就能好,就是中途要拿出来刷刷油。兔子比较干,要是不刷油,烤出来的兔子就会比较柴。

玄御做了个旋转式的烤架, 烤架上面挂着五只鸭子三只兔子还有五只小烤鸡。杜衡把兔子拿出来翻面刷油的时候, 他觉得周围的妖修猛然聚拢,他拿着刷子的爪子都在抖。

烤鸭就好多了,烤鸭本来就比较肥, 烤制的时候还可以旋转, 杜衡不需要频繁的翻面。只是烤鸭需要大半个时辰, 会比兔子晚一点出烤箱。

等杜衡将烤好的兔子放在大大的竹盘子中的时候, 妖修们都沸腾啦:“烤好啦!!”“史上独一份的烤讹兽!别说吃了, 就连闻一闻都是享受!”

烤好的兔子外皮金黄, 边缘泛起的肉上还有着微微的焦黄色。杜衡用筷子戳了戳兔子, 筷子顺利的穿透了兔肉,杜衡笑道:“可以开吃啦!”

他的餐桌坐了满满一桌,原本方形的餐桌此时放开了隔板变成了圆形。在圆桌的中间放着金灿灿的兔子,兔子大刀阔斧的趴在盘子上,四肢伸开,一眼看去都是肉。

杜衡说道:“需要我帮大家把兔子剁一下吗?”

剁成小块之后,大家吃起来更方便,只是这样吃的乐趣远远没有手撕来的爽快。

玄御取了一只兔子出来,他说道:“剁了这只,其他两只让他们手撕着吃吧。”说着玄御看了看景楠:“老楠,你来撕开吧。”

景楠取了个花生米砸到了玄御脑门上:“不许叫我老楠,我哪里老了?”

景楠虽然有意见,但是却听话的站了起来。他清清嗓子装模作样的拱拱手:“诸位道友,景某人不客气了!”

说着景楠手中灵光一现,半人高的兔子在景楠的手中四分五裂变成了诱人的不规则肉块。

云诤和老刀他们伸手取了心仪的部分大快朵颐起来,麻辣的兔子吃到口中又香又有嚼劲。细细的咀嚼中,能品尝到兔肉一丝丝的纹理。

不知讹兽本身就细嫩还是杜衡调味得当,兔子一点草腥味都没有,吃到口中外皮焦脆内里的肉汁还在流淌。要是这时候再配上一点酒,那真是吃的过瘾!

但是作为分配人的景楠反而特别含蓄,他只捏了内里没站到辣椒的兔肉细细的嚼着。一边吃他还一边点头:“嗯,这个味道我能接受。”

凤归撕了一片沾满了辣椒的兔肉放到了景楠面前:“吃里面的肉算什么?有本事吃这个。”

景楠暴躁:“你给我拿走!”

这位大仙吃不得辣,这点倒是和杜衡有些相似了。

光吃烤兔子会觉得有点单调,不过继烤兔之后,烤鸭也隆重登场了。烤成了枣红色的鸭子一只只躺在了盘子中,带着一路炙烤的香味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杜衡将烤鸭放在了水池旁边的案板上,原本这个时候,他应该表演一个片鸭子。可是奈何他不争气,对不住了各位,片鸭子这种事他不会。

虽然杜衡不会,不过他见过别人片过鸭子啊!他有个强有力的助手,杜衡对着玄御耳语了一阵,玄御点点头就拿起了锋利的菜刀。

烤鸭烤的油汪汪的,尤其是胸脯上面的皮肤,菜刀一碰就咔嚓一声,竟然烤的酥脆了!玄御手起刀落,鸭胸上面一片酥脆的皮就落到了案板上了。

玄御咔咔几刀就将鸭皮切成了片。鸭胸上面的皮,在古代的时候是供给有钱人吃的,吃的时候要蘸着白糖吃。那时候大家生活条件不好,能吃到一嘴油,那就是无上的享受。若是蘸上糖,油合着糖在口中融化……那真是帝王级别的待遇啊。

然而杜衡不喜欢这种吃法,他那个时代物质条件已经非常丰富了。大家的饮食都偏向健康。这么一嘴油的吃法只有老一辈的人才喜欢,杜衡更加喜欢蘸甜面酱裹着春饼吃。或者什么都不蘸,就这么丢到嘴巴里面,就像吃了一片油渣一样,嚼一嚼满口都是香味。

玄御将鸭胸上面的皮都片了下来切成了片片放在了盘子中,杜衡端着盘子放到了桌上。他说道:“这个可以沾着白糖或者甜面酱吃!”

他已经将吃法告诉大家了,让大家自己试试吧?

众人欢呼一声举起了筷子,笑笑没有筷子,但是他脖子伸得快,他一口就叼了好几片鸭胸皮到了嘴巴里面。杜衡看他的时候,笑笑正眯着眼咔嚓咔嚓的嚼着鸭皮,小翅膀都在得意的抖动着。

水池边玄御还在片鸭子,杜衡走过来的时候,玄御对他说道:“张口。”

杜衡张开嘴巴,只觉得嘴巴中被塞了一片热乎乎稍稍有些硬的东西,他嚼了一口就明白了,这是鸭皮!

玄御缓声问杜衡:“好吃吗?”杜衡点点头:“好吃!”

杜衡捡起案板上的一片鸭皮送到玄御口中:“好吃吗?”玄御肯定的点头:“好吃!”

鸭胸脯上的鸭皮吃完之后,鸭脯带着剩下的鸭皮隆重登场了。玄御手速快又不怕烫,片好的鸭肉放在盘子中摆的像是花似的。

杜衡心疼玄御,等玄御片了三碗肉之后,他就要让玄御停下先吃一会儿再说。玄御淡定的说道:“没事,我很快就能片完。”

杜衡没办法,他卷了个烤鸭卷夹着给了玄御。裹着鸭肉黄瓜和甜面酱的烤鸭卷吃一口满嘴回香,要是咬的不大,丰盈的汁水甚至会从烤鸭卷上面落下来。

玄御吃了满口的鲜香,他满足的说道:“好吃。”

虽然平时他都是这句话,但是今天他的话中满是满足,杜衡觉得玄御是真喜欢吃烤鸭。看来将来他还可以多做些烤鸭,玄御爱吃的东西,他会一个个的慢慢发掘。

烤鸭肉单独吃已经很香了,若是再配合着黄瓜条和甜面酱,再裹上一层春饼,都可以当主食吃了!

景楠终于满足了,这顿饭吃的好,他这个不爱辣的人也能吃得这么过瘾!景楠贪心的又卷了个烤鸭卷,这次他放上了多多的烤鸭肉和甜面酱。美滋滋的咬上一口,幸福得全身的毛都快炸开了。

这可急坏了笑笑,笑笑没有手,看到大家都在吃烤鸭卷,他也想吃。他挣扎了好大一会儿,都没能吃到一个完整的烤鸭卷。

就在笑笑要生气的时候,他面前出现了一只玉一般的手。笑笑抬头一看,是叔叔!!

凤归真情实意的说道:“别折腾了,我帮你卷。”

凤归手里的烤鸭卷塞着满满的鸭肉,中间还裹着绿色的黄瓜!

笑笑感动的眼泪汪汪的,他张开嘴巴正要吃。凤归说道:“一口吃了,别到处洒。”

笑笑又把嘴巴张大了些,凤归笑吟吟的把烤鸭卷塞到了笑笑的口中。好一幅叔慈侄孝图!好一张美人喂鸟图!杜衡看了都要感动了!

然而笑笑嚼了几下之后突然梗住了,他猛地张开嘴往地上吐了:“呸……”

地上的烤鸭卷被笑笑嚼碎,杜衡看到烤鸭卷里面竟然卷了花椒!太神奇了,凤归从哪里搞到这么多花椒的?

笑笑的眼泪还是掉下来了,不是委屈的,是被花椒麻痹了。他泪汪汪的往杜衡怀里怼,然后控诉着他叔叔的恶劣行径。

凤归揣着手哈哈大笑,整了侄儿的他非但没有觉得愧疚,还觉得特别有成就感。

杜衡叹了一声,他真想举起盘子呼到凤归脸上。折腾孩子做什么啊?

然而杜衡打不过凤归,他只能怂怂的抱着笑笑坐在椅子上。他给笑笑卷了一个大大的烤鸭卷,里面放上了多多的甜面酱和脆脆的黄瓜条。

杜衡拍拍笑笑的背:“来,吃烤鸭卷。”

笑笑幸福的转过头将烤鸭卷一口给吞了,他吃的呱唧呱唧,两只眼睛亮晶晶的。烤鸭卷真的好好吃啊!笑笑爱上了这个味道了!

玄御将鸭子都片好了之后,他坐在了椅子上。看到杜衡在给笑笑卷烤鸭卷,他伸出手也给杜衡卷了一个。他递到杜衡口边:“尝尝?”

杜衡咬了一口,刚烤出来的烤鸭就是好吃,皮是酥脆的,肉是热乎的。怎么吃都不腻!

但是若是一直吃下去,还是会腻的,这时候,烤鸭的另一种吃法就出现了。

重华坐在正对着锅台的位置上,他看到锅中在冒热气,于是他好奇的问道:“锅里在烧什么呀?”

杜衡笑吟吟的说道:“鸭架汤~”

他有五个鸭架子,拿出一个煮汤,等下一个做椒盐鸭架子,还有三幅鸭架子,可以留着将来做好吃的。虽然是鸭架子,可是上面还留了好多肉哪!

86

鸭架汤其实可塑性很强,里面加上冬瓜萝卜之类的素菜,它就能成为一锅汤鲜味美的浓汤。若是加上米饭之类的,又能做出一锅鲜美的粥汤。

杜衡准备在里面丢上一把青菜,经过霜雪的青菜吃起来是甜甜的,能很好的解腻。鸭架用大火煮得汤色奶白,杜衡加了一些胡椒粉进去。

等到他将青菜丢进去煮得蔫了之后,他加了一点细盐到锅中。奶白色的鸭架汤上飘着墨绿色的青菜,点点淡金色的油花在青菜间绽放。杜衡将一大碗鸭架汤放在了桌上:“来来,喝点汤解腻。”

景楠用勺子盛了一碗汤,他喝了一口,又鲜又爽口!他一口气喝了大半碗之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好满足。”

滚烫的汤从口舌间流淌到了肠胃中,烤兔和烤鸭带来的油腻感被压下去了,他觉得他又能再吃上几个烤鸭卷了。

凤归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他问道:“刚刚我看到你烤了鸡的。”

看看,这位大仙儿面前的烤鸭还没吃完呢,就惦记着烤鸡了,真是太贪心了。

杜衡幽幽的问道:“我现在拿出烤鸡,你能吃完吗?”

凤归露出一口白牙:“吃不完,不过能咬一口我也开心。”

杜衡哭笑不得的摇摇头:“不行,不能让你吃腻了。一样一样的来,哪有人吃着碗里的还霸着锅里的。”

杜衡就是担心他将那么多烤肉全部端出来,这群妖怪一次性的吃腻了,下次再也不想吃了。什么东西都讲就一个适可而止,再好吃的东西让他们一直吃下去也会不香的。

事实上杜衡觉得桌上的三只兔子加上五只烤鸭的肉,这群妖修都吃不完。

杜衡猜的果然是对的,妖修们鼓着腮帮子吃,也就只吃掉了一只半的烤兔子,还剩下一只半的兔子,他们怎么都吃不下去了。烤鸭的肉倒是吃完了,只是春饼还剩下了些。

鸭架汤被笑笑给喝光了,一顿还算圆满的午饭结束了。

饭后杜衡将烤兔子收拾到了冰箱中去了,下次要是想吃的时候拿出来热一热还是很好吃的。厨房中的阵法自动的将桌子和灶台清理干净了,厨房中又恢复了干净情节。

一个个吃饱喝足的妖怪们瘫坐在椅子上摸着肚皮打着嗝,这时候要是有一杯茶水那真是再美味不过了。

正说着,杜衡在众人面前放上了一个大木罐子,罐子中传出了酸甜的味道。笑笑嗅到这个味道眼睛就圆了:“啾啾?”

杜衡笑着给笑笑拿了个碗,他用木勺子舀了一勺子的水到了笑笑面前的碗中。只见水的颜色呈现金黄色,里面有一条条一缕缕指甲长的的微微透明的东西,看着像是果肉一般。

景楠抽抽鼻子:“这是……柚子的味道?”

杜衡笑着点点头:“是的,是蜂蜜柚子茶!”

杜衡第一天做腊肉的时候,景楠给了他好多大柚子。按照景楠的说法,这柚子看着个头大,可是味道酸涩籽籽又多,笑笑都不乐意吃。杜衡后来做腊肉的时候消耗了不少柚子皮,留下了里面的果肉。

趁着前几天天气不错,他就将里面的果肉取出来混合着白糖蜂蜜熬制成了蜂蜜柚子茶。成品就如同眼前所见,喝上一口酸酸甜甜,笑笑爱不释手。

景楠也倒了一杯尝了尝,只喝了一口他就笑了:“味道不错,这玩意还能这么吃呢?”

杜衡取出了几个封着油纸的小木头罐子,上面用麻绳绕了两道。他将罐子推给景楠和凤归他们:“我和玄御做出来的,你们先拿一点回去尝尝?要是喜欢,我这里还有不少。”

不止景楠和凤归有份,就连老刀他们都有份。粗犷豪迈的老刀喝着柚子茶觉得呼吸都带着蜂蜜的甜味,这味道好!

杜衡说道:“罐子里面的蜂蜜柚子茶是浓缩出来的,喝的时候需要用温水冲服,可千万别忘了啊。”

要是遇到哪个傻子直接揭开盖子把里面的浓缩果浆给喝了,只怕牙齿都要酸软几天。

凤归他们满意的收下了杜衡的柚子茶,就连笑笑都忙不迭的把属于他的那罐子茶往他随身的储物袋里面塞去。

玄御放下了手里的茶水:“我去处理了讹兽的内脏。”

早上处理了讹兽之后,他随手将内脏堆在了木盆中,这会儿吃过饭了,他终于找到时间慢慢料理这东西了。

杜衡跟着玄御的步子走到了院子中,院子的东南角放着大木盆。杜衡探头一看,好家伙,八只兔子的内脏放了大半木盆,满眼都是青黑色的肠子和心肝之类的。

兔子是一种能吃能拉的动物,它们的肠子占据内账的比重特别大!看着大半盆的内脏,杜衡有些迟疑:“这么多哪……”

玄御道:“我可以把它们清理出来,你来认一认,有什么不能吃的部分。”

杜衡看着兔子的心肝肠子,他困扰的挠挠脸颊:“我在老家的时候买到的兔子都是光秃秃的兔肉,倒是没接触过内脏。不过我觉得兔子这种东西不会有毒吧。”

有毒的山膏内脏,不是照样被杜衡用来灌成香肠了吧?

玄御说道:“凡事都有第一次,要不我尝试着把内脏收拾出来,这也也不会太浪费。”

杜衡点点头:“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玄御淡定的说道:“你我之间不必说这些话,更何况下午也没什么事。我先开始收拾了,要是遇到不懂的,再问你。”

杜衡想了想说道:“兔子的屁股附近有臭腺,味道不好闻,你处理到那部分就丢弃了吧。”

杜衡小时候养过兔子,兔子身上有臭腺,这点他是知道的。

玄御点点头:“行,我把能处理的先处理了。”

所谓能处理的,自然是看得见好处理的心和肝,八只兔子的心肝取出来满满一筲箕,红润润的看着还挺不错的。

景楠揣着手看着筲箕中的心肝,他嗤笑一声:“明明是坑蒙拐骗的玩意儿,心肝竟然不是黑色的。”

他还以为讹兽的心肝是黑色的,不然怎么忍心坑骗他们这些善良可爱的大妖怪?

难处理的部分,自然是指兔子的胃和肠。玄御拆出来的肠子堆了小半木桶,景楠看到玄御要处理肠子了,他面色一变拔腿就走。

大妖怪们看到玄御要处理肠子,就连老刀都变了脸色,厨房里面一会儿就只剩下了杜衡。

杜衡看着夺门而逃的妖修们:“有这么难以接受吗?我看动物世界的时候,那些豺狼虎豹还专门喜欢吞吃动物的肠子哪。”

玄御解释道:“那些估计都是妖兽吧,只有妖兽和没有开启灵智的动物才会做出生吞其他动物肠子的举动来。妖修的话大部分还是很讲究的。”

比如凤归,这家伙不管再忙,每天都要沐浴焚香,不管什么时候闻到他的味道都香喷喷的。

玄御手中灵光一现,有灵气的帮忙,他处理肠子的时候并不是很狼狈。玄御缓声对杜衡说道:“你先进去吧,我处理好了再唤你出来。”

杜衡入了厨房,他看着院中对着木桶翻肠子的玄御看得入了迷:“真是好男人啊,不知道会便宜谁家的姑娘。”

杜衡感叹了几句之后很快想起了他想要做的事情,他要炒制瓜子花生,做炒米糖和糖葫芦之类的!

周家铺子里面的瓜子多半是用来喂羽族的,羽族们都爱吃瓜子仁,好多灵兽豢养着会随身携带几包生瓜子,灵兽不听话的时候就拿出几把来哄灵兽。

杜衡在周家铺子里面看到瓜子的时候,他眼睛都亮了。当下他就买了一大袋子的瓜子,足足有五十斤!这还不算,他还买了二十多斤生瓜子仁。

当时周家兄弟给他称的时候说的是这么重,杜衡现在明白了,可能他实际买来的瓜子比他认知的还要再重上一点六倍。

杜衡将瓜子从冰箱里面拿出来,饱满的生瓜子上面有一层白色的细细的毛,等到炒制结束之后,这层绒毛会褪去。

炒制瓜子是个技术活,杜衡以前磕的瓜子都是在摊子上炒好的。卖瓜子的摊子上面会有专门用来炒制瓜子的机器,机器中放着黑色的沙子,这样炒制出来的瓜子受热均匀还不容易糊。

杜衡找不到黑色的沙子,他有的只有一口铁锅。这就很考验技术了,杜衡取出了两碗瓜子出来做试验。只要第一锅成功了,他想他应该能顺利的把剩下的瓜子给炒熟了。

铁锅中升起了中火,杜衡将饱满的瓜子倒入到了锅中。瓜子入锅之后发出了沙沙的声响,锅内传出了一股烘烤的味道。

杜衡拿着锅铲均匀的翻炒着瓜子,他只能凭借着记忆中的味道判断瓜子是不是熟了。炒制了一盏茶之后,锅中的瓜子有些发出了噼啪的炸裂声,杜衡嗅到了一股瓜子的味道。

此时看向锅中,饶是他这么努力的翻炒,瓜子壳上还是出现了轻微的焦糊。看来没有专业的工具,他真的很难炒出外皮漂亮的瓜子来啊!

杜衡将锅里的瓜子盛在了筲箕中,筲箕中的瓜子此时滚烫,有些瓜子还在受热发出噼啪声响。杜衡将炒好的瓜子放在了廊檐下的凳子上,他有些挫败的看着筲箕中的瓜子:“玄御,我好像翻车了。”

玄御正在清理肠子:“嗯?什么车?”

杜衡解释道:“翻车,意思就是我做坏了。我想炒瓜子来着,可是没成功。”

玄御安慰道:“没成功就没成功吧,多试试就好了。”

杜衡有些困扰:“我以前买的瓜子都是熟的,买回来直接吃就行了。炒瓜子真麻烦啊!”

玄御缓声道:“灵溪镇也有可以炒瓜子的地方,不过炒熟了的瓜子都是给灵兽吃的。要是实在炒不出来,我们明天早上去镇上把瓜子给别人让他们帮忙加工就行了。”

杜衡还是有些郁闷:“可是我想自己炒,就是怕瓜子糊了或者里面还夹生,那样不是浪费了么?”

玄御道:“其实你可以求助笑笑,笑笑吃的瓜子很多,瓜子熟不熟,他站在锅沿旁边嗅一嗅就能分辨出来。”

杜衡眼睛一亮,这样也行吗??他要去借笑笑去!!

87

杜衡敲了敲凤归家院子的大门,这是他到村里来之后第一次主动到凤归家来。主要是凤归家看着太豪华了,杜衡经过他家大门口的时候都有压力。

院门开了,端庄的女史站在门后。杜衡有些紧张,他说道:“我找笑笑。”

女史闻言往旁边让了一步,杜衡进了院子后,女史就走在了他前面。第一次到凤归家的时候,玄御就说过,这些女史都是傀儡。

杜衡看着女史的背影,说真的,他觉得女史行走的步伐和真人没什么区别。走起来的摇曳生姿,端看外形,真的看不出这是个傀儡。

女史带着杜衡走过正殿,上一次玄御带着他从左边走,这次女史走向了右边。右边有庞大的宫殿群,站在院子外面没感觉,但是站在里面就能感觉到凤归家的大,杜衡觉得要是没人带领他,他会迷路。

凤归家的院子中铺着金色的地砖,那质地却不像金子,杜衡走在上面都觉得战战兢兢的,生怕他不小心摔个跟头把他家的地砖给磕破了。当然,要是杜衡的想法被凤归他们得知,他们会笑话杜衡的无知的。

绕过正殿之后,杜衡看到了一条朱红色的回廊,回廊之外百花争相开放。一阵阵馥郁芬芳沁人心脾,杜衡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他不由得感叹,凤归真的好会享受啊,他将美景都收在了院子中。

杜衡随意的看了一眼,就看到院中不下百种花卉。外头冰天雪地,家里倒是生机盎然。这点倒是和景楠家很像,只不过景楠家种满了果树和灵植,凤归家栽满了花卉。

再想到玄御家的院子,杜衡不由得挂上了一滴辛酸泪。目前玄御家的整个院子里面唯一的灵植就是重华挖回来的沛竹,瘦瘦小小的一支,可怜死了。

杜衡正在胡思乱想,女史突然停住了脚步。她停在了走廊通向花园的通道上。停下之后就站在了通道旁边端庄而立。

杜衡看着女史的脸:“这是……已经到了吗?”

女史没说话,杜衡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只能顺着花园中的笑道走向了花丛深处。

凤归家的花园很大,走在花丛中大朵大朵的花朵遮蔽了杜衡的视线。杜衡看着地上的青砖向着花丛深处前进,走了几步之后他停下了脚步。

瞧瞧,他发现了什么?一片灰白色的大蘑菇!!

杜衡蹲在了蘑菇旁边,他左看右看,周围只有微风拂过沉甸甸花枝的声音。明艳的牡丹蔷薇在杜衡眼中竟然不如青草中生长的大蘑菇!!要是花园中的花能化形,估计能一口老血飚出三丈远。

青草中的蘑菇呈现灰白色,有些已经张开了,有些还顶着光洁的伞一样的脑袋。蘑菇挺大的,一朵就有小半个面盆那么大。

杜衡认得这种蘑菇,这种蘑菇在杜衡外婆那边被称为‘斗鸡公’,是一种鸡枞。和普通的鸡枞一丛丛生长不同,这种鸡枞一般不会密密麻麻的生长出来。

杜衡眼前的斗鸡公也是,它们一朵朵的分散开来,在青草中就像是一朵朵灰白色的小伞一般。因为体型大,看起来连成了一片。

杜衡哎嘿嘿的笑了,这个季节能找到蘑菇,这是什么样的运气啊!

就在杜衡纠结是先去找笑笑还是先去找蘑菇的时候,他听到了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他回头一看,只见云诤诧异的看向杜衡。

杜衡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云诤,云诤头上垂下了冷汗:“杜……杜先生?您这是怎么了?”

杜衡兴奋不已:“这个蘑菇,能摘吗?”

云诤讷讷的点头:“应该是能的吧?不过这个一股子味道,又没有什么灵气……”

杜衡都快乐开花了:“那等下我要来摘蘑菇,对了,笑笑呢?”

云诤道:“小凤君正在前面学习。我带杜先生去吧?”

杜衡恋恋不舍的盯着这片斗鸡公看着,他已经想到了今天晚上的菜谱了——斗鸡公炖小鸡,斗鸡公炒海鸭蛋,斗鸡公……吸溜……

杜衡没记住自己转过了几个假山,他只记住了青草从中一朵比一朵大的斗鸡公。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凤归面前。

笑笑正愁眉苦脸的坐在椅子上,前面的桌子上放着基本比转头还要厚的书。还有卷起来比笑笑体积还要大的竹简,笑笑唉声叹气的,明明长了一张可爱的圆脸,这会儿圆脸都变成了苦瓜脸。

看到杜衡来了,笑笑幽怨的盯着杜衡看,杜衡看到了笑笑眼中滚动的眼泪。惨啊,被压榨的鸡崽子太惨了啊,没鸡权啊!

与苦大仇深的笑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正躺在躺椅中悠哉悠哉眯着眼睛的凤归。凤归修长的指间轻轻的点着躺椅的扶手,他慢悠悠的说道:“继续念,不许停。”

笑笑哼哼唧唧的继续对着竹简啾啾着。凤归则睁开了眼睛看着杜衡:“嗯?你找笑笑?”

杜衡道:“我想炒瓜子,可是分辨不出生熟。玄御说笑笑可以分辨……”

笑笑双眼一下就亮了,凤归淡定的说道:“笑笑现在在学习,还有一个时辰才能结束。”

杜衡同情的看了看笑笑:“那我等一个时辰之后再来?”

凤归起身道:“我去就行了,凤临,你好好的学,不许偷懒。”

笑笑可怜兮兮的看了看杜衡,然后认命的继续对着书啾啾唧唧去了。

杜衡则傻眼了:“哎?凤归你去?你也行吗?”

凤归揣着手云淡风轻的说道:“凤临会的哪个我不会?”

杜衡了然的点头,是哦,这位大仙儿全方位的碾压笑笑。凤归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顿时香风四溢的:“走吧,不是说炒瓜子吗?”

杜衡连忙跟上:“好,好的。”

他回头看了看笑笑,笑笑和他四目相对。杜衡对着笑笑比划了一个加油的姿势,他用唇形对笑笑说道:“晚上给你做好吃的。”

笑笑顿时来劲了,他啾啾唧唧的声音更大了!

凤归好笑的回头,他缓声说道:“走吧。”

杜衡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凤归凤归,你家院子里面的蘑菇我能摘吗?”

凤归诧异的看了看杜衡:“要那玩意做什么?”他缓冲了下说道:“行啊,你要是喜欢就自己摘吧。只是不许打扰凤临学习。”

杜衡了然:“那当然,要不然我晚点来摘也是可以的。”

凤归想了想:“我等下让重华给你送去,免得凤临看到你在这里心思就飘走了。”

杜衡觉得这样也好,他欢快的应道:“好啊好啊!”

杜衡狗腿的跟着凤归走向了自己的院子,院中玄御还在任劳任怨的清理内脏。凤归嫌弃极了:“那东西丢了就得了,那么多的肉难道还不够吃吗?”

玄御一本正经:“不可浪费。”

凤归耸耸肩,他阔步走到了厨房中。

杜衡乐颠颠的对玄御说道:“玄御玄御,你知道我刚刚在凤归家里看到什么了吗?”

玄御好脾气的问道:“看到什么了?”

杜衡惊喜的说道:“我看到了好多蘑菇,我跟你说,那个蘑菇可好吃了。晚上我给你做蘑菇汤吃!保证你吃了还要吃!”

玄御笑道:“好。”

杜衡蹲在玄御身边:“累不累啊?要不要喝茶,我给你倒一杯茶?”

玄御笑着摇摇头:“不累,我很快就要弄好了。”

等杜衡和玄御说了几句之后,他走向厨房.结果刚走到厨房中他就愣住了。

只见凤归正穿着洁白的狐裘站在了灶台边,方才杜衡取出来的一大包的瓜子袋子已经空了。凤归将它们都放倒了锅中,锅中像是有股旋风在搅动着瓜子一般,只见锅子的中心位置出现了一个漩涡,四周的瓜子源源不断的从边缘向着漩涡的方向流动。

杜衡楞道:“凤归,你这是……”

凤归狐疑的看了看杜衡:“炒瓜子啊,不是你分不出生熟吗?本君帮你炒了。”

不是……大佬,您还会炒瓜子呢??

杜衡站在凤归身后只觉得他的脸快裂了。

他的本意呢,是想凤归像笑笑一样给他一点技术指导。当然了,凤归不可能像笑笑一样蹲在灶台上,但是他可以站在旁边的嘛。

在杜衡脑海中的画面中,应该是他举着锅铲在炒瓜子,而凤归在后面世外高人一样指点着:“嗯,熟了。”

现在的这个场面,已经超过了杜衡的想象。谁能想到凤归会炒瓜子??

这个场面就好比杜衡看到世界首富在刷盘子一样,非常的惊悚。

凤归看着锅里的瓜子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唇角出现了一点笑容:“以前有个人,穷的要死又喜欢装阔,总是喜欢捡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回来。”

杜衡竖着耳朵:“嗯?”

凤归道:“买不起外头的东西,又拉不下脸子出去挖矿,总是捡点别人不要的东西回来糊弄人。水平烂死了,炒出来的瓜子要么是糊的要么是生的,每次都骗我这次炒得正好,结果每次都难吃得要死。”

杜衡挠挠脸颊:“哈哈,这都是什么人啊。后来呢?”

凤归道:“后来我学会了炒瓜子。”

杜衡点点头:“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凤归道:“总想着有一天让他尝尝我的手艺,可是我练了很久很久,他都没有回来。”

杜衡一愣:“嗯?他人呢?”

凤归眼神落寞的看着锅,过了好一会儿凤归才说道:“死了,为了一群假仁假义的东西死了,连尸体都没找到。”

杜衡沉默了,他想,这个人应该是凤归很重要的人吧?

这时候凤归手中灵光一现,瓜子们整齐的飞到了院中的一个竹筛子中。瓜子们带着温度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杜衡嗅到了一股他在老家嗅到的炒瓜子的味道。

凤归揣着手眯着眼睛:“好了,你尝尝是不是熟了?”

杜衡对着凤归竖起大拇指:“闻到味道了,一定熟了!凤归你好厉害啊!”

凤归撩了一下秀发,他拽拽的说道:“无他,唯手熟尔。还有什么要炒的?”

杜衡狗腿的拖出了一袋花生:“嘿嘿嘿……”

有人帮忙,何乐而不为呢?

※※※※※※※※※※※※※※※※※※※※

重华:没眼看了,三大妖神都成了什么鬼样了。凤君炒瓜子龙君翻肠子,噫……要是让他们的粉丝看到了,他们会痛哭流涕的。

景楠:你懂个屁,再牛逼的偶像也会拉屎放屁。

重华:……我幻灭了。

献上笑笑的打油诗。

笑笑:锄禾日当如,笑笑心中苦,叔叔炒瓜子,云诤把我盯。横批:跑都跑不掉。

喜欢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com)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手打吧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方便以后阅读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四十八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四十八章并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