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作品: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作者:老大白猫|分类:幻想奇缘|更新:2020-08-12 14:45:34|字数:10019字

67

周怜花背着巨大的背篓跟着杜衡他们一起走向万作坊, 身形高大的周怜花性格其实挺活络的。不管杜衡问他什么,他都会老实的回答。

比如,杜衡问:“周掌柜, 你们在灵溪镇开店多久了啊?”

周怜花就憨憨的挠挠脑袋:“嗯……有三千多年了吧……玄先生, 是不是啊?”玄御颔首:“嗯, 对。”

又比如,杜衡问:“这个铺子就是你们两兄弟经营吗?还有连锁店吗?”

周怜花继续憨憨的挠脑袋:“嗯……算是吧?玄先生, 是不是啊?”玄御点头:“嗯, 是。”

一来二去杜衡有点纳闷了:“玄御,为什么我问周掌柜什么,他都要反过来征求你的意见呢?”玄御面不改色:“周家兄弟这一族记性不太好, 有些事情记不住。”

杜衡:……得了吧,这两兄弟算账的速度比算盘都快,来了几次买了多少东西,他们记得清清楚楚的。

不过杜衡没想细问,就像景楠说的,一棵树村子里面谁还没个秘密啊。

等杜衡他们来到万作坊的时候,万作坊的掌柜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而牛车也在万作坊的门口呆着了, 看到杜衡过来,牛儿还热情的蹭了蹭杜衡。杜衡连忙掏出了两个腌制的海鸭蛋招待牛儿:“让你久等啦。”

掌柜身后站着之前见过的炼器师,杜衡记得他叫颜回。颜回旁边立着杜衡熟悉的冰箱,乍一看冰箱并没有什么变化,依然像是一扇门一样。

看到杜衡一行过来, 掌柜连连作揖:“三位大人,阵法已经修缮完毕了。只是需要炼制的刀鞘和改制的便携行宫还需要一些时日才能做出来。”

听到这话, 凤归有些不满:“那何时能好?”掌柜擦擦头上的汗, 他看向颜回:“大师, 您看几日能好?”

颜回没有看向凤归,他站在门旁边正痴痴的看着杜衡。洁白的门上青莲和游鱼微微晃动,颜回的双眼乌溜溜,被他一看,杜衡都不好意思了。

掌柜的又提高了声音:“大师?您看刀鞘和便携行宫几日能练好?!”

颜回猛然回过神来,他磕磕绊绊的说道:“加……加阵法……不耗时,但是重……重新炼制需要一点时间。我……我保证在新年前给您炼制好……您……能接受吗?”

颜回的视线看向杜衡,杜衡左右看了看。只见凤归他们都不说话,杜衡连忙点头:“啊,能接受,没问题的!”

颜回对着杜衡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容,他像是松了一口气。然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对杜衡说道:“我,我会给你炼制出……最好的刀鞘和便……便携行宫。你且……且放心。”

杜衡对着颜回拱拱手:“如此就拜托了,谢谢颜大师。”这话一说出口,颜回的双眼一下就瞪圆了,他白净的面皮一下就红了。

杜衡从没见过有谁的面皮能红的这么快还这么均匀的,这脸色就像是被火龙果染色的面粉团一样。杜衡都担心颜回会不会就此晕倒,结果他听到了颜回的声音:“应……应该的。”

颜回对着杜衡说道:“您,您能过来,一,一下吗?”颜回说话虽然磕磕碰碰,但是杜衡却不觉得他的声音让他觉得不愉快。他看了看玄御,玄御点点头,杜衡便走到了颜回面前。

颜回招呼杜衡:“站,站在前面……”

杜衡看过去,只见颜回指着冰箱前面的位置。杜衡站在冰箱前,他发现就在他站在冰箱前面的时候,门上的青莲图发生了变化。

原本的青莲一直是个花骨朵,不会绽放也不会长高。而在杜衡的视线中,莲叶掩映中的青莲慢慢的拔高了,然后缓缓的绽放了。若不是时间地点不对,杜衡会觉得他像是在看一副神奇的动态画面。

颜回解释道:“讹,讹兽能钻很多……阵法和结界,您的东西被破坏了……我,我很抱歉。我……我唯有想到,将这个法器做成,只,只有您能打开……的样子。您看……可好?”

杜衡眨眨眼,他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只有我能打开吗?那玄御和笑笑他们就不能打开了吗?”

颜回看了看玄御,他说道:“他,他们自己能打开。”

杜衡刚想说什么,就听玄御道:“就这样吧。你不用担忧我们,我们能打开。”凤归轻笑道:“这样好,以后笑笑就不能偷吃了。”

杜衡只觉得青莲上有股气扑面而来,有一瞬间他有种自己被看穿的感觉。玄御站在杜衡身后,他伸手在杜衡的背心处拍了拍,杜衡才觉得那种被看穿的感觉消失了。

玄御说道:“这样以后冰箱就认了你,其他人想要打开就难了。”

杜衡笑道:“只要不要出现讹兽糟蹋食材的情况就好了。”他又不是什么小气的人,周围的人想要打开拿点吃的也没什么吧。

掌柜的见冰箱的事情处理好了,他擦擦头上的汗点头哈腰道:“那小人将冰箱搬到大人们的坐骑上可好?”

玄御道:“我来就行。”玄御走到冰箱旁边,杜衡关切的说道:“我来搭把手吧?”玄御淡定的说道:“没事,我可以。”

这时候颜回说道:“这……这位公子,我,我可以知道你,你的名字……吗?”这声话说的毫无底气,小的就消失蚊蚋声。

不过杜衡听力不错,他笑道:“我……”

玄御收了伞,他将伞飞快的向后抛向景楠。景楠利落的接住了伞:“别乱丢啊。”

玄御上前一步两手握住了门,他的动作明明不粗鲁,甚至有几分优雅。可是掌柜的和颜回竟然面色惨白,颜回竟然脚步不稳向后跌去。

杜衡眼看着颜回跌在了地上,他伸出手关切的问道:“没事吧?”

颜回身体抖得厉害:“没,没事。”颜回的眼神中竟然出现了几分惊惧,杜衡有些不解。

刚刚颜回的问题,他还没回答,就在他想要回答的时候,他听到了凤归的声音:“杜衡,走啦。”

杜衡对着颜回笑了笑,然后爬上了牛车。牛车缓缓的动了,他掀开窗看向万作坊门口,只见颜回还在地上跌坐着,而掌柜似乎在冲着颜回发脾气。

周怜花还背着箩筐站在旁边劝说着什么,不过牛车渐行渐远,转过街角之后,杜衡就再也看不见他们了。

杜衡纳闷的说道:“那个颜回身体好弱啊,竟然莫名其妙的跌倒了。”

景楠笑吟吟的说道:“是啊,杜衡我跟你说,以后找道侣可千万别找这样的。炼器师常年对着炼器炉,你看看那个炼器师,常年不见光身体就弱了吧。”

杜衡一脸懵逼:“啥?”找道侣??景楠的思维他果然跟不上。

凤归道:“就算找道侣,也要找我们小玉这样的。温柔体贴还能干,小玉你说对不对啊?”玄御一点都不谦虚,他淡定得不得了:“嗯。”

杜衡嘴角抽抽:“都在说什么呢……真是的。”他就算找道侣也要找萌妹子啊!

杜衡将背篓从背上卸下,等他往背篓里面一看,他差点笑出了声来。笑笑睡着了,可能是中午吃得太饱,又加上在背篓里面一晃一晃的,笑笑睡得脑袋抵住了背篓,口水都快挂下来了。

杜衡将笑笑从背篓里面抱出来,万一这孩子睡着了压死了两只小鸡就不好了。结果他显然多虑了,两只小鸡依偎在一起,精神好的不得了。之前那只奄奄一息的小鸡还抬起头来看了看杜衡,在两对黑豆一样的眼睛的注视下,杜衡又咧开嘴嘿嘿嘿的笑了出来。

杜衡将笑笑放在了软塌上,还取出了被子盖住了笑笑。幸亏玄御之前给他买的被子他放了一床在储物袋中,不然这孩子睡着了弄感冒了就不好了。

杜衡忙碌的时候,玄御他们则坐在了桌子旁边,他们三个眯眼睛的眯眼睛,托下巴的拖下巴,看着都若有所思的样子。

杜衡完全没注意到他们三人,他将笑笑盖好了之后,就去照顾他的两只小鸡去了。他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点灵米,然后洒在了背篓里面:“吃吧吃吧,吃饱了才会长大。”

景楠看着扒着背篓笑的傻乎乎的杜衡,他说道:“你们有没有觉得,杜衡好像很喜欢羽族?”

凤归道:“我早就发现了,他喝醉了先是啃秃了笑笑,又是薅了我的翎毛。现在又看着两只鸟笑成这样,应该是喜欢小鸟了。或者说,他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

听完这话之后,景楠眉头一挑,他问道:“杜衡,你是不是喜欢羽族啊?”

杜衡头都没抬:“是啊,小鸟好可爱。”

景楠猥琐的看了看玄御,他问道:“那杜衡,你喜欢长鳞片的吗?比如蛇啊,龙啊,鱼啊……”

杜衡淡定的说道:“鱼的话还好吧,经常吃。但是……”

杜衡嘴巴里面竟然出现了转折的词语,顿时三个大妖都来精神了:“但是什么?”

杜衡说道:“但是我讨厌蛇,虽然有时候也会做蛇羹,但是我看到蛇真的很怕。至于龙?我没见过,想都不敢想。”

景楠看热闹不嫌事大,他说道:“假如现在你面前有一条龙,他看上了你,你会喜欢他吗?”

杜衡耸耸肩:“别闹了,我觉得我面前要是出现龙,我会晕过去的。”

玄御眼中出现了深深的受伤,但是他的表情依然淡定,甚至他的声音都没变化。他问:“为什么?长鳞片的这么让你难以接受吗?”

杜衡挠挠头发:“怎么说呢?就是感觉。你看小鸡小鸭,抱在手里面暖暖的,有心跳有温度,会叽叽喳喳,多可爱啊。可是换成蛇的话,冷冰冰,还会咬人,多可怕啊。”

景楠和凤归同情的看了看玄御,玄御低下了头没说话。

杜衡也没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他愉快的看了一会儿小鸡吃米。等两只小鸡吃饱了打盹去的时候,杜衡也打了个哈欠。他蹭向了锦踏然抱住了笑笑,回家的路上他可以小睡一会儿。

怀里的笑笑暖噗噗,杜衡没一会而就睡熟了。梦中都是中午吃的大螃蟹,咂咂嘴一回味,都是海鲜味道。

68

牛儿长长的哞了一声,杜衡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他翻身坐起,怀里还抱着快要苏醒的笑笑。他们已经到家了!

此时夕阳西下,一棵树村子中升起了一缕炊烟。杜衡一下就清醒了,炊烟?哪里来的炊烟?而且炊烟还带着柏树枝的味道?

杜衡从软塌上翻身而起,他冲到了车门前然后掀开了帘子。此时的牛车正好停在了玄御家门口,玄御三人则在院中说着话,好像是在商量东西放在哪里比较好。

杜衡从车架上跳下来,他看向自己的熏蒸炉。早上出门的时候,他记得熏蒸炉凉透了,莫非是他们走了之后炉子里面的余料重新燃起来了?可是不对啊,要添加多少余料才能燃烧到现在啊?

而且熏蒸炉的门关着,青烟是从门上方的出气孔冒出来的。一股熏蒸的味道铺面而来,里面还夹杂着肉的味道,不会错的,这里面有肉!!

杜衡正站在熏蒸炉面前发呆的时候,玄御出了门。

看到杜衡,玄御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你醒了?我正想着叫醒你呢。”

杜衡指着熏蒸炉:“玄御,你看,这个炉子……”

玄御道:“讹兽毁了你的第一炉腊肉,我也很难受。昨天我们不是做了不少腊肉和香肠吗?昨天晚上我用储物袋收起来的,没被讹兽破坏。今天出门的时候我就挂了一部分在里面,也不知道做的对不对……”

杜衡心头五味陈杂,他看向玄御的眼睛微微的湿润了。玄御一看杜衡红了眼睛,他立刻慌了:“对不起,我不该自作主张的,我想只是熏蒸,应该可以……你要是不喜欢,我下次……”

杜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对着玄御竖起了大拇指:“做的漂亮!玄御,你太棒了!”

今天早上,讹兽毁了他的腊肉,开了他的冰箱。他损失惨重不假,可是今天村子里面的所有人都陪着他去了灵溪镇,给他改造冰箱,请他吃饭逛街,陪他买东西。现在回家还看到大家的补救措施,杜衡心里的感动已经快要溢出来了。

他就知道一棵树村子是个好地方,他到底交了什么好运气,才能在到处都是厮杀的修真界找到这么一方净土!

自从穿越到太虚界,杜衡的心一直都悬在半空中。没来到东极山的时候,他每天都在惶恐,怕被言不悔追上,怕自己死在了莫名其妙的地方,怕自己对太虚界一无所知得罪了别的修士引来杀身之祸。

一路上他颠沛流离不敢停下脚步,就仗着药王谷师兄们给的那些装备,他就靠着一个人走了从来没走过的路。

他不怕吗?他怕啊,他每天怕的要死,生怕眼睛一闭就再也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自从遇到玄御他们之后,他有了个容身之处。

玄御他们对他很好,为了他专门建了房子,给他找到各种各样的食材。可是他心中的失意还是会有,他总觉得这份安宁不是他应该得来的。他总觉得有一天这种好会突然的消失不见,他害怕有一天村子里面的人赶走他,他害怕再一次在修真界颠沛流离。

寒冬腊月,就算是野狗都想找个温暖的地方。杜衡觉得自己是自私的,他对玄御他们的好一直带着讨好。他有私心,他想要讨好村子里面的每个人,这样他能长长久久的在这里呆下去。

他没想到的是,他的小心翼翼和谨慎早就被玄御他们看在了眼里。杜衡觉得自己低人一等,他们却从不曾觉得他身份低微。他们早就接纳了杜衡,把他看成了村子里面的一员。

带着柏树枝清香的烟熏味告诉杜衡,他可以更加放肆,他可以将玄御他们看成是亲人。

杜衡狠狠的擦了一下眼睛,他的双眼明亮:“这个味道一闻就很正,我们今晚就吃腊肉香肠怎么样?”

他想吃一点熟悉的味道,吃一点和那个世界有共同之处的味道。

他将老家的味道带到了一棵树村子里面,村子就成为了他的另一个家。

玄御笑道:“好,今晚就吃腊肉和香肠。”

玄御在熏蒸炉上加了阵法,他在里面放了足够的柏树枝和柚子皮之类的,熏蒸的青烟能一直不断袅袅直上。

杜衡不懂阵法,他之前听景楠说过玄御在术法的造诣上面很高,就比如现在,他没觉得他的熏蒸房和之前有什么区别,而玄御已经在上面加了阵法了。

玄御掐灭了火焰,青烟慢慢的熄灭了。

杜衡怀着崇敬的心情打开了熏蒸房的门,一打开门,杜衡就哇的一声:“太漂亮了!”

只见一条条枣红色的腊肉和香肠悬挂在钩子上,一股浓郁的烟熏味扑鼻而来,烟熏味中又带了肉香。

杜衡觉得这里的肉直接切片了就能吃了,然而不行,他还不能这么做。

杜衡取了一条腊肉和五截香肠出来:“我先去把这些腊肉给浸泡了。”

熏蒸之后的腊肉和香肠需要浸泡,一来可以将盐分给逼出,这样尝起来咸淡合适。二来熏蒸的时候青烟中有灰,浸泡和清洗能将腊肉上面的污渍给去除,留下的就是最纯正的腊味了。

杜衡乐颠颠的提着腊肉和香肠进了院子,院子中堆满了储物袋。

景楠和凤归两面对储物袋束手无策,看到杜衡进来,景楠问道:“杜衡,这些东西放在哪里比较好啊?”

杜衡这会儿心情正好,他笑道:“先放在这里,等下我来收拾。”

让本来就不喜欢收拾的景楠帮忙,太难为他了。至于凤归?算了吧,这家伙在家里都是靠傀儡照顾他和笑笑。

杜衡从储物袋中翻找出了灵米,他用筲箕装了大半筲箕的灵米。等下他要做灵米饭蒸香肠腊肉,当然,最重要的是,他需要淘米水。用淘米水浸泡的腊肉能更好的去除污渍。

厨房里面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了,早上留下的一片狼藉早就在阵法的作用下消失不见了。看到干净亮堂的厨房,杜衡心情大好。他挽起了袖子盘算起了今天的菜谱。

玄御将从熏蒸炉中取出的香肠和腊肉收拾在了储物袋中,他问杜衡道:“这些肉放在冰箱的哪个房间里面?”

杜衡看向厨房的西北角落,只见冰箱已经好好的贴在墙上了。

杜衡想了想说道:“放在冷冻那边吧。”

他之前就是太依赖冰箱的冷藏区了,把大部分的食材都放在了冷藏区,结果被讹兽给糟蹋了。这次他想把东西放在冷冻区,要是还有不开眼的东西进去,冻死丫的。

乳白色的淘米水中浸泡着切成了小段的腊肉,杜衡将它们丢在了水池中就不再管它们了。他需要和大家一起把今天买来的东西给整理了,不整理不知道,一整理吓一跳。

杜衡咋舌:“这也……太多了吧……”

他的冰箱冷藏的房间基本上塞满了,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的话,这些食材他吃上几十年都吃不完!

玄御很淡定:“没事,慢慢吃。”

年前他们应该不会去灵溪镇了,多买一点有备无患。

景楠敲着肩膀:“哎呀,好饿呀,可以做饭了吗?”

他们几个大男人光光整理食材就用了一个时辰,这会儿外头的天色都暗了。

凤归说道:“云烟楼的东西就是这样,华而不实。”没多少灵气,吃完了用不了多久就饿了。

杜衡笑道:“别着急,很快就好。”

他从冰箱里面拿了一棵长得像是西芹的灵植,这是从云烟楼打包回来的食材。杜衡本来想着去外头挖几个青菜回来爆炒青菜,可是看到这么多食材,他想着还是先把冰箱里面的食材消耗掉再说。

今晚的菜很简单,蒸腊肉香肠,清炒不知道叫啥的灵植,再加个蛋花汤!简简单单四样菜,最好一顿能吃完,这样下一顿就能做新鲜的菜了。

腊肉和香肠在淘米水中浸泡了一个时辰,之前经过晾晒和熏蒸之后显得有些干瘪的香肠已经变得丰腴了一些。拿在手里沉甸甸的,杜衡掂量着一截香肠就能有三两重。

做香肠腊肉很费肉,一斤新鲜的肉经过腌制熏蒸之后,往往只能得三四两的成品。幸亏老刀给的山膏足够多,杜衡才能这么放心大胆的吃肉。

清洗完后,乳白色的淘米水已经变成了灰色,而洗干净的香肠红润润的,看着特别好看。腊肉经过清洗之后,呈现的色泽更加的丰富。最外层的皮肉是棕色的,瘦肉则变成了枣红色,而夹在皮和瘦肉之间的肥肉则变成了浅浅的金色,看起来特别好看。

景楠看着放在盘子中的腊肉和香肠,他说道:“这个怎么吃呀?”杜衡道:“这个吃法可多了,能爆炒能煮汤,我们今天吃最简单也是最原始的——清蒸。”

凤归有些怀疑:“这个能好吃吗?”杜衡笑吟吟的:“我想你会喜欢的。”因为香肠是辣的!

杜衡在大锅中放上了灵米,又加入了没过灵米两寸的水。他在水上放上了蒸架,然后将香肠整个儿的放在了蒸架上。

而腊肉的处理要稍稍复杂一点,杜衡将腊肉切成了薄片,切出来的腊肉肥肉部分黄橙橙的挺好看。

他在大盘子底部加入了姜丝,将切好的腊肉一层层的铺在姜丝上。经过杜衡改刀之后的腊肉摆的像是一朵花似的,杜衡在上面喷了一点白酒,然后在上面扣上了一个大一点的盘子。

锅里的火一点点的舔着锅底,杜衡将两大盘肉一上一下的架在米饭锅中。此时他又要感谢阵法了,要是搁在现代,这么大的两盘肉,他还真没办法把它们都放在一个锅里。

杜衡盖上了锅盖,等到米饭成熟的时候,香肠和腊肉就成熟啦~接下来他只要爆炒一个灵植就行了,这个简单,等到米饭快要好的时候做就行。

69

杜衡将那棵长得像西芹的灵植抓在手里细细的看着,这灵植的杆杆很圆润,不像西芹那么有棱有角的。他掰了一根杆杆下来嗅了嗅,味道倒是清爽,但是和西芹不太一样。

灵植上面的叶子被截断了,杜衡拿在手里的茎有一尺长,所有的茎都像着中间聚拢。边缘的茎是翠绿色的,中间的茎则呈现微黄的颜色。

杜衡掰开一根茎细细的看了看:“哎?奇怪……”

玄御问道:“怎么了?”

杜衡说道:“这个杆子里面竟然没有茎。”

比如西芹,每一根杆子都笔挺挺,掰开之后就会看到边缘绿色的茎。杜衡炒西芹的时候,都要细心的清除掉里面的茎。

而他手里的灵植一掰开之后只看到了水润润的内里,感觉这个灵植就像是一包水似的。

杜衡先前吃过这个灵植,云烟楼的大厨做的是甜口的。他当时还说这个要是做成咸口的就好了,现在看到这一包水,他心里有了个不一般的想法:“这个灵植……不会遇到盐就化了吧?”

景楠正在喝茶,听到杜衡这么说,他竟然给了个赞许的笑容:“哎嘿,还真是这样!”

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杜衡将掰下来的半截杆杆放在了碗中,他在杆杆上洒上了一点食盐。果然,在杜衡的视线下,这玩意慢慢的融化了,没一会儿就成浸泡在浅绿色汁水中的一截微微透明的皮。

杜衡嘀咕着:“难道只能烧成甜口的?”

不,他不想吃甜口的,他觉得炒时蔬就应该炒得脆脆的绿绿的,还要咸鲜口。这样才能下饭啊!

凤归很淡定:“随便吧,反正这种东西没什么灵气。”

杜衡抱着灵植仔细的想了想,他决定试试别的办法。他想到了咸蛋,新鲜的咸蛋磕开之后蛋清会像水一样的,而煮熟之后蛋清会凝固。不知道灵植焯水之后能不能好一点?

说干就干,他将就着刚刚剩下的半截灵植清洗干净放到了小锅中,然后添上了一点水。锅中的水很快就开了,经过开水汆烫的灵植此时看起来碧绿可爱。

然而再可爱也没用,杜衡将灵植捞起来放在了盘子中。他再一次在灵植上撒上了盐,盐粒在灵植表面化开。这一次灵植没有变成汁液,它依然脆生生的!

杜衡欣喜道:“成功了!”

果然焯过水的灵植遇到盐就不会这么容易化水了,杜衡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景楠叹了一声幽幽的说道:“这等聪明才智,用在修行上该多好。”偏偏用在了做菜上,真是浪费了他的上品木灵根。

杜衡将灵植的杆杆一根一根的掰开洗干净,然后他横刀在每片叶子的中间横刀划了一下。只见他手起刀落,笃笃声之后,灵植变成了一块块大小相似的菱形块儿。

将就着锅中的热水,杜衡将切好的灵植放进去快速的过了一次水。等他将灵植从水里捞出来的时候,就连景楠这样的妖修都认不出灵植本来的样子了。

灶上阵法开始运行,锅中的水被阵法带走。杜衡趁着热锅在锅里下了一点豆油,他调大了锅底的火。

爆炒时蔬讲究的就是一个快字,火要大,锅要热,菜翻炒几下放好调味料就能出锅。这样炒出来的蔬菜色泽翠绿,能最大程度上的保留蔬菜原本的味道。若是拖拖拉拉的,菜就会变了颜色。

一盘子灵植入锅之后锅里顿时爆出了强烈的刺啦声,一阵白色的油烟从锅中升起。杜衡往锅中撒了一点细盐,然后快速的翻炒了几下。他需要勾一点薄薄的芡汁。感觉告诉他,这样灵植的样子会更加好看。

之前他做出来的淀粉放在冰箱里面被讹兽糟蹋了,好在他厨房的案台上有一个不起眼的土实,这个土实滚在了水池下面,侥幸的逃过了讹兽的魔爪。

杜衡捏开土实土灰色的外皮,里面的内里还没有完全干透。不过没关系,反正他需要用水化开。

勾芡不需要太厚,杜衡只在碗中倒了一点水,他舀了小半勺土实的淀粉入碗,然后用筷子搅和散了就将芡汁倒入锅中。

当杜衡将一盘子色泽青绿的灵植端上桌的时候,景楠他们齐刷刷的盯住了盘子看。盘中的灵植切成了菱形的小块,它们娇羞的躺在了盘子中身上裹着薄薄的芡汁。

夜明珠下,芡汁上面带着的油花缓缓的流动。这不像是一盘菜,更像是一盘翡翠!这卖相比云烟楼的招牌菜好多了,要是搁在云烟楼里面,一盘菜估计都能卖个百八十灵石。

凤归揣着手:“好像没用一盏茶的功夫。”

凤归一直觉得杜衡做菜的速度不算快,现在他改观了。原来杜衡做菜也能很快。

杜衡拽拽的说道:“要是用一盏茶的时间,颜色就会变黄啦,就不好看啦。”

锅中的余火还在,杜衡要趁着热锅再做一个蛋花汤。他做的蛋花汤和一般的蛋花汤不太一样,他喜欢将蛋先煎一下然后在做汤。这样做出来的蛋花汤虽然不像直接打散在水中做出来的那样显得多,但是味道美呀!

杜衡摸出了六个海鸭蛋,他左右手同时开工将鸭蛋磕在了大碗中。

景楠看到杜衡的这手操作又在感慨了:“这速度,要是挥剑的话,怎么看都是筑基期剑修的速度啊。”

杜衡嘴角抽抽,他觉得新年之后他会被景楠压着修行,小日子太惨了。

六个蛋黄红润的鸭蛋在白瓷碗中足足有小半碗,杜衡在碗中加了一点细盐和白酒。他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筷子在哒哒哒的将蛋花打碎,筷子在他手中都被挥出了残影。

景楠又叹了一声:“嗯,这速度可以的。我觉得杜衡或许能往剑修的道路上发展?”

凤归有些苦恼:“我不是木灵根,要是我教他的话可能有些不妥。玄御,你倒是可以试试。”

玄御特别淡定:“我的本命灵剑都遗失了。”

杜衡觉得他就像是即将进入补习班的可怜蛋,一群家长在想着给他找哪个老师。可是他只想回避现实!郁闷的杜衡转过身去,不想看到这几个的脸。

锅中的油冒出了青烟,杜衡沿着锅边,将碗中的蛋液都倒入到了锅里。蛋液遇到铁锅就凝结成了金灿灿的蛋皮,锅中顿时出现了一圈金色的蛋皮。

杜衡用锅铲将锅底的蛋液均匀的抹在了蛋皮上,没一会儿他将就着锅铲,将蛋皮给分割成开来,然后挨个儿挑着翻了个面。等到蛋皮两边都出现了金色的虎皮状痕迹,杜衡在锅中加入了开水。

清澈的开水遇到蛋皮之后顿时变了颜色,在锅底不断冒出的泡泡中,汤色变成了乳白色。等到锅里的汤滚了之后,杜衡又加了一点细盐进去。

若是在老家,杜衡还会撒上少量的味精或者是鸡精提鲜。可是在这里,他能做的就是在锅里撒上一把切成碎末的灵植碎。

杜衡特意问了景楠,他用来代替葱和香菜的这种长条形的灵植名为茜,到了春夏会开出球形的红花来。杜衡觉得这玩意长得倒是好看,不注意的还以为它是兰草来着。

撒上茜草之后,锅里的汤飘出了一股浓郁的鸡蛋汤的香味。

杜衡找了个白瓷大碗,他将锅里的汤都盛在了大碗中,明明只是打了六个海鸭蛋,他却得到了满满一大碗的鸭蛋汤。

这时候锅里的灵米饭也熟了,一股腊肠和腊肉的味道混着米香飘了出来。杜衡将鸭蛋汤放在了桌上,然后转身揭开了锅。

其实他心里有些忐忑,这是他在妖界第一次做腊肠,不知道味道何如。

白色的蒸汽被阵法带走,夜明珠的光芒下,杜衡将蒸架上方的大盘子给端了出来。他揭开了倒扣在盘子上面当做盖子的盘子。

盘子一揭开,一片片油亮的腊肉躺在了油中。一股鲜香扑面而来,咸香中还带着一点烟熏味道,看着就好吃。

景楠已经不客气的伸出爪子去捏了一片肉放到了口中。经过熏蒸的腊肉不像新鲜的肉那般软烂,而是有了一点嚼劲。腊肉的瘦肉稍稍有些硬,吃起来弹牙。而边缘薄薄的一层皮和中间的油脂吃起来竟然是脆的!

景楠眯着眼睛嚼着:“嗯……”

杜衡有些紧张的看着他:“怎么样?好吃吗?”

景楠咽下了口中的腊肉,他又伸出了爪子:“很特别的口感,那个烟熏的味道一开始有点不太适应,可是我觉得,再吃上几片就会喜欢上了。”

景楠捏了两片腊肉,他自己叼了一片,还有一片塞到了凤归口中:“尝尝。”

凤归嚼了嚼之后眉头微微皱起:“嗯……”

杜衡也捏了两片,他先递给了玄御,然后另一片送到了自己的口中。只咬了一口,杜衡差点落下泪来。

没错,这就是家乡的味道!虽然和爸爸妈妈做的还有差距,可是吃起来也很不错了。杜衡给自己打八十分,剩下的二十分中还有进步的空间。

凤归有些纳闷:“不是说……是辣肉吗?为什么不辣?”

感情凤大仙儿皱眉毛的原因在这里呢?杜衡差点就呛到了。

杜衡指指锅说道:“你吃的这个叫腊肉,腊月里面的腊味,不是麻辣的辣。你想要吃的辣,还在锅里呢!”

众人顺着杜衡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竹制的蒸架上,有五条香肠正稳稳的呆在蒸架上。经过蒸汽的烹饪,香肠们从脱水的干瘪模样变得紧绷。

每一条香肠都红艳艳,一股麻辣的味道隐隐的触动着众人的神经。

杜衡取了个白盘子将腊肠都夹出来放在了盘子里面:“这个要稍微凉一下再切开,不然里面的肉会散开的。”

景楠不客气的伸出了爪子:“切什么切,一人一条直接啃吧。”说完他张口就咬向了香肠,只听肠衣裂开的咔嚓声音传来。

景楠的眼睛猛地睁大了:“啊!辣!!”

※※※※※※※※※※※※※※※※※※※※

香肠腊肉啊……我好久没吃了,现在的猪猪比我都贵,买不起,吃不起。怀念正宗川味的香肠腊肉,煮香肠和腊肉的那个汤汁,还能用来煮点萝卜或者冬瓜,吃起来也辣辣的。

我去我舅舅家的时候,舅妈做好了香肠就直接切成小段分给我们几个孩子让我们拿着啃。好吃~

还有外婆家屋后的山上,长着松柏枝,下过雨之后山上还有白色的水汽,那个空气的味道和我现在住的地方不一样。那里的蚂蚁好大,会咬人,但是其他的小动物都很友好。

喜欢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com)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手打吧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方便以后阅读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四十二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第四十二章并对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