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密谋之议,剧变之始

作品:问天纪|作者:孤雪dd|分类:玄幻奇幻|更新:2020-09-16 15:10:42|字数:3022字

日渐酝酿的不安与麻木随着凛冬的到来变得更为浓厚,虽然怪人们因为寒冷的到来而减少了许多,但吃完家中余粮的洛阳居民走上大街这才发现,粮店里的粮食早已贩卖了许多,仅剩下那为数不多的粮食也已贵如黄金,根本不是常人能够买得起的。

面对如此诡异的情况,不明真相的洛阳居民急忙焦急的问了起来,想要弄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出现如此情况。

不问不知道,这一问这才知道才让这些被蒙在鼓里的人知道,原来那些怪人抢钱并非用来挥霍,竟都用来买了粮食,以此抬高粮价。

当发现了这一点后,彻底的不安席卷了洛阳的每个角落,生活在里面的人终于明白了一件事,这个冬天,也许还要了他们的命。

这也是之前中年妇女为什么不让孩子说话另一个的理由,她害怕这个穿着破烂的青年是凛冬尚未来临前“怪人”里的一员,若是自己与孩子引起了他的注意,搞不好就招致灾祸,让她们原本不客观的处境变得更为的雪上加霜。

凛冬将至,这风雪更冷的,是人心。

“等等,蓝发青年,这个人该不会是......”

可突然间,思考良多的中年妇女却是停下了疾行的步伐,牵着孩子,呆呆的站在大街上,目光空洞。

因为她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与之前那个衣着破烂的青年年纪相仿,外表相符合的人,传说中南宫城的少主,城主南宫昊的孩子,南宫天。

不过等她再回身望去时,那个穿着破烂的蓝发青年却早已远去,消失在了路的尽头,消失在了这被雪所覆盖的洛阳的大街上,不复存在。

“哎,一定是错觉罢了,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么可能是昊大人的孩子呢,那般雍容尊贵的孩子,又怎么会这副样子呢。”

收回有些懵懂的心神,中年妇女暗暗的想道,安慰着自己。

有了这种想法后,她又继续牵着小女孩在回家的路上走了起来,很是优哉游哉。

只是女子不知道的是,她看到的这个人竟真的是洛阳城当今少主,城主南宫昊的独子,南宫天。

而不久后,这个青年将引发让整个北境,甚至是天元帝国都震惊无比的一件大事件,洛阳剧变。

“玄兄,这已经是第五次我们安排在街上的眼线说是看到一个穿着破烂的蓝发青年了。

根据眼线的描述,那个蓝发青年与南宫昊儿子身形十分相似,头发是苍蓝之色,眼睛也是深蓝色,应该是南宫天这个小兔崽子无疑了。

另外,眼线还说,此人眼神空洞,灰头土脸,如同一只丧家之犬般,似乎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你说这该如何是好啊?”

长老府中,一个满头白发,身形瘦削的老者在读了一张下人送来的纸条后,飞快的从舒适的座椅上站起了来,边踱步,边直直看向坐在另一个座椅上那位显得十分威严的老者,焦急的问道。

“战弟莫急,若是南宫天这小子真的能在这个时间点回来的话,还真能给我们省下了不少事情呢,对于我们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在看到南宫战显得惊慌失措时,南宫玄却是从座位站了起来,拍了拍南宫战的肩膀,大笑了起来。

在他脸上,除了浓重的笑意外,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玄兄这是何意, 南宫天这兔崽子回来不是会影响我们的计划吗,兄台为何会希望他能回来,更把这说成是一件好事呢,小弟愚钝,还请兄台明言。”

饶了饶头,看着大笑的南宫玄,南宫战露出了不解的神色。

他不明白,明明南宫天回来对自己这些人来说是种威胁,为何南宫玄不仅不惊不慌,反而笑了起来。

难不成是今天忘记吃药了?

“战弟,今时不同往日,若是放在昔日,南宫天这个洛阳城继承人回来对我们的确是种威胁,是我们的眼中钉,手中刺。

但现在南宫昊已经死了,他已经失去最大的保护,就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还能翻出什么大浪来。

更何况战弟是忘了眼线的描述么,那个蓝发青年像一条丧家之犬,灰头土脸的。

一个失去了利爪的人,对我们来说又能有什么威胁呢,看来他所历练,比我想得还要成功了!”

凑近南宫战的耳边,南宫玄轻语解释道。

尤其是在提到南宫昊三个字时,那威严无比的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神色。

但说到后面时,南宫玄的语气又突然很大,大的足以穿透好几个房间,似乎是在发泄着多年的积怨。

“玄兄所言极是,这么看来这小子就算回来也的确对我们构不成威胁,但玄兄为何要笑,还笑的如此的开心,小弟愚钝,恳请再问。”

对着南宫玄点了点头,听完了这番话的南宫战刹那间就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急忙点了点头。

但他只知道南宫玄为何显得如此淡然,依旧不明白南宫玄为什么笑的如此的开心。

这太出乎常理啊。

“战弟啊,战弟,你可真该多读读书啊,空有一身本事,脑子还是这样的不灵光,是要吃大亏的。

现在,让为兄慢慢告诉你为兄为何会笑,还笑的如此开心,一点都不慌张。

首先,战弟要知道一点,那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但那小子不知道啊,不然他怎么会傻呼呼的送上们来,肯定会地方躲起来或者不顾一切的找我们拼命,应该没傻到直接回来送死。

再者,战弟啊,你忘了南宫天这小兔崽子的身份了吗,他可是洛阳城的继承人,南宫昊的儿子啊,如今的他失去了锋芒,正是我们最为需要的傀儡,也是我之前想了许久计划的最好实施人。

战弟,我们完全可以借助他的身份将那些一根筋追随南宫昊,不服从我们的人,与那些利用南宫昊之名为幌子,公然与我们对抗的人都召集到这来,在纸包不住火前,将他们一网打尽,统统灭掉,永绝后患,从而彻底掌握洛阳,实现我们的宏愿。

你说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情吗,难道不值得我们高兴吗,战弟!”

对于南宫战的疑惑,南宫玄的脸上却是掠过笑意,不慌不慢的开口说了起来,慢慢的向南宫战阐述了自己的想法。

“不亏是玄兄,妙啊,小弟佩服,兄台此计,一举三得,即将南宫天那个小兔崽子的价值完全的发挥了出来,更是可以扫去那些阻扰我们的人,最后还能实现我们等了数十年的宏愿,实在是太妙了,愚第在此先恭候兄台成为洛阳之主,洛阳之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猛烈的鼓起了掌,南宫战的脸上的疑惑也尽是化为笑容,只见他缓缓跪倒在地,满是诚挚的恭迎道。

在南宫战的心中,对南宫玄这个心思周密兄长的敬佩之情又是多了一分。

若是他,绝想不到这些事情的,只会任凭这个极好的机会在手间白白消失,甚至还会为直接除去南宫天而自诩得意。

“哎,战弟,打住啊,计划还没成功你就这么急着给兄台改称谓了,为时过早了吧。

况且你我几十年兄弟,若是我真的成为了洛阳主人,那你就是在我之下的第一人,岂是还要这些礼节,这不是坏了我们兄弟感情吗!”

满是笑意的将跪倒在地的南宫战扶起,南宫玄笑着应答道。

在他的脸上,浮现着一种洋洋自得之感,浓烈到根本无法掩饰的地步。

显然南宫玄的那声洛阳之主,千岁,千岁,千千岁,喊的他感觉自己仿佛真的成为了这座城的主人一样。

那种站于全力巅峰的感觉,已令南宫玄的心头怒花绽放,但同时他也知道,自己离那个位置还有一步之遥,那决定着命运的最后一步。

“多谢兄台,是小弟操之过急了,这不小弟想要看到兄台里早日登上那个位置,完成多年夙愿嘛!”

嘴角微微上扬,南宫战也是笑了起来,开口道。

在他看来,南宫玄的计划是完全无缺的,根本没有存在失败二字。

“既然如此,战弟你还不传我的命令,修书一封,以一种真诚的语气说我们在风雪台等待少主来进行继承仪式。

对完这件事后,你要派信得过但又不会引起南宫天警觉的人将这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书送到南宫天手中,让其管阅。

另外,再派人告诉洛阳的那些分领主,让他们来参与少主的继承仪式。

如果他们不信,就告诉他们一句话,风雪台上风雪变,风雪台下猛虎出。

战弟,只要你说了这句话,他们就一定会来的,到时候,等这些混蛋的,将是你我布置的天罗地网。”

深吸了一口气,南宫玄突然收敛了笑意,开口吩咐了起来。

在他眼中,渗透着出了丝丝阴霾之色,深埋于眼底。

在那阴霾之色的深处,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邪恶。

那准备了许久的清除计划,终于要开始了。

喜欢问天纪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com)问天纪手打吧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问天纪》,方便以后阅读问天纪第二十章:密谋之议,剧变之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问天纪第二十章:密谋之议,剧变之始并对问天纪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